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起一名研究生的尊严

前几天看到一条传闻,说北大新闻学院的一名研究生因导师迟迟不予毕业机会而自杀,不论这传闻真假,我是十分感慨的。因为,这让我回想起2005年末(或是2006年初)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

毕业那年我参与的项目是南方某省科技厅的项目。项目规划由日本某单位承担,而具体实施则全面外包给几所高校的几个院系。我所在的院系有幸接到了这么一个“大活”(现在才明白纳税人的钱向来都花的这么痛快),自然大家都很高兴。然而,子项目实在是太多、太杂,于是就成立了好几个项目组分头施工。具体分工方式我现在已经不大记得了,大体是,每个项目组都由一名导师负责,研究生在三、五人左右,本科生跟多(毕业设计的本科生全部堆过去了)。据我个人的主观臆测,许多导师和博士在项目中起到的作用远远不及他们应贡献的水平,而研究生和本科生则不断“立功” – 当然,最终效果如何我不作评价。现在回首整个项目的管理、开发、测试流程,都存在诸多严重的问题。而当时在一次会议上我更是听到了某名导师“只要甲方给钱就OK”的技术要求,哭笑不得……

另外,由于人数众多,项目验收周期紧,不得不扩张地盘。在项目中期,院系方面决定,暂时搬到某学生宿舍楼中进行开发。我有一位研二的师兄,还算是为人老实,在这次实验室迁址中,将隔壁项目组的一张桌子搬到了我们项目组,不料这一搬,给他的答辩、开题,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隔壁项目组的负责人、我们系的博导、当时的XX主任因为一张桌子被搬走而对我的师兄大发雷霆,其言语之低俗,侮辱之强烈绝不亚于“草泥马”的程度。我那位师兄忍气吞声了好久,出门时忍不住嘀咕了几句,结果那位博导从办公室中几步冲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掐着师兄的脖子,扬言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师兄最后被迫写了检讨,并当着所有项目组成员的面朗读。开题报告和答辩均受到一些影响。我那位师兄默默承受了这一切。

高校中存在的资源极度不均和相当部分研究生被当做廉价劳力的问题我认为一部分原因也是学生不会去捍卫自己的尊严造成的。这种默默承受,是长期接受洗脑教育和各种威逼利诱所导致的结果,以至于许多人辛辛苦苦独到博士了仍然被所谓的导师牵着鼻子走,实在是可悲可怜。在我看来,在校期间积累更多的人脉资源(如项目客户资源)、想方设法发出自己的声音(如建立个人博客、参与社会化媒体网站),都是比较有力的手段。

弱者唯有自强,方可不息!

“华中科大”同学该做做PR工作了

学位门招生门到强制办理信用卡事件,如果不是西电后来因为信用卡录音门事件撞到枪口上,我想华中科技大学在公众之前的尴尬局面可能会更不好收场。这几天随便看了几条新闻,我发现华中科技大学的PR水平似乎又下降了。

华中科技大学有没有PR部门我不知道,但经历过我国大学教育的同学们都应该清楚,不管什么985还是211,中国这些个大学仍然是以捞大钱为主,学术捞小钱为辅。而且即便如此,学校还是十分缺钱。吉林大学前段时间负债被曝光绝非个例,其实每一所高校都负债累累(至于真的是为洗脑教育事业负债还是为小部分人吃喝玩乐买单而负债,我懒得去争辩)。总之,一方面要折腾出几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科研’项目去忽悠纳税人的钱,另一方面,招生的营收压力也不小(说句题外话:今年就业的压力终于增大了,往年都是只管进不愁出,今年可没那么多冤大头替这些批量生产的“劣质精英”买单了)。然而,招生靠什么?除了卖牌子,还是卖牌子,您别笑也别怨,这是大白话 – 这还算好的,没牌子的小学校招生只能靠请黑社会去抢呢!

然而,华中科技大学自2007年以来,在各类“大学排行榜”中兵败如山倒。校领导们据说是为此一度十分紧张,其实我觉得早就该紧张了,“启明学院”这种项目早上、早曝光、早折腾该多好,非得忙着去拆电影场那个老古董暴殄天物;各大门户登的《华中科大规定未缴学费不许论文答辩》这种指鹿为马的文章居然都能见光,实在是让我怀疑校领导们是不是准备把“华中科技大学”这个本来就在千禧年并校风波中折腾出来的怪胎品牌给彻底毁掉了。

当然,我不否认通过卖历届校友们心血打造出的牌子去建二级学院忽悠钱,是全国许多大学都在干的事儿,但华中科技大学实在是干得太投入了,我也曾听闻其在武汉和广东某些二级学院工作,那就是赤裸裸的诈骗嘛。

总之,从‘华中工学院’到‘华中理工大学’,再到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本来就只有短短57年的历程,好不容易竖起来的品牌‘华工’如今尽失,再不赶紧成立一个PR部门商议对策,看你还上哪去找好生源去。

华中科技大学跌出前十,跌的好,继续跌!

离开武汉之前,听说了“华中科技大学跌出前十”的消息(据说“领导们”都急了)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华中科技大学的问题太多了,不跌出前十,领导们永远也抽不出空来看看他们的“业绩”,呃……都忙着参加学术会议和权威会议了吧?

之前说过一次,这次还有话说:

  1. “华工”的牌子丢了,新品牌竖不起来
    “华中工学院”改成“华中理工大学”,再改成“华中科技大学”。前前后后误了多少时机!为什么我们不一次性改成“华中顶尖高科技一流大学”算了?学校的名字,在于其长久积淀下的品牌与内涵,不在乎那几个关键词,你当是做搜索引擎优化呢?最可笑的是,理工一丢,改为科技,简称都乱套了:“华科”、“华中大”、“华中科技”。我一开始还挺反感那些整天“华科”“华科”挂嘴边的小孩们,仔细思考一下,他们一点错都没有;一旦学校没有了品牌,学生就如同一盘散沙。校方领导团队更是严重缺乏宣传力度和公关技巧,在缩略名的问题上被竞争院校攻击得体无完肤,焉能不败?!那些以为University这个词很牛逼的领导们,请你们看看MIT的全称: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麻省理工学院)
    PS:别拿合并同济说事儿,从HIT改为HUST就足够脑残了!
  2. 所在地武汉发展太慢(客观因素)
    武汉地区这几十年发展如何?别问我,问问武汉的出租司机,问问他们怎么评价。广州的“华南理工”在这一点上,占尽了地利的优势。按武汉这个发展速度,不跌出前十还真是得感谢广大师生了。这是客观事实,你不喜欢,也得接受,至于是国家调配的问题,还是政府领导的责任,你可以闭上眼睛自己想一下,反正结果大家心知肚明。
  3. 毕业生严重缺乏认同感
    虽然中国高等教育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距离世界一流大学还差的很远,但既然从这毕业了,就别怕和别人说。我还清楚地记得刚进学校时在西一食堂看见的“今天我以华工为荣,明天华工以我为荣”的横幅。我相信这标语在每个学校都有,但它似乎并没有对我的母校,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发挥多大作用。校友会竟然要利用奇奇怪怪的广告和大量Adsense来维护,Blog则是长期持续出现“Error establishing a database connection”这个WordPress的经典bug;LinkedIn有N个HUST的群组,每个群组散列着十几个人,也没有沟通;Facebook的网络居然没有人去用.hust.edu.cn的邮箱去申诉。这个方面,前十的其他几所大学的毕业生都比我们做得好得多!
  4. 行政队伍太庞杂了
    亲爱的领导们,要精兵简政啊,别把亲戚们都往学校里引了。

跌出前十算什么?你要是再办几年信用卡,强奸大一新生,跌出前一百都有可能!

PS:根据我的经验,北京出租司机90%以上没听说过“华中科技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你TM要是再不努力再不反思你就等着被自己的武昌分校超越吧!

无十大,不白云 – 庆祝武汉著名BBS白云黄鹤恢复Web十大显示

白云黄鹤BBS,www.byhh.net,创于1996年初,至今已经有13年的历史。这13年,白云黄鹤经历了数不清的风波。从当时在全国范围内影响力最大的高校讨论组之一,到现在只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校园BBS,白云黄鹤的历史,见证了中国高校互联网社区发展的昔日辉煌与辛酸路途。

2007年9月13日,白云黄鹤取消了十大热门话题,并设置为夜间只读,不久之后恢复;

2007年11月左右,白云彻底在Web页面屏蔽十大热门话题入口链接,不久之后连XML输出地址都一并清除。官方称十大并不影响白云的访问情况。(内部版面的文章我就不公布了)那位站长当年的发言也许是迫于压力,但是,我作为白云技术组并且离校的一员,可以负责任地说,失去十大的白云,其实是受到一定影响的。以下是两年来白云Web统计对比:

2009年1月15日,白云黄鹤BBS恢复十大话题,学生的声音开始得到尊重。十大恢复之后,祝福和庆祝的声音瞬间被顶上头条。此外,白云HustStudents版(争议颇多的一个版面)官方也发起了一项民意调查。

今天的十大:

今天的投票:

用2001年白云黄鹤恢复访问权某网友的诗词作尾吧:

发信人: okvvv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信区: Poem
标  题: 恭贺白云重开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1年10月26日19:05:24 星期五), 转信

     黄鹤脱困今复返,
     白云千载难悠悠,
     极目九州皆欢庆,
     莘莘才俊竞风流。

杨师群老师,委屈您了

今天是感恩节。

李笑来老师的博客看到这么一篇文章,叫做《杨师群教授,您受惊了……》(原文已经被河蟹)。其中,引用到华东政法大学杨师群教授的一篇博文《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 》。(这里有一份杨师群老师的PPT:是由李笑来老师根据天涯的贴整理的)

多么可爱的老师,多么可怕的告密者。温家宝总理都在美国向世界人民承诺,我们已经开始越来越重视法治化!这些可恶的学生难道是“某某帮”留在人间的余孽,还是做梦想当红小兵惟恐天下不乱?

我曾经多次批评中国教育高等教育,进而还有不少老师觉得受了我的批评,非常委屈。但今天,我想说,“杨师群老师,您委屈了!”

附,杨老师原文:

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等内容,上面已立案侦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学的学生居然还和文化大革命时的思路一样,为了告发老师为反革命,可以不择手段。可悲啊!这几个中国的大学生。

记得在上《古代汉语》课时,我当然会批判一些与课文有关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某些传统文化问题上如果与当今有一些关系的话,我也会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

记得下课时有二位女同学找我,愤慨地指责我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这样热爱中国文化与中国政府的同学,我很敬佩,你们有这样的权利!但为什么我就没有批评中国文化和政府的权利呢?所以我告诉她们:我也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的课,以后不要选我的课就是了。不料,她们居然到上面去告我,甚至还添油加醋地给加我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真让我大跌眼镜。

要知道,这种事情如果说它发生在清朝末年,可能还会有人相信;而要说它发生在民国初年的“五·四”时期,就不会有人相信了。你们知道那时候的青年,已经基本接受了“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所以一般不会发生这样的怪事了。而如今,却依然还会时常发生在21世纪的中国,并且就发生在中国的大学里,这就太让人匪夷所思了。想到最近中国的学校中发生的一系列怪事,我只有默默地为中国的社会和人民祈祷:什么时候中国社会才能走出愚昧?中国教育才能走上正轨?中国的学生才能比较正常的思维?

PS:非常巧合,我的一位大学老师,也是一名《古代汉语》的老师,和这位杨老师一样非常重视言论自由,我就不公布他的名字了。

“北大一流女”事件告诉我们,中国高等教育仍然停留在“群雄逐鹿”的黑帮火拼时代

我昨天刚写的《华中科技大学的毕业生(HUSTer)请自信一点!》发表出来就遭到了某X大的同学之讽刺,我还纳闷如今连的孩子骂人代理都不用了,是太懒还是太傻?结果今天又在网络上的众多角落看到了大量学校之间的谩骂和中伤。(相关视频后附)

我不知道此女是否真乃北大之人,我也不知道此女是炒作还是真的心理有疾病(王小峰先生的推断)。但无论如何,因此去对北大进行攻击和辱骂是很低俗的。

同时,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的大学还停留在“群雄逐鹿”的黑帮初级阶段。大多高校在学术上都没什么真本领,但“黑吃黑”一个比一个厉害。王小峰本来就是一个搞文化研究的娱乐型Blogger,却要被别有用心者扣上“学术骗子”的帽子,实在是挺可怜的。退回来,就算王小峰同学喜欢讲黄段子,我也不认为王小峰这个人比那些猥亵幼女的领导们要猥琐多少。何况大学生早已是18岁已满的成年人,难道真给他们看点黄段子就都去作奸犯科了?更何况只要读过“三表”文章的人都明白,这个人至少活得很真实。

说得难听点,现在的中国高等教育真是群魔乱舞一般,从本科教学评估到基本课程改革,都是作秀+扯淡。大家回忆一下在校时曾经遇到过的“本科教学评估”这种面子工程是多么的假大空就清楚了。当然,我们从小学到高中都已经对假大空身经百战了。哪个学校当年没讲过什么“实验课”、“评估课”?我们中学那几个平时只知道开补习班赚外快的傻逼老师只有在“教学评估”的时候才会憋着一口武汉腔严重的普通话认真地讲点有营养的东西。

另一方面,学校的领导们则更是把官场的交易运营得有头有脑,各种各样的二级学院,三级学院层出不穷,就拿北大来说,那块牌子都被多少人拿去卖了多少次了?北大一流女如果真是深爱着自己这块牌子,又何必跟王小峰先生过不去?直接拿着家伙去把那些培训机构端掉不就是了。

而在这样一个群魔乱舞的状态下饱经“N年义务洗钱教育”摧残出来的大学生们,也是越来越不自信,总指望在网上用口水把其他学校踩死来赚取一点意淫的快感,进而自欺欺人地找到走向强大的捷径

如果夸张一点地看,可以说,中国高等教育,早已和娱乐圈没有什么区别了。

附,相关一段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