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离开Shawshank – 《肖申克的救赎》影评

那是北京10月28日的凌晨1点整。那个夜晚下了罕见的雷雨,雷声和闪电让我觉得仿佛就是Andy重获新生的那个夜晚。那个夜晚,我把《肖申克的救赎》看了两遍,把书的第四章阅读了一遍。

《肖申克的救赎》中,Andy的生活姿态令我敬佩。对任何他人看似没有意义的事情,Andy都可以投入自己的热情。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在肖申克这样一个自由被终身剥夺的监狱里,人们的生存寄托在外界看来是如此平淡与滑稽:有人雕刻了耶稣的三个时期,有人收集钱币,有人集邮,还有人收集到三十五个国家的明信片。甚至,人们开始放纵自己,性欲得不到满足的犯人们以“鸡奸”来获得满足。Andy不畏惧“姐妹花”的“淫威”,宁可一死,也不放弃自己的原则,实在令人感叹。

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大都市,你是否已经放弃了自己对某种姿态的追求?

《肖申克的救赎》这部电影,我少年时应该看过,由于影片译名的不统一,渐渐淡忘了。这次我以为自己是第一次看,却发现某些情节似曾相识:可能是年少的我仅仅关注Andy掘墙越狱和前后的逻辑漏洞吧。

然而,当我再次认真地看完这部电影,反复体味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时,我才发现,原来这部电影根本就不是一部越狱动作片。

非常喜欢这句“Fear can hold you prisoner. Hope can set you free.”我斗胆自己用中文诠释如下:“胆怯令你步入囚牢;希望助你获得自由”。这句话,给人以无限希望,哪怕仍在牢笼之中,哪怕被世人所抛弃。当然,倘若不曾经历绝望,或许无法找到如此强烈的共鸣。回首我这二十多年,亦曾如此起伏:顺利的童年,不错的学业和同龄人少有的早恋体验;然而,也遇见如暴风雨般的“家破人亡”,以及被心爱之人反复抛弃之痛。

以致于,当我独自一人看到Andy重获新生的那个夜晚,不禁泪流满面。这是一种无法与人分享的愉悦;这是一种无法与人分担的忧伤。然而,这一刻的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实。

至少从心灵的深处,我找到了“Hope can set you free”一般的共鸣。让我以原著里的句子来作为结尾吧:

我当然记得那个小镇的名字,齐华坦尼荷,这名字太美了,令人忘不了。
我发现自己兴奋莫名,颤抖的手几乎握不住笔。我想惟有自由人才能感受到这种兴奋,一个自由人步上漫长的旅程,奔向不确定的未来。
我希望安迪在那儿。
我希望我能成功跨越美墨边界。
我希望能见到我的朋友,和他握握手。
我希望太平洋就和我梦中所见的一样蔚蓝。
我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