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北京下雪了

昨晚在国贸附近的地下室过了一夜,颇有点当年混迹西二旗的感觉。相同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那种说不清的味道……我想,在北京没有住过地下室也许是一种遗憾吧。

雪从昨晚就开始下了,晚上感到地下室的时候外面已经堆满了厚厚的积雪。今天一早出来发现窗外已是分外妖娆。

在北京漂泊最大的乐趣就是你不知道下一个元宵你会在哪个地下室中度过;

在北京漂泊最大的痛苦就是你不知道你会在哪个地下室中度过下一个元宵。

无论乐趣,抑或痛苦,都是一种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