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职业博客与国内“职业博客”的比较

这几天一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Mark Penn的一篇《美国新职业“专职博客”》赢得不少关注。这篇文章的原文在这里。我稀里糊涂博客五年,对这个话题也颇感兴趣,想借Mark的这篇文章结合自己的想法简单对比一下国内外的“职业博客”。

大背景

Mark原文中说到“posting their opinions”是很重要的,这意味着Mark对写博客的定义是“发表自己的观点”,而不是随意地更新一个博客网站或者和小圈子内的嬉戏玩闹,甚至那些喜欢复制粘贴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以作备份用的博客方式也不包含在内。

另一方面,Mark还找到了如下数据:

美国有2000万人写博客,其中170万获得了收入,而45万人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博客。

虽然Mark引用的三个信息源被另一名专栏博客Scott Rosenberg相继质疑,但我相信至少Michael Arrington和他几十人的TechCrunch团队成员肯定首当其冲是的这类博客赢家。且Mark在文末也予以了回应和注释。

相比之下,国内能够找到的数据则寥寥无几。CNNIC的报告我总觉得慎得慌,iResearch的报告很专业,但我并没有找到太新的版本,剩下的都是垃圾SEO网站乱编的报告,一看目录就知道是扯淡的,还出几千元的高价讹人。(其实Mark也在他文章的末尾表示,类似的报告少之又少,十分遗憾)

那么,国内的博客数量和分布到底如何呢?

分布上,我觉得不看报告也知道,绝大多数人都在新浪博客、QQ空间以及各大门户网站写博客 – 恕我直言,这些博客没有太强的独立性可言,几乎都受制于人,自己无法自由地发表观点或者出售广告。较为开放的BSP方面自门户纷纷进入市场之后也是相继倒下。Blogbus和Yo2.cn这样敬业、专业并且独立的BSP为数不多了,虽然独立性强、增值空间大,却仍如阳春白雪一般,更别提我们这些独立博客了。

而国内的博客数量虽然各类“报告”都说得挺大(千万级),但大多数博客并没有把博客看作一种公开发布个人观点的渠道,取而代之地,更多人认为博客是自己和小圈子维系日常联系的“个人花园” – 这不是想当然,近几个月我接触了不少QQ空间和新浪博客用户:)

只有作者,没有读者

另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是,在上文给出“美国有2000万人写博客”的报告中,另有一项数据是说,美国的博客读者有5700万人,这占美国上网用户(14700万人,即1亿4700万人)中的相当一个比例(接近40%)。而我相信,我国上网人数虽然已经达到全球首位,但阅读博客者一定比例甚微 – 国内RSS阅读器以及周边一切RSS产品的惨状就是最好的证据。

抛开博客的社会化特征不谈,仅说起媒体化特征,我认为,博客作者数有多少并不值得骄傲,早在3年前,浙江日报就说一年后(2007年)会达到一亿。这个数字远远高于美国目前的数字,然而,博客真的受到广泛关注了么?是的,很多人都忙着写,但真正用博客来分享信息、进行深度沟通的人很少很少。在大多数人心中,博客是一种非常“非主流”的信息发布渠道,大多数国人眼中,只有CCTV和光明日报的新闻才是可信的。别看我周围的Twitter用户都对CCTV嗤之以鼻,回一趟老家武汉,家里亲戚(包括同龄人),都对博客表示“不权威、不可信”;同时,一些二流的主流媒体也是想方设法地给博客打上“业余”“不负责”的标签。

总之,普通人并没有对博客抱有太大信任。像新浪博客那样把最优秀的博客文章汇编聚集到一个页面已经很不错了。而最近出现的一本《博客周刊》据说卖的并不火。

商业环境匮乏

国内互联网偏重娱乐而不是信息交流,广告也是以挂羊头卖狗肉、广撒网多捞鱼的欺诈类为主。很久之前我就对比过国内外博客广告收入差距,当时调查结果是20倍,现在我觉得也好不到哪去。

由于整个商业环境的差距,付费文章的差价也特别大,国内博客单篇文章的最高价是Feedsky给出的200元人民币,而在Mark同学的报告中,一个美国博客单篇文章的最低收入也有75美元,折合人民币500多元。

而国外的形式则是风景一片大好:Mark同学还说,从某种意义上看,(刚刚被GFW干掉的)专业博客Huffington Post的价值已经超出了华盛顿时报。根据Mark的统计,折成人民币后,美国职业博客的年收入在30万-60万之间,有一部分还能达到100万以上!

我不是职业博客,但2008改做自由职业后,也在博客运维上投入很大精力,我的博客 www.awflasher.com/blog 一年收入是3000多人民币,实在是微乎其微!为此,我毅然撤掉了大量赚不到钱的广告位。

对传统媒体的冲击

根据Mark的文章,在美国,由于博客的兴起,职业记者的人数正不断降低,有些地区的记者人数较之前几年下降了79%!据我个人所知,国外不少博客都是记者出身,这(转行)应该是一个主要原因。

然而在国内,我认为这还远不可能。

究其本质,博客只是一个发布工具、技术平台,关键还是计划政策、法律制度以及对媒体的治理方式和开放程度。在博客积极性和参与度都已经很一般的前提下、在一些地方上无赖的二流传统媒体制造“博客不负责”之舆论的前提下,再对博客进行类似以传统媒体管制那样的约束,国内的博客实在是谈不上什么“媒体化”。

我的博客曾被过滤数次,也被要求过删除文章数次,均没有任何理由 – 连沟通的机会都没有。

Mark列举了一个在英国发生的故事,说道有一名政府官员企图利用博客作者污蔑保守党对手,随后之间事情被揭穿而没有爆发。这说明博客的影响力甚至被用于政治活动上 – 你觉得这在国内可能发生么?

问题

国内外职业博客也面临诸多问题。例如在美国,许多雇主为了避免传统媒体为员工支付高额的保险和福利,都将博客雇为临时工。博客作者们则不以为然,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快乐地工作”,然而,每天十几个小时对着电脑屏幕,所带来的健康隐患是巨大的!

而且博客,包括Twitter,都容易上瘾。

前景

来自美国的Mark似乎对自己的国家充满了热爱,他冷静地呼吁:“我们应该思考,这么多的人投入职业博客大军 – 成为世界的博客焦点是否能帮助美国在全球经济竞争中持久领先”。

其实,Mark提到的美国博客目前存在的许多问题,也是博客这一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没有长期就业保障、没有稳定的商业模式、没有统一的职业规范、没有职业道德的约束、没有正规的入职训练,等等。

最后,我个人觉得,博客的前景还是更多地在乎于那些阅读博客的人,博客是一个互动的分享互动型媒体,而不是单向的媒体。读者应抽空对自己关注的文章进行思考,甚至批判(人肉防御),这样博客才会进步。整个博客产业,或者说这种“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平等、民主、自由的新媒体平台”才会逐渐击败那些老旧愚昧的信息发布渠道,给人们带来更多切实利益。

跳槽和罢工不是洪水猛兽

自去年离职后我一直作为自由职业者(Freelance)自给自足,也有机会站在“此山之外”观察不少行业现象(尤其是雇佣关系)。今天也分享一些个人看法,与大家共勉。

对于工作一两年后的人,您的脑中是否有这样的情景:

年末了,在大多数普普通通的小公司里,老板们和高管们想着怎么并购套现转移资产,而更多的人,则处于一种“人在曹营心在汉”的状态:许多不甘心现状的人正在寻觅未来的道路,他们留下的原因也许就是等着拿完年终奖然后跳槽走人。

制度和环境的缺失必然导致这些看似不“和谐”的现象发生。然而,我坚信,在原则范围内,跳槽是一件提高彼此效率的事情,是值得鼓励的。我就很后悔自己离职的决定来得太晚。找工作就像谈恋爱(很多人都这么比喻,我也觉得如此比喻相当准确),如果不合适,拖的越久对彼此产生的伤害和造成的损失就越大。

在国内,其他行业我不是很清楚,但互联网行业,可以肯定,随着网络用户的逐渐成熟,相当一部分开发人员应该得到更好的环境或挑战机会。理由是,互联网本身是一种开诚布公抗击垄断的模式。用户可以不受其他因素干扰来选择自己的产品(尤其是那些学会了人肉防御技巧的用户);来自不同渠道的各种的声音、评论也会在互联网上出现。不可能有什么“潜规则”、“走关系”之类的捷径,最终收益一定是由产品的质量创造力决定。而开发人员(的工艺水平)在这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因素,这是一个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结合体。目前,“2个程序员配备50个销售员的公司”太多了,这太可怕了,到最后大家一起玩完。

应届毕业生可能一时难以接受这样频繁人员流动的现状,尤其是那些自己创业或者进入创业团队的同学们,往往会把这种人员流动看作一种“不和谐现象”。但我认为,跳槽其实是抑制更多不和谐现象爆发的疏通渠道。选择合适自己的事业无非是:找到尊重自己的雇主自己热爱的行业,不要以为是雇主在挑你,其实更多时候是你在挑雇主,不是么?

另一方面,绝大多数罢工和跳槽类似,都是自由选择的结果,并不含有任何“别有用心”的目的,更没有什么“野心”和“企图”。

比较令人遗憾的是,我国75、78宪法规定公民享有罢工权,但是82年宪法取消了该规定:1982年2月,宪法修改委员会的解释是:我们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在通常情况下劳动者不需要采取罢工的手段,所以不把罢工列为公民的基本自由权利之一。表激动,来听一段草泥马之歌吧……

附1:Y航事件引发罢工权之争 – 据我所认识的一位Y航飞行员透露,Y航现在亏得厉害:武汉公司的情况是,有100名飞行员要养活约3000名行政人员(他说那些行政楼里的大爷大妈们是“男的天天打CS,女的逛淘宝”)。而我周围越来越多的好友也明确告诉我,以后乘飞机应该乘“X航”,导致我对“Y航”的好感严重降低。如果Y航内部能够反思并扭亏为盈,那我想应该感谢返航罢工的飞行员吧。

附2:人民网讨论,罢工是否违法,热闹程度虽然不及现在的Twitter但也很不错了。不知道主席看了这篇帖子没有。

附3:本文中所述的“被雇佣人(劳动者)”不包含那些人品存在先天缺陷的人。

由Google Adsense点击数据想到的

月光同学针对他的广告点击做了一次分析,我非常认同。同时,也觉得这个问题还可以进一步挖掘。

首先,引用月光的数据:

来源 AdSense 点击率 eCPM
1. baidu.com 2.09% $***
2. sogou.com 3.61% $***
3. soso.com 2.20% $***
4. google.com 0.59% $***
5. search.114.vnet.cn 6.54% $***
6. web.gougou.com 2.08% $***
7. youdao.com 3.66% $***

结论是,百度、114等搜索引擎的eCPM(AdSense有效每千次展示费用)较高,更适合去做搜索优化;而Google的点击率低,并不适合去做搜索引擎优化。理由是前者的用户大多是“新手上路”,他们并不了解行业规则和界面分布,容易被一些标题党广告欺诈。因此,要多追求来自这类网站的流量以获得更大收益。

结合我自己的统计数据来看,也是同样的结论。只不过,我认为这个问题的分析忽略了一点:eCPM的构成因素是点击率单价两个方面,我们在分析的时候并没有重视“单价”因素。

我曾研究过自己的数据,发现通过Google搜索到达的用户在访问时所产生的单价要远高于百度等其他搜索引擎。由于我在博客显示广告比较保守,数据可能不够准确,因此还是基于月光博客的数据进行分析,其中“收入点击比”即“单价”:

来源 点击率 eCPM 收入点击比
1. baidu.com 2.09% $*** 4.928
2. sogou.com 3.61% $*** 5.346
3. soso.com 2.20% $*** 4.727
4. google.com 0.59% $*** 6.780
5. search.114.vnet.cn 6.54% $*** 4.404
6. web.gougou.com 2.08% $*** 4.038
7. youdao.com 3.66% $*** 4.399

可以看到,Google的“收入点击比”是最高的,也就是单价最高。从宏观角度来说,这意味着Google用户更能仔细判断哪些广告是他们所需要的,并与广告主达成交易(这样广告主才会支付更高的单价) – 这与我们行业的健康性是息息相关的,互联网广告生存之道不是强奸那些不谙此道的人,而是让更多的人能获得切实的价值

其实做Google Adsense的人都知道,目前大部分互联网收入都来自这种“新手上路”级的网民。但我想,作为热爱这个行业并渴望长期在这个行业中与之共发展的一份子,应该有这样一个信念:用户并不是越来越傻,而是越来越聪明。月光博客也多次在他的文章中犀利地批判电信的劫持手段,而我们Blogger们难道因为需要获取这些收入就助长邪恶势力的发展么?

Webleon也:媒体社会化的结果必然是所有人变得越来越精明,越来越少的人迷信所谓的“权威”的评论。

没错,用户会永远当傻子,广告主也不会永远当傻子,互联网行业可不是高速公路收费站。别忘了,温家宝总理在剑桥大学演讲时说过,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一小撮人永远也无法独占所有的资源:)

Yahoo一统Alexa的时代逐渐结束

不管你把Alexa排名奉为神明,还是把它看得下贱无比,数年来,它的确左右着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许多游戏规则。由于中国互联网的特殊环境,Alexa排名在中国更是备受各大站长关注,然而,最令人感慨的,莫过于Yahoo的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强大:似乎自从Alexa排名存在到今天,Yahoo在各项指标上一直都是第一。

然而,几经周折,Yahoo的Alexa排名终于被Google超越,Alexa以《Google Passes Yahoo!》(Google超越Yahoo)一篇博客在官方发表了声明,承认“Google is the #1 Alexa Ranked site on the web.”(Google在所有网站中排名第一)。

官方同时公布了两个有趣的数据:

2007年10月 – Google的独立访问者开始超越Yahoo,但结合人均浏览页数,Yahoo仍然占有很大优势,虽然这一优势已经开始缩水。

2009年1月5日 – Alexa日综合排名,Google已经超越Yahoo成为第一。

不过,Alexa官方也表示,Google要想在“三个月平均排名”这项指标中压倒Yahoo,还需要坚持一段时间。

最后说三点:

  1. 现在已经不是秦始皇时代了,一统天下的垄断想法肯定行不通。尤其是互联网行业。顺着现在的局势看,把一个臃肿的四不像拆成Flickr、Delicious等等有个性的优秀产品倒是很有益处的;那些大量采用着02年JavaScript hack技术的页面会逐渐被人们所抛弃的。
  2. 我对Alexa排名的看法,包括PageRank的看法全在这里
  3. 千万不要以为把Alexa鄙视得很低俗就能彰显您的高尚。

我常用的六大中文Digg类产品

简单分享一下我常上的6个中文“digg类”网站:

一、鲜果热文

鲜果热文是我目前所看到的最好的Digg类产品之一。清爽的设计、合理的频道安排让用户阅读起来十分方便;鲜果热文植入了新浪阅读、校内、海内等大量SNS网站,内容源更加全面,受众圈子更广泛,这是其最大的优势。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乍一看上很像,但细节上找不到生搬硬套Digg.com的痕迹,原创的工作做的非常到位。

二、CNBETA

虽然cnBeta只有IT相关的新闻,但它也是将Digg思路(顺应民意)贯彻的非常好的一家网站。重视投递机制、文章打分和评论交互,让cnBeta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文化。这几年,从窄众,走向大众,CnBeta几乎是国内IT从业人员必看的“民间媒体”之一,尤其是其针砭时弊的评论,通俗、幽默却又一针见血。

三、豆瓣新9点

如果说鲜果热文还能依稀看到Digg.com的影子,豆瓣9点则是完全原创开发、设计的一款Digg类新媒体产品。而且,去中心化的豆瓣九点让内容更加丰富多彩,涵盖面更广、更专注。乍一看,它更像是一个媒体网站。

四、抽屉网

国内照搬Digg.com的网站其实不少,但似乎都远不如融入原创元素的鲜果热文和豆瓣9点。抽屉则算是做的不错的一个站点,不但为汉字优化了CSS布局,还引入了一个即时聊天的Widget在右侧。唯一遗憾的是,抽屉网的域名实在是比较晦涩,而且人气也不如豆瓣和鲜果。

五、网易掘世新闻

自07年7月网易推出“掘世新闻”之后,引起了圈内不少的好评,尤其是其海量流量和用户行为的收集,让更多人能够参与到这种新闻分享的机制中来。不过,网易毕竟是门户,Digg这样民意过强、专业性有争议的新闻自然比较失宠。到现在,网易的这个产品都没有一个好的域名。这一点,甚是遗憾。

六、玩聚SR

说实话,我向来对简单的mashup类聚合不感冒。但玩聚这次推出的社会化分享引擎(SR),确实让我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过,个人觉得玩聚的内容源似乎和鲜果热文有一些重复,而且mashup进来的信息量太大,例如同时引入了推荐书和PostRank的概念,让不太了解这些概念的用户容易犯迷糊。

Digg模式究竟将如何发展,还很难判断,即便是始祖Digg.com,在美国也颇受争议;而且,从盈利的角度来说,媒体化似乎是最简单、最可行的一条路,但是这与针对个性化、社会化的用户体验相比,又稍有冲突。我认为,这些汇聚新鲜智慧的Digg类网站,如果能够做好二者平衡,引入一些新的增值模式和广告投放模式,同时提高社会化、个性媒体的用户体验效率,则很有机会“笑到最后”,干掉那些不思进取的传统媒体。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661

中国Web工程师比美国人更厉害的4个原因

最近研究了许多有趣的技术,除了老本行ActionScript3、XHTML/CSS和JavaScript之外,为了进一步改善awflasher.com的体验和稳定性,也在看一些Linux、PHP的东西,和国外的工程师的联系也多了一些。突然间,我觉得相比之下,那些外国工程师简直就是“温室中的玫瑰”,看我列举4条原因:

  1. 文档时效性、准确性的障碍
    Web技术的各类文档基本都以英文为主。根据流行程度和志愿翻译者的效率不同,一份英文版的文档问世之后,往往需要相当一段时间才能有中文版出现。对于母语非英语的中国工程师来说,哪怕你英文再好,查看英文文档时,尤其是那些晦涩难懂的简短句子,肯定不如看中文母语来得快。另一方面,翻译出来的文档有相当部分都不如原文准确,尤其是某些单词翻译成汉语词汇还不如不翻译。例如我一直不明白,Flash开发工具中的Symbol最初翻译成“符号”就十分误导读者。直到后来改译为“元件”,才顺畅一些。
  2. 快捷键造成的麻烦
    许多优秀的IDE中,都将Ctrl+空格、Ctrl+L、F6作为重要操作的快捷键。而这些快捷键往往被用作“拼音输入法”或者“金山词霸”等翻译软件的快捷键。例如Flash CS3和“谷歌-金山词霸”中有多处快捷键冲突:Ctrl+L、F6等。
  3. 汉语支持和汉字排版
    中文兼容性和中文字体界面设计是国内Web、ActionScript项目中的重点和难点。我们中国的工程师们也需要在这方面克服许多特殊的问题。例如CSS中12px以下的小字体几乎找不到,这使得我们的布局方式不能像欧美页面那样精细:要知道,一个英文字符最少可以只占8px的空间。而10、11px的中文字体则对用户根本是一种摧残,参见Facebook的中文版,简直就没法使用;
    其实,HTML、CSS中的中文排版其实已经很容易了,而且也有许多好的资源和建议。但在Flash技术中,中文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大家。对于无法使用嵌入字体的中文Flash应用,只能通过一些曲线救国的方法来实现效果:如利用ActoinScript的位图支持来“偷梁换柱”,用Bitmap替代TextField来实现一些动态效果。而这些效果在英文项目中,只需点击几次鼠标,嵌入一下字体就可以完成了。
  4. 环境恶劣
    我说的环境,一个是“自然环境”:连sf.net和许多优秀的文档类站点都不能稳定访问,还谈什么呢。别以为找个代理翻墙很轻松;另一个是“人文环境”:我们的许多领导对工程师的态度就是“我只要结果,哪管你死活”。

正因为有了这些有趣的因素,因此中国的工程师往往能创造出许多西方国家的工程师们无法想到的产品,例如这款叫做“triivi”的“英文输入法”工具就是由我们中国人发明的:

产品经理,请不要再对工程师说“我只要结果”

老实说,我个人很不喜欢那种对着工程师叫嚣“我只要结果”的产品经理。除非你是公司的CEO或者CFO,否则我不认为你有理由回避过程的复杂性。最起码的要求是,相关产品在用户面前所呈现的业务信息量,产品经理应该100%地了解。举个简单例子:如果校内网的产品经理无法向用户解释“如何将一个好友添加为‘特别好友’”,那就太失职了,至少我认为是失职的。

在我自己控制的产品中,我一定是要了解所有业务细节的。由于项目繁忙,我也曾将手头已经拿到的项目转手外包给第三方开发团队,自己做起“产品经理”。作为产品经理去领导工程师,如果高高在上的提出一个粗略的要求就像等结果,99%会荒废掉这个项目。和工程师打交道,“尊重”两个字最重要。你能想象一个工程师是这样工作的么:

(虽然是老图了,感谢Fenng的及时分享)

具体实施起来,除了基本的劳动报酬尊重外,更需要尊重对方的,是明确的需求和时间表(Schedule)描述:一定要面对面对着屏幕将需求说清楚,细化到每一个按钮点击后的效果,并且制定好时间表,否则工程师提交回来的成品八成是一个“四不像”。

而作为工程师或者Vendor,我很难说服自己去会为一个不懂HTML的产品经理效劳。结合06年到现在许多项目的经验来看,至少在我coding的时候,是希望能有一个规范的阶段需求说明的。产品经理毕竟不是PR、市场总监,没有必要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产品之外的地方;产品经理也不是创意总监,不需要每天都有新点子冒出来,而程序逻辑更是严谨的算法实现,再flexible的架构也无法满足所有的业务需求,简单点说,你不能今天让我开发一个Twitter明天就让这玩意像Facebook那样工作。即便是Prototype阶段的开发也做不到。当然,工程师对于尊重自己的产品经理,则应以“责任”为报答

总之,“产品经理”这个title已经被滥用了:越来越多不适合做产品经理的人开始做起了产品经理。这是一种事倍功半的分工:他们对公司赋予产品的期望一无所知,又不知如何与工程师们沟通、交代需求。往往一个很不错的点子胎死腹中。真正优秀、称职的产品经理,其工作强度绝不亚于研发工程师。如果一家公司的工程师都忙得加班到凌晨转钟,而产品经理们还在家里睡大觉的话,八成这家公司离死亡不远了。只可惜我们的工程师没有“罢工意识”:“长痛”肯定比“短痛”更痛苦的。

PS,近期更新缓慢,我真的很累,附图一张。大家猜猜墙上是什么:)

揭秘:墙上其实是一个ActionScript类。由于太大,而且历经多个版本的修改,因此我将一个历史版本贴到了墙上,laptop上小字看起来实在太累:(看来还是有不少朋友猜对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