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起一名研究生的尊严

前几天看到一条传闻,说北大新闻学院的一名研究生因导师迟迟不予毕业机会而自杀,不论这传闻真假,我是十分感慨的。因为,这让我回想起2005年末(或是2006年初)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

毕业那年我参与的项目是南方某省科技厅的项目。项目规划由日本某单位承担,而具体实施则全面外包给几所高校的几个院系。我所在的院系有幸接到了这么一个“大活”(现在才明白纳税人的钱向来都花的这么痛快),自然大家都很高兴。然而,子项目实在是太多、太杂,于是就成立了好几个项目组分头施工。具体分工方式我现在已经不大记得了,大体是,每个项目组都由一名导师负责,研究生在三、五人左右,本科生跟多(毕业设计的本科生全部堆过去了)。据我个人的主观臆测,许多导师和博士在项目中起到的作用远远不及他们应贡献的水平,而研究生和本科生则不断“立功” – 当然,最终效果如何我不作评价。现在回首整个项目的管理、开发、测试流程,都存在诸多严重的问题。而当时在一次会议上我更是听到了某名导师“只要甲方给钱就OK”的技术要求,哭笑不得……

另外,由于人数众多,项目验收周期紧,不得不扩张地盘。在项目中期,院系方面决定,暂时搬到某学生宿舍楼中进行开发。我有一位研二的师兄,还算是为人老实,在这次实验室迁址中,将隔壁项目组的一张桌子搬到了我们项目组,不料这一搬,给他的答辩、开题,造成了极大的影响:隔壁项目组的负责人、我们系的博导、当时的XX主任因为一张桌子被搬走而对我的师兄大发雷霆,其言语之低俗,侮辱之强烈绝不亚于“草泥马”的程度。我那位师兄忍气吞声了好久,出门时忍不住嘀咕了几句,结果那位博导从办公室中几步冲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掐着师兄的脖子,扬言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师兄最后被迫写了检讨,并当着所有项目组成员的面朗读。开题报告和答辩均受到一些影响。我那位师兄默默承受了这一切。

高校中存在的资源极度不均和相当部分研究生被当做廉价劳力的问题我认为一部分原因也是学生不会去捍卫自己的尊严造成的。这种默默承受,是长期接受洗脑教育和各种威逼利诱所导致的结果,以至于许多人辛辛苦苦独到博士了仍然被所谓的导师牵着鼻子走,实在是可悲可怜。在我看来,在校期间积累更多的人脉资源(如项目客户资源)、想方设法发出自己的声音(如建立个人博客、参与社会化媒体网站),都是比较有力的手段。

弱者唯有自强,方可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