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诚信机制,惩罚不了坏人也奖励不了好人

先说两件事:

  1. 校内的“朱茜遥”同学分享了一份她整理的“淘宝假货商铺列表”。其中罗列出许多造假的商铺帐号。
  2. 月光博客表示,有大量“出售QQ号”的Google广告出现,严重影响了自己的Adsense收入。并公布了垃圾广告发布商的名单

我在淘宝上基本只买手机充值卡,对“假货商铺”不发表评论;但对于Google Adsense,我则是一直有所抱怨。从跨国的单价歧视,到对Firefox垃圾广告破坏整个产业链的“置若罔闻”,我想没有哪个老老实实按照Google Adsense政策运营的Adsense用户不在抱怨。

很遗憾的是,这些抱怨者中,有一部分“识时务者”可能“弃明投暗”了。甚至,这些曾经的Adsense用户,利用AdWords和Adsense之间的“差价”进行无耻的洗钱活动,将整个产业生态链搅得一塌糊涂。

而Google近期终于有所“动作”,我收到一封邮件表示会“对Firefox推介进行重新定价”。对于我这样老老实实推广Firefox的Adsense用户,这说不上是什么好消息。另一位Blogger和菜头也表示了极大的不满。然而作为希望整个产业链能“健康发展”、“共同盈利”的普通人,我很同意小众软件的看法。虽然会伤害一些老实的Adsense用户,但对Firefox的降价无疑是目前打击“投机取巧”者最有力的方式了。

不过,这种“肃清”也遭到了强烈抵制:按照另一位Blogger和菜头的说法,Google的做法是在惩罚坏人的同时也惩罚了好人,这样失去了公平性。遗憾的是,我们无法改变Google,而Google也不可能因“奖励好人”而“奖励坏人”。

作为独立的普通人,我们也很难奖励好人:一来,个体的力量太单薄;二来,《社会心理学》中“责任分摊”也会让大家认为,是不是“已经有人奖励过了”。真想奖励,顶多帮忙推荐或者Digg一下罢了。(可惜由于媒体控制太严格,国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Digg

在笑来老师的博客看到一位名叫“赵媛”的留学生说美国人如何注重诚信。我认为,这才是Google Adsense在国内“如此狼狈”的一个根本原因之一。一个廉价的.cn域名加上虚假的注册信息,这是多么滋润的一张“温床”:不是中国人有多少小聪明,也不是美国人有多高尚,而是这张温床确确实实存在在这里。没有诚信体系的社会,是投机者的天堂。这样的温床还有太多,太多,多到无法列绝,多到无处不在。有了这么一张张温床,我想来中国的“风险投资商”,估计有不少是“无风险投机商”。当然,Google自己的诚信平台也亟需跟进。

讲诚信的人,并不是多么“道德高尚”、多么“舍己为人”的人。相比“道德”的伟大,“诚信”只是一个小不点儿。然而这一小部分的缺失,却让整个社会停滞不前。

中国?投机者的天堂?

我现在感冒很严重,而且还没有吃到晚餐。但我忍不住要再发一篇日志。

我突然想要赞美一位尼泊尔的WordPress Blogger – MaxBlogPress,这位blog的域名本来是maxwordpress(我也忘记具体的了,总之含有“wordpress”),然后,这位尼泊尔的老兄在看到WP的官方声明之后,把域名改了。而Lemoned告诉我说某中文WP域名要“高价出售”?

尼泊尔。让我感慨,这是一个在地图上多么不容易引人注意的邻国。

Anyway,我不会去骂投机者,我只是感慨,在中国这样一个现状下,投机者无处不在。

寻找近期一系列“新闻事件”于道德之外的起因根源

前段时间,幸福收藏夹抛出了一个“原创VS抄袭”的话题,邀请我来写一篇文章。其实,对于这个话题,我想很多Blogger都是有话可说的。转载请保留出处: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103

近日,新闻不断。从WordPress.com.cn的“复活”,到Google对出售连接者降低PageRank的惩罚;从Feedsky介入CBC赞助引发的Feed作弊,到校内网彻底禁止HTML/DOM,再到SEO从业者的疯狂。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包括之前的“基于校内网和hexun博客的GoogleAdsense欺诈”、“疯狂的人肉Spam”,给人一种如此的感觉:似乎总有那么一些人,在考验着大家的智商,挑战者大家的耐心。

有人愤然回击,也有人默不做声。即便有些人的言行实在让我觉得遗憾(比如wp.com.cn的这位“卓先生”在众多Blogger中的评论,实在是让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也我不想去诅咒谁的母亲。

其实,很多问题的讨论,如同“海市蜃楼”一般,我们往往顺着目标前行,却始终达不到终点。

我们是否能以“一种脱离主观的理性姿态”来讨论这些话题,分析这些事情发生的必然条件?至于最终是否能找到解决方案,我想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种讨论姿态,也是我喜欢《魔鬼经济学》的重要缘由。

相比Steven Levitt式的开放式思维姿态,中国的教育家们却一贯认为“不好的就不要去知道”才是真理。真是让人觉得遗憾不已。

与经济学家Levitt一样伟大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也给我了很大的启示:结合他的心理学理论,发现上文提到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如此看待:这个行业(互联网)中的个别人,他们的“本我”战胜了“超我”,而使得“自我”体现出不负责任的一面。例如对他人版权的不尊重,以及对个人荣誉的不合理索取,等等。这些是每一个人“本我”的那个阀门下的东西,人人都一样,我们每一个写这篇话题的blogger,其实也一样。只不过,我们很自豪,因为我们有着“超我”的信仰,这让我们能团结在一起,正视欲望,互相激励。

那么,除去“道德”与“责任”的缺乏,我认为造成抄袭泛滥的原因更多在于:

  1. 低投入,高回报的利益驱使
    曾有一个做SEO的朋友戏称:你写一篇文章要花这么多时间,花这么多精力,而他一个垃圾站一天就几十万的IP,实在是觉得我很“可惜”。显然,他无法体会我的成就感。当然,于我,亦然。
  2. 先天思维模式因人而异
    有的人由于有着更好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可以平衡这种本能,而有的人不能。这些人天生如此,用生物学家的话来说,就是DNA如此,无法改变;
  3. 后天教育中不正当的暗示
    我们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中国教育),一直贯彻着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理念”。对于“侵权”这种行为最大的特性,我想就是“事不关己”了。
  4. 惩罚机制的缺乏与“破窗效应”的作用
    “如果有人打坏了一个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的维修,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暗示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玻璃。”。看看现在的情况:外界体制对于“作弊”、“侵权”毫无惩罚,对于无法平衡“本我”与“超我”的人来说,少了一种制约途径。
  5. (社会心理学)“责任分散效应”的作用
    对于抄袭如此普遍的今天,除了原文作者本人,根本没有人会在意文章的出处。发表文章的时候,只需要加上一个“zz”表示“转载”,就足以获得对抄袭之罪的“救赎”,而且,抄袭这们会这么想:一篇文章往往有千万个“zz”版本呢。

总而言之,要想杜绝这种侵权的行为。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也绝非三天两头可以做到。唯一可以帮助我们的是:时间和信仰。

什么是人情世故?

这篇文章记录我在武汉遇到的某一个不讲诚信的人,都90年代了,还在拿一套80年代的酒桌文化来忽悠人。酒桌上,以为自己是逼了,酒桌下,连个逼都不如。而且,为了这个喜欢动不动说“您”的人,我十分厌恶经常性的和周围的朋友说“您”。让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不安全感。虽然“您”是一个好词,但被大多数人滥用了,则让我觉得分外恶心。

人情世故

什么是人情世故?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我本没有太多资格来谈这句话。但好在我也经历过许多风雨,对于人情世故,还是有一番自己的见解的。也许,我不能告诉你人情世故是什么,但我能告诉你,人情世故不是什么。人情世故不是两面三刀;人情世故不是在酒桌上称兄道弟,到背后却揭人短处。

记得04年初,第一次踏上广州的土地,我就深深的感到不安。广州火车站拥挤而复杂的人群让我找不到一丝归属感。好在当时父亲在广州打工,可以去他租的屋子里面休息。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大二才一个人出远门,实在是惭愧。

父亲喜欢看哲学类、自然科学类、历史类的书,因此经常会和他一同去淘书。在广州的街头巷尾,有很多小书摊卖书。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有关人际交往、人情世故方面的书籍,其中告诉读者应该如何欺骗与取悦上级或者周围的亲朋好友。招数实在是阴险毒辣令人发指,而更恐怖的是,这些书籍全部都是各类书籍中最畅销的书籍。这是一件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试想,如果看过这本书的人都严格地按照书上的套路出牌,那身边有多少人的言论值得信赖?好在我是搞技术的,那些专门靠玩弄社会学理论吃饭的职位,诸如运营、销售等,岂不是每天都要花大量的精力去与人算计、勾心斗角?周鸿祎说过,出来混的,谁的屁股都不干净;而在白云黄鹤“地震”的时候,也有两句很经典的话“你们所看到的就是事情全部吗?”以及“没有所谓的真相”,甚至有人拿出毛主席的“与人斗,其乐无穷”。
Continue reading “什么是人情世故?”

我是法盲?

今天在新住处北苑家园居民楼的电梯里面检到300元。当然,我留着这300元等着人来认,在北京这种地方我也不缺这300元。
结果偶然跟朋友聊起,说我这个叫“不当得利”,要负法律责任。啧啧……寒一个。
补充一下,不是我不愿意交给物业,而是北苑家园上个月刚发生一起保安入室抢劫案,抢了300元,杀死2人……我实在是不敢把这300元交给他们…

法律,确实,我对法律实在是太模糊了,比如最近的两件案子,我就完全摸不着头脑

湖北高莺莺被鉴定为自杀,内裤上精斑被鉴定为其父伪造
上海奥迪肇事车主被鉴定妄想阵发,身负N条人命被判无刑事责任

还有原来的哪个开BMW的,似乎把人活活碾死也没啥事儿。

法律的学习是一个非常痛苦和艰难的过程,尤其是在当下。

与流氓共舞

互联网上有流氓,诸如中搜流氓猪流氓3721、流氓周……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很多不讲诚信的人。

我觉得社会的诚信体系却是有必要进一步完善了。这一点我在很早的时候,看了“老白”提到关于blogRank构思的时候曾经思考过。的确,我希望能够像Google的pageRank一样,建立一套完善的社会关系体系,让每一个人的每一次行为都和其诚信挂钩,让每一个人都受益。

当然,这无疑是理想主义,而且可操作性非常成问题,但是我觉得总有办法可以寻求平衡。关键是找到一座“诚信桥”。个人以为,现在无疑金钱是衡量诚信的极重要的标准之一。请不要把我这个标准理解为拜金主义。我的意思是说,金钱在证明一个人是否具有诚信的过程中,起了极其重要的因素。比如买卖商品,如果一方给了商品另一方却不付钱,那最好能有一套体系去修改不付钱的这一方的相关诚信信息“指数(Credit-rank)”。

又比如租房应该先缴纳房租,这样可以约束求租者的种种行为。比如我在北京时求租者,但我在武汉是出租者。但我就没有考虑到诚信问题,在武汉被人忽悠了一把。换位思考,北京的房东让我们先出钱并付押金,都是可以理解的。而我在武汉由于心肠太软,没有让人先签合同,则是我的失误。

如果世界的货币,或者国家的货币能存储信息,我想诚信危机解除的那一天就不远了

今天很郁闷,相当郁闷,所以发这些东西。

我在武汉把自己的家租给三个毕业大学生,两个是我的同学,另外一个是武汉某大学的。结果在所有的事情都谈好当我人离开武 Continue reading “与流氓共舞”

[原创]论网络道德 II

转载请保留链接:论网络道德 II –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407

向任何普遍存在的事物开炮,其代价都注定是惨重的。但我还是想说一说“狼来了”这个模型。

我想每个人都听过狼来了的故事。和大家一样,我对那个小孩的遭遇,除了同情,并没有多大赞同。可是试想一下,当这种故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觉?尤其是当前两声“狼来了”不是你自己喊的,而是人家给你喊的时候,你是否会因最后真得来了狼却无人来救而感到伤心、绝望,然后是无可奈何?

也许事情并没有“狼来了”这么可怕,但是,它却存在在我们周围。尤其是如今国内的网络,至少在我所涉及的范围内,这种现象屡见不鲜。即便如此,“狼来了”的叫喊声仍然此起彼伏。

说了这么的空话,我举几个具体的例子,大家一看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很久以前就泡过论坛,那时的人都挺单纯,网上说啥信啥,有人说回帖就怎么怎么样(比如某个重要文件的下载地址),他还真给回(程序强制要求回复才可下载的不在讨论范围内)。可惜,大多时候,发贴人就此一走了之,任凭你回的再多,也没任何答复。终于,人还是有记性的(虽然他们的忘性更大,不过不在此文讨论),一次次回复落空,导致现在即使回复了真得有什么好处,也有很多人懒得去劳那个神了。

11月??号地震,我到某BBS发贴说我的blog提供图片和相关消息看(我登到blog的时间比三大门户最早的还要早),地址在xxxxx,结果得到的答复即不是对我拍照技术的否定或者肯定,也不是对地震的任何看法,而是清一色的两个字——“病毒”。说实话,这让我很不痛快,我尝试去驳斥,却发现无能为力。每每我的回复刚一送出,一串串“病毒”、“骗人”、“广告”又把我淹没于汪洋大海之中。后来我也觉得驳斥是没有意义的,这些可怜的用户,如果是第一次上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打 Continue reading “[原创]论网络道德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