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职业博客与国内“职业博客”的比较

这几天一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Mark Penn的一篇《美国新职业“专职博客”》赢得不少关注。这篇文章的原文在这里。我稀里糊涂博客五年,对这个话题也颇感兴趣,想借Mark的这篇文章结合自己的想法简单对比一下国内外的“职业博客”。

大背景

Mark原文中说到“posting their opinions”是很重要的,这意味着Mark对写博客的定义是“发表自己的观点”,而不是随意地更新一个博客网站或者和小圈子内的嬉戏玩闹,甚至那些喜欢复制粘贴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以作备份用的博客方式也不包含在内。

另一方面,Mark还找到了如下数据:

美国有2000万人写博客,其中170万获得了收入,而45万人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博客。

虽然Mark引用的三个信息源被另一名专栏博客Scott Rosenberg相继质疑,但我相信至少Michael Arrington和他几十人的TechCrunch团队成员肯定首当其冲是的这类博客赢家。且Mark在文末也予以了回应和注释。

相比之下,国内能够找到的数据则寥寥无几。CNNIC的报告我总觉得慎得慌,iResearch的报告很专业,但我并没有找到太新的版本,剩下的都是垃圾SEO网站乱编的报告,一看目录就知道是扯淡的,还出几千元的高价讹人。(其实Mark也在他文章的末尾表示,类似的报告少之又少,十分遗憾)

那么,国内的博客数量和分布到底如何呢?

分布上,我觉得不看报告也知道,绝大多数人都在新浪博客、QQ空间以及各大门户网站写博客 – 恕我直言,这些博客没有太强的独立性可言,几乎都受制于人,自己无法自由地发表观点或者出售广告。较为开放的BSP方面自门户纷纷进入市场之后也是相继倒下。Blogbus和Yo2.cn这样敬业、专业并且独立的BSP为数不多了,虽然独立性强、增值空间大,却仍如阳春白雪一般,更别提我们这些独立博客了。

而国内的博客数量虽然各类“报告”都说得挺大(千万级),但大多数博客并没有把博客看作一种公开发布个人观点的渠道,取而代之地,更多人认为博客是自己和小圈子维系日常联系的“个人花园” – 这不是想当然,近几个月我接触了不少QQ空间和新浪博客用户:)

只有作者,没有读者

另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是,在上文给出“美国有2000万人写博客”的报告中,另有一项数据是说,美国的博客读者有5700万人,这占美国上网用户(14700万人,即1亿4700万人)中的相当一个比例(接近40%)。而我相信,我国上网人数虽然已经达到全球首位,但阅读博客者一定比例甚微 – 国内RSS阅读器以及周边一切RSS产品的惨状就是最好的证据。

抛开博客的社会化特征不谈,仅说起媒体化特征,我认为,博客作者数有多少并不值得骄傲,早在3年前,浙江日报就说一年后(2007年)会达到一亿。这个数字远远高于美国目前的数字,然而,博客真的受到广泛关注了么?是的,很多人都忙着写,但真正用博客来分享信息、进行深度沟通的人很少很少。在大多数人心中,博客是一种非常“非主流”的信息发布渠道,大多数国人眼中,只有CCTV和光明日报的新闻才是可信的。别看我周围的Twitter用户都对CCTV嗤之以鼻,回一趟老家武汉,家里亲戚(包括同龄人),都对博客表示“不权威、不可信”;同时,一些二流的主流媒体也是想方设法地给博客打上“业余”“不负责”的标签。

总之,普通人并没有对博客抱有太大信任。像新浪博客那样把最优秀的博客文章汇编聚集到一个页面已经很不错了。而最近出现的一本《博客周刊》据说卖的并不火。

商业环境匮乏

国内互联网偏重娱乐而不是信息交流,广告也是以挂羊头卖狗肉、广撒网多捞鱼的欺诈类为主。很久之前我就对比过国内外博客广告收入差距,当时调查结果是20倍,现在我觉得也好不到哪去。

由于整个商业环境的差距,付费文章的差价也特别大,国内博客单篇文章的最高价是Feedsky给出的200元人民币,而在Mark同学的报告中,一个美国博客单篇文章的最低收入也有75美元,折合人民币500多元。

而国外的形式则是风景一片大好:Mark同学还说,从某种意义上看,(刚刚被GFW干掉的)专业博客Huffington Post的价值已经超出了华盛顿时报。根据Mark的统计,折成人民币后,美国职业博客的年收入在30万-60万之间,有一部分还能达到100万以上!

我不是职业博客,但2008改做自由职业后,也在博客运维上投入很大精力,我的博客 www.awflasher.com/blog 一年收入是3000多人民币,实在是微乎其微!为此,我毅然撤掉了大量赚不到钱的广告位。

对传统媒体的冲击

根据Mark的文章,在美国,由于博客的兴起,职业记者的人数正不断降低,有些地区的记者人数较之前几年下降了79%!据我个人所知,国外不少博客都是记者出身,这(转行)应该是一个主要原因。

然而在国内,我认为这还远不可能。

究其本质,博客只是一个发布工具、技术平台,关键还是计划政策、法律制度以及对媒体的治理方式和开放程度。在博客积极性和参与度都已经很一般的前提下、在一些地方上无赖的二流传统媒体制造“博客不负责”之舆论的前提下,再对博客进行类似以传统媒体管制那样的约束,国内的博客实在是谈不上什么“媒体化”。

我的博客曾被过滤数次,也被要求过删除文章数次,均没有任何理由 – 连沟通的机会都没有。

Mark列举了一个在英国发生的故事,说道有一名政府官员企图利用博客作者污蔑保守党对手,随后之间事情被揭穿而没有爆发。这说明博客的影响力甚至被用于政治活动上 – 你觉得这在国内可能发生么?

问题

国内外职业博客也面临诸多问题。例如在美国,许多雇主为了避免传统媒体为员工支付高额的保险和福利,都将博客雇为临时工。博客作者们则不以为然,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快乐地工作”,然而,每天十几个小时对着电脑屏幕,所带来的健康隐患是巨大的!

而且博客,包括Twitter,都容易上瘾。

前景

来自美国的Mark似乎对自己的国家充满了热爱,他冷静地呼吁:“我们应该思考,这么多的人投入职业博客大军 – 成为世界的博客焦点是否能帮助美国在全球经济竞争中持久领先”。

其实,Mark提到的美国博客目前存在的许多问题,也是博客这一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没有长期就业保障、没有稳定的商业模式、没有统一的职业规范、没有职业道德的约束、没有正规的入职训练,等等。

最后,我个人觉得,博客的前景还是更多地在乎于那些阅读博客的人,博客是一个互动的分享互动型媒体,而不是单向的媒体。读者应抽空对自己关注的文章进行思考,甚至批判(人肉防御),这样博客才会进步。整个博客产业,或者说这种“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平等、民主、自由的新媒体平台”才会逐渐击败那些老旧愚昧的信息发布渠道,给人们带来更多切实利益。

Advertisements

退订是好事,博客勿惊慌

作为读者来说,退订(包括Twitter上Unfollow)不想看的内容是好事,道理很简单,不再赘述。

那么,博主、推友会因被读者退订、Unfollow而感到尴尬或者难受么?

作为blogger,我认为博主没有理由尴尬,也不应该难受。“退订”对博主也是有利的。一来,可以获得警告,譬如某段时间的文章论据过于草率;二来,也可以减轻压力,譬如我可以在许多Flash开发者退订我的博客后比较坦然地在Awflasher.com下写写与ActionScript、JSFL、AIR无关的内容。

觉得退订会影响“SEO”毫无依据,搜索引擎还没有那么智能,而且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变得很智能。况且在某些情况下,10个人退订的同时可能又有另外10个新人订阅这一博客 – 郭敬明老师的博客有很多人都退了吧?但我想新订阅的人恐怕更多哦!

至于退订会影响“收入”,更是无稽之谈!大多数博客都不是盈利媒体,国内的Adsense单价之低大家也都有数了,阅读量和访问量都很没有意义,追求金钱的博客最后基本都去做垃圾站了。

唯一会让我不舒服的是,有那种每隔几周就过来血口喷人无中生有号称要退订甚至要改HOST,但就是不退订不改HOST的疯子。没有任何建设性的谩骂很无聊,这种人自己不愿意改HOST只能帮他拖到过滤名单里 – 其实他的邮箱也许早就在那了,因为这种行为基本都是人肉Spam所为,他们“辛辛苦苦”盘的奶粉钱拿不到手上,心理不平衡。(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是如何辛辛苦苦赚奶粉钱的)

至于退订之后要把这个想法喊出来,只要没有侮辱人格或者扭曲客观事实,也是别人的自由,没什么好说的!

最后,关于博客的写作水平,我这么看:

写作水平肯定比阅读水平更难以提高。而且,人与人之间的水平差异实在是太大了。我最近在某SNS网站看到有人疯狂分享一段“教你怎么安装Windows XP”的视频,感慨不已。我十多年前就用8张5.25英寸(1.2MB)的软盘安装过Windows 3.0,装个XP难道还真的那么困难么?然而,当我去询问周围亲戚的时候,得到的回答竟然是“会装Windows XP的人都是计算机高手”。

读者水平也许会增长的比较快,胃口自然也越来越大,博主是否要继续迎合他们(积极一点可作“共同进步”)是自由选择的:继续迎合则意味着投入更大的成本,放弃迎合则意味着有被责怪的风险。谁都没有必要去强迫谁。

如果牵强地把写博客喻为“教书育人”的话,可以这么说:想当一辈子幼儿园老师,还是想挑战一下大学教授的地位,就看你自身了。

写博客是很危险的运动 – TechCrunch创始人表示曾遭死亡威胁

我昨天简单翻译了一篇博文,来自著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这位Michael先生在国外Web 2.0圈内争议颇多:TechCrunch虽然号称关注来自全球的Web2.0创意,但对欧洲和亚洲地区的互联网氛围不太尊重,甚至在博客中常有主观讽刺、臆测。欧洲的许多创业者则为此十分不悦。终于,他们几天前在慕尼黑发生了摩擦。事后,Michael Arrington写下了这篇《我们需要一些改变》。

原文地址,译文如下:

昨天,在慕尼黑,我从DLD会场离开时,有一个陌生人走到我面前,“准备充足地”给了我一个耳光。当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快速地跑开,消失在人群之中,只留下一个黑影。周围的人们稍有惊讶地盯着我,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他们的交谈。

通常,在许多会议上,会有许多创业者来介绍他们的项目和创意。由于睡眠的缺乏和持续工作,我的态度和热情也不尽相同;有时我则会给一张名片他们,让他们改天再联系我。

昨天,我正在克服流感、时差和睡眠不足所带来的麻烦。而此前,我则不顾压力持续三天与创业者探讨他们的产品。这次活动之后,我回到旅馆,必须马上准备接下来在达沃斯的活动。因此,这次当我眼角余光看见这个人的时候,我立即转身,避免眼神交流。有时候这样做可以避免麻烦,但这次,它却让我遭受了这样的遭遇。

曾经,在各式各样的会议上,我也遭遇过一些推推搡搡难看的场面,但“扇耳光”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是一个分界点。

TechCrunch是一个成功的创业项目,而且,我为同事和自己这数年的创作感到非常骄傲。我们竭尽全力地支持那些创业项目,为他们创建交流社区,尤其让那些因客观原因很难受到公众注意的项目有更多曝光机会崭露头角。我其实非常乐于参加各种行业聚会并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很乐于与创业者和投资方们交流、探讨甚至辩论。

然而,我不得不承认我工作的乐趣到此为止了:

久而久之,那些并没有得到更多曝光机会的创业项目和于我们竞争的媒体、博客开始无端指责我们。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打算正面回应这些指责和诬陷;我总是认为,只要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就能说明一切问题、化解谣言。然而,随着我们的成长,伴随而来的流言蜚语和恶意攻击也逐渐增加。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稍集中精力,就能在Twitter、博客等各种网站上找到大量针对我们、我个人或者我的员工们的负面评论。其中少数批评的确说明了我们的不足之处,然而大多数评论则是恶语相向,有些言论素质之低,超过我的想象。

幸运地是,对于口头和文字上的攻击,我的忍耐能力也伴随着我们的成长而加强。对于大多数攻击性言论,我逐渐可以坦然面对,我之后甚至还能在那些“所谓的朋友”拿我的负面新闻开玩笑时不动声色。

我相信这彻底改变了我:我开始无法轻易信任他人。在TechCrunch之前,我认为大多数人都是好人,除非有负面的证据,我不会轻易怀疑谁;今天,对我来说,这一切却截然相反。而如我所说,我在“扇耳光”这件事情上划了一道分界线。因为我觉得这距离更严重的暴力犯罪并不远了。

这里我想告诉大家一件罕有人之的事情:去年暑假,一个失控的家伙以死威胁我和我的家庭。他甚至都不是私下秘密行动 – 他直接拨打我们的办公室电话,给我发电子邮件甚至在他自己的博客上公开威胁我们。当然,我们很快也查明了对方的身份。经过刑侦专家的分析,我们发现这些威胁十分严重:此人曾经有过刑事犯罪记录,并且持有枪械。三个州的警察都参与了保护我们的工作,而我们甚至雇佣了一个专业保镖团队来保护我、我的家庭以及我的员工。

每天2000美元的保护费让我们无法继续支付下去;警察的确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在对方采取行动之前,我们无权去逮捕他。我们可以封锁对方在某一区域的活动,但这反而会暴露我们行踪。几乎有一周,我们躲了起来。对外宣称住在父母家,TechCrunch的办公室则空无一人。警察例行检查的时候,差点逮捕了一位回去取物件的同事。

看见自己的父母为自己的性命担忧而又不清楚他们的儿子究竟得罪了谁,我逐渐变得不再敢去相信别人。

在博客里,我只写与科技、创业项目和新闻有关的内容。这本因与“死亡威胁”和“扇耳光”毫无关联,也不会遭来如此多的责骂和诬陷。问题是,除了被一个该死的疯子威胁人身安全和被一个我们没有报导的欧洲创业者扇耳光之外,我热爱我所做的一切。

我决定,放松一下自己,重新思考一下我的生活应该如何安排。本周我会继续写一些关于Davos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接下来的整个二月份,我不会再写什么东西,我将远离我的iPhone和笔记本电脑,坐在某一处海边的沙滩上,决策我的未来。

我希望那些竞争对手能明白,巨大的竞争压力并不意味着他们有权去诬陷他人或者威胁他人的人身安全。我乐于与任何人竞争,但反感那些卑鄙低劣的手段;我更希望他们明白,各种各样的言论攻击可能让那些自行其是的罪犯进一步认为“暴力可以解决问题”。

我们关注科技领域和创业项目,这些事情非常非常重要。但我们自身和家人的生命更重要!

TechCrunch是为数不多地通过“认真刻苦撰写博客”发展起来的有盈利能力的商业新媒体。然而,像Michael Arrington同学这样写博客,实在是太累,这位老兄的确应该休息一下了!

2009年,比博客访问量更重要的几个指标

本来我想大喊一声“博客访问量就是狗屁”并将其作为本文标题,后来觉得似乎有“标题党”之嫌,而且还不够雅观(据说有领导大人在看我的博客了,恩,要谨慎,不折腾!还好领导大人们一般只看标题),于是就换了这么一个题目:《比博客访问量更重要的几个指标》。

一方面,无论是Blog中的老江湖新浪博客,还是社交网络中的霸主校内网,都把“访问量”作为反映一个Blog或者Profile重要程度的指标,例如新浪的博客排行、校内的人气之星。逐渐,“访问量”成了人们对“博客”直接、甚至唯一的评判指标。新浪名博排行榜也就是根据“博客点击率”来进行评比的:这让观众们觉得,似乎韩寒的文章真的只比郭敬明好两倍似的;另一方面,和国外不同,国内独立博客开发者,也一直把“访问量”作为一项重要的统计指标和核心功能。我从2004年开始尝试的各种Blog平台,均有文章访问数和总访问量统计。不得不承认,这种数据有时候会让博客主人过于分心:其实,对于一个博客来说,有许多指标比“访问量”更加重要。

以下是我先列举的五个,欢迎补充:

一、读者群相关性比例

读者群相关性比例即“那些和你意识形态相近、价值观相当并能从你的博客获得帮助的访问量”占“总访问量”中的几成。

具体解释就是:尽量找到那些“真正需要你的人”,和他们交流,然后成为朋友甚至协同创作一些有趣的项目;尽量避免一些非客观因素,例如过度SEO、胡乱“标题党”所引来的“那些消耗彼此时间的流量”,这种流量多见于港台、日韩艺人的粉丝群体,能够避免应尽量避免。

为此,我做了不少努力,且稍有成效。例如将一些私人调侃的内容隔离在RSS之外、弱化某些日志的评论区域,等等。

二、留言和评论

    1. 博客的最大意义在于发文者和读者的交流、探讨。一个博客如果没有评论功能,则失色太多。除非是内容源非常优秀博客,不开放评论的我一般不看第二次;
    2. 评论体验简单明了,空间充裕、便于输入。那些简单套用英文页面模板的博客一般也很难引发大量的优秀评论,四四方方的汉字挤在那么小一个输入框里,看着都累;
    3. 评论不在多,在于“有效”。“有效评论数”是指那些与主题相关,对原文仔细阅读后经过认真思考而写出的负责评论。那些“沙发”、“赞”、“顶”之类的留言并不算作“有效评论数”。“有效评论”可以是对原文的补充,也可以是对原文的批评。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其后评论褒贬不一,还有毫不客气的批判声音,但我很感激每一个认同和批评的人,因为他们的评论让整个页面的信息更加有意义、有效率了。

三、Google PageRank值

PageRank值争议虽多,我仍然认为其可信度很大。我懒得参与那些SEO从业者和互联网洁癖者们对PageRank的争执,但客观事实证明,PR衡量页面质量是八九不离十的,尤其是在近期Google对“出售链接”进行打压之后。

此外,由于新闻类、教育类网站天生容易获得更高的PR,对于博客网站来说,PR在4以上的质量就十分不错了,我曾经写过一篇《最有PR的人》,他的几个博客都有相当好的PR值,而内容也十分优秀,在圈内的名誉也非常好。

总之,一个PR为7的页面所提供的内容,一定比一个PR为6的页面更可信。使用Firefox浏览器可以通过SearchStatus插件来查看一个页面的PR值,而IE用户则可以安装Google工具条来查看一个页面的PR值。Google自己的Chrome浏览器虽然暂时没有插件、工具栏,用户可以先把这个链接拖进收藏栏,然后随时点击它来查看当前页面的PageRank值。

四、Technorati权威度

Technorati权威度我曾经在Blog中介绍过,我也一直把它作为衡量一个博客是否优秀的基准之一。唯一的遗憾是,Technorati在国内已经惨遭封杀,目前完全无法获知一个网站的Technorati值。

好在我和北美一些公司合作的时候,项目可能会用到VPN链接。通过VPN,我发现近期自己的Authority值已经下降到300多,而中文博客也普遍大幅下跌。不知是否与Technorati被“河蟹”有关。总之,对于能够翻墙的Blogger来说,Technorati权威度还是不错的衡量标准。

五、用户行为

我们平日所说的流量统计,基本上还是把重点停放在“访问量”上。对于用户的具体行为,一直视而不见。这里以Google Analytics(谷歌分析)为例说明。

用过的朋友们都知道,Analytics的一个“致命优点”在于,它可以统计许多除去访问量之外的复杂结果。

比如,我们可以利用Analytics的Advanced Segment配合Event Tracking来跟踪特定用户群的特定行为,对于一个个人专栏博客来说,我们可以把搜索引擎到达的用户和忠实用户分开跟踪,看看忠实用户是否会经常发表评论、参与投票、点击相关文章的链接;对于一个专注于研究IE技术的博客来说,可以尝试仅跟踪那些IE用户的行为,看看他们在哪些页面停留更长的时间,看看他们是否会因为你写了一篇IE7比IE6更好而升级自己的浏览器。

经过我的测试,最近刚推出的Event Tracking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它可以用来监控用户活跃程度,我目前记录了用户参与投票和发表留言的次数,以及“触发时间”:后者即“大家平均会看多久文章才发表留言”,这一指标从某种意义上反映了文章的质量甚至读者的关注程度:对比那些以“抢沙发”为主的表面流量,那些花10分钟阅读并撰写评论的用户显然更有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我并没有将“订阅数”和“收藏数”作为重要的指标。因为RSS阅读、收藏、分享体系在国内完全就是阳春白雪,而且这些内容完全取决于匿名用户的信息也有失公正,水分颇大 – 你以为徐静蕾的读者真的会通过Google Reader看她的博客?我是不信的。

2008年博客数据统计报告

公布这个Blog今年一些有趣的的统计数据。注意,这不是大财团的财务报表,也不是专家分析的行业报告,请当成纯粹数字游戏,切勿较真。

一、总访问量和总收入

今年,awflasher.com域名下所有页面的访问量之和为5,436,583次;总收入为450美元。各方面资金投入至少为2500人民币(不包括我的上网费用和电费)。收支基本持平。相比去年,虽然今年我的eCPM(即:平均一千次访问所获得的收入)只有0.08美元,但由于我将广告位大幅撤掉,用户体验则有所回升,这充分体现在“平均每人浏览页面数”上,今年这个数字为1.57,而去年是1.43,提升了近10个百分点。

我这里也yy一下,如果我的eCPM能有国外博客那么高,我的收入将是8437美元,折合人民币5万多元。也许,当我们到达社会主义中级阶段的时候,会有这个数字哦。恩,那样的话,我将把所得收入的50%分给大家,哈哈哈……(带着大家一起yy一下……)

其实除了Analytics会顺带统计访问量以外,我已经取消了Blog内一切关于流量的统计记录。从03年在朋友的服务器上开始建立自己第一个ActionScript+XML驱动的小Blog,到04年正式启动awflasher.com域名并架设DLog,再到后来的LBlog、LBS阶段,我都很关心文章的流量如何。但是,迷上WordPress之后,渐渐地,我发现过度关注流量是一件毫无意义的、愚昧的事情。毕竟我不靠博客吃饭,也不像徐静蕾那些新浪名博,博客流量是跟着“大生意”走的。通过博客交到的朋友和获得的机会,给我带来的价值远远高如Adsense的那一小笔收入!

二、评论情况

2008年,我的Blog一共收到14,760条评论,占据四年Blogging总量28,936的一半!

不过,Spam在今年也十分猖獗,我一共收到34,947条垃圾广告。其中绝大大部分都被Akismet阻挡在门外,人肉Spam我自己也大有斩获。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人肉Spam猖獗,我彻底去掉了评论中的外部链接。虽然如此,仍然有这么多愿意发表评论的朋友,我很感动。我打算在未来继续修改评论体验,更加追求“有效评论数”,同时也想办法开放一些对外链接,以实际行动回报留言者。

三、最受欢迎的页面

我制作的北京奥运倒计时Widget成了我今年访问量最高的页面。保守估计,它最少被访问250,000次,用户平均停留时间为2分35秒。而这个Widget的日请求数肯定是十万级的。十分感谢Yo2.cn的朋友帮我分流,才没有在这个倒计时牌内部嵌入广告。实际上,我本人也是比较反感广告的,目前我Blog的广告都是随机输出的,而且概率极小,基本不会打扰大家。

四、搜索最多的关键词

统计下来,整个2008年,我的Blog搜索量最大的三个关键词是“王千源”、“北京奥运倒计时”和“百度有啊”,说实话,最后一项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五、给我带来流量最多的搜索引擎和网站

仅比较搜索引擎网站,百度和Google分别给我了51.3%和45.6%的流量,剩下的分别是Yahoo(2.29%)、Live(0.69%)、Msn(0.02%)

仅比较非搜索类网站,首位是Google Reader,带来32,593次访问;接着是蓝色理想,带给我15,059次访问;鲜果带给我13,165次访问;豆瓣10,077次。很荣幸,这些网站的内容也都非常优秀。

六、浏览器访问情况

由于Google的Chrome浏览器的影响重大,因此我将这一统计分为两部分:

1、在Google推出Chrome之前的比例:

IE仍然是国内主流浏览器,占有90.36%,其中IE6、IE7、IE8分别占74.65%、25.12%、0.10%;

由于我的Blog话题和互联网相关,又有一些技术心得,Firefox用户占有率为8.58%;接下来,分别是Opera和Safari,但都不到0.50%

2、在Google推出Chrome之后的比例:

IE仍然是主流,占有率为88.31%,其中IE6、IE7、IE8分别为72.84%、26.65%、0.47%

Firefox为8.39%,而Chrome跃居第三,为1.92%,剩下的Opera和Safari分别为0.60%和0.30%

在IE、Firefox独霸天下的时候,Chrome仍然可以抢到1.92%的份额,可见Chrome的确是非常优秀的一款浏览器。

七、操作系统访问情况

Windows的垄断只有在统计数据里才会看的清楚:99.10%,剩下的是Linux、Macintosh、iPhone和Symbian,分别只有0.35%、0.34%、0.01%、0.01%

有趣的是,还有3次访问来自“Play Station 3”:)

八、地理位置

按照国家和地区划分:中国大陆 95.59%,美国 1.07%,中国香港 0.45%,中国台湾 0.39%,之后分别是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英国和德国,都在一万次左右。

细分开来,来自北京的访问最多,有12.8%,剩下的分别来自上海(7.02%)、广州(4.73%)、深圳(3.44%)、杭州(2.64%)、西安(2.18%)、郑州(2.09%)、天津(1.95%)和武汉(1.70%)。

九、RSS访问情况

由于安全限制,我只能采用img标签的方式来统计,在过去的一年内,我的RSS被阅读了462,552次。其中,Firefox用户占有45.6%的比例,领先于IE的36.7%,而Chrome用户则占有11.9%,实在是令我惊讶。

订阅我RSS的朋友请放心,由于我有正规收入,RSS中还是不会添加广告的,此外,我也净化过一次自己的RSS源了。同时也提醒一下大家,在阅读器无法高效过滤垃圾信息的情况下,退订RSS,转而关注鲜果热文中的“互联网”和“实事”频道,是有益处的。

也请时间、精力有限的朋友订阅我过滤之后的RSS,这样,不会被一些无聊的内容所打扰。订阅地址是:feed.awflasher.com

Google Friend Connect的设置、使用及感想

简单概述:Google Friend Connect就是一个让你方便在一个网站或者博客留言、互动的小玩意(看看我右侧的留言吧)

在Google Friend Connect(以下简称GFC,注意不是KFC哦~)刚开始对外提供API的时候,其实我有点不太喜欢:12月3日到5日两天内,我收到了50多封来自Google Friend Connect的邀请信。但当时我仍然不是特别感兴趣,只担心这款产品跟类似的MyBlogLog一样,没什么实际意义。

之后,在Twitter上看到WebLeOn说GFC已经开始支持Twitter的好友关系,我才开始关注起这个产品。毕竟,我在Twitter上有许多不错的业内朋友,他们不少都与我见过面,也更愿意尝试新的服务,避免了通过邮件打扰他人这种方式。另外,我也观察到这个GFC日后可能会支持Open Social的更多API,也许能让这个Blog更有趣而不是像MyBlogLog那样如鸡肋一般,因此就在自己的Blog启动了GFC:)

这里也分享一下GFC的使用经验,如果你也有个人Blog或者网站,想要设置GFC大致要经过如下几个步骤:

首先打开这个页面。然后点击“Set up a new site”即可进入向导。然后,需要上传两个文件到你的网站再按照要求进行操作即可。如果是第一次设置,GFC会要求你加入一个“Member gadget”的组件到你的页面,只需要一段JavaScript代码即可。以下是申请加入GFC的详细步骤和截图:

一、输入网站基本信息:

二、下载指定文件并上传至你的网站:

三、验证网站归属权

四、加入相应组件

值得注意的是,要使用GFC,必须至少加入一个明显的“Member Gadget”或者“Sign In Gadget”,让用户能够“Join(加入)”一个网站,例如我的GFC模块在网站的侧边栏最下方:

用户看到这个界面的时候,点击“Join”即可加入。加入后可以使用相应的功能。目前我仅开通了“Wall”组件。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留言板。

从技术上来说,GFC在页面的呈现均是通过JavaScript植入iframe而表现成的许多个gadget(小挂件)实现的。如果你掌握一些JavaScript技术,还可以进一步优化嵌入代码。例如可以省掉多次重复引用的GFC基础库和皮肤设置语句。而且,由于GFC并不使用document.write的方式进行iframe“塞入”,而是采用更灵活的DOM API,我们自己修改代码的余地就变得更大了。这是Google Adsense的广告嵌入方式所无法做到的。例如我们可以将植入代码放在一个function内异步调用:最简单的可以用setTimeout来延迟调用。

发送邀请的初衷其实是正常的,当初自己也曾让StumbleUpon和海内利用我GMail账号群发过邀请信,但我觉得,GFC这种邀请机制是否可以更聪明一点?而且Google更霸道的是,拿到联系人名单之后,居然都不用中转地址,而是直接用“当事人”的邮件地址来发邮件,这,不太好吧。

另外,我个人更倾向于更优雅地植入:如果用户没有登入Google账号,可以彻底隐藏掉这些组件;当用户登入并Join之后,可以有API通知相应的页面(例如改变控件的位置,等等)Google的初衷的确是希望增大粘度,但对用户的打扰实在是一种不太合适的代价。我想如果能改善这些因素,会有更多的网站乐于投入GFC的怀抱:)

五、其他

2009年2月9日更新:有些人头向下有一个“g”的Google图标,这代表那个人也开通了Google Friend Connect

如果有兴趣,欢迎在右下角加入我这个Blog的GFC,如果你是在阅读器或者其他页面看到这篇文章,点击这里即可体验。

一行代码给你的Blog添加下雪效果

前段时间冷空气突袭的时候,据说郊区密云的雪积得挺厚,但北京城内除了飘了一点小雪粒,毫无动静。应该是气温过高所致,我在慈云寺桥附近拍下的照片可以很好的解释这一点。

不过最近WordPress.com倒是提供了一种让你在Blog下雪的方法(原作者是Scott Schiller),只需要将这行代码加在你Blog的任何位置即可,不需要额外的负担:不用自己维护图片和JavaScript文件(WP.com会帮你出带宽费用,哈哈~)

注意:如果你的Blog不支持JavaScript,则无法使用这一效果,抱歉。

引用代码如下:

http://s1.wordpress.com/wp-content/plugins/snow/snowstorm.js

如果希望拥有像我的Blog这样的效果,即让雪停留在某一固定高度,例如我现在将雪停留在导航栏上,只需要引用我修改后的js即可。为了不影响加载速度,放到</body>前面即可。

所有TES主题用户都可以直接使用这个代码:

var aw_snow_jssrc = '%3C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aw_snow_jssrc += 'src="http://vosforever.app';
aw_snow_jssrc += 'spot.com/static/snow.js"%3E%3C/script%3E';
document.write(unescape(aw_snow_jssrc));

其它主题用户,如果希望改变雪落下的位置,可以使用这个代码:

var customizedHeight = 0;
var aw_snow_jssrc = '%3C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aw_snow_jssrc += 'src="http://vosforever.app';
aw_snow_jssrc += 'spot.com/static/snow.js"%3E%3C/script%3E';
document.write(unescape(aw_snow_jssrc));

同时,你可以根据你的页面导航情况自己定义customizedHeight的值,单位为像素,代表雪停留的位置与页面头部的距离。如果设为0,则落下的雪花会停留在页面最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