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follow后的Twitter生活更轻松一点

刚才,在GTalk上收到qiaoka同学一句“怎么有人对你言辞那么激烈”。这一句,让我很尴尬,也很惭愧:

我有一个口头禅:喜欢用“最”、“之一”这种组合(one of the best/most)。尤其是在非正式场合,譬如Twitter这种环境。譬如今天我“互联网行业是最不团结的行业之一,但也是最公正透明的行业之一”,而有些同学则会比较较真,认为我没有调查,把“最”这个词滥用了,而这种不严谨的措辞则污染到他阅读环境。

我为没有对更多行业进行深入调查而下此结论感到很抱歉,但我也真的很难保证在未来的日子里,我每一次在Twitter的更新都要深入调查或者确认消息的可靠性。虽然我尽力不想污染到别人,但我觉得在Twitter那样生活太累了,我做不到每发一条Twitter的时候还要去思考一下是应该用形容词的比较级还是最高级。是的,在Twitter我不够严谨。

解决这个问题有两种方式:被打扰的一方Unfollow对方,或者另一方主动block被打扰的一方。当然,这取决于你怎么看待、使用Twitter这一款工具。我使用Twitter比较随性,而有人也许把它当作一款严谨的社交工具。

例如我曾block掉一位在Twitter上两次说我打扰到他的朋友。我很清楚他是反感在Twitter上用RSS导入update一些英文内容过去。虽然2008年之后我的RSS导入非常非常少(如果你follow了我你心里应该有数)但他的确很厌恶这种做法(理解为“洁癖”吧),又不好意思主动Unfollow我。而我,也不愿意把这个RSS绑定去掉(因为的确有人要看),于是为了尊重他的preference并给自己降压,我只能block掉了他。我们在很多其他场合都可以非常顺利地沟通,没必要强迫彼此在Twitter这样一个气氛自由的场合较真。我觉得现在大家都很开心!

我自己也Unfollow了一大批人,他们很多人重复地导入博客的RSS,我也觉得挺没劲。

作为一个Twitter用户,对于那些打扰到自己的人,如果你觉得他实在很没水平,也可以给他泼泼冷水,或者他说话不负责任、传播虚假的谣言,也可以反驳之,澄清之。当然,如果你实在受不了,直接Unfollow掉是一个最好的方式。

总之,我希望那些当我是朋友但又被我说法风格打扰到的同学尽量在Twitter上Unfollow我:一来,我已经大胆解除了Protected模式,您要想看我还是能看到,大家也能顺利沟通,二来,这样我也能更轻松一点。

Ginger on Netvibes – 基于Widget的社会化分享服务(邀请发放)

2008年3月5日更新:今日起可发放邀请,有需要者可留下Email地址。

什么是Ginger on Netvibes,不妨先看看我的Ginger:http://netvibes.com/aw(Netvibes Ginger目前似乎还没有在国内部署服务器,没有放太多东西,我会不断更新好东西)

是什么阻碍了人类社会的发展?我认为,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沟通成本是一个重要的阻碍因素。计算机、互联网的出现好比圣经故事中的通天塔,帮助人类社会在各个领域进行更加快速的发展。

第一波“通天塔”理念我认为是以RSS(什么是RSS)为代表的“信息统一输出规范概念”:自Dave Winer在1997开创scriptingNews以来,RSS已经有超过10年的历史了。尤其是最近的2到3年,RSS理念被广泛地应用到各种信息的传输之中。在信息爆炸的今天,RSS让我们能灵活地回避掉太多的“骚扰信息”。

然而,单纯靠RSS订阅获取信息仍然是有局限性的。这一局限性在SNS什么是SNS)2.0产品出现之后逐渐显露出来。当互联网真正地把人与人连接起来之后,信息分享远比信息梳理更重要。

我们每个人默默地整理着自己的RSS,花数个小时给数千个RSS源分类。这些工作从宏观看,大部分是重复的。许多我所关注领域的RSS源,也许和我志趣相投的朋友已经梳理完备;而相比许多初学者,如大一新生,我也许在某些领域准备好了更优秀的RSS源(组合)。这些RSS的梳理工作,如果是整个社会共同完成,并各攻所长,那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Netvibes作为一个以“全力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为核心理念的个性化产品,这一次Ginger计划的推出,无疑在社会化信息分享上迈出了一大步。基于Netvibes已经设计出的开放式Widget API,用户可以方便地与自己的好友分享自己的“信息梳理成果”。如果大众用户能广泛参与,这对于倚仗信息不对称牟取暴利的个人、团体或者强势媒体来说,无疑是一种沉重的打击;而对于普通人、行业弱势群体来说,这项服务则是直接或者间接收益。

此外,Ginger还可作为普通人发布“个人门户”的最简易产品。只需要简单的拖拽操作,就可以发布自己的各种信息与外界分享。这对于有专业技能的自由职业者来说,无疑是一个推广自己技能、产品的最好解决方案之一:你可以方便地聚集你需要推广产品的视频、照片、其他用户反馈信息、媒体报道和留言板功能与一体。而花几千元去找垃圾网站制作公司做一个垃圾CMS系统则是既花钱,又难以达到效果。

之前有读者问到关于Netvibes的盈利模式。我坚信,有了忠实用户和坚实的产品,盈利肯定没有问题。对于Netvibes的未来,我个人觉得可能会分为广告模式和会员(收费)模式。

对效率与幸福的追求工具(一):计算机与互联网

我曾经非常彻底地失去效率幸福,这也是我近年来“对效率与幸福追求”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希望这个系列的文章能让读者受益。转载请保留: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163

在我的童年时代,计算机、互联网这些东西,一度被认为是“洪水猛兽”。尤其是家长们对孩子玩电脑的观点几乎都是“玩物丧志”。我并不否认电脑游戏挥霍了大量的青春,而我的很多朋友、同学也被网络游戏毁得一塌糊涂。但那是我们长期以来愚昧的教育思路的错误,计算机和互联网不应该背黑锅。

不管你是哪一行,基本的计算机操作能力是非常重要,并且有潜力可挖掘的。因为,从哲学的角度来说,电脑的出现,是为了释放人脑。当人脑得到释放之后,就可以去做那些更复杂、更有意义、更能使你感知幸福的事情。而这种“释放”的程度,取决于你是否足够聪明地利用计算机为你服务。

Web2.0的服务,SNSRSS这些曾经只有Geek(姑且理解为技术狂)们所热衷的东西在产品概念设计、用户体验设计逐步草根化的大趋势下,必然会让每一个人从中受益。

其实,已经有很多非互联网行业的人们,从互联网上受益了。我进行牙齿根管治疗手术的经历让我体会颇深:许多牙医都在写Blog!没想到我在搜狐博客上随便搜搜就发现了不下10个牙医的Blog!而这些牙医们利用互联网所提供的各种服务,一方面互相交流治疗技术,另一方面共同改善行业形象(这一点,我们许多做互联网Spamming的垃圾欺诈性营销公司应该向这些牙医们学习)。这样造成的沟通成本的下降,让更多的患者(比如我)能更顺利地找到合适的牙医去治疗(也就是消费)。我认为,这也就是牙医利用互联网的一种“monetize”吧。(这个单词原意为“将XXX定位货币”,在互联网行业种,我个人理解为“将虚拟资源转化为金钱”)

我相信,互联网改变(改善)生活,也许不在今朝,但一定在不久的将来。不妨用一句话简单概括一下我心目中计算机与互联网作为“改善生活的工具”的特点(最终目标):

最小化(与)交互成本,最大化的社会沟通效率

对blogger而言,批评意见是好事

昨日,我在ifgogo.com上发表了一篇关于ifgogo未来想法的日志。一早看到一条中文留言,大意是对我的文章,表示极大地“失望”。并表示,没有产生订阅的欲望。

我将这篇评论删除了,并非因为有人给我提反对意见,而是因为在ifgogo.com上暂时不接受中文留言,而且也不对原文,如果发在这个Blog,这篇日志,那是最好、最合适的。

借此机会,也说一下作为一个Blogger,我的想法:

  1. 我非常欢迎批评、也非常需要批评,尤其是实质性意见
    批评和意见才能使我进步,进步才能获得幸福。这是符合我的意识形态和生活追求的;
  2. 批评最好不要匿名也不要代理
    如果能当面批评更好,因为那样沟通成本更低。毕竟你批评的对象只是一个个人Blogger,并非面对一个强大的有背景的组织,不用有太多担心:)
    这一点我觉得许多Web创业者都做的不错,我经常在聚会的时候听到他们对我Blog的意见。而他们之间也经常批评。最好的氛围,我觉得是在海内
  3. 批评不要仅停留在口头上,不妨惩罚我:)
    WordCamp的时候,有一哥们找到我,说退订了我的RSS,原因是看不到Flash、Adobe系列的文章了。我当时是非常高兴的,一方面,这坚定了我将相关文章彻底分离到as3blog的决心;另一方面,这也坚定了我将内容进一步分类的决心。实际上,从07年末开始,我基本上把所有的生活琐事扔到我的其他几个SNS网站去了。

以上是我个人的看法。其实我认识的很多Blogger,至少在CBC和WordCamp见过的几个Blogger,都是非常乐于接受批评意见的。

让番茄鸡蛋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只堵不疏 – 有感于“很黄很暴力”现象

“大禹治水,疏堵结合”这是古训。在我看来,该疏通的,如果不疏通,反而就更堵了。

比如最近流行的“很黄很暴力”(出处),在Google Trends(Google提供的公众关注趋势的工具)来看,明显就是“广禁怎局”前段时间一番大“堵”之后的一次Booming(抱歉,有时候有些词我不愿意用中文):

多么挺拔的一条直线啊。

很多人说,不能把所有的责任发泄到“张殊凡”小朋友身上;很多人说,大家都在发泄,都在起哄,讨论的内容,没有营养。

这种态度,我是非常赞同的。在我介绍“很黄很暴力”出处时,并没有责怪这个小同学。至于那些PS、恶搞的网民、Blogger,我认为也没有所想像的那么“恶”。当然,“公布电话号码、家长单位”等做法肯定是非常“恶”的做法了。但这“一小撮哗众取宠的无聊傻逼网民”的出现真的就有必要让大家统统闭嘴么?

娱乐归娱乐,如我在前文一开始就引用过一句名言,“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回首往事,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

聪明、善良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自然会分得清什么是“娱乐”,什么是“恶搞”,什么是“低俗”,什么是“恶毒”。这些“恶毒暴民”的涌现,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培养人们在这方面的能量:

将善与恶都摆在公众面前,才是真正训练公众辨别是非能力的方法。如果只给大家看善的、好的,不给大家看“很黄很暴力”的,那一旦帝国主义“很黄很暴力”的糖衣炮弹来了,我们如何提防?我们能像关掉一个窗口那样把那些东西踢掉么?

这个道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这个道理,用英文谚语“Easier said than done”可能表述的更准确。英语中的“时态”确实是一个值得我们学习的元素。这里用“完成时态”,我认为非常有力。当我们还在讨论“说起来”、“做起来”的时候,人家已经done了。

还是感觉“营养不良”的话,请自觉阅读(没有良知的人就别浪费时间读了):

《南方都市报》:小姑娘,对不起,这个世界很黄很暴力

《中国青年报》:谁侵害了13岁少女的隐私权?

“很黄很暴力”背后的猫扑文化

最后,我想问问各位,在铺天盖地“很黄很暴力”的“网络舆论”里,你是否能做一个理智的网友,你是否能做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停止与人争辩的5个理由 – 彪不彪悍都不用解释

转载请保留: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154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这是一句多么通俗体贴的告示:我们作为一个个正义的智者,活在这样一个充满社会化欺诈全人类IQ缩水的世界里,有效率地活下去是如此的重要。

除非,你是一个fulltime-salesman,否则,千万不要浪费时间去和那些忠实的QQ或者IE用户争执,为什么你使用Gtalk聊天、用Firefox看网页;也不要去跟那些陌生人解释为什么你现在需要更高的收入,为什么你要学习英语。

简单总结以下五个原因:

  1. 习惯难以改变
    如果一个人习惯了低效率的生活,那么高效率的生活对他而言是更加低效率的。改变一个人的习惯只有这个人自己的主观意志才可以做到。
  2. 不断地主观干预造成抵触情绪
    善良的你也许还在不断地替Mozilla和它的Firefox洗脱罪名,但这反而会得到对方的反感。最后往往只能以双方被对方的口水淹没而不欢而散。
  3. 无法抗衡的背后的‘看不见的手’
    这只手,其实和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那只手并不相同。之所以说它“看不见”,是因为你不能看见,即便看见了,你也要装作没看见。否则,后果严重。(请善良的人仔细品味)
  4. 来自同质化竞争的妖魔化负反馈
    Firefox被那些饱受垃圾推广网站骚扰的不知情网民定位为“流氓软件”,你向这些人去反复地解释,反而要替那些垃圾推广网站背黑锅。
    今天我一位高中同学在他的Blog呼吁大家不要使用Firefox,原因是中了一种木马,让你的计算机不断地弹出安装Firefox安装页面。
  5. 巨额沟通成本却毫无回报
    由以上4点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你要浪费大量的时间在一件无法得到收益的事情上。一个善良的人一定要足够聪明,并且懂得“monetize”,翻译成中文是“收益”或者“赚钱”。其实我不太想用中文来解释,因为这些词汇都统统被妖魔化了。

联系”知名博客”的几点技巧

这里,我姑且把访问量比较高、各类排名比较靠前的一些博客,称为”知名博客”:它并非一个噱头。当然,这里的讨论范围仅限于推广手段正当的博客。也就是至少得满足一些基本的诚信问题:原创为主、自己花时间优化博客体验,统计数字不弄虚作假等。转载请保留:《联系”知名博客”的几种技巧》-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978

然而,在国内博客圈子里,这些”知名博客”往往面临被”神化”和被”妖魔化”两种尴尬。而且,这尴尬,是潜移默化容易”传染”的:一、神化:对访问量高、排名靠前的博客顶礼膜拜。”沙发党”这个词的出现就是对”神话知名博客”最好的证明。也许有一天,你逛到徐静蕾或者韩寒的博客,发现她/他刚发了一篇日志还没有一篇回复,你会情不自禁地冲过去”沙发”一下吗?无论你认为这是低俗或者无聊,但说实话,如果真碰上徐静蕾的博客,我一定会。二、妖魔化:在联系博主遇到挫折的时候,由一些类似”自卑”的心理而产生厌恶情绪。甚至会达到抵触、憎恶等情绪。然后在留言中恶意中伤博主及他人。

这两种现象,今天暂时不去评价。但这两种现象带来最麻烦的结果是:Blogger之间的联系,变得异常麻烦。一方面,读者希望以最方面的渠道联系到自己喜爱的博主;另一方面,访问量稍高的博主又饱受”崇拜者”和”捣乱者”的干扰。

更有趣的是,我们往往同时会扮演两种角色。今天我就来分享一下自己(awflasher)的几点心得:

Continue reading “联系”知名博客”的几点技巧”

沟通成本

仅为我个人的理解,欢迎理性批评。

沟通成本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这个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东西有时候会让一个人乃至企业付出高额的代价。如何降低,我以为最好的办法就是理性真诚。足够理性的沟通方式和思维方式能最大限度地降低沟通成本。
沟通成本的衡量标准也是如此,我们常常会看到会议室里两个同事为了一个目录结构而争得面红耳赤;也常常会参加一场寂静无声、全票通过的会议。哪一种沟通成本更大,乍一看,可能认为第一种沟通成本大:两个人为了达成一个结果几乎“无法”沟通;而第二种则非常顺利地进行了“沟通”。我以为不然,第一种虽然激烈,但真正起到了“沟通”的作用,大家交换了信息量。第二种虽然安静,但是没有任何沟通,没有信息量被传递,谈何成本呢?所谓沟通,其目的就是为了传达信息,较好的传达信息才能让一个项目的各个环节更好的配合,整个项目更加良好的运作。如果什么话都拖到项目做跨时再说,那估计每个项目都要做跨。

我更大胆的人为,创业公司,应该多一份“锐气”。“锐气”不等于霸道;不等于不讲理;不等于光说不练
顺便解释一下:
霸道是什么?霸道是不顾他人的能力范围以及工作习惯,尤其是不顾产品的最佳流程方案,强行地安排工作计划、技术架构;
光说不练是什么?光说不练就是不断地理论性的重复一些东西好,比如光说div+css是个好玩意,可是自己不亲自动手去做。
我自豪地觉得,我在这两点说做的还是问心无愧的。

一个公司,在内部决策型会议中(越是层次关系紧密),不断地出现第一种场面是,而长期出现第二种场面,肯定是很危险的。
当然,也不是什么会议都面红耳赤才能有较低的沟通成本。而在对外的合作性会议中,则需要注意方式方法了。场面上千万不可“面红耳赤”,能够各取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