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的获益方式 – 培养用户习惯

抛开产品体验不谈,培养用户习惯是一种(某种意义上)“邪恶”的获益方式。这里我们不讨论复杂的理论,举几个简单的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先看看热恋中的情侣:情人之间都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各种特性、行为,从说话的方式、两人之间的暗语到作息时间、情绪的发泄,甚至到牙膏和避孕套的品牌!很多时候,我们经常看到,一些热恋中的人分手之后很快就复合了。原因就是他们已经无法适应没有彼此的生活。

交互产品设计也是一样:让你的用户习惯你的产品交互方式,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对竞争对手和后来者确立一种致命的优势。

用户操作基本模式无非是“单击”、“双击”、“拖拽”、“按键”等等。而许多Web(B/S)产品,包括C/S产品甚至普通的软件、操作系统在对这方面都确立了自己的“门派”:

Digg.com引入了“单击Digg”模式。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Digg的时候,全美国的人似乎在自己的Blog上放了一个“Digg Me”的图标。恨不得连08年的总统大选,也要走Digg模式。而Digg则更将这种模式应用到新闻评论中(Digg for comments)。这些Digg用户在看其他新闻网站评论的时候,如果找不到Digg图标,他甚至会把这篇文章Digg到Digg.com再来Digg:)

回到十多年前,如果不是Windows 3.0中那个Mouse Tutorial(当时只有640×480的分辨率,256种颜色,而我却为这个简单的动画教程彻底折服),我想,“双击”这个词根本就不会被人们所知晓,也不会有DoubleClick这个公司。越来越多的人无法适应没有双击的操作系统,哪怕是Windows本身在98(似乎是这个版本)加入了“Web式单击执行模式”,仍然有很多人觉得这种改变是荒谬的:当需要执行某一个应用程序的时候,他们的手甚至已经不能进行“单击”这个动作了。

当然,有些时候,这些用户的行为也许会衍变为“强迫症”。但作为运营者来说,他们肯定会不遗余力地让你继续强迫下去(Kevin Rose要偷笑了)。

题外话:

如同粉丝的用户体验一样,用户习惯是一把双刃剑。有一些更邪恶的“习惯培养”:如远古就存在的“赌博系统”,同样是引导用户,进入某一种习惯的轮回。(关于“系统”两个字我为什么要加粗,好好看看这里,建议打印出来看!)

总之,作为一个优秀的、有良知的产品设计师,唯一能做好的,是培养自己手中产品的良性的用户习惯。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我,由商业或者其他不可抗力所造成的,对于另类、邪恶的用户习惯(习惯性欺诈)的培养、引导,不是一个产品设计者所力所能及的:用你的良知和“强大”叫板,最终只能被干掉。

向“用户习惯”开炮的代价

豆瓣改版,本是一好事,结果却糟来一大批“老用户”的反感。和菜头“三下五除二”,直接把这帮用户归为“垃圾用户”,恨不得一巴掌全给拍死。

也许是随着海内的推出,校内也改了导航。只是,可怜的校内team并没有得和菜头似的“正名”。倒是在讨论区里被绝大多用户批的“一文不值”。随便摘录几条不算太低俗的:

强烈要求换成以前的  别扭死了  校内网不就是方便找老同学和新同学交流吗  就纳闷了 为什么还搞的那么花招  一会这样的一会那样的

快还原成以前的,现在的很不实用,群新鲜事没了,同时首页中“新鲜事”不要显示内容,一大长条难看死了,我没要看什么自己会去看。我们喜欢原来的,请不要瞎改!

我也知道你们是想给我们创造更好的平台,但是这个真的不是适不适应的问题,而是人性化与否的问题。

我们看到,甚至有用户提出了“人性化”三个字……站在校内开发团队的角度来看,改版肯定是有消耗和成本的。这也从侧面佐证,改版最终的目的,肯定是改善用户体验或者创造收益。我相信这一次导航变更,并非为了盈利,而是为了帮用户获得更好的体验。结果没想到“吃力不讨好”,再好的新功能,也被“老用户”的反对给埋没了。

在我看来,最大的障碍,无外乎“用户习惯”。尤其是对于一个用户群相对庞大的产品,任何变更,都会引起许多“老用户”的反对。而这种反对,虽然本质上是“不习惯”,却容易被激化为“不人性化”,甚至“不民主”。这就是“向用户习惯开炮的代价”。用户体验的本质是什么,众说纷纭。不过我个人曾经这么总结过一个等式,用户体验=某个用户为了达成某一任务目标)所花费的代价/过程熟练程度(用户习惯)

大多数时候,我们总是想方设法降低代价”来改善用户体验。却往往忽略了“用户习惯”的影响。举个例子说一下,大家肯定就明白了(为了描述清楚,极端了点):

北京到广州,坐火车24个小时,坐飞机3个小时。我之前经常坐火车,知道应该怎么走:出门上13号线城铁,到西直门换乘2号环线地铁,到复兴门换乘1号线。在军事博物馆下车,步行至北京西客站,凭票排队上车。当上午我正要出发去广州的时候,突然被“不可抗力”强行告知:“你必须坐飞机,把火车票交出来,我给你飞机票,并且已经叫好送你去机场的车”……很好,很“体贴”。于是,我顺利赶到了首都机场。好不容易找到入口,打听明白登记手续。结果安检时,被告知“没有身份证”无法登机。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航班飞走……

这个例子里,我是一个普通用户;“不可抗力”就是好心的“开发组改版决策”,而“没带身份证”,则是“用户习惯”(因为坐火车根本不需要身份证)

当然,不能因为“用户习惯”而放弃对更好的“用户体验”的追求。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必须酌情考虑,在具体操作上,要循序渐进并要给用户足够的尊重。和菜头炮轰“垃圾用户”和校内团队对用户抱怨不予理会,我觉得都有些欠妥。然而,豆瓣官方的“我们错了”,几个字,让我对阿北和豆瓣,不由得又添了一丝好感。

辩护者与幸存者以及用户习惯

题记:看了sso长篇的留言,我很高兴。虽然sso是“IE阵营”,但我感觉师兄他的留言是真挚的。我喜欢并尊重反对的声音,但我疲于谩骂。
原文: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642 – 转载请保留

确实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观点,而且我也赞成大家在自己熟知(这说明你是真诚的)的领域坚持自己的观点。例如我一直不愿意使用AS2,我认为那样会使得程序效率、开发效率低下,但如果是大型项目,我还用AS1单打独斗明显就不能发挥团队优势了;又例如让一个动画设计人员去接触ActionScript,让他们的MovieClip和timeline布局非常的符合逻辑,那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直接导致设计上的问题)。

这里又回想到昨天被一个“高级网页设计师”谩骂,我仍然坚持认为一个优秀的页面设计师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并不是在为XXX画廊展览而设计页面,而是为一个网站(准确地说是企业)在设计页面。你的作品至少在短期内要受到代码的制约(以后搜索引擎如果能读懂图片,那我就不说什么了,但是到那个时候我觉得设计网页也不是什么divcss之流了)。当然,如果你要放弃SEO、放弃各种效率因素,你可以学韩国人。我曾有幸见过韩国的Miniava的CEO与CTO。他们的团队有非常优秀的设计师,他们的矢量图和位图制作 Continue reading “辩护者与幸存者以及用户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