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技大学跌出前十,跌的好,继续跌!

离开武汉之前,听说了“华中科技大学跌出前十”的消息(据说“领导们”都急了)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华中科技大学的问题太多了,不跌出前十,领导们永远也抽不出空来看看他们的“业绩”,呃……都忙着参加学术会议和权威会议了吧?

之前说过一次,这次还有话说:

  1. “华工”的牌子丢了,新品牌竖不起来
    “华中工学院”改成“华中理工大学”,再改成“华中科技大学”。前前后后误了多少时机!为什么我们不一次性改成“华中顶尖高科技一流大学”算了?学校的名字,在于其长久积淀下的品牌与内涵,不在乎那几个关键词,你当是做搜索引擎优化呢?最可笑的是,理工一丢,改为科技,简称都乱套了:“华科”、“华中大”、“华中科技”。我一开始还挺反感那些整天“华科”“华科”挂嘴边的小孩们,仔细思考一下,他们一点错都没有;一旦学校没有了品牌,学生就如同一盘散沙。校方领导团队更是严重缺乏宣传力度和公关技巧,在缩略名的问题上被竞争院校攻击得体无完肤,焉能不败?!那些以为University这个词很牛逼的领导们,请你们看看MIT的全称: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麻省理工学院)
    PS:别拿合并同济说事儿,从HIT改为HUST就足够脑残了!
  2. 所在地武汉发展太慢(客观因素)
    武汉地区这几十年发展如何?别问我,问问武汉的出租司机,问问他们怎么评价。广州的“华南理工”在这一点上,占尽了地利的优势。按武汉这个发展速度,不跌出前十还真是得感谢广大师生了。这是客观事实,你不喜欢,也得接受,至于是国家调配的问题,还是政府领导的责任,你可以闭上眼睛自己想一下,反正结果大家心知肚明。
  3. 毕业生严重缺乏认同感
    虽然中国高等教育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距离世界一流大学还差的很远,但既然从这毕业了,就别怕和别人说。我还清楚地记得刚进学校时在西一食堂看见的“今天我以华工为荣,明天华工以我为荣”的横幅。我相信这标语在每个学校都有,但它似乎并没有对我的母校,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发挥多大作用。校友会竟然要利用奇奇怪怪的广告和大量Adsense来维护,Blog则是长期持续出现“Error establishing a database connection”这个WordPress的经典bug;LinkedIn有N个HUST的群组,每个群组散列着十几个人,也没有沟通;Facebook的网络居然没有人去用.hust.edu.cn的邮箱去申诉。这个方面,前十的其他几所大学的毕业生都比我们做得好得多!
  4. 行政队伍太庞杂了
    亲爱的领导们,要精兵简政啊,别把亲戚们都往学校里引了。

跌出前十算什么?你要是再办几年信用卡,强奸大一新生,跌出前一百都有可能!

PS:根据我的经验,北京出租司机90%以上没听说过“华中科技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你TM要是再不努力再不反思你就等着被自己的武昌分校超越吧!

华中科技大学的毕业生(HUSTer)请自信一点!

自从2000年并校风波之后,母校(前身)华中工学院“异军突起”(其实你理解为“发国难财”我也同意,毕竟那段时间很多其他的学校都忙着搞批斗去了)的神话早已不再,校领导们也只能图着“HUST”这个延续下来的英文校名找点安慰了。这次倒好,HUST升级为了CCUST,距离当日HIT(Huazho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辉煌又更远了一步。(更多历史可见Wikipedia

近日在某书店,翻阅一本《中国知识地图》时。在武汉市的地图中,我的母校华中科大被标记为了“Central China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中国中部科技大学),让我顿时哭笑不得。

不过,这次我并没有愤怒。回想我曾面试过的一些毕业生的表现,说的好听点,我们HUST人(HUSTer)要反思;说的不好听,这是许多HUSTer自食其果。当我离开校园之后,逐渐发现了母校毕业生的很多问题。

对于大多凭借真实实力完成学业的人来说,“母校”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我们很多人都有一种深深的“母校情结”。因为那是你履历上的一种品牌(brand)。我所认识的一些校友,都是不喜欢“揭短”的:我在博客写过的《华中科技大学部分辅导员以“不发学生证”威胁08级大一新生办理信用卡牟取暴利》和《华中科技大学“学位门”事件- 卖掉的不只是文凭》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断章取义地转载到其他论坛,就遭到许多校友的攻击。

但我想说,正因为对这块牌子的热爱,才会有许多人愿意和我一样,站出来冒着“得罪校友”的风险揭之短、批之丑!

长话短说,我认为,华中科技大学出来的毕业生(特指即将毕业和刚毕业的)最缺的就是自信!

首先是HUSTer们缺乏一种对母校的认同感和荣誉感。我看到许多考研到其他学校的同学都不怎么提及自己的本科经历,而我认识一些毕业后就读于Stanford、Walton这样世界顶级大学的学生,总是会很自信地提到当年本科在清华、北大度过。

而在求职面试、笔试的过程中,和许多清华、北大,甚至一些在高校排名上远落后于HUST的同学相比,我看到的许多HUSTer也都不够自信。HUSTer们面对一个问题,往往都会过于谨慎,对于没有做过的案例或工程,不敢上前迎战。而清华、北大的同学往往扫一眼需求就会说“这个很容易,blah,blah……”。其实仔细观察其解决方案、工艺水平,也都是中国应试教育这套思路刻出来的,相差根本不大,但这时HUSTer就失去了宝贵的机会。

另外,HUST处于武汉这样一个逐渐没落的“一线城市”,在一个生活节奏不如首都及沿海地区的地方,自然感受不到足够的压力。我建议,即将毕业的HUSTer多去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实习、锻炼,不要留在武汉发展。

让每一个HUSTer都团结起来,自信起来,以实际行动,继续提升我们共同热爱的HUST这个品牌!

学位门、文凭门 – 谁是真正的“HUSTer”

昨天天涯头条,今天猫扑头条。卖掉的仅仅是文凭么?讽刺的仅仅是我的母校么?中国教育从一开始接触它的那一刻起,就蕴藏了太多的不公平。我们耳濡目染,看着那些富家子弟凭借金钱和权势凌驾于学业、科研之上,还能说什么?在那里哗众取宠、唯恐天下不乱的”反HUST人士”扪心自问:二级学院交易文凭的这个问题,在当下哪个大学不存在?

昨天天涯头版,今天mop头版。真是消息灵通啊。好了,白云的HUSTStudent又一次只读了,这是近几年来为数不多的几次只读。不过即便如此,GS版还是堆了近300人(最新消息:在中午左右不得不被只读,而且白云黄鹤已经屏蔽了外部IP登录权限)。有趣的是,Scidem的道歉信在内部版面和他自己的Blog也及时出来了。

不要过度责怪学校,大学之间的竞争迫不得已;
不要过度责怪媒体,炒作是他们的本能;
不要过度责怪同学,他们被高中垃圾教育耽误了3年全力备考考了600多分,也不容易;
不要过度责怪校长,校长只是校长,他无能为力;
不要过度责怪Scidem,谁不爱自己的母校,谁不希望自己的母校能更加强大;
不要过度责怪版主,版主更加无能为力。

当下,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漫骂,无理取闹,哗众取宠,唯恐天下不乱的这些”HUST”人,也不配成为一个真正的、问心无愧的HUST人。一个真正优秀的HUST人,爱的不应该是那一纸文凭!一个真正优秀的HUST人,爱的应该是老一辈HUST人奋斗的精神,爱的应该是喻家山下、梧桐雨中那令人魂牵梦绕的景色。

无论你是毕业于本校,还是毕业于文华学院武昌分校,只要真正拥有这种品质和精神,你都是当之无愧的HUST人!

《喻家山下的传奇》 – 华工人必看

华中科技大学,一所争议颇多的学校:在文革10年所有高校”大肆消灭学术力量”的同时,养精蓄锐。短短几十年的时间,从建校到成长为中国一流大学,这种发展历程,有人认为是发了一笔”国难财”,但仔细品味,确实令人鼓舞。

我想,正如每所高校的学子肯定都有各自独特的母校情节吧。”HUST”是一种伟大的精神,令我感动!这种精神一届一届地被延续着。

今天,刘玉老师来到北京,Dian团队术数十名队员如数到场与刘老师共进晚餐。我在现场拿到了央视的《喻家山下的传奇》一段视频,拿出来与所有的HUSTer分享、共勉!

其中还提到了朱九思校长带领全校师生植树造林的故事;杨叔子院士开办人文讲座的故事(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参加过几次西5-117的人文讲座);最让我激动的是还提到”Dian团队“的一些故事。

下载地址:(由于服务器的FTP始终无法上传大体积文件,因此不得不拆分为5M的分卷。麻烦大家用批量下载下载吧,共21个,下载到同一目录然后解压缩)http://aw.awflasher.com/hust/legend/test.part01.rar ~ http://aw.awflasher.com/hust/legend//test.part21.rar

平安抵达武汉

和白云的一帮人喝了好多酒。。。。

接下来的任务还是见朋友。
冰岩作坊的、白云的、Dian团队的、师兄师弟师妹师姐……

还是喜欢喻园的感觉。非常亲切,熟悉的街道和建筑、熟悉的空气、甚至熟悉的IP地址……虽然我在这里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回忆,但我一直憧憬着能在这里留下什么……

李岚清同志来我校讲述“音乐•艺术•人生”

李岚清同志来我校讲述“音乐•艺术•人生”

attachments/month_0503/nkcq_2005323213638.jpg

图为李岚清同志在演讲

3月23日,阴冷数日的天空出现久违的阳光,给美丽的喻园增添一丝春的气息。下午3时20分,李岚清参观校园后,如约来到韵苑体育馆。这是他第三次来到喻园,与前两次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来校视察工作截然不同的是,他这次是作为一个长者、一个普通的音乐爱好者,为广大学子架起一座通往音乐的“桥梁”。

  能容纳千人的会场座无虚席,主席台前一盆盆鲜花整齐排列,左侧摆放着一架钢琴。

  在学校管乐团演奏雄壮有力的迎宾进行曲中,身着深色夹克,气质儒雅的李岚清在学校领导的陪同下步入会场,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这位原党和国家领导人。校长李培根院士满怀激动的心情向大家介绍岚清同志和他的又一力作《李岚清音乐笔谈》。当听说岚清同志把他的稿费全部捐给教育事业时,场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我不是来作报告的。我是一个音乐爱好者的身份来和大家一起探讨音乐,聊聊人生”。简单的开场白,亲切的话语,拉进了台上台下的距离。

“艺术修养对于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不可或缺”

  “艺术和科学是相通的。很多艺术大师和科学大师,往往既有科学素养,也有文艺素养。”谈到写此书的目的,岚清同志首先说,高素质的人应是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人,而美育应该渗透于教育的方方面面,艺术教育又是美育的重要部分。接着,他以李四光、钱学森、袁隆平、李政道、爱因斯坦等科学家的艺术修养为例,说明艺术修养对于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不可或缺。李岚清同志还回忆与江泽民同志看望钱学森和他的夫人蒋英时,笑称他们是“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

  谈到现在的年轻人对通俗音乐的喜爱时,李岚清给予理解。他说,流行音 Continue reading “李岚清同志来我校讲述“音乐•艺术•人生””

李培根院士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副部长级)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李培根院士任校长(副部长级)
-后附“2005年度李培根校长十大真情语录
2005-3-22–

3月22日,在我校干部大会上,中共中央组织部干部三局局长夏崇源代表中组部宣读了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决定:李培根院士担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副部长级),免去樊明武院士的校长职务。

教育部副部长吴启迪作了重要讲话。她代表教育部党组对李培根同志表示祝贺,并衷心感谢樊明武同志为华中科技大学的改革与发展作出的贡献。吴启迪指出,樊明武同志在担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期间,依靠党政领导班子的集体力量,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坚持正确处理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关系,紧紧抓住我国高等教育大发展的有利时机,提出了明确的办学目标,确立了“以建设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为目标,以发展为主题,以学科建设为主线,以体制改革和科技创新为动力”的办学方针,为实现学校改革发展的新跨越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基础,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李培根同志是华中科技大学自己培养起来的,他热爱学校,在多个岗位经受了较为全面的培养和锻炼。他拥护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政治立场坚定,组织观念强,具有较高的政策理论水平和较强的事业心、责任感;工作思路清晰,组织协调能力比较强;具有较高的教学、科研水平,在机械科学与工程研究领域有较高的学术造诣。教育部希望李培根同志不负众望,很好地担当起华中科技大学今后若干年发展和建设的历史责任,学校党政领导班子继续发扬优良传统,步调一致,密切配合,把学校的各项工作推向新的台阶,共谋华中科技大学新的、更大的发展。

结合学校的工作,吴启迪提出了几点要求:充分认识保持党的先进性教育活动的重大意义,认真扎实 Continue reading “李培根院士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副部长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