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通和浙江电信这对无耻的流氓

安徽、深圳部分地区的网通读者近日在Gtalk联系我,说DNS解析出了问题;今日,浙江电信又将我的www.awflasher.com域名强行解析到114搜索上,用纳税人的钱牟取私利。

纳税人的钱养着这种ISP,还不如养一只草泥马。

没什么,大不了不写博客了不玩了,你们自己玩躲猫猫去吧。

无题

一年一度的四月一日又到了,也许是因为五一长假的流产,更多的人开始把放松的希望寄托在四一愚人节这个外来节日上;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我看到任何新闻都会先犹豫一下,这是不是“愚人节把戏”;可是看到广电总急《关于加强互联网视听节目内容管理的通知》这条消息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犹豫。话说回来,其实平时假新闻多的去了,发指程度远远超过这些愚人节的恶搞新闻;而四月一日也不一定都是些没营养的新闻,例如:《官方媒体称中国政府承认国民党军抗日烈士身份》(遗憾地是我没有在《新华网》找到原文),关于这条新闻看我Blog的老师们应该知道为何我会有所感触。

也许是与我学习工科专业和从事的工作有关,如果确实周遭压力和逆境,愚人节时的“自娱自乐”在我看来总略带点“自欺欺人”的影子。但即便是如此地不情愿,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这么骗自己,至少,每年有这么一天可以给我们折腾呢。

Youtube被关了之后就看不了精彩的视频了,唉,关墙,上图(来源连接),不许联想:

最后想说几句:几周前,一位行业内功成名就的友人告诉我,在桂国,压力常常来自于生活中认识的人。我觉得这个说法颇有意思(例如我把RSS过滤了几次之后要舒服很多可能就是和这个论点有关),不知诸位是否有同感?具体描述是:“当你事业进展顺利的时候,高中或本科阶段的同学会感到心存压力;当你的同学事业进展顺利的时候,你会心存压力;而对于陌生人,则该现象不存在”。由于从小接触的部分同学都是“XX子弟”,这种想法在我心中存放了一段时间,但我正在尽力改正之:压力只会来自于自己。因周围的人而产生压力是一种失败的前兆

闲话周末(02/01) – 草泥马隔壁迎新春,蠢爸爸宅内反美帝

草泥马隔壁迎新春:


(注意听后面那句“在缓缓的落日下”,我开始怀念赵老师了) 

在荒茫而美丽的马勒戈壁上。生活着一群顽强的草泥马。(因为草泥马实是主要物种,所以马勒戈壁又叫草泥马戈壁)草泥马们克服了戈壁的艰苦环境,并顽强的生活下来。戈壁上缺少水缺少食物,草泥马能进食的只有一种草——卧草。然而卧草一般生长在人类的聚集点附近。所以草泥马一生都是于人类相依为伴的。 
   
在一个草泥马群居点。笔者认识了朝泥族青年,朝泥两次。他告诉笔者部族里只有成年男性才可以配有一匹草泥马草泥马分为三个品质。最下等才叫做草泥马。中等的叫做卧槽泥马。而最上等的是狂槽泥马。狂槽泥马是马王,要部族里骑术最好的人才能获得。朝泥两次说自己因为骑术好。还没成年的时候就获得了狂槽泥马。说完他立刻露出的腼腆的笑容。随即笔者来到了朝泥两次的家。他的母亲热情接待了我们。喝了些许马奶,就到了睡着了。醒来后发现朝泥两次的父亲朝泥大爷也回到了家。我便跟朝泥大爷聊了起来。朝泥大爷显现出了忧伤的表情:“日子不好过了,我们家以前是买马匹的。现在改行割皮包了。因为草泥马吃的食物卧草几乎全被一种叫河蟹的动物吃掉了。他说他也不知道河蟹是怎么来的。但是随着食物的减少。草泥马数量也在急剧减少。”说罢流下了痛心的眼泪。 
   
鲜红的晚霞和岩石如同一对轻骑。护送笔者离开马勒戈壁,在缓缓的落日下看着一群一群的草泥马湮没在沙尘之中。或许如果不保护环境。最后倒下的必将是人类。 

蠢爸爸宅内反美帝:

我记得我初中的时候经常会在卷子上写“打倒万恶的美帝国主义”以博取高分……一晃十年了,怀念啊。

PS:以上两段视频中,有一段视频的背景音乐曾经在我之前的“闲话周末”系列中出现过,有人知道么?答对有奖,哈哈!

2月补充。广大Youtube网友又提供了一段草泥马的精美视频:

《草泥马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