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年代的孩子们,来给你喜爱的动画片投一票吧

2009年到了,这也意味着我即将进入人生的第25年。20岁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一半,这种感觉是很微妙的:通过几年的奋斗,在为自己逐渐强大、逐渐树立人生理想而感到幸运的同时,也为流逝的青春和遥远的童年赶到叹息。

08年,我几乎都是宅在家里渡过的。除了大量的Coding工作之外,也看了不少儿时的动画片:《葫芦娃兄弟》、《圣斗士星矢》、《北斗神拳》、《机器猫》等等。回忆起童年时代的点点滴滴,唏嘘不已。我读书那时没有信息高度流通的互联网,只有hypocrisy的应试教育和老师填鸭式的教学模式。而我所在的小学是一所高校的附属小学,我作为一个“借读生”,总是潜移默化地遭遇到部分老师和同学的排斥,很难与“大众圈子”打成一片。回想起来,小学几年,动画片竟成了我现在记忆中最深刻的东西。

我突然很想知道周围同龄的“孩子”是否也对这些动画片记忆深刻,于是就挑选了18个我能记得起来的动画片插图,利用WordPress(我所使用的Blog平台)的wp-polls插件做了一个“回忆同(童)年岁月”的投票(RSS用户也能看到投票,如果过滤了iframe,只能点回我的blog了):

 

昨天凌晨到现在,已经有100多人投票了,看看结果,还真有意思:)

可怜的《蓝精灵》,难道是格格巫长的太丑?《铁臂阿童木》是不是太早,还是我这里”70后”很少?《北斗神拳》票数低也许是太血腥+暴力,而粉丝众多的《新世纪福音战士》得票不高也许是输出的价值观太深奥了,年少的我们都没看明白?

欢迎在这里讨论,闲聊:)

附,根据我以往的投票统计记录,当一个投票参与人数达到1000以上时,其结果更有真实性。例如我统计过邮箱、博客的调查,一上来都是GMail和WordPress的票数多,因为我的订阅者和读者中大多数都用这些服务,但等过几个星期之后再看,会发现结果大不一样,QQ空间和163的邮箱才是市场上真正取胜的赢家:)

最后,放出一段视频: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Type/Folder/Fid/2136988/Ob/1/Pt/0/sid/XMjg0OTcwODg=/v.swf

“80后”生存观 – 真金白银在哪里(买房问题)

这个问题,很复杂,而且很敏感。我也只是以一个“对房地产一窍不通”(但却对这个行业规则、潜规则充满好奇)的角色来抛出话题。欢迎“80后”出生的同龄人们参与讨论,更欢迎房地产和经济学专家也来参与讨论: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057

也许是身在北京的缘故,我一直感觉:房于人,既不是“按需分配”,也非“按劳分配”。这背后的“游戏(潜)规则”,既简单,又复杂。

今年六月,由于项目紧张,几个同事和我搬到上地附近一处不错的小区进行“封闭开发”。据我观察,这里一人占三五套房子的“专业房东”相当多;我的左邻右舍,许多都是空房。当然,这比我原来住过的回龙观、天通苑要好很多了:那边几乎整栋整栋的空楼没人居住,但那些住房都已经被卖出很久了(大多是父母买给子女)。

就在三公里北的西二旗城铁旁,有一个“智学院”地下室(我刚到北京曾经住过),大把的“80后”们拥挤着人均5平米不到的小隔间。其实我很理解这些“80后”,他们大多来自农村:这是最容易被“信息不对称”剥削(请不要认为任何雇佣关系都是剥削)的一个群体。相信他们来到这里,加入“北漂族”的行列,一定有自己的梦想。其实也到听很多这样的说法:“买不起房别来北京、上海混”。抛开那些借此大搞“地域歧视”的一撮人,这提法确实有一定道理:13亿人要是人人都挤到北京来,估计大家一起玩完。

然而,目前我国“发达城市”数量实在有限,对于“满怀理想,渴望通过努力获得成就的年轻人”来说,寻找一个大城市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在大城市,“信息不对称”毕竟少一点,从某种意义来说,弱势群体更有理由来大城市生活,以获知更多“游戏规则”(也包括“潜规则”)。阻碍一个人获取信息的渠道,实在是太可悲。况且,我坚信即便13亿人吃饱了撑得都冲进了大城市,没有能力、没有诚信的绝大多数也会自觉离开。就像老罗曾说,“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允许在自己的国土上自由流动呢?”我不敢保证“允许自由流动”之后不会有任何麻烦,但至少以此衍生的“地域歧视”,甚至进一步上升为“人格歧视”,让我感到非常心痛。

我个人一直坚信,不管北京的房价多贵,如果真想来北京闯,千万不要受外界因素影响。不要放弃自己的权益,请大胆的离开你的家乡。

与此同时,我也很理解房产投机者(任何时代都有投机者,请不要带有感情色彩理解这个词语)的行为。我想,这些“专业房东”:大多是不得以如此。如果给我100万闲钱,在这种大环境下,我也会去投机买空房“占位”。因为,如果我不买,我的财富就会“死去”。就像百度如果不发展SNS产品市场、腾讯不从IM客户端进军Web,他们就要死掉一样。而那些给子女买房的行为更加可以理解:70年代出生适逢改革开放机遇的一批人,一方面饱尝了童年贫困的痛苦,另一方面则在生意场上如鱼得水(10-20年前做什么生意不发财)。因此于情于理,他们都会为自己的子女品名地谋取资源和生存空间。

话说回来:我们到底是否需要房子?房价是否只是泡沫呢?

投机者多了,房价肯定会“虚”。但目前的形式,恐怕不这么简单。很早的时候,我曾认为房价不会继续涨,甚至会在一年内有所“崩盘”。现在看起来,这些离我们的期望都太遥远。这里有十三亿人。而为数不多的城市里更是集结了大多数的人口。就算有“泡沫”,也是那种很难破的泡沫。道理很简单:人们需要房子。

其实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进一步分析“我们是否需要房子”:80年代的大学生刚毕业时,心理的需求虽低于整体社会水平,但由于环境的影响,我敢肯定他们绝对比70年代的毕业生更关注“是否能买到房”;另一方面,独生子女越来越多,个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差异化继续增加,他们的确需要一个非常独立的空间(家、房子)。我自己也有感触:当住过西二旗地下室之后,偶尔也会羡慕那些有自己家的人。毕竟,受千年传统文化的影响,大多中国人骨子里喜欢在一个地方待到老死为止。

说了这么多,用一段话概括一下我总结出的当前房价问题的“(潜)规则”:

“既得利益者”(中性词)疯狂地利用自己的各种优势资源(金钱、信息渠道、计划政策)将大量土地、房屋资源控制起来。然后,通过“局部垄断”,使得房价的供需关系严重失调。甚至,还会通过各种渠道夸大供需关系的严重性来激发“宁可卖血也要买房”的狂潮。与此同时,家庭倾力介入,使得80后的两极分化更加严重:“80后”一代人在住房上的差距体现的淋漓尽致:要么本科没毕业就把房子买好;要么干个三、五年也觉得“买房”这事儿遥遥无期。

因此,“房价问题”,很长一段时间内,注定是“80后”的一座大山。在最后,我想对所有奋斗者的同龄人们说:

  1. 提高生活效率,做到自信自谦,并铭记清华的一句老口号“祖国健康工作50年”;
  2. 改变观念,终生租房(关于租房的一些细节,可参考《北京租房攻略》)也比当个“房奴”跳楼好,千万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同时说服你的伴侣、家人改变观念;(CatChen补充:如果你像西方人那样,今天在北京发展,明天在武汉上班,那买房子有什么意义呢;Aw接:如果大多数人能这样想,那我们经济肯定能大有提高;问题是,中国人大多数不愿意折腾)
  3. 如果你买房子纯粹是为了“投资”,那么可以忽视第二条
  4. 不管是自己住还是投资,去做超过自己承受能力的买卖,很可能会害人害己
  5. 尽量不要因“房价高”而抱怨“待遇低”,我认为这样会让职业状态进一步的偏离正轨;
  6. 不要因家庭出生的不平等而产生积怨和消极世界观,一来,“家族继承观念”完全符合情理,尤其是在中国,这已经是文化的一部分;更何况,差距的存在其实能让你比他人更加强大
  7. 善于感恩的人,永远是强大的:真正强大的人,会为父母买房,而不会在步入社会后,还向父母索取(不管父母是否担负得起)。

“80后”生存观 – 真金白银在哪里(序)

对了,我要澄清一点,“80后”只是个指代。指代当下“有思想却不善总结,表达”、“内心善良却言行怪异”、“渴望上进却处事浮躁”的年轻人。大家可以随便“对号入座”,相信明白人也清楚我在说谁。

这么一代人,除去那些“公子哥儿”,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忙碌着,现实着,甚至透支着。

随着人类进入新的和平发展时期,全球经济飞速增长,各个行业之间的竞争都日益激烈。这本是个效率为王的时代,许多人却在“忙忙碌碌”中,变得越来越低效、迷茫。而且,也没有人愿意停下来思考,因为他们不敢:读书时有不计其数的课业、前途渺茫的就业环境;毕业后又有紧张的工作氛围、巨大的工作压力以及改革开放以来职场上无处不在的尔虞我诈和潜(钱)规则。

Continue reading ““80后”生存观 – 真金白银在哪里(序)”

80后生存观 – 当青春沦为筹码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全民炒房炒股票、通货膨胀初现端倪、……我甚至怀疑,还有一股如“美国19世纪中叶加州的淘金热”般的狂潮即将开始。转载请保留:80后生存观(上) – 当青春沦为筹码 –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034

同时,这也是我们一批所谓的“80后们”的青春年代。

关于“80后生存观”这个话题,是我,还有许多同龄人长久以来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只不过,这个问题所包含的内容太多,太复杂了;而且,深究这个问题,也会引发更多问题,或者说麻烦(problem)。

前段时间,看到一篇“痛批”80后买房的文章,全文大概是说“80后”太浮躁,老想着不劳而获,根本不用急着买房。让我十分气愤,文中提到的一些证据完全是“以偏概全”:“80后上大学花钱就能上”、“童年如小皇帝般”、“用着4、5千元的手机”,至少我认识的大多数“80后”都不是如此。“小皇帝”们才不用担心什么“买房”、“生存观”呢:)

我手机用的是三年前买的Nokia3100,这在同龄人中也算不错的配置了;毕业一年,我许多钱都给了父亲而不是拿去挥霍;而回溯到五年前的高考,我也完全是凭借自己实力获得相应的收获(且不论高考本身是一件多么令人无奈教育现状的产物)。而且,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的学历、学位都不是用金钱换到的。即便少数“好学历”、“好学位”,肯定只有极少数人能通过非常规手段获取,这些人,同样也不用担心什么“买房”、“生存观”的问题。

冷静地想,我也不想去“批驳”原文,因为原文作者可能接触过不少那些家庭有权势的“80后”,而文中提到的“证据”,也很适用于这样一批人。其实这些“80后”,也是受大多数同龄人反感的。只不过,大家不表现出来而已,但根据许多统计数据(例如许多地区的青少年犯罪率以及犯罪动机)。按照《魔鬼经济学》中Levitt的分析方法,完全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为了看看“民意”,我还是把这篇文章很主观地冠以“今年度最欠抽的傻逼文章”,转到了白云黄鹤的“上班族”版。结果符合我的预料:大多70年代衣食无忧的师兄师姐们认同原文,而80年代像我这样漂着的“80后一代”则完全同意我冠以的头衔。

其中一个师兄回复(后来搜索,发现是网上的评论),我觉得颇有意思:“七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人们,享受了计划经济末期的最后一点恩赐,大多有稳定的工作,激进但不张扬,基本上能做到衣食无忧,运气好的还可赶上最后的一批福利分房。而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人,从学校出来即刻就面临的严酷的社会竞争,在功利色彩厚重的年代里,他们过早的面对现实的残酷,他们表面玩世不恭,内心压力重重,他们愤怒,他们迷惘!和生存相比,青春的筹码其实很轻!”

当青春沦为生存的筹码,纵有千百般妩媚,仍是种莫大的悲哀。作为“80后”中的一员,尤其是家庭条件普通的你,如果不能一如既往的强大,则可能在这个疯狂的社会中渐渐被吞噬掉本来已经狭窄的生存空间。

Levitt在他的《魔鬼经济学》中有许多“彪悍”的思考方法和案例,非常值得学习。而80后的生存问题也是如此,本质部分往往被人们所忽视(或者逃避),更重要的是,被“80后”们自己所忽视。与此同时,“既得利益者”(请千万不要对号入座)娴熟地利用了“信息不对称”,进一步掩盖问题的本质。

越是敏感的话题,越是触及本质。触及本质,就会得罪人。晚些时候,我就代表“80后”们,从三个具体的方面“买房问题”、“恋爱-成家”、“事业发展”得罪一次人。

(待续)

曾经的梦想是远航 – 忆《大航海时代2》

偶然间,翻到几首老歌,大航海时代2的插曲:舒缓的小提琴旋律,一下子把我带到十多年前的童年。故乡静静的夜中,《Caprice for Lute》告诉我,在起那个理想还未丝毫泯灭的年华,我竟有着如此色彩缤纷的梦想。转载请保留: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51

那是DOS命令行纵横天下的年代,《大航海时代2》的出现,让我的“视界”豁然开朗。256种颜色,640×480个像素,却足以撑起儿时的梦想。和现在的计算机渲染技术比起来,令人唏嘘不已。今天,五花八门的各种游戏粉墨登场,却还有多少能像《大航海时代2》这样,4mb的大小,dos简陋的API支持,却让人怦然心动?
回忆一下大航海时代2中几段记忆犹新的航线:

拿着“圣香油”,从葡萄牙的里斯本出发,避开西非的暴风雨,南下绕过好望角,沿着非洲大陆,经红海、波斯湾,然后到达印度,再从马六甲海峡,抵达东南亚,北上可到澳门、泉州和长安。记得第一次按照这个航线行驶的时候,无比的激动,亲眼经历半个地球,来到中国的那一刻,更是感叹这款游戏中的信息量竟然设计得如此全面。
另一段航线是从北欧出发,沿俄罗斯北部的海域,向北美洲方向航行。来到阿拉斯加海峡时,往往可以从美国西海岸向南航行,一直经历北美洲西海岸和南美洲西海岸,来到麦哲伦海峡,然后,历经巴西的里约热内卢时,还可以捎上几船黄金,回到葡萄牙里斯本卖出,赚取暴利。
还有一段非常有趣,从里斯本出发,直接行驶到密西西比河的入口,沿途可以寻找到无数有趣的自然景观和宝藏;然后折返南下,再杀到南美亚马逊河的入口,同样可以寻到无数的自然景观和宝藏。带着这些宝藏信息回到欧洲,卖给航海学术研究科学家,就可以赚取大量的探险声望。
这些航线都算是玩了一年多领悟出来的精华。要说欧洲内部的航线更加是滚瓜烂熟了,几个经典的任务和商品线路,也是记忆犹新:从里斯本把食盐卖到左边的一个岛屿(名字忘记了),然后进行商业投资,不到4个月,就能产出黄金,大大节约了去里约热内卢“淘金”的风险和时间……

大航海时代,就是无数勇敢的冒险家驾着小船,向广阔而神秘的大海挑战的时代;就是不畏艰险,向未知的领域挑战,给欧洲带来无数发现和希望的时代;就是大冒险的时代。

“远航”这样的理想,现在早已成为了历史;然而,大航海时代中所激发的这种探索精神,却一直伴我到如今。

附:《大2》虽然是日本游戏,但是其中的文化底蕴不浅,而且也没有军国主义的影子,所以我还是很欣赏的。

附2:在华硕A620上的《大航海时代2 》:

进入主画面之后有一点bug……不知道什么原因:(

附一段来自 [永远的光荣 » 航海类游戏区] 的数据,感谢版主compass的整理:

大航海时代港口概要:

序号 商业地区 港口名 纬度 经度 银行 教会 占卜师 商店夜市 商店一般航海用品
1 伊比利 里斯本(P) N39 W010 × ×

四分仪、望远镜、刺剑

2 伊比利 塞维尔(S) N37 W006 长柄剑

望远镜、短佩剑、刺剑

3 伊斯兰 伊斯坦堡(O) N41 E028 土耳其弯刀

望远镜、硬铠、四分仪

4 伊比利 巴塞隆纳 N41 E002 × ×

匕首、硬铠、圣香油

5 北非 阿尔及耳 N37 E003 × × ×

短弯刀、强血澲

6 北非 突尼斯 N37 E010 × × × ×

×

7 伊比利 瓦伦西亚 N39 E000 ×

强血澲、短剑

8 地中海 马赛 N43 E005 长刺剑

重剑、银烛台

9 地中海 热那亚(I) N44 E008 ×

短弯刀、四分仪、天鹅绒大氅

10 地中海 比萨 N43 E009 ×

刺剑、银烛台、阔剑

11 地中海 那不勒斯 N40 E013 × 圣骑士甲

重剑、 硬铠、老鼠药

12 地中海 锡腊库扎 N37 E015 × 免税证(I)

短剑、强血澲

13 地中海 帕尔巴 N39 E002 × × ×

×

14 地中海 威尼斯 N44 E013 白银胸花

锁子甲、六分仪、重剑

15 地中海 拉古扎 N42 E017 × × ×

四分仪、匕首

16 地中海 干地亚 N35 E025 × × ×

×

17 地中海 雅典 N38 E023 经纬仪

佩剑、强血澲、珠冠

18 伊斯兰 萨罗尼加 N41 E022 × × × 免税证(P)

短弯刀

19 伊斯兰 亚力山卓 N31 E029 土耳其弯刀

短甲、六分仪、老鼠药

20 伊斯兰 雅法 N32 E034 × × ×

×

21 伊斯兰 贝鲁特 N33 E035 ×

短佩剑、圣香油

22 地中海 尼古西亚 N35 E033 × × × ×

×

23 北非 的黎波里 N33 E013 × × 免税证(O)

短佩剑、硬铠、望远镜

24 伊斯兰 卡法 N45 E034 × ×

×

25 伊斯兰 特纳 N47 E038 × 免税证(S)

匕首

26 伊斯兰 特拉比松 N41 E039 × ×

佩剑、天鹅绒大氅

27 北非 休达 N36 W005 × × × ×

×

28 北欧 波尔多 N46 W001 × ×

短剑、圣香油、刺剑

29 北欧 南特 N48 W002 × ×

重剑、锁子甲、银烛台

30 北欧 伦敦(E) N52 E000 六分仪

短弯刀、望远镜、天鹅绒大氅

31 北欧 布里斯托尔 N52 W003 × × 双刃宽刀

阔剑、硬铠

32 北欧 都柏林 N54 W006 × 双刃宽刀

匕首、阔剑

33 北欧 安特卫普 N53 E005 免税证(H)

长剑、老鼠药、纯银头饰

34 北欧 阿母斯特丹(H) N55 E006 × 怀表

望远镜、六分仪、经纬仪

35 北欧 哥本哈根 N57 E012 艾罗尔宝甲

锁子甲、短甲、连环甲

36 北欧 汉堡 N55 E009 × ×

四分仪、硬铠、珠冠

37 北欧 奥斯陆 N62 E010 × × × ×

×

38 北欧 斯德哥尔摩 N62 E019 长柄剑

匕首、短剑

39 北欧 卢卑克 N56 E010 × 蛇形剑

佩剑、长剑、长刺剑

40 北欧 格但斯克 N56 E018 免税证(E)

硬铠、银梳

41 北欧 里加 N59 E023 × ×

×

42 北欧 卑尔根 N62 E004 × × ×

×

43 亚美利加 加拉卡斯 N07 W072 × × ×

强血澲、锁子甲

44 亚美利加 喀他基那 N06 W081 × ×

强血澲、长剑

45 亚美利加 哈瓦那 N19 W087 × ×

×

46 亚美利加 马加里塔 N08 W069 × × 蓝宝石戒指

匕首

47 亚美利加 巴拿马城 N05 W085 × × ×

强血澲、白银胸花

48 亚美利加 波鲁特内罗 N06 W085 × × ×

×

49 亚美利加 圣多明尼各 N13 W074 ×

圣香油、老鼠药

50 亚美利加 委拉克路斯 N15 W100 × × ×

×

51 亚美利加 牙买加 N13 W081 ×

×

52 亚美利加 瓜地马拉 N10 W095 × ×

×

53 亚美利加 伯南布哥 S11 W045 × 神剑

匕首、连环甲

54 亚美利加 里约热内卢 S26 W050 × 金手镯

珠冠

55 亚美利加 马拉开波 N07 W077 × × ×

×

56 亚美利加 圣地亚哥 N15 W081 × ×

强血澲

57 亚美利加 开云 S00 W056 × × × ×

×

58 西非 马德拉韦 N33 W017 × ×

×

59 西非 圣克鲁斯 N28 W017 × ×

×

60 西非 圣约鲁吉 N05 W002 × 红宝石戒指

匕首、望远镜

61 西非 毕绍 N12 W017 × × ×

×

62 西非 罗安达 S08 E012 × ×

×

63 西非 阿尔金岛 N20 W018 × ×

老鼠药、银梳

64 西非 巴得斯特 N14 W018 × × ×

×

65 西非 廷巴克图 N15 W004 × × 圣骑士剑

宝冠、金手镯、红宝石发簪

66 西非 阿必尚 N06 W005 × × ×

×

67 东非 索法拉 S17 E035 × ×

×

68 东非 马林迪 S03 E039 × × ×

×

69 东非 摩加迪休 N03 E045 × × × ×

×

70 东非 蒙巴萨 S04 E039 貂皮大氅

孔雀石小箱、真丝披肩、纯银头饰

71 东非 莫三比克 S13 E040 × 翡翠百宝箱

老鼠药、金手镯

72 东非 刻里马纳 S15 E036 × × ×

×

73 中东 亚丁 N13 E046 × × ×

×

74 中东 根布龙 N26 E056 × ×

×

75 中东 马沙华 N15 E041 × ×

孔雀石小箱

76 中东 开罗 N29 E033 ×

土耳其弯刀、丝带、锁子甲

77 中东 巴斯拉 N30 E048 × ×

×

78 中东 麦加 N21 E039 ×

猫、丝带、经纬仪

79 中东 卡塔尔 N25 E053 × × ×

×

80 中东 设拉福 N26 E053 ×

×

81 中东 马斯开特 N24 E058 × ×

×

82 印度 迪普 N25 E066 × × × ×

×

83 印度 柯钦 N10 E075 ×

×

84 印度 锡兰 N08 E079 ×

凤羽团扇、佩剑

85 东南亚 安波那 S01 E125 × × ×

×

86 印度 果阿 N14 E073 × ×

圣香油、短剑、貂皮大氅

87 东南亚 麻六甲 N04 E101 × × ×

×

88 东南亚 德那第 N02 E125 × × ×

×

89 东南亚 班达 S02 E128 × × ×

×

90 东南亚 德利 S05 E125 × × × ×

×

91 东南亚 帕塞 N04 E096 × × × ×

×

92 东南亚 巽他 S03 E106 × × ×

×

93 印度 科泽科德 N12 E074 × 魔刀

凤羽团扇、老鼠药、短佩剑

94 东南亚 邦加 N01 E105 × × ×

×

95 东亚 泉州 N26 E119 青龙偃月刀

猫、强血澲、圣香油

96 东亚 澳门 N23 E114 珍珠手镯

丝带、凤羽团扇、华服

97 东亚 河内 N21 E105 × × × ×

真丝披肩、白虎半月刀

98 东亚 长安 N35 E110 × 青龙偃月刀

丝带、真丝披肩、华服

99 东亚 N35 E135 × × 村正妖刀

猫、日本刀

100 东亚 长崎 N33 E129 × × × ×

猫、日本刀、纯银头饰

大航海时代补给港:

序号 港口名 纬度 经度
1 赫努克 N60 W019
2 纳尔维 N73 E016
3 开普敦 S31 E017
4 贝尔格勒 N45 E019
5 塔马达夫 S16 E049
6 狄克孙 N81 E081
7 旅顺 N39 E122
8 来巴求 S10 E125
9 棉兰老 N08 E126
10 提克西 N79 E129
11 北海道 N42 E140
12 季窿 S34 E141
13 关岛 N14 E143
14 莫尔兹比 S06 E144
15 科尔夫 N61 E163
16 惠灵顿 S36 E171
17 苏瓦 S14 E176
18 诺母 N67 W166
19 欧胡 N19 W156
20 塔希提 S12 W154
21 朱诺 N57 W138
22 巴伊阿 N72 W124
23 圣大巴尔巴拉 N26 W120
24 邱吉尔 N56 W094
25 卡亚俄 S11 W084
26 法耳巴拉索 S35 W079
27 摩伦多 S19 W078
28 圣约翰 N37 W071
29 蒙特维的亚 S37 W063
30 法维尔 N62 W039

注1:表中港口经纬度以委任靠港时在停靠点用经纬仪实测的数据为准。2楼补给港经纬度也是如此。事实上这样测量出来的经纬度与实际的港口经纬度是有所不同的,因为这样测得的经纬度其实是当时主角舰队所在经纬度,与实际系统的港口经纬度有所出入,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在港口内不能使用经纬仪。而如果你用查看器查看就会知道很多并不一致。

注2:每个贸易港均有港(就是码头,在海港地图中显示为“港”,24小时开放)、造船厂(4:00-19:40)、酒店(8:00-翌3:40)、旅店(24小时)、市集(4:00-19:40)、事务所(4:00-19:40)这6种设施。

注3:商店(2:00-2:40 & 8:00-19:40)、银行(4:00-19:40)、教会(4:00-23:40)、占卜师(16:00-23:40)这4种设施如表所示,其中△为伊斯兰清真寺。

注4:学测量在那不勒斯,需要航海术70、知识80、直觉70;

学炮术在汉堡,需要统御力75、知识65、勇气80;

学地图制作及签订地图合约在巴塞隆纳、帕尔巴、威尼斯、安特卫普、阿母斯特丹,学习地图制作需要航海术75、知识75、直觉75。

签订发现物合约有5个港口,其中里斯本、波尔多报酬为100%,其中波尔多适合所有主角;亚力山卓、哥本哈根报酬为80%,比萨报酬为60%。

以上这些特殊场所都是24小时开放的。

与学习相关的这些条件是修改测试出来的,其中的统御力、航海术所有主角都是没有问题的(说得粗放了些,本帖7楼的神有月紗羅就指出了奥托的初始参数去学地图制作,三项都不及格),知识、直觉、勇气部分主角没达到。

注5:在码头补给物资时,市集中“食品”类物价指数100时,食物每桶20、炮弹每桶120(炮弹居然算“食品”类的,寒);市集中“其他”类物价指数100时,资材每桶90(紧急修理时,每用1桶资材可以使耐久或转向或推进上升5个点,不到5点也按1桶算;船厂修船时,每修一个点是20枚金币)。

注6:限于显示宽度,本表中未列入港口初始工商业值、特产、船只等详情。

生日

小时对生日就没有太大的热情。还记得同学们都喜欢大张旗鼓的请客送礼,而我却一直很”低调”。

似乎总在期盼,似乎又不希望这一刻到来。”Think about your life”。
生日收到很多祝福,甚至有朋友送来鲜花。一晃二十三年,有些故事已经结束,有些故事将要到来。

23:59,生日即将过去。本来想介绍一下这个blog的历程,现在看来,没有精力了。刚看完了最新一集LOST(S3Ep20),Benjiamin实在是……再生日这一天看这一集,真是感慨万千。

喻家山下,梧桐雨中

喻家山下,梧桐雨中
原文: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859
首发:似水年华@白云黄鹤 – yesterday.byhh.net

题记:青年园中,喻家山上,曾经彼此相偎相依的身影和相视而笑的洒脱早已不再,但这些美丽而真实的故事,仍被继续着,梧桐雨中,醉晚亭下……

两年间,为了理想,或者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我南下羊城,北漂京都。放弃了各种安逸的去处来到这个我太不习惯的城市开始创业。只为能够带出一支一流的团队,常常工作到转钟,然后疲倦地倒在出租上:由北五环疾速地从海淀到朝阳,飞逝的灯光让我忘了这里是北京,困倦中总是想起遥远的家乡武汉。其实大三也有一段时间呆在武汉的时间并不多。然而,现在却无法再次拥有当时那种归属感了。

从校园里走出来才发现,一切都将可能改变:伴在身边的恋人、不同城市不同的住所、不同的项目不同的公司。对这样性格的我来说,除了命运,少数不变的,莫过相伴了四年青春年少的喻家山下、梧桐雨中,那重复演绎着的人来人往所带来的一种心境。

四月的第一个周末南下,本计划在武汉花两天时间参加Dian团队的五周年庆典活动,随后立即去长沙项目现场做一些工作。不料周一因火车站附近的一场意外交通事故而耽误了去长沙的行程。错过一个从未去过的城市固然些许遗憾,但多出的三十多个小时,对于早已被工作压得疲惫不堪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太难得、太奢侈的机会:只因这座城市熟悉的味道早已勾起我的思绪,点燃了我的愿望,再次回到曾经属于我的校园,去重新体会这久违的心境。

从去往火车站的路上折返回来,我立即联系了这次在学校没来得及见到的朋友和老同学共进晚餐。时光荏苒,我们再聚”集贤楼”,朋友们身边的伴侣已变得陌生。然而酒足饭饱之后,我们终于卸下初见的局促和伪饰,又如当年在寝室卧谈那样—-追忆往事,畅谈理想。同一种心境,不同的故事;毕业只一年,青春已然不再。

读本科时就在修建的教学楼终于”初现端倪”,我却仍然不知这座楼的名号。曾经最熟悉的夜色中的喻家山,我也没有再上去,或许只是害怕回忆起毕业离校那天,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的午夜,我们曾在喻家山上相拥而泣;或许只是不愿抬头望见月色依旧,低头却不见那美丽的脸庞……

酒精已经渐渐散去,空气中的潮湿也由熟悉变得陌生,我知道,无论如何,这一切对我而言,都是幸福的过往,唯一遗憾的是,我只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了。

步入已是岁月沧桑的南一楼,看着师弟师妹们神色匆匆地拿着当年困扰我长久的电路板进进出出,我不禁露出一丝微笑:那一刻,仿佛我又回到当年在宽带中心实验室日夜奋战的日子,在那个安静的夏夜,为每一次编译失败而烦恼、为每一次调试成功而欣喜。伴着那些早已远去的困顿和艰辛,我完成了完全原创的本科毕业论文并获得校级评优的荣誉。我想,南一楼四楼宽带中心实验室,一定默默记录了这些值得我骄傲的过往。

迈进今年焕然一新的大学生活动中心主楼,看着青年才俊的高年级师弟师妹们绘声绘色地评价着新加入的大一新生时,我不禁想起两年前我也曾担任团队招新的面试官,在旁边的宣传部老楼里面试了许多师弟师妹。并第一次找到如此强烈的集体荣誉感和归属感。

回到住了四年的东校区韵苑公寓,看到的全部是陌生的面孔。即便是一些低我一级的师弟师妹们,也已经开始像当年的我们那样,收拾行囊,准备远方。此时此刻,有谁还记得二零零二年的那个夏天,这些楼房静静地迎接我们这第一批主人的到来呢?此时此刻,有谁还记得二零零三年那个伤心的五月,懵懂年少的我,曾在九栋楼顶为她黯然流下青涩的泪水?

这座城市,这座校园,有如此难得的美景,更有刻骨铭心的回忆。这一切因记载着我青春的欢笑和希望、绝望与悲恸,而成为无与伦比的永恒。五年前,因一个人而迈进华工校园;五年后,为一个梦,一个人决然离开这座熟悉的城市。

喻家山上,青年园中,曾经彼此相偎相依的身影和相视而笑的洒脱早已不再,但这些美丽而真实的故事,仍被继续着,醉晚亭下,梧桐雨中……

一个人的第几年

晚上喝了点感冒药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午夜被穿心的爆竹声吵醒。其实我觉得那更像是在新闻里见过的恐怖爆炸。随之而来的,是小区中车辆的警报声,不同大小、不同频率、不同音色的警笛,此起彼伏。迷糊中我怀疑周围正是战火硝烟,不禁吓出一声冷汗,但这莫名的夜里,也偶尔伴随着长久的寂静,这让我有足够时间冷静地告诉自己,这里是北京。

从小没有在北方生活过,我不知道北方的习俗是否如此,只是觉得异常诧异。不过回过头想想,我生在武汉,长在武汉,却也对很多武汉的习俗不尽了解。现在除了一口略带北方口音的武汉话以外,我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是武汉人的方法了。

理了理春节放假的计划表:大年初一,CA1315,北京到广州;初五,广州到武汉;初十,回北京。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有一个安定的住所,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城市。我想,即便是那些以“拼命三郎”自诩的人,也有回家的一天,而这一天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春节将至,北京街头的人开始逐渐稀少了。城铁不再拥挤、街道不再嘈杂,灯下霓虹中也很难听见那些性感脚步声。突然觉得北京仿佛变了一座城市,那条曾经拥满“IT民工”、灰尘满天的上地东路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偶尔看着几对年轻的情侣们拖着沉重的大皮箱急匆匆地奔向西二旗城铁,更让我感到寂寞:因为有些风景,本来是可以属于我的。

回头想想,总有数不清的如果。那些如果也许能化为各式各样的幸福。但每次我都咬牙做出最残酷的决定,最终,每一种可能的幸福都夭折了。我清楚,每一次的决定,都是为了进一步的幸福。我离开武汉,离开广州,离开一个一个爱我的人,来到这个北方最繁华的都市,绝不能空手而归。

2006,扯完最后的蛋

无限眷恋,哀而不伤
CtrlP, w, a…CtrlP, w, a…
反复。就如同每天午夜我都反复地,高速飞奔在荒凉的北五环,从海淀,到朝阳;就如同每天夜晚我会打开《刀郎III》反复地播放这几首歌曲,然后安静地写代码。

有人说我的文笔不如她好。我狂笑。我说我学工科的,还要养家糊口,我的文笔怎么可能跟一个感情阅历那么丰富的女人相比?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业余爱好而以。在我看来,Flash产品是我的首要输出,其次是各类Web产品。如果我的Flash或者Web产品除了问题,我会严厉的批评我自己和整个项目组。这几个破烂文字就如同狗屎一般,我才不在乎它有多臭呢。

人在世上,诚信第一,责任第二。装不装B、花不花心都无所谓。你不仁,我也不义;你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碗里的就不是你的了

今天早上又一次“鬼压床”。很艰难的爬起来竟然看到雪了。每一次看到雪,我都回隐隐地忧郁,这会不会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看到雪。我知道你看到雪就会想起他,那又如何呢。在我22岁的时候,你们合力用一个在社会上勾心斗角了几年的姿态玩弄了我,那又如何呢?只会给我加经验值早点升级~我不会再用热脸去贴冷屁股了。

《刀郎III》的《德令哈一夜》中那一段是二胡还是什么?总之非常喜欢。不停地听。

2006年继续自虐。各方面,精神和肉体。站好自虐的最后一班岗。让虚情假意都见鬼去吧!

12月29日 – 2006年终于要滚蛋了

这一年我作了无数个决定,无数次选择。而且,这些选择其实都是错误的。真真切切的错误。
不过我一点都不后悔。我不后悔放弃南方安逸的生活和事业来到北京发展新的事业,我也不后悔再像三年前那样为一个人自虐。

2007年近在咫尺,我等不及体会它的温暖。我要在这一年寻找自己的理想。我很感激周围那些优秀的人,他们给我奋斗的动力和激励,曾经看到SiC写下“超过他, 踩死他, 鄙视他, 这才是前进的动力。”而激动不已。其实能否超过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决心。而幸运的是,决心竖立之后,九成是可以实现的。

2007年第一个目标,确定将后来的职业发展方向为UE设计。这一年,行业内将有Adobe和Microsoft的恶战、Firefox和Microsoft的恶战、Google和Microsoft的恶战;而且国内的IT界将整合3G产业。无论结果如何,我必将受益。基于web2.0、3G业务而衍生的UI、UE产业将如日中天。传统媒体和传统IT产业将在新的IT媒体前显得不堪一击。让那些还在井底敝帚自珍的青蛙们去死吧!
不要再讨论什么WPF和Apollo哪个好,不要再讨论AS3和Avalon哪个效率高,不要再讨论Firefox、Opera和IE哪个是垃圾。作为一个UE设计师,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用户都是sb。

2007年另一个目标,英语。
我曾经是一个英语那么牛的人。加上一个“曾经”,让我觉得说这话一点都不矫情。初中时听力全国二等奖,高三时我英语模拟考试就没低于过130。哪怕大学完全不看英语了,四六级我一点都不费力气。我还曾经差一点就读了华中科技大学的英语专业。当时我第二志愿就是英语。
无奈近乎7年的荒废,让我需要花一段时间才能重振旗鼓。什么狗屁新东方我是不会去的,听过武汉的新东方,除了骗钱我看不出那些老师还有什么本事。当然,除了我的主观判断,还要感谢老罗同志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