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周末(5/29)-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是一年毕业时

转眼我就毕业三年了,当年05级的学生在我毕业时还是刚入学的大一新生,现在竟然也开始装订论文、准备答辩了。又想起了我大学四年的一些(挫)事儿:

  1. 大一刚入学,在操场上和几个陌生人一块打球,打了半天觉得应该问句话,又不知怎么问,就问“同学你是大几的啊?”,结果被反问,“你是大一的吧?”,我接问“你怎么知道?”,那人说,“大一的最喜欢问这个问题了”……囧
  2. 大一分班后,班里的男生都在讨论男女比例的问题 – 我们工科院系的男女比例失衡之严重令人发指,然而当我一个机械系的哥们告诉我他们的情况时,我终于平衡了:机械某专业只有两个班:020A班和020B班,两个半只有一个“女生”,属于“公用女生”。我顿时想起了高中化学模型里面的那个“共用电子”。
  3. 军训过半,要选择阅兵方阵时,有传言说只要“乱来”就可以被分到一个“垃圾排”去,这样就可以逃过“阅兵方阵”的魔鬼训练(凡是入选方阵的都要加班训练),于是在选拔时有相当一部分忍不住的同学开始故意“同手同脚”。最后这些人都被分到了那个“垃圾派”,这个排训练时场面甚是壮观,围观者笑趴了一片。
  4. 大一时有一门课叫《军事理论》,因为从来不点名,我就一节课都没上。上过课的同学们都说这门课的老师很奇怪,不知是男性还是女性(囧!),我就准备等考试的时候再亲自去看看老师究竟是何种神圣。结果那门课居然是交一篇论文作为考试形式 – 这门《军事理论》成了我四年来唯一不知道老师性别的科目……
  5. 大学头一年我一直属于那种很没有集体意识的人,当时有一段时间我因变故在家没有去上课,呆了大概两个月,直到一个周五决定返校上课。那是一节体育课,老师两手一分,说五班在左边,六班在右边,当时我居然都不记得自己是几班的了。
  6. 大二时盛传东*楼机房(似乎是东三食堂附近的)有“好片儿”看。有一天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和几个哥们一起过去,结果刚到那个机房门口发现某老师抓住了两、三个比我们还猥琐的猥琐男猛训,似乎是说“在实验室看低俗、不健康影视节目”……囧
  7. 大二时迷恋VOS,整日沉迷,终于挂了数电和模电。我记得考数电前一天我还在水木清华上和MusicGame众网友灌水,现在一搜还能找到一大把当年的贴。不过最让我感慨的是这一贴,当时为了挑战自己最优成绩可谓不分昼夜地自虐……
  8. 大三分寝室,母校新闻、中文、英语等院系一向是男女比例最令人羡慕的院系。我最早得到消息,据说这几个院系的同学要搬到我们楼上,当即就告诉周围哥们说这下终于可以看到美女了,结果立马就被打击:“新闻学院和中文学院就算搬过来也是它们的男生过来啊” – 囧啊
  9. 大三时01级毕业。实话说,我们的师兄师姐比我们要能折腾得多,每天晚上“鬼哭狼嚎”,甚至有数名男生跑到女生宿舍楼下“裸奔”(穿一裤头)。不过说实在的,那段时间还真感到一些小伤感。哦,有日志为证,那时候我竟然已经开始写了大半年博客了。
  10. 大四应该算是我觉得最开心也最充实的一年。跟着Dian团队做广东省科技厅的一个虚拟现实项目,在主校区东一楼和南一楼安静地写代码,查资料。参加了校优秀毕业论文评选……
  11. 毕业前夕也发生了让一件我很郁闷的小事情,我设计的毕业衫参加班级投票时遭到一个班的集体反对,并且在BBS上就相关问题产生了极大的争执。虽然最终获胜者是我,但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一两个我四年都没怎么说过话的人会那么激动地反对我的设计。当时郁闷得天天去爬喻家山。但这件事情让我最终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在竞争的过程中,心态不可乱,坚持到最后必然取胜!
  12. 最让我骄傲的是,我的毕业论文全部都是自己独立完成,毕业答辩也是走的学校最严格的流程。而且还获得了校优三等奖,算是对我三年以来不上课的一种赎罪吧!
  13. 2006年6月26日,我在学校的最后一天。翌日凌晨,去爬了喻家山。现在看到这张照片,感慨万千。

注:本文不输出RSS,不搞笑、不批判也不反动,纯属无病呻吟流水账帖。

武昌分校2083名2006届本科毕业生喜获华中科技大学学士学位

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2083名2006届本科毕业生喜获华中科技大学学士学位。
~为什么要叫“喜获”呢?看看后面一篇文章就知道了~

哈哈,如果是我要招人,或者面试别人,我从来不问他哪个学校的;如果是别人问我,我向来要加上“原华中理工”(好在没有华中理工大学武昌分校)

引用自
6月26日、27日,学校举行2006届本科毕业生学士学位授予仪式。2083名毕业生在激越明快的《毕业歌》旋律中,欣喜地捧到了华中科技大学的学士学位证书。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我校党委书记、博士生导师冯向东,我校党委副书记、校长周进教授,董事会执行董事左武炘教授和系主任金先级、胡家丰、韩晏生、唐友尧、顾纪鑫、闫德玉、沈秀英、涂光雍教授分五场为同学们授予学士学位。我校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杨伦全主持学位授予仪式。

仪式上,杨伦全同志首先宣读了华中科技大学〈〈关于授予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梁金伟2083名本科毕业生学士学位的决定〉〉(校教[2006]36号文),。接着冯向东、周进、左武炘分别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冯书记说,四年来,同学们通过刻苦学习,不懈奋斗,达到了获取学士学位的要求,今天的授予仪式,就是对这种努力的检阅与回报。他要求同学们珍藏这份宝贵的记忆,继续上进,无愧于青春年华,无愧于老师的教导与培养。他说,学校与学生是唇齿相依的。毕业的学生质量越高,学校声誉就越好,来校学习的学生就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好。因此,他希望同学们牢记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诗句,对社会,对家庭负起责任,用优异的成就回报父母,回报母校。周进校长,左武炘执行董事在讲话中着重强调了品牌效应。他们指出,品牌是品质与信誉的保证,是记忆的标志,是毫无保留的信赖。华中科技大学靠品牌誉满中华,作为她的分校的武昌分校也要创出自己的品牌。今天2000多名毕业生取得了华科大的学士学位,就是同学们为我校创品牌的实际行动。

Continue reading “武昌分校2083名2006届本科毕业生喜获华中科技大学学士学位”

再见了!我的华工!我的电信0205!

题记:
每一次我离开,我都知道,华中科技大学韵苑9栋324是我的家,我随时回去都会看到他们,他们在那里。
这一次我离开,我不知道,哪里是我的家……武汉?广州?北京?他们各奔东西,没有人会在那里等待。

四年的大学生涯圆满地走到了终点。能在华工电信这样一个优秀的群体度过四年最宝贵的时间,我感到无比激动。不得不承认,电信是母校的几个顶尖专业之一。三年前,周围的同学高考分数几乎都是能过北大清华分数线的;而我只是高考发挥超常,能在这样优秀的团体中和他们同学、共事,惭愧之余,我更感到无限光荣!

今天终于结束了。毕业证、学位证很顺利地拿到手上,心里却觉得空空的。

昨夜、今天,很多人相拥而泣,甚至连不认识的人都互相祝福、问候。学弟学妹们投以好奇的眼神,我却无法给他们一个完美的解释。的确,离别的痛苦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下午和一个朋友在南一楼照完相就冲回寝室。校车到韵苑公寓,看着凌乱的人群,看着大家在烈日中拖着行李步履蹒跚,我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我们就这样散了。我们02级,我们电信0205班就这样永远封存在华中科技大学的历史中……

四年如一日,没想到这么快就走到尽头。由于项目原因,我这个学期很少回到学校的住处……乘坐校车回到韵苑,看着5栋门口零乱的包裹和人群,比前两天又要少一些了,我知道,肯定又送走了一批同学。我回到九栋,看着走廊间的一片狼藉,我才知道,我们真的结束了!那一刻,眼泪还没有出来,但我知道我坚持不了多久。

回到自己的寝室,看到马上就要走的尹然,我实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泪水。如歌里唱的那样“那一天,我知道你要走,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简单的询问“收拾好了么”“什么时候的车”“什么时候出发”,他也指时间的回答“好了”“五点半”“现在马上”。

我随手擦干眼泪,几个人一起把他送到了火车站。交通比预期的要好得多,一路上我们暂时忘记了忧伤,有说 Continue reading “再见了!我的华工!我的电信0205!”

毕业典礼暨学士学位授予仪式 – 附照片

https://i0.wp.com/aw.awflasher.com/awgraduation/grad_aw.jpg
毕业了!终于到了这一天。四年太长:我经历了这么多的悲欢离合,认识了这么多的兄弟姐妹,收获的如此之多,失去的亦如此之多;四年太短,我闭上眼,仿佛还与你一同坐在教室里、走在校园的林荫路上。

两年前,当我在紫菘公寓的入口看着00级的学长们离去的时候,我一点都不觉得悲伤,我为他们进入新的精彩生活而感到快乐和激动;一年前,当我在韵苑看到01级的师兄师姐们离开时,我第一次有了离别的感觉,第一次嗅到了空气中依依不舍的味道;今天,轮到我们,轮到我们全体02级的谢幕。

我只是没想到它来的这么快。回首望,仿佛我还在南一门口踏上学校迎接新生的大巴。闭上眼,仿佛我正乘着大巴,听着师兄、师姐们介绍这所美丽的“森林大学”;连那时的风仿佛都吹过脸颊,那么温暖而清新。四年发生的一幕幕就如同电影片段在脑中播放这样,一幕一幕:第一次看到寝室的每一个兄弟;第一次参加正规的大型军训;第一次接触到学长的毕业游行;第一次看到熄灯后的动乱和疯狂;大学的第一节课:陈海春的“思想道德修养”;大学第一次去东12上自习;大学第一次开班会;大学第一次正规考试:微积分期中考试;大学第一次翘课:军事理论;第一次失恋;第一次跑到房顶默默流泪;第一次失去最亲近的亲人;第一次悲痛欲绝肝肠寸断;大学第一次挂课:模拟电子技术;大学第一次站上讲台:白云黄鹤flash版讲座;加入hustonline;加入白云技术组;加入Dian团队;第一次大胆地约一个陌生女生出来散步;第一次独自一人来到广州、北京;第一次独立完成项目的开发tuya.56.com;第一次收到主动招聘的电话……

在我拿到学位证书的那一刻,我才猛然醒来。原来,我,我们02级,已经要离去了。

在我拿到学位证书的那一刻,我多么希望台下,我的父母能亲眼看见我完成学业。
Continue reading “毕业典礼暨学士学位授予仪式 – 附照片”

最后一周-装B者说

最后一周·装B者说

大学四年,转瞬即逝。最后的一周就这样来到了。近来除了班搓、帮助导师作一些Flash培训、给白云作首页改版之外,还要发几篇文章,现在记录如下,以免被遗忘。

1、我与hustonline,冰岩作坊
2、我与白云黄鹤
3、我与Dian团队
4、我的四年盘点
5、我与武汉

一写文章,自然就要联想到“装B”二字。四年的时间,我经历了由骂别人“装B”的敏感小奋青,到被一大堆敏感小奋青骂作“装B者”的这样一个过程。虽然我常常不愿意伤害像我当年一样这些敏感的小奋青,但在这伤感至极的日子里,权且当一回“装B者”在刺激一下众人:希望能在上述的四篇文章中,无拘束地写出一个真实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