重点与盲点

也许是巧合,最近收到三封邮件询问我如何处理WordPress的评论翻页功能:有几位朋友,他们的一些文章有数百条评论,一次全部载入太占用资源,只得加上一个“翻页”功能。

这个问题,在2006~2007年也困扰过我,那时我有几篇介绍Widget的文章被不少博客转载,评论数都高达1100多条;还有一篇是我在2005年早期发送GMail邀请的文章,也有900多条评论。为了这几篇文章,我找遍了当时为数不多的几乎所有的WordPress资源站点,花费了无数时间和精力。

其实,“评论分页”真的重要么?现在回想起来,至少对我来说并非如此。在那些我们可以掌控的功能之中,我们总会主观地在意一些方面,例如评论分页。但对于真正使用这一功能的人来说,也许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需求。在开启评论翻页之后,我专门做了统计,几乎没有一个用户会去翻看前面的留言。真正值得“翻页”的场合,是评论中含有非常有营养的信息,且这种营养补充了原文的不足。而这种情况非常罕见,尤其对于个人博客来说 – 有营养的评论很难多到需要翻页。我所收获的那些评论,显然不具备这样的价值。

于是我大胆地把多余的旧评论“粗暴”地隐藏了(当然,提供一个“更多”链接以备查找)。一年多来,没有任何影响。那些“顶”“写的不错”之类的评论,还是放在我们的“名人博客”里更合适。

过于重视一些东西,就会忽视一些东西。在做一件事情之前,先想想它是否真值得去做;在为你的用户设计一个功能之前,先想好这个功能到底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或者好奇心、或者偏好),还是真正能帮到使用者。

PS:北京的春天景色真不错,大家有空多出去走走!

你可以用Google.cn做什么

Google现在虽然有了一个中文名“谷歌”,还是很难被大多数国人所接纳。此外,除了开发者和工程技术人员圈子外,“谷歌”的名声并不好。尤其对于民族自尊心强的爱国主义者,会自然地认为拒绝使用谷歌是有意义的。

不过,对于互联网公司,我一直认为,产品设计用户体验以及对用户的尊重(隐私、习惯等)是高于一切的。狭隘民族主义并不是自身强大的捷径。何况谷歌在国内正规经营业务所缴纳的税款也完全说明了这家北美公司为中国社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而且,绝大多数普通用户仍然会选择自己喜爱的产品和服务、也有权做出选择。

因此,做好产品尊重国人习惯,是“谷歌”在中国发展的正确方向。我相信李开复和他的同事们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三年来,谷歌的确作出了许多重大的探索和改变。只是因为google.cn受到“审核”问题的影响,而百度也有相当出色的表现:贴吧、知道两个产品都非常优秀。另外,在普通用户眼中,谷歌没有方便用户交流的贴吧(Groups一直没有合适中国用户习惯的版本)、也没有问答模式的“知道类产品”、搜索对中文的分词又一直不尽人意(百度的分词的确做的不错),更要命的是,MP3下载这种“无视版权”的行为在和谷歌巨鲸音乐合作之前几乎无处着手,以致近三年来,谷歌始终“门庭冷落”,许多有趣的创意和实现也“无人问津”。

如果不是谷歌的fans,还真是难知道谷歌究竟为国内用户提供了哪些便捷。好在最近谷歌整理了一份关于Google.cn服务的详细列表,并附上了具体的应用环境介绍,我认为是不可多得的好资料,具体列举了33个例子:

    1. 定制iGoogle, 让信息自动找到你
    2. 不到一秒钟找到故宫的相关图片,视频,资讯和行车路线
    3. 几秒钟就把外文网站翻成中文
    4. 写了一个字,Google就猜到你想搜什么
    5. 用Google看看股价升降背后的故事
    6. 查看正在上演的电影的评论和放映时间
    7. 用Google查实时股价
    8. 初来乍到,搞不清东南西北,你还是能随时出发直奔香山
    9. 足不出户欣赏炫酷跑车
    10. 用Google筛选符合你投资条件的股票
    11. 刚结束了一次难忘的旅行,你可以用 Google地图和朋友分享所见所闻
    12. 外语不好,也可以和外国朋友通信
    13. 用三十种语言写我爱你
    14. 利用等待的时间看看最新资讯,图片,周边信息
    15. 股价?周边信息?英文单词?边走边查轻松搞定
    16. 迷路了?一分钟从路盲变成找路高手
    17. 找到最热门的餐厅,城市美食一网打尽
    18. 不去票务代理和火车站,就可以知道时刻表和最新火车票转让信息
    19. 找一个免费翻译 24 小时为你服务
    20. 创建你的个性化Google搜索按钮
    21. 快速轻松地调整照片的曝光度和效果
    22. 一个点击就可以把 4000 张照片上传到 1GB 免费相册,和朋友分享你的精彩旅行
    23. 用Google拼音输入法一口气打出“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24. 用可以发音的字典纠正你的英语发音
    25. 冰箱里的食材该怎么搭配?问Google吧
    26. 不问银行就可以知道今日汇率
    27. 不用计算器就能算出 3.1415926 乘以 2.718281828 等于多少
    28. 在一秒钟内知道一光年等于多少米
    29. 不管阴天还是雨天都可以欣赏满天繁星
    30. 一秒钟查询邮政编码或长途电话区号
    31. 天上一日有多长
    32. 让你的网站和博客有更多回报
    33. 经济不景气,但做广告可以更经济

抛开商业化服务和工具栏这些较笨重的功能外,许多功能和服务,我认为都很实用,也对大家提高综合知识颇有帮助,例如“用三十种语言写我爱你”、“冰箱里的食材该怎么搭配?”、“天上一日有多长”等等,都很有趣。大家可以体验一下,试试看。

附:本文不讨论谷歌和百度到底是中国公司还是美国公司的问题。不欢迎极端言论。

产品经理,请不要再对工程师说“我只要结果”

老实说,我个人很不喜欢那种对着工程师叫嚣“我只要结果”的产品经理。除非你是公司的CEO或者CFO,否则我不认为你有理由回避过程的复杂性。最起码的要求是,相关产品在用户面前所呈现的业务信息量,产品经理应该100%地了解。举个简单例子:如果校内网的产品经理无法向用户解释“如何将一个好友添加为‘特别好友’”,那就太失职了,至少我认为是失职的。

在我自己控制的产品中,我一定是要了解所有业务细节的。由于项目繁忙,我也曾将手头已经拿到的项目转手外包给第三方开发团队,自己做起“产品经理”。作为产品经理去领导工程师,如果高高在上的提出一个粗略的要求就像等结果,99%会荒废掉这个项目。和工程师打交道,“尊重”两个字最重要。你能想象一个工程师是这样工作的么:

(虽然是老图了,感谢Fenng的及时分享)

具体实施起来,除了基本的劳动报酬尊重外,更需要尊重对方的,是明确的需求和时间表(Schedule)描述:一定要面对面对着屏幕将需求说清楚,细化到每一个按钮点击后的效果,并且制定好时间表,否则工程师提交回来的成品八成是一个“四不像”。

而作为工程师或者Vendor,我很难说服自己去会为一个不懂HTML的产品经理效劳。结合06年到现在许多项目的经验来看,至少在我coding的时候,是希望能有一个规范的阶段需求说明的。产品经理毕竟不是PR、市场总监,没有必要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产品之外的地方;产品经理也不是创意总监,不需要每天都有新点子冒出来,而程序逻辑更是严谨的算法实现,再flexible的架构也无法满足所有的业务需求,简单点说,你不能今天让我开发一个Twitter明天就让这玩意像Facebook那样工作。即便是Prototype阶段的开发也做不到。当然,工程师对于尊重自己的产品经理,则应以“责任”为报答

总之,“产品经理”这个title已经被滥用了:越来越多不适合做产品经理的人开始做起了产品经理。这是一种事倍功半的分工:他们对公司赋予产品的期望一无所知,又不知如何与工程师们沟通、交代需求。往往一个很不错的点子胎死腹中。真正优秀、称职的产品经理,其工作强度绝不亚于研发工程师。如果一家公司的工程师都忙得加班到凌晨转钟,而产品经理们还在家里睡大觉的话,八成这家公司离死亡不远了。只可惜我们的工程师没有“罢工意识”:“长痛”肯定比“短痛”更痛苦的。

PS,近期更新缓慢,我真的很累,附图一张。大家猜猜墙上是什么:)

揭秘:墙上其实是一个ActionScript类。由于太大,而且历经多个版本的修改,因此我将一个历史版本贴到了墙上,laptop上小字看起来实在太累:(看来还是有不少朋友猜对呢,哈哈:)

引导有意义的用户需求,拯救Web产品设计师

昨天和一位来自美国的Google工程师聊到中国市场,彼此交换了很多观点。不过,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仍然是这位工程师透露的一条与中国市场关联不太大的信息:日本用户非常热衷于Feedburner这样的服务。我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数据,但我越来越相信这个结论:日本文化中对效率的追求和对工作的严谨态度的确会使Feedburner这样的工具类产品受到用户的欢迎。

同时,这条信息也再次佐证了许多人包括我曾经得出的结论:“中国互联网,目前还只是一个娱乐网、八卦网、无聊找事儿网”。

我无意讽刺国人,也不怕被人,只觉得这个结论令我们的许多产品设计处的很尴尬:我们花相当的心血制作的产品,到最后可能落得无人问津。在这样一个劳动力密集的国家,大家根本不关注如何用RSS阅读器来提高信息的质量、可信度和阅读效率,而是在无聊的重复性体力工作之余看看黄色小说、成人笑话之类。不是骇人听闻,分析一下百度和Google的搜索排行榜,看看哪些关键词是最“红”的就可以看出问题了。而据我所知,即便是这些关键词,也是经历了重重的过滤和筛选之后才得出的。

而根据Analytics的数据,我也在自己的博客或者(为平台制作的)小应用中发现,越是无聊找乐的、越是人身攻击的、越是男欢女爱的,就越受欢迎。刚才和好友聊天的时候,还感叹自己不应该当年给自己的搜索数据于朋友门看:大环境就是如此,我却阴差阳错地背了黑锅:)

前几天,kaixin.com被强行拿下,大家都在指责行业环境。我倒觉得,与其挨个在那些SNS里面把陈一舟臭骂一通,到不如真正想办法去改变我们身边的好友,让他们知道,互联网不是一种无聊的发泄工具和八卦渠道。告诉他们,要节约生命。

这几天,和Google的工程师合作,可以确认他们真的很注重用户体验的细节、功能的必要性和阶段性。但也同时为他们感到遗憾:许多不错的工具,根本就没有人会去用。Google在中国的流量,显然和他们的产品、业务能力不成比例。

作为一名Blogger,也希望凭借个人微弱的影响力来呼吁真正互联网行业的产品开发者、设计师们,把这个行业本身的精髓(工具性高效性)传播给周围的人:大学老师可以在让学生在假期尝试利用GMailGTalk的许多特色来进行某一个研讨话题的沟通(邮件中的forwardcc、bcc都有许多用途);关心时事、新闻的人可利用Blog SearchDigg以及各类SNS来检验新闻的真实性并过滤掉一些花边无聊新闻。

当然,引导用户需求也应适可而止,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人被脑白金忽悠一次,我们可以想办法救回他;如果一个人被脑白金忽悠了100次还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长生不老药,我们就应该让他买脑白金买到破产:)

有没有“绝对正确”的设计?

今天有幸去Google参加了某产品的体验研讨,结合目前在WordPress.com项目中所遇到的问题,我忽然想到了这样一个话题“有没有绝对正确的设计?”。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也是一个非常基础的话题。“绝对”本身究竟有多“绝对”,就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这篇文章里提到的“绝对”首先是有宽容性的。例如,在51.com,“优先兼容IE6”就是“绝对”(后面我会给出一个统计数据);而在一个专门用于下载Firefox插件的网站上,“优先兼容Firefox”就是“绝对”。虽然有人会用Firefox去上51.com、也有人会用IE去看看Firefox的插件,但这些人是可以忽略的,理由如下:

  1. 51.com上基本没有人用Firefox(相信这个比例比qq空间还悬殊)。如果为了几个非活跃的Firefox用户而调整几万用户正在使用的代码,那太不合适。(就如同我们没必要强迫Google.com首页的HTML也遵循最严格的W3C协议一样)
  2. IE用户无法下载Firefox插件并不是一种硬伤。

另一方面,不妨这么理解:衡量一个Web产品设计(无论是“视觉布局”、“动画效果”还是“URL选型”)是否为“绝对正确”,就要看排开这种设计的任意其他选择是否比它更差

尤其对于一些通用的设计,例如现在WordPress.com对于视频嵌入代码的设计,则也有“绝对正确”可言:把flash.swf?var=5利用.htaccess重写为flash-var-5.swf是“绝对正确”的,无论是在Windows终端还是Linux,无论是用Firefox查看还是Opera或者IE,无论是对于节省带宽、进行SEO还是提供更加易读的代码。把flash-var-5.swf换回flash.swf?var=5都会让效果更差。

找到当前条件下“绝对正确”的设计,尤其是产品的核心功能,往往是设计一个优秀产品的关键。因为:对内,它会大幅降低同事间意见不一导致的沟通成本;对外,它能收获最大的功效。

我很喜欢王建硕的《Youtube成功的秘诀》。文章中所提到的“简”,也是大多数产品的“绝对正确”的设计。尤其当需求逐渐复杂化、设计师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可供开发者选择的技术方案越来越多样时,我们往往容易忽略这些本质的“绝对正确”:我们往往陷入一个功能究竟是使用Flash和PHP交互好,还是使用Silverlight和.NET架构好;或者我们往往为“这个红色的按钮到底是放在左边好,还是放在右边好、是用深红色好,还是用浅红色好”这样的问题而争执不休。但最终“绝对正确”的设计也许是“我们只需要简单的AJAX就能完成这种交互”,以及“我们根本不需要放置这样一个按钮”。

附,我在awflasher.com下开发的一些App所检测到的51.com用户的IE版本分布:

做人?做产品?

年初在广州,老友告诉我:“在国内,做产品其实是做人”。

初听此言,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尤其是“在国内做人”这五个字,实在是比“做产品”要有内涵得多。最近看到FriendFeed格外火爆,又想到了这句话。

FriendFeed是继Netvibes之后我看到的又一个非常“国际化”的Web2.0产品。不同的是,除了美国贡献到37.6%流量之外,第二大流量提供源来自中国(6.5%)。一个没有“本地化运营团队”支持,甚至简单的“机器自动中文翻译”都没有的纯英文Web2.0服务,却吸引了这么多中国用户,不得不让我有所思。

然而当Junyu告知FriendFeed的团队主力是“exGoogler”为主(其创始人Paul Buchheit曾是GMail的产品创始人)时,就立即让我茅塞顿开了。尤其是今年一月份,随着Kevin Fox的加入,更是让我对FriendFeed这个产品有了兴趣。Kevin是GMail的用户体验设计师,在FriendFeed的官方Blog,Paul Buchheit如此评价他:“如果不是Kevin的加入,也许GMail这个(Google内部尝试的)产品永远都不会发布!”

一个产品的好坏,固然与市场、意识形态有很大的关系,但最关键的核心还是它本身。据我认识的一些在微软的朋友,并不会因为GMail是Google的,Firefox是Mozilla的就拒绝使用Gmail和Firefox。而我自己则更是不断的提醒自己只看产品,不问出处:我用Google的GTalk和腾讯的TM2008,不用微软的MSN;我用Netvibes,不用Google的iGoogle;我用Mozilla的Firefox,不用微软的IE;我用微软的Live Writer,不用Zoundry……

你,一名对自己负责的用户,要想发掘一个对自己真正有价值的产品其实很简单:把它前面那堆没有用的title和公司名、产品名全部干掉之后看看它是“狗屁不是”:如果每一个“仅有打电话、发短信需求”的人都去买Apple的iPhone,那这群人只会越活越累……遗憾的是,大多数用户都不知道什么叫“对自己负责”。于是,越来越多的产品经理、产品设计师把大部分该去“做产品”的精力拿去“做人”去了。显然,Paul和Kevin都不可能跨越太平洋跑到中国来“做人”,这6.5%的流量自然不是“做人做出来的”。

于是,得出结论:

这6.5%的流量很可能是被那些按照做人模式做出来的产品逼急了的用户组成的一个组合体。另一方面,存在的机会是,这样的6.5%,在国内,还有太多太多,而且会越来越多。

如果你是一个聪明的老板,赶紧给老老实实做产品的人涨工资吧,可别比物价涨的慢哦。

题外话:

  • Kevin Fox并不是Product Manager,甚至只是一个UX(UE) Designer,但当他离开Google Reader2.0 Team之后,有Blogger专门发文“八卦”《Kevin Fox会去FriendFeed还是Imo.im》。可见其做人和做产品一样成功。遗憾的是,这样的八卦,在国内可轮不到“做产品”的人。
  • FriendFeed创始人Paul Buchheit于2001年在Google公司“价值观会议”上提出了享誉全球的经典名言“不要做恶”(附:不作恶!=不赚钱)

产品未动,市场先行的SNS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似乎已经提前进入了Web3.0阶段。我相信照这样的势头下去,“市场”上将只剩下三种网站:色情站、垃圾站和SNS站

没错。所有的机构内容(报社、电视台),都在寻求成为新媒体的可能性。而SNS,无疑是新媒体的“代名词”,或者说“最佳解决方案”。通读了王兴早先推荐的Vin Crosbie的《What is ‘New Media’?》之后(稍后我会简单翻译一下,非常有趣的一篇文章),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有趣的是,这些机构内容的各种活动创意,也可以方便地利用互联网新媒体平台来实施,例如搜狐的2008搜狐女生,猫扑的校园车模等等。有时候我在想,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如果改成Digg.com的模式,那将是多么可怕。

SNS的最大价值,并不在于他的产品,甚至不在于他的用户,而在于用户关系

不妨以论坛这种大家都明白的SNS来举个例子:

你会因为和论坛版主吵了一架就再也不去这个论坛了么?不会,除非你把你在论坛上认识的人全部拉出来,让他们去另一个论坛注册。这99%是不现实的。

我在学校的时候也是母校BBS白云黄鹤的版主和技术组成员。由于白云黄鹤是学校行政化管理(甚至即便是版主、站长,也必须听命于相关人士),天天都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好多发起火来要挟说“我以后不来了”的同学,真不来的,没有几个。

大家都看到这个价值,于是,大家都想当版主,都想开论坛。老覃师兄之前老跟我说Discuz能火是因为销售能力强,80后的老戴为什么开着宝马而我却在西二旗的地下室里面忍受寂寞。这不是销售能力好的问题,也非简单的运气问题。

但论坛是最好的SNS产品么?显然不是。于是,SNS进一步进化,有了MySpace,然后是Facebook……Facebook这类SNS的有趣在于,他和现实社会的映射关系是真实对应的。不再是“传奇”里的人妖当道,也不再是魔兽世界里的魔幻夫妻,而是彻底开放的。尤其在社会化图谱开放之后,你可以轻松地圈出你的好友,进入另一个SNS产品。但前提是,你提供的服务要优于Facebook,显然,这是很难做到的。Facebook的API开放策略让你可以在Facebook上满足任何一种需求,这是非常非常可怕的竞争力量。

对于Facebook和他的期权持有者来说,这个世界是多么美好啊!

SNS的理念,或者说SNS的哲学本身是“开放”。在这种心态下,做出的产品是非常有力量的。我想到一句“正义必战胜邪恶”。

然而,在语言障碍这一先天优势的庇护下,“开放”以另一种姿态存在了:全球各地涌现出了大量的FaceBook复制品。

甚至连一些刚起步的窄众应用网站,也纷纷来做SNS,都想占有用户之余,更占有用户关系。然而他们的策略,却仍然是占有“用户关系”,甚至是“独占用户关系”。并且,以为这样就“固若金汤”了。我看到了大量的“产品未动,市场先行”的现象:自己的基本服务都没有完善,就开始做什么好友、分享、订阅的功能了。其实这样,更容易被竞争(而且是后来居上的)对手抓住机会。用户关系靠什么维系?如果每天我看到的都是谁谁谁加我好友,我不但不会兴奋,反而会更烦恼。

别忘了,人类仍在进化。

请负责任地SEO

SEO的门槛低,低到什么程度?低到看过一篇讲解“如何设置meta标签”的人都说自己是做SEO的;低到整天无所事事发一些人肉spam的都说自己是做SEO的。于是,“SEO行业”一下子“人丁兴旺”了。搞得我觉得满大街都是“做SEO的人”。于是,我很少跟别人提起,我也研究SEO。因为在我看来,很多情况下,SEO已经和spam难解难分了。

其实,SEO有很多工作可以做,但是,我认为对于一个追求优秀的产品来说,在产品需求设计、用户体验这些基本的工作都没有完成的情况下,使劲SEO反而是对整个互联网搜索行业的不负责任

大多数情况下,SEO的最终目的不是让搜索引擎把你的页面往前排。SEO的目的是SEM(Search Engine Marketing,搜索引擎营销),是为了让一个Web产品的品牌得到提升,让用户发掘有效的资源。只有这样,用户才会为你埋单,为整个互联网行业埋单。整个互联网行业才会成为一个“非零和的游戏”。

对于仍然执著地盲目投入SEO(甚至spam)而不重视产品的团队或者企业,我只想告诉你,搜索引擎不是傻子。百度的方法我不知道,但我觉得Google完全有理由“留一手”:Google的Analytics分析着每一个进入网站的用户的一举一动。在产品不完备的情况下,用户必然会有极高的“弹出率”和极短的“停留时间”。对于同时掌握同业类似Web产品统计信息的Google来说,一旦发现这样的现象,肯定有理由对你进行“降权”。因为Google之所以是Google,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每天去它那里搜索信息的用户。

看了一些有关的“争论”,有感而发。其实,很多争论都有折衷解决方案,但是大家却非要把对方摁倒,这实在是让人遗憾。当你跟着越来越多的人盲目涌入一个行业的时候,如果你自己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那么,最终受伤的除了整个行业,必然也包括你自己。

现在知道为什么搜索引擎如此爱SEO,又如此恨“SEO”了吧?

产品线体验 – 不止是用户体验

其实我已经在构思一副Adobe与Microsoft产品线的对照图了,但是许多细节,尤其是Silverlight、WPF方面我比较无知,所以一时还拿不出来什么好的对比,争取周末抽空研究一下。

但是关于”产品线体验”,我还是想发表一些观点的。今天用Google搜索了”产品线体验”,发现之前并没有提及。那么这里,我提出这个概念:”产品线体验“。转载请保留链接: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933

6月18日微软的”Silverlight技术研讨会”上,来自微软中国的洪超兄在一份关于Silverlight简介的PPT中,一上来就抛出几个让我非常感兴趣的理念:”最终用户体验“、”开发团队体验“和”决策体验“。我认为,对于一个渴望成功的产品来说,这三者的结合可以成其为一种”产品线体验“。它的背后,也不是简单的用户或者企业,而是一种围绕着企业与用户,产品的诞生与发展的过程。

“最终用户体验”不再是企业、团队考虑的唯一问题,产品设计之前的”投入成本”、产品开发的”人力资源消耗”、领导层为产品方向决策时面临的”风险系数”均可部分地视为”开发团队体验”和”决策体验”中的某些元素。

Flash、AIR(Apollo)也好,Silverlight、WPF也罢,包括后来杀出来的JavaFX,它们肩负的使命早已不单是制作出什么样的效果、实现什么样的功能了。在终端产品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现今,在”得桌面者得天下”的现今,它们要肩负非常复杂工作和重要的使命。用户体验以用户为中心;产品线体验则以产品的设计开发发布,包括用户的使用为中心。举例来说,我采用Flash/Flex/Apollo技术,一定要考虑到产品的设计、开发成本,产品开发完毕后升级的成本以及决策层在改变产品核心目标后,所需要的资源和对原有资源的改变。例如:决定把一个”在线听歌网站”做成一个”音乐评论社区”,企业需要在开发团队和工作流程上进行何种改造、需要引进一些什么技能的新人。

回到那些我们常常激烈争吵的话题:”Ajax和Flash哪个好?”、”Silverlight和Flash哪个好?”,我想答案是:谁能改善产品线体验,谁就好。

Continue reading “产品线体验 – 不止是用户体验”

有空分析一下Adobe的新产品线策略

很早黑羽、Danger就介绍过了。这里也有更多介绍 – http://www.flickr.com/photos/cdharrison/328467657
转载保留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777

几天前就看到了这张图(文末)。不过一直没有时间评论什么。其实我还是感触颇多的。

首先我没有想到可以用这样一个色阶原图来表示自己的产品线,这一点Adobe确实做得非常有创意。至少之前Macromedia没有这么做过。即便是拥有庞大产品线的Microsoft也没有放出类似的图片。我个人觉得,Adobe这种摆放的初衷可能只是为了延续各大产品线原先的配色,至少我所熟悉的红(Flash)黄(Fireworks)蓝(Dreamweaver)是如此。而从职能和技术背景来看,这张图确实有一些不合拍的,比如Dw、Contribute和Gl,以及Server端的一些技术。不过这种分布疏密不均的摆放,确实让人容易产生联想。何不大胆地联想一下。

说实话,我第一眼看过去,非常奇怪发现没有FMS。我不知道是Adobe没有适合的双字缩写,还是另有别的意图。又或者,“Fl”右边的那个代表FMS?似乎不太像。OK,让RED5快点把FMS干掉吧,FLV作为Adobe的强势品牌将是后来最大的竞争优势,一旦形成垄断,至少开发者和创业公司没什么好果子吃。Fl是Flash还是FlashLite也争论不休,不过如果是FlashLite,配上右侧的图标。OK,那么会有一个比较好的解释:移动视频,3G时代的摇钱树。
Continue reading “有空分析一下Adobe的新产品线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