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生存观 – 当青春沦为筹码

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全民炒房炒股票、通货膨胀初现端倪、……我甚至怀疑,还有一股如“美国19世纪中叶加州的淘金热”般的狂潮即将开始。转载请保留:80后生存观(上) – 当青春沦为筹码 –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034

同时,这也是我们一批所谓的“80后们”的青春年代。

关于“80后生存观”这个话题,是我,还有许多同龄人长久以来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只不过,这个问题所包含的内容太多,太复杂了;而且,深究这个问题,也会引发更多问题,或者说麻烦(problem)。

前段时间,看到一篇“痛批”80后买房的文章,全文大概是说“80后”太浮躁,老想着不劳而获,根本不用急着买房。让我十分气愤,文中提到的一些证据完全是“以偏概全”:“80后上大学花钱就能上”、“童年如小皇帝般”、“用着4、5千元的手机”,至少我认识的大多数“80后”都不是如此。“小皇帝”们才不用担心什么“买房”、“生存观”呢:)

我手机用的是三年前买的Nokia3100,这在同龄人中也算不错的配置了;毕业一年,我许多钱都给了父亲而不是拿去挥霍;而回溯到五年前的高考,我也完全是凭借自己实力获得相应的收获(且不论高考本身是一件多么令人无奈教育现状的产物)。而且,我相信绝大多数人的学历、学位都不是用金钱换到的。即便少数“好学历”、“好学位”,肯定只有极少数人能通过非常规手段获取,这些人,同样也不用担心什么“买房”、“生存观”的问题。

冷静地想,我也不想去“批驳”原文,因为原文作者可能接触过不少那些家庭有权势的“80后”,而文中提到的“证据”,也很适用于这样一批人。其实这些“80后”,也是受大多数同龄人反感的。只不过,大家不表现出来而已,但根据许多统计数据(例如许多地区的青少年犯罪率以及犯罪动机)。按照《魔鬼经济学》中Levitt的分析方法,完全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为了看看“民意”,我还是把这篇文章很主观地冠以“今年度最欠抽的傻逼文章”,转到了白云黄鹤的“上班族”版。结果符合我的预料:大多70年代衣食无忧的师兄师姐们认同原文,而80年代像我这样漂着的“80后一代”则完全同意我冠以的头衔。

其中一个师兄回复(后来搜索,发现是网上的评论),我觉得颇有意思:“七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人们,享受了计划经济末期的最后一点恩赐,大多有稳定的工作,激进但不张扬,基本上能做到衣食无忧,运气好的还可赶上最后的一批福利分房。而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人,从学校出来即刻就面临的严酷的社会竞争,在功利色彩厚重的年代里,他们过早的面对现实的残酷,他们表面玩世不恭,内心压力重重,他们愤怒,他们迷惘!和生存相比,青春的筹码其实很轻!”

当青春沦为生存的筹码,纵有千百般妩媚,仍是种莫大的悲哀。作为“80后”中的一员,尤其是家庭条件普通的你,如果不能一如既往的强大,则可能在这个疯狂的社会中渐渐被吞噬掉本来已经狭窄的生存空间。

Levitt在他的《魔鬼经济学》中有许多“彪悍”的思考方法和案例,非常值得学习。而80后的生存问题也是如此,本质部分往往被人们所忽视(或者逃避),更重要的是,被“80后”们自己所忽视。与此同时,“既得利益者”(请千万不要对号入座)娴熟地利用了“信息不对称”,进一步掩盖问题的本质。

越是敏感的话题,越是触及本质。触及本质,就会得罪人。晚些时候,我就代表“80后”们,从三个具体的方面“买房问题”、“恋爱-成家”、“事业发展”得罪一次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