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种颜色和30万个像素的梦想

这是一篇怀旧的文章,写的比较随意,适合在您**的时候阅读。

我接触计算机的时代(约是92、93年)可以说是整个软件行业起速发展的时代。而我对计算机的认识,也是在一种感性和理性交融的过程中逐渐形成,我想说一句:非常万幸我没有遇到计算机老师来给我的思维方式捣乱,感谢中国教育在那个时候没有在这方面毒害我(并不是玩笑话)

那时没有图形界面的操作系统,而且因为没有互联网,国内外的差距比现在大的多。我接触的MS-DOS 3.3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杰作了,但国内普及起来的时候,已经是这个版本发布好多年后了(不过这可能也跟DOS 4.X和5.X的极度不争气有关系,它们都不如3.3名气大;随后的6.22也是一个极为经典的DOS版本,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我对DOS上手很快。中途甚至研究过一些其他的类DOS操作系统,已经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在我早期接触计算机80%的时间里,其实都是在纯DOS平台下。此外,当时也(玩)编程,“开发”环境是GW-Basic,一种很土很土的基于行号的编程语言。那时参加过一些考试和比赛,也略有所成(其实那时候同年龄段根本没什么人会编程,所以比赛得奖很简单)。上面我把“开发”打了引号,因为我的逻辑思维能力其实很差。早期所谓的那些“编程天赋”,也只是周围不懂DOS的长辈们的夸赞之词。而我那时研究的“程序”,都是偏重界面、交互甚至音乐的(这也许和我后来从事前端开发有一定关联)。对于真正有难度的算法、模式匹配和数据库(dBASE)我都一窍不通。我可以看100行和界面有关的代码不累,但10行循环、条件分支或者迭代我看两眼就晕了。

我说这些的目的是想说,接触电脑早,不代表就会成为一个编程高手或者计算机专家。天赋之命中注定的,据我所知,现在驰骋互联网、IT圈里面的一些泰斗级人物,都是20多岁才开始接触计算机的。说到这里,还想到一件趣事,那时有一个基于QBasic的开源游戏,是随着DOS 5.0的发行附赠的(这可能是DOS 5.0相比它那个不争气的4.0哥哥唯一的亮点了),入口文件似乎叫做gorilla.bas,这款游戏,可以算是后面百战天虫以及现在大红大紫《弹弹堂》的最早原型了(Google居然还能找到源码和截图,如下)。

其实那个时代也有Windows,不过那时的Windows还不是一个完整独立的操作系统,需要DOS的支持。我对Windows(3.1x)印象主要来自那8张1.44英寸软盘的安装流程和复杂的autoexec.bat以及config.sys的配置上。当然,安装结束后c:windows下的300多个文件也是当时海量级的概念了。那时候一个软件10个文件就很多了,一个复杂的游戏通常也就在15个文件左右。而我的硬盘我清楚地记得是40M,现在看来,连一张音质高一点的唱片专辑都装不下呢。相应地,内存、CPU也低的要命,我第一台电脑的内存是1M,CPU是33MHz,分别是我现在写这篇文章机器的4096分之一和155分之一。那时候的Windows,也是在640X480个像素下工作的(几年后似乎见过高达800X600的,不过不多见)。很难想象那么小的屏幕如果要塞进如今这么多的软件和复杂的界面是什么效果。顺便想起一些有趣的事儿:其实Windows 3.x分支的英文版到3.11就到头了,3.2只有中文版才有。而那时简体中文版成为Pwindows,繁体为Cwindows,至今不知原因。

另外,DOS时代看图很麻烦,麻烦的让现在回忆起来都难以想象。那时候的显示界面默认情况下是不会出现图形一说的。尺寸也是按照字符计算的,标准应该是80X??:横向可以包含80个字母,纵向??个,具体多少个我也不记得了,很多初级的游戏都是建立在这种环境下,用ASCII字符表的特殊字符堆积出来,非常的粗糙。若有更高的要求,可以切换到一种图形模式(VGA),没记错的话有两种分辨率:320X200和640X480,256种颜色。对比今天的1280*1024和24位真彩色,实在是令人感慨:像素分辨率比如今粗糙好几轮,而颜色数量更只有如今的65536分之一。然而,即便如此,256种颜色和30万像素所能表达的画面,在DOS操作系统大行其道的年代,是多么美妙和令人憧憬啊!

不得不说到那个时代出现的游戏,对像素级美术创作的要求非常高,游戏公司们则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认为从工艺上来说,和现在的像素设计师相比,没有什么差距。这里有一些截图,既有搜集的,也有我自己截取的:

Skyroads – 模拟飞行类游戏,这个游戏我通过了90%的关卡,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Lemmings – 绝对是90年代初最风靡的游戏了。

Wolf 3D,三维射击游戏的鼻祖啊(之前玩过一个更抽象的,没有人,全是符号表示的怪物,可惜记不起来名字了):

DOOM2的时代,支持8人局域网联机(话说我95年就享受过了CS对战的乐趣了):

魔兽1、C&C- 虽然我不玩魔兽世界,但我想我也有资格高喊“我们是魔兽玩家”。那时我玩的最古老的两个及时对战游戏就是沙丘II和魔兽I了。不过我倒是觉得Blizzard在90年代初完全不是Westwood的对手,嘿嘿

波斯王子1 – 绝对是考验智力和耐心的游戏。

KOEI DOS版《三国志英杰转》游戏界面:

张飞:

三兄弟:

同年代的孩子们,来给你喜爱的动画片投一票吧

2009年到了,这也意味着我即将进入人生的第25年。20岁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一半,这种感觉是很微妙的:通过几年的奋斗,在为自己逐渐强大、逐渐树立人生理想而感到幸运的同时,也为流逝的青春和遥远的童年赶到叹息。

08年,我几乎都是宅在家里渡过的。除了大量的Coding工作之外,也看了不少儿时的动画片:《葫芦娃兄弟》、《圣斗士星矢》、《北斗神拳》、《机器猫》等等。回忆起童年时代的点点滴滴,唏嘘不已。我读书那时没有信息高度流通的互联网,只有hypocrisy的应试教育和老师填鸭式的教学模式。而我所在的小学是一所高校的附属小学,我作为一个“借读生”,总是潜移默化地遭遇到部分老师和同学的排斥,很难与“大众圈子”打成一片。回想起来,小学几年,动画片竟成了我现在记忆中最深刻的东西。

我突然很想知道周围同龄的“孩子”是否也对这些动画片记忆深刻,于是就挑选了18个我能记得起来的动画片插图,利用WordPress(我所使用的Blog平台)的wp-polls插件做了一个“回忆同(童)年岁月”的投票(RSS用户也能看到投票,如果过滤了iframe,只能点回我的blog了):

 

昨天凌晨到现在,已经有100多人投票了,看看结果,还真有意思:)

可怜的《蓝精灵》,难道是格格巫长的太丑?《铁臂阿童木》是不是太早,还是我这里”70后”很少?《北斗神拳》票数低也许是太血腥+暴力,而粉丝众多的《新世纪福音战士》得票不高也许是输出的价值观太深奥了,年少的我们都没看明白?

欢迎在这里讨论,闲聊:)

附,根据我以往的投票统计记录,当一个投票参与人数达到1000以上时,其结果更有真实性。例如我统计过邮箱、博客的调查,一上来都是GMail和WordPress的票数多,因为我的订阅者和读者中大多数都用这些服务,但等过几个星期之后再看,会发现结果大不一样,QQ空间和163的邮箱才是市场上真正取胜的赢家:)

最后,放出一段视频: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Type/Folder/Fid/2136988/Ob/1/Pt/0/sid/XMjg0OTcwODg=/v.swf

无意看到小学《语文》课本中的一篇文章

第十五课 燕子飞回来了

  春天到了,小燕子跟着妈妈从很远很远的南方飞回来。
  飞呀,飞呀,她们飞过大海。小燕子往下一看,奇怪地问:“妈妈,海面上哪儿来那么多铁塔?”妈妈笑着说:“ 孩子,那是井架,工人在开采海底的石油呢。”
  飞呀,飞呀,她们飞过高山。小燕子往下一看,奇怪地问:“妈妈,那火车为什么不冒烟呢?”妈妈笑着说:“ 孩子,那是电力机车。你看,车顶上还有电线呢。”
  飞呀,飞呀,她们飞过田野,飞到去年住过的地方。小燕子奇怪地问:“妈妈,这里哪儿来那么多新房子?”妈妈笑着说:“孩子,农民过上好日子啦。你看,那写字的孩子不是秋成吗?”
  小燕子高兴地说:“妈妈,秋成也上学了。”妈妈说:“是呀!农村的变化可真大啊!”

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我的似水流年,我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