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乐!

刚写完了一封给北川籍师弟的信笺。拖欠了很久的一封邮件。师弟在大地震中失去了双亲,他给我的邮件中问我“既然我们终究会有一死,那么做什么才是有意义的。”

我想,这个问题无需回答。活着的姿态就是一种意义。死亡不正意味着生命的存在么?就如同杯子盛着水一样,死亡之中其实是生命的绽放。

既然我们终究会有一死,为什么不好好enjoy新年的喜悦呢?

2009,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