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时空萎缩的2007

2007年,除去在D-Log系统中丢失的数据之外,这个Blog的数据已然积累满了整整三年,36个月。无论未来如何,历史将永远真实地存在着。(本文链接多为备注,请选择性点击,我不希望浪费您的时间)

回忆是敏感而迟钝的。脑海中大量的“duplicate content”(重复内容)开始合并、重组,最终一起蒸发掉。2007年,大多数生活是被动和机械的。蓦然回首,一些索然无味的重复过往瞬间变得虚无缥缈;忽然之间,只记得那么几个令我感慨的瞬间:

  • 那是二月,广州回武汉的飞机晚点,疲惫的我,11点多降落在这个熟悉的城市,武汉比广州要冷许多,尤其是机场的夜晚。但那个夜晚对我而言却很温暖。因为,我知道我会见到一个人;
  • 那是五月,趁北京的炎热还未降临,我们寻着春天的余味游园。我知道,我很久没有如此的放松甚至放纵了。只此一天,却若十年;
  • 那是七月,经过努力,终于组建了一个完整的技术团队。我们在上地佳园进行了两个月的封闭开发。且不论成败,鼎盛时期,这里住了11个人,洋溢着久违的单纯和热情。

2007,我还看了不少电影,写了一些影评

我看了宫崎骏的《天空之城》、《龙猫》、《幽灵公主》、《千与千寻》和《魔女宅急便》;看了唯美的《不能说的秘密》和烂片《合约情人》;2007年还看了《基督山伯爵》、《肖申克的救赎》和《蝴蝶效应》,我开始逐渐意识到,陷入“过去VS未来”的漩涡中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我看了《每当变幻时》和《云水谣》。竟然开始对这种时间跨度大的情感片感到有所触动。其实我很清楚,当我看到2001级本科生于2005年离开学校的那一刻起,我就很清楚,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无论何种“状态”和“身份”,都将一去不返。只不过,一些西要在彻底失去的时候,才开始意识到它曾经存在过。

2007,我结识了不少朋友。

我对北京生存环境极度不适应,但在行业圈子方面,北京的确是天堂。2007参加了WordCamp中文网志年会,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大多是前端开发者Blogger圈,以及Web2.0圈子里的创业者们。当然,如王兴Facebook的理解,社会关系一定要用心维护,当然,我是不会用“群发短信”这种维护方式的。

2007,我启动ifgogo.com,开始了彻底的英文写作,并且,我一定会坚持下去。我深爱母语中文,同时,我也坚信英文将是一种好的工具,非英语母语的人可以利用这门语言的优势为自己服务。

然而,除了这些之外,剩下的300多天却不知去哪了。Cat Chen认为,网络使用时间积累可能导致时空感扰乱。的确,这不是选择性失忆,而是时空感衰减:长期坐在屏幕前,人的空间感会变得迟钝,回忆的片段变得模糊而稀薄,以至于让你记不起什么事情。

06年的我,其实是幸福的,然而,在06年的结尾,我却盼着它早日滚蛋
07年的我,经历了痛苦彻悟,在07的最后一天,我不禁期望时间停滞。

想起爱因斯坦的一句话“that what makes it difficult for some people to comprehend is its simplicity”,其实就是:复杂源于简单。而我则进一步认为,有时候我们追求的复杂,甚至是对简单的逃避:因为简单意味着执行和责任。

2008年,我并不想用一两天给一年设定什么具体计划。因为,对于一个有理想并追求自由的人来说,唯一所需要的,是每一天的执行,仅此而已。

2007年,除去在D-Log系统中丢失的数据之外,这个Blog的数据已然积累满了整整三年,36个月。无论未来如何,历史将永远真实地存在着。

1984-2007, something to miss, someone to miss.

12月29日 – 2006年终于要滚蛋了

这一年我作了无数个决定,无数次选择。而且,这些选择其实都是错误的。真真切切的错误。
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我不后悔放弃南方安逸的生活和事业来到北京发展新的事业,我也不后悔再像三年前那样为一个人自虐。

2007年近在咫尺,我等不及体会它的温暖。我要在这一年寻找自己的理想。我很感激周围那些优秀的人,他们给我奋斗的动力和激励,曾经看到SiC写下“超过他, 踩死他, 鄙视他, 这才是前进的动力。”而激动不已。其实能否超过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决心。而幸运的是,决心竖立之后,九成是可以实现的。

2007年第一个目标,确定将后来的职业发展方向为UE设计。这一年,行业内将有Adobe和Microsoft的恶战、Firefox和Microsoft的恶战、Google和Microsoft的恶战;而且国内的IT界将整合3G产业。无论结果如何,我必将受益。基于web2.0、3G业务而衍生的UI、UE产业将如日中天。传统媒体和传统IT产业将在新的IT媒体前显得不堪一击。让那些还在井底敝帚自珍的青蛙们去死吧!
不要再讨论什么WPF和Apollo哪个好,不要再讨论AS3和Avalon哪个效率高,不要再讨论Firefox、Opera和IE哪个是垃圾。作为一个UE设计师,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用户都是sb。

2007年另一个目标,英语。
我曾经是一个英语那么牛的人。加上一个“曾经”,让我觉得说这话一点都不矫情。初中时听力全国二等奖,高三时我英语模拟考试就没低于过130。哪怕大学完全不看英语了,四六级我一点都不费力气。我还曾经差一点就读了华中科技大学的英语专业。当时我第二志愿就是英语。
无奈近乎7年的荒废,让我需要花一段时间才能重振旗鼓。什么狗屁新东方我是不会去的,听过武汉的新东方,除了骗钱我看不出那些老师还有什么本事。当然,除了我的主观判断,还要感谢老罗同志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