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大”同学该做做PR工作了

学位门招生门到强制办理信用卡事件,如果不是西电后来因为信用卡录音门事件撞到枪口上,我想华中科技大学在公众之前的尴尬局面可能会更不好收场。这几天随便看了几条新闻,我发现华中科技大学的PR水平似乎又下降了。

华中科技大学有没有PR部门我不知道,但经历过我国大学教育的同学们都应该清楚,不管什么985还是211,中国这些个大学仍然是以捞大钱为主,学术捞小钱为辅。而且即便如此,学校还是十分缺钱。吉林大学前段时间负债被曝光绝非个例,其实每一所高校都负债累累(至于真的是为洗脑教育事业负债还是为小部分人吃喝玩乐买单而负债,我懒得去争辩)。总之,一方面要折腾出几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科研’项目去忽悠纳税人的钱,另一方面,招生的营收压力也不小(说句题外话:今年就业的压力终于增大了,往年都是只管进不愁出,今年可没那么多冤大头替这些批量生产的“劣质精英”买单了)。然而,招生靠什么?除了卖牌子,还是卖牌子,您别笑也别怨,这是大白话 – 这还算好的,没牌子的小学校招生只能靠请黑社会去抢呢!

然而,华中科技大学自2007年以来,在各类“大学排行榜”中兵败如山倒。校领导们据说是为此一度十分紧张,其实我觉得早就该紧张了,“启明学院”这种项目早上、早曝光、早折腾该多好,非得忙着去拆电影场那个老古董暴殄天物;各大门户登的《华中科大规定未缴学费不许论文答辩》这种指鹿为马的文章居然都能见光,实在是让我怀疑校领导们是不是准备把“华中科技大学”这个本来就在千禧年并校风波中折腾出来的怪胎品牌给彻底毁掉了。

当然,我不否认通过卖历届校友们心血打造出的牌子去建二级学院忽悠钱,是全国许多大学都在干的事儿,但华中科技大学实在是干得太投入了,我也曾听闻其在武汉和广东某些二级学院工作,那就是赤裸裸的诈骗嘛。

总之,从‘华中工学院’到‘华中理工大学’,再到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本来就只有短短57年的历程,好不容易竖起来的品牌‘华工’如今尽失,再不赶紧成立一个PR部门商议对策,看你还上哪去找好生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