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诚信机制,惩罚不了坏人也奖励不了好人

先说两件事:

  1. 校内的“朱茜遥”同学分享了一份她整理的“淘宝假货商铺列表”。其中罗列出许多造假的商铺帐号。
  2. 月光博客表示,有大量“出售QQ号”的Google广告出现,严重影响了自己的Adsense收入。并公布了垃圾广告发布商的名单

我在淘宝上基本只买手机充值卡,对“假货商铺”不发表评论;但对于Google Adsense,我则是一直有所抱怨。从跨国的单价歧视,到对Firefox垃圾广告破坏整个产业链的“置若罔闻”,我想没有哪个老老实实按照Google Adsense政策运营的Adsense用户不在抱怨。

很遗憾的是,这些抱怨者中,有一部分“识时务者”可能“弃明投暗”了。甚至,这些曾经的Adsense用户,利用AdWords和Adsense之间的“差价”进行无耻的洗钱活动,将整个产业生态链搅得一塌糊涂。

而Google近期终于有所“动作”,我收到一封邮件表示会“对Firefox推介进行重新定价”。对于我这样老老实实推广Firefox的Adsense用户,这说不上是什么好消息。另一位Blogger和菜头也表示了极大的不满。然而作为希望整个产业链能“健康发展”、“共同盈利”的普通人,我很同意小众软件的看法。虽然会伤害一些老实的Adsense用户,但对Firefox的降价无疑是目前打击“投机取巧”者最有力的方式了。

不过,这种“肃清”也遭到了强烈抵制:按照另一位Blogger和菜头的说法,Google的做法是在惩罚坏人的同时也惩罚了好人,这样失去了公平性。遗憾的是,我们无法改变Google,而Google也不可能因“奖励好人”而“奖励坏人”。

作为独立的普通人,我们也很难奖励好人:一来,个体的力量太单薄;二来,《社会心理学》中“责任分摊”也会让大家认为,是不是“已经有人奖励过了”。真想奖励,顶多帮忙推荐或者Digg一下罢了。(可惜由于媒体控制太严格,国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Digg

在笑来老师的博客看到一位名叫“赵媛”的留学生说美国人如何注重诚信。我认为,这才是Google Adsense在国内“如此狼狈”的一个根本原因之一。一个廉价的.cn域名加上虚假的注册信息,这是多么滋润的一张“温床”:不是中国人有多少小聪明,也不是美国人有多高尚,而是这张温床确确实实存在在这里。没有诚信体系的社会,是投机者的天堂。这样的温床还有太多,太多,多到无法列绝,多到无处不在。有了这么一张张温床,我想来中国的“风险投资商”,估计有不少是“无风险投机商”。当然,Google自己的诚信平台也亟需跟进。

讲诚信的人,并不是多么“道德高尚”、多么“舍己为人”的人。相比“道德”的伟大,“诚信”只是一个小不点儿。然而这一小部分的缺失,却让整个社会停滞不前。

“中国缘”滚出中国!

之前,我一直认为出国学习,接受西方的先进教育,能在能力上有所提高,并且能在诚信上非常优秀。然而,并不是每一个在海外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会表现出高尚的情操。

上次去见某位IT圈知名人物时就被告知,并不是每一个从美国回来的人都是好东西,他当时就列举饿了“中国缘”。当时我也完全表示赞同,今天看到徐宥的Blog写了一篇文章,想起我被中国缘欺骗的种种……忍不住再次痛批之!

一家SNS网站,利用你的邮箱密码获取你的联系人名单并且擅自发消息,这是什么行为?这是一个现代社会、文明社会中正常人的行为么?我不知道那些写下这一行一行程序的程序员们良心何在

然而,抵制是否有效?我看渺茫……哪怕中国缘再TM垃圾,也有人会用,原因很简单

真正靠谱的SNS和论坛,还是看看我用的这几个吧。

关于一切和中国缘有关的垃圾MSN帐号和网站,大家可以全部放入host文件以防止被流氓危害,黑名单如下:

http://www.bbqun.com/blacklist/

至于如何放入HOST文件,看这里: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649

忽悠+傻逼=一种商业模式

我们总是抱怨,忽悠越来越多。其实,“忽悠”也是要靠成本的。“忽悠”的成本就是被忽悠对象的IQ指标。当被忽悠对象的IQ数值非常低的时候,低到我们可以称之为“傻逼”的时候,“忽悠的成本”就变得非常微小了。

连我这个经济学一窍不通的人都知道:成本,越低越好。

这个世界上的忽悠越来越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世界上的傻逼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傻。傻到你对它们说“你真傻逼”,他们都不愿意相信。

于是,傻逼越来越多,忽悠也越来越多 – 写在我看了今天我们N大门户的某几个新闻之后。

博客与争锋-静看风起云涌

决定引用LOST第二季第10集中Eko的话作为开头

引用自 出现在23分钟左右
I understand that you live in a world where righteousness and evil seem very far apart, but that is not the real world.
我知道,你生活在一个善恶分明的世界里,然而,那不是真正的世界。

先简述几个故事,不分真实,不分先后:

一、小白兔的故事
这个好像是前几天在Netvibes看到的,应该是keso记录的吧。不过估计大多数人都看过了,嘿嘿,心照不宣吧?一天,有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白兔跑在大森林里,结果迷路了。这时它看到一只小黑兔,便跑去问:“小黑兔哥哥,小黑兔哥哥,我在大森林里迷路了,怎样才能走出大森林呀?”小黑兔问:“你想知道吗?”小白兔说:“想。”小黑兔说:“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爽爽。”小白兔没法子, 只好让小黑兔爽爽。小黑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小白兔知道了,就继续蹦蹦跳跳 地往前跑。跑着跑着,小白兔又迷路了,结果碰上一只小灰兔。小白兔便跑去问:“小灰兔哥哥,小灰兔哥哥,我在大森林里迷路了,怎样才能走出大森林呀?”小灰兔问:“你想知道吗?”小白兔说:“想。”小灰兔说:“你想知道的话,就得先让我爽爽。”小白兔没法子,只好让小灰兔也爽爽。小灰兔于是就告诉小白兔怎么走,小白兔知道了,就又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前跑。于是,小白兔终于走出了大森林。这时,小白兔发现自己怀孕了。你猜猜,小白兔生了一窝什么颜色的小兔?”
一般人肯定会很好奇地问提问者,这时候你可以用小黑土、小灰兔的那句经典台词回应之。
Continue reading “博客与争锋-静看风起云涌”

什么是人情世故?

这篇文章记录我在武汉遇到的某一个不讲诚信的人,都90年代了,还在拿一套80年代的酒桌文化来忽悠人。酒桌上,以为自己是逼了,酒桌下,连个逼都不如。而且,为了这个喜欢动不动说“您”的人,我十分厌恶经常性的和周围的朋友说“您”。让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不安全感。虽然“您”是一个好词,但被大多数人滥用了,则让我觉得分外恶心。

人情世故

什么是人情世故?作为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我本没有太多资格来谈这句话。但好在我也经历过许多风雨,对于人情世故,还是有一番自己的见解的。也许,我不能告诉你人情世故是什么,但我能告诉你,人情世故不是什么。人情世故不是两面三刀;人情世故不是在酒桌上称兄道弟,到背后却揭人短处。

记得04年初,第一次踏上广州的土地,我就深深的感到不安。广州火车站拥挤而复杂的人群让我找不到一丝归属感。好在当时父亲在广州打工,可以去他租的屋子里面休息。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大二才一个人出远门,实在是惭愧。

父亲喜欢看哲学类、自然科学类、历史类的书,因此经常会和他一同去淘书。在广州的街头巷尾,有很多小书摊卖书。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有关人际交往、人情世故方面的书籍,其中告诉读者应该如何欺骗与取悦上级或者周围的亲朋好友。招数实在是阴险毒辣令人发指,而更恐怖的是,这些书籍全部都是各类书籍中最畅销的书籍。这是一件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试想,如果看过这本书的人都严格地按照书上的套路出牌,那身边有多少人的言论值得信赖?好在我是搞技术的,那些专门靠玩弄社会学理论吃饭的职位,诸如运营、销售等,岂不是每天都要花大量的精力去与人算计、勾心斗角?周鸿祎说过,出来混的,谁的屁股都不干净;而在白云黄鹤“地震”的时候,也有两句很经典的话“你们所看到的就是事情全部吗?”以及“没有所谓的真相”,甚至有人拿出毛主席的“与人斗,其乐无穷”。
Continue reading “什么是人情世故?”

我很高兴结识优秀的朋友!

呵呵,很高兴在这里认识Hack86老弟,更加为这位小兄弟“整整10多个小时,在看你的blog”这句话而感到荣幸!这里随便扯一些闲言碎语,欢迎诸位批评。

其实乍一看看到“Hack”又看到“86”,我不禁有些伤感。因为两年前曾经也有一个网名含有“Hack”的大一学弟找到我,让我推荐他进入冰岩作坊。只是那时我们网站实在不能破例收入大一的同学,这个规定是考虑到大一的同学不能买电脑以及能力、责任可能有所欠缺等很多方面问题,而且也不是我一个人定下的。于是这事儿也就耽搁下了。后来这个师弟在Web开发方面还有些天赋,自己学了一些本事。但似乎每次遇到我和网站的同学就“耿耿于怀”。当然,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得而知,只是觉得有些内疚。

我觉得兴趣是一切职业行为的驱动器。如果你真的有兴趣、有热情,你一定能把事情办好。值得强调的是,兴趣是与能力挂钩的。如果整天嚷嚷着“我对Flash开发有兴趣”而从来不动手调试代码,其实这种人并没有兴趣;相反,如果你果然对某物有兴趣,想要做好肯定没有问题。当然,我不相信千分之一的智商问题会那么巧出现在你身上。再者,环境对人的影响,是随着兴趣的增强而衰减的。尤其是现在网络条件的便利,更加增强了人脱离特定环境才能学习的机率。检验自己是否对一个东西有兴趣也很容易,就是看你能持续关注这个事物多久。比如你会在我的blog停留10个小时,这并不是说明我的文章有多么好看,而是说明你确实对Flash有兴趣。如果你碰到那些优秀的Flash Blogger,你也许会停留20个小时呢。其实不管你身处何处,只要你明确自己喜欢什么,你就一定不会能把这个方向事情做得太差。当然,这并不是说环境不重要。如果周围的人整天游手好闲、吃喝嫖赌,那再有兴趣也没法。因此我一直以来都极力支持那些能够读好学校的学生就一定要读好学校。

我们国家教育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扼杀人的 Continue reading “我很高兴结识优秀的朋友!”

与流氓共舞

互联网上有流氓,诸如中搜流氓猪流氓3721、流氓周……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很多不讲诚信的人。

我觉得社会的诚信体系却是有必要进一步完善了。这一点我在很早的时候,看了“老白”提到关于blogRank构思的时候曾经思考过。的确,我希望能够像Google的pageRank一样,建立一套完善的社会关系体系,让每一个人的每一次行为都和其诚信挂钩,让每一个人都受益。

当然,这无疑是理想主义,而且可操作性非常成问题,但是我觉得总有办法可以寻求平衡。关键是找到一座“诚信桥”。个人以为,现在无疑金钱是衡量诚信的极重要的标准之一。请不要把我这个标准理解为拜金主义。我的意思是说,金钱在证明一个人是否具有诚信的过程中,起了极其重要的因素。比如买卖商品,如果一方给了商品另一方却不付钱,那最好能有一套体系去修改不付钱的这一方的相关诚信信息“指数(Credit-rank)”。

又比如租房应该先缴纳房租,这样可以约束求租者的种种行为。比如我在北京时求租者,但我在武汉是出租者。但我就没有考虑到诚信问题,在武汉被人忽悠了一把。换位思考,北京的房东让我们先出钱并付押金,都是可以理解的。而我在武汉由于心肠太软,没有让人先签合同,则是我的失误。

如果世界的货币,或者国家的货币能存储信息,我想诚信危机解除的那一天就不远了

今天很郁闷,相当郁闷,所以发这些东西。

我在武汉把自己的家租给三个毕业大学生,两个是我的同学,另外一个是武汉某大学的。结果在所有的事情都谈好当我人离开武 Continue reading “与流氓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