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北京的春天

本文可能包含低俗内容,请18岁以下的弟弟妹妹们在家长的陪同下观看。

北京2009年的春天来的缓慢而迅猛,阳春三月一过,气温的骤升让女孩身上装扮的变化更加明显。综合我在东三环附近的亲历和水木清华网友们的观点,今年女孩们更加放开尺度了 – 一顿早饭的功夫,满街都是如此统一的装扮:黑丝袜,亮高跟和迷你短裙。我依稀记得两年前大多数女孩还只是用七分丝袜含蓄地表达她们对“良家”的不舍 – 那时若是写下“满街都是黑丝袜和迷你短裙”之类的文字,一定会被“良家们”讽为“淫者见淫”;而今天,“良家们”恐怕不得不傻眼了- 如此打扮的女子们,无论腿多么粗,身材多么臃肿,都想尝试着去“诱惑”一把。

据说,丝袜(Silk Stockings),尤黑色丝袜、网格裤袜(Fence Net Pantyhose),在西方国家的历史里曾是妓女的专用装备:要是在公众场合穿上黑色丝袜或高跟皮靴(High Heel Boots),则容易被大众判定为‘性工作者’。一直以来,很多良家女士都有这样的禁忌,我想直到今天,这种禁忌都仍然存在。有趣的是,一般来说,“禁忌”往往都是原生在我们内敛的传统文化中,而这种禁忌似乎是从国外传至国内的。

相比之下,我们国家的男士们则不同:90年代末盗版光盘的泛滥和千禧年之后互联网通信的飞速发展,70-90年代出生的男士几乎没有不接触到色情图片或视频的。无论你把这种色情媒介当作“缓性教育之疏的救命稻草”还是“令青年一代纵欲的洪水猛兽”,它的的确确渗透到了这几代人中。可怕的是,它并非孤立的产物,而是去激发人心中的本能(Basic Instinct)。

而说回来,这种“诱惑”趋势则是可以预见的。回想四年前,广州天河购物中心那些小女生的统一装扮便是“齐刘海、超短裙、黑丝袜”。对异性吸引的心理满足和物质满足逐渐攀升,而来自“良家”的谴责和道德压力则随着社会的改变,尤其是男性思维的改变而逐渐放松,以至于,终于,在2009年的北京街头,这种统一的“风尘女子式妆扮”开始变得普通起来。

不过,更有趣的事情是,在这种潜在诱惑逐渐凸显和文化禁忌根深蒂固的双从作用下,越来越多的闷骚型变态催生了。所谓大禹治水要疏堵结合,而在这样一个缺乏性教育引导又充满了潜规则的社会中,许多可怜的青少年朋友们开始把一种对本能欲望的表达追求曲解了。他们深谙“过犹不及”的道理,为了逃避来自河蟹“良家”的压力,骑着草泥马,来到马勒隔壁,开创了“非主流”文化:)

北京的春天暗示着我们,要大声和河蟹的“良家们”说再见了,让2009年的性和爱都来的更猛烈些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