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种颜色和30万个像素的梦想

这是一篇怀旧的文章,写的比较随意,适合在您**的时候阅读。

我接触计算机的时代(约是92、93年)可以说是整个软件行业起速发展的时代。而我对计算机的认识,也是在一种感性和理性交融的过程中逐渐形成,我想说一句:非常万幸我没有遇到计算机老师来给我的思维方式捣乱,感谢中国教育在那个时候没有在这方面毒害我(并不是玩笑话)

那时没有图形界面的操作系统,而且因为没有互联网,国内外的差距比现在大的多。我接触的MS-DOS 3.3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杰作了,但国内普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这个版本发布好多年后了(不过这可能也跟DOS 4.X和5.X的极度不争气有关系,它们都不如3.3名气大;随后的6.22也是一个极为经典的DOS版本,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我对DOS上手很快。中途甚至研究过一些其他的类DOS操作系统,已经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在我早期接触计算机80%的时间里,其实都是在纯DOS平台下。此外,当时也(玩)编程,“开发”环境是GW-Basic,一种很土很土的基于行号的编程语言。那时参加过一些考试和比赛,也略有所成(其实那时候同年龄段根本没什么人会编程,所以比赛得奖很简单)。上面我把“开发”打了引号,因为我的逻辑思维能力其实很差。早期所谓的那些“编程天赋”,也只是周围不懂DOS的长辈们的夸赞之词。而我那时研究的“程序”,都是偏重界面、交互甚至音乐的(这也许和我后来从事前端开发有一定关联)。对于真正有难度的算法、模式匹配和数据库(dBASE)我都一窍不通。我可以看100行和界面有关的代码不累,但10行循环、条件分支或者迭代我看两眼就晕了。

我说这些的目的是想说,接触电脑早,不代表就会成为一个编程高手或者计算机专家。天赋之命中注定的,据我所知,现在驰骋互联网、IT圈里面的一些泰斗级人物,都是20多岁才开始接触计算机的。说到这里,还想到一件趣事,那时有一个基于QBasic的开源游戏,是随着DOS 5.0的发行附赠的(这可能是DOS 5.0相比它那个不争气的4.0哥哥唯一的亮点了),入口文件似乎叫做gorilla.bas,这款游戏,可以算是后面百战天虫以及现在大红大紫《弹弹堂》的最早原型了(Google居然还能找到源码和截图,如下)。

其实那个时代也有Windows,不过那时的Windows还不是一个完整独立的操作系统,需要DOS的支持。我对Windows(3.1x)印象主要来自那8张1.44英寸软盘的安装流程和复杂的autoexec.bat以及config.sys的配置上。当然,安装结束后c:windows下的300多个文件也是当时海量级的概念了。那时候一个软件10个文件就很多了,一个复杂的游戏通常也就在15个文件左右。而我的硬盘我清楚地记得是40M,现在看来,连一张音质高一点的唱片专辑都装不下呢。相应地,内存、CPU也低的要命,我第一台电脑的内存是1M,CPU是33MHz,分别是我现在写这篇文章机器的4096分之一和155分之一。那时候的Windows,也是在640X480个像素下工作的(几年后似乎见过高达800X600的,不过不多见)。很难想象那么小的屏幕如果要塞进如今这么多的软件和复杂的界面是什么效果。顺便想起一些有趣的事儿:其实Windows 3.x分支的英文版到3.11就到头了,3.2只有中文版才有。而那时简体中文版成为Pwindows,繁体为Cwindows,至今不知原因。

另外,DOS时代看图很麻烦,麻烦的让现在回忆起来都难以想象。那时候的显示界面默认情况下是不会出现图形一说的。尺寸也是按照字符计算的,标准应该是80X??:横向可以包含80个字母,纵向??个,具体多少个我也不记得了,很多初级的游戏都是建立在这种环境下,用ASCII字符表的特殊字符堆积出来,非常的粗糙。若有更高的要求,可以切换到一种图形模式(VGA),没记错的话有两种分辨率:320X200和640X480,256种颜色。对比今天的1280*1024和24位真彩色,实在是令人感慨:像素分辨率比如今粗糙好几轮,而颜色数量更只有如今的65536分之一。然而,即便如此,256种颜色和30万像素所能表达的画面,在DOS操作系统大行其道的年代,是多么美妙和令人憧憬啊!

不得不说到那个时代出现的游戏,对像素级美术创作的要求非常高,游戏公司们则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认为从工艺上来说,和现在的像素设计师相比,没有什么差距。这里有一些截图,既有搜集的,也有我自己截取的:

Skyroads – 模拟飞行类游戏,这个游戏我通过了90%的关卡,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Lemmings – 绝对是90年代初最风靡的游戏了。

Wolf 3D,三维射击游戏的鼻祖啊(之前玩过一个更抽象的,没有人,全是符号表示的怪物,可惜记不起来名字了):

DOOM2的时代,支持8人局域网联机(话说我95年就享受过了CS对战的乐趣了):

魔兽1、C&C- 虽然我不玩魔兽世界,但我想我也有资格高喊“我们是魔兽玩家”。那时我玩的最古老的两个及时对战游戏就是沙丘II和魔兽I了。不过我倒是觉得Blizzard在90年代初完全不是Westwood的对手,嘿嘿

波斯王子1 – 绝对是考验智力和耐心的游戏。

KOEI DOS版《三国志英杰转》游戏界面:

张飞:

三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