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和罢工不是洪水猛兽

自去年离职后我一直作为自由职业者(Freelance)自给自足,也有机会站在“此山之外”观察不少行业现象(尤其是雇佣关系)。今天也分享一些个人看法,与大家共勉。

对于工作一两年后的人,您的脑中是否有这样的情景:

年末了,在大多数普普通通的小公司里,老板们和高管们想着怎么并购套现转移资产,而更多的人,则处于一种“人在曹营心在汉”的状态:许多不甘心现状的人正在寻觅未来的道路,他们留下的原因也许就是等着拿完年终奖然后跳槽走人。

制度和环境的缺失必然导致这些看似不“和谐”的现象发生。然而,我坚信,在原则范围内,跳槽是一件提高彼此效率的事情,是值得鼓励的。我就很后悔自己离职的决定来得太晚。找工作就像谈恋爱(很多人都这么比喻,我也觉得如此比喻相当准确),如果不合适,拖的越久对彼此产生的伤害和造成的损失就越大。

在国内,其他行业我不是很清楚,但互联网行业,可以肯定,随着网络用户的逐渐成熟,相当一部分开发人员应该得到更好的环境或挑战机会。理由是,互联网本身是一种开诚布公抗击垄断的模式。用户可以不受其他因素干扰来选择自己的产品(尤其是那些学会了人肉防御技巧的用户);来自不同渠道的各种的声音、评论也会在互联网上出现。不可能有什么“潜规则”、“走关系”之类的捷径,最终收益一定是由产品的质量创造力决定。而开发人员(的工艺水平)在这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因素,这是一个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结合体。目前,“2个程序员配备50个销售员的公司”太多了,这太可怕了,到最后大家一起玩完。

应届毕业生可能一时难以接受这样频繁人员流动的现状,尤其是那些自己创业或者进入创业团队的同学们,往往会把这种人员流动看作一种“不和谐现象”。但我认为,跳槽其实是抑制更多不和谐现象爆发的疏通渠道。选择合适自己的事业无非是:找到尊重自己的雇主自己热爱的行业,不要以为是雇主在挑你,其实更多时候是你在挑雇主,不是么?

另一方面,绝大多数罢工和跳槽类似,都是自由选择的结果,并不含有任何“别有用心”的目的,更没有什么“野心”和“企图”。

比较令人遗憾的是,我国75、78宪法规定公民享有罢工权,但是82年宪法取消了该规定:1982年2月,宪法修改委员会的解释是:我们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在通常情况下劳动者不需要采取罢工的手段,所以不把罢工列为公民的基本自由权利之一。表激动,来听一段草泥马之歌吧……

附1:Y航事件引发罢工权之争 – 据我所认识的一位Y航飞行员透露,Y航现在亏得厉害:武汉公司的情况是,有100名飞行员要养活约3000名行政人员(他说那些行政楼里的大爷大妈们是“男的天天打CS,女的逛淘宝”)。而我周围越来越多的好友也明确告诉我,以后乘飞机应该乘“X航”,导致我对“Y航”的好感严重降低。如果Y航内部能够反思并扭亏为盈,那我想应该感谢返航罢工的飞行员吧。

附2:人民网讨论,罢工是否违法,热闹程度虽然不及现在的Twitter但也很不错了。不知道主席看了这篇帖子没有。

附3:本文中所述的“被雇佣人(劳动者)”不包含那些人品存在先天缺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