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令哈一夜

2006年,突然觉得自己的精神与肉体都充满了罪恶。
肉体,肮脏,精神,迷茫。希望能在2007,找到归宿。
刀郎-德令哈一夜

看着窗外烟雨中依旧车水马龙,
始终无法清晰的记起昨夜谁入梦.
毕竟心里也不敢轻易去碰刚愈合的痛,
你再忍一忍,你再等一等.
是谁把我昨夜的泪水全装进酒杯,
是否能用这短短的一夜把痛化做无悔.
毕竟泪不是飘落在窗外无心的雨水,
却要被打碎,就会随风飞.
★————★
★————★
谁在窗外流泪,
流的我心碎.
雨打窗听来这样的伤悲,
刹那间拥抱你给我的美,
尽管准备了千万种面对,
谁曾想会这样心碎.
谁在窗外流泪,
流得我心碎.
情路上一朵雨打的玫瑰,
凋零在爱与恨的负累,
就让痛与悲哀与伤化做雨水,
随风飘飞.

雪山啊,闪银光.
雄鹰啊,展翅飞翔.
高原春光无限好,
叫我怎能不歌唱.

最喜欢的是这一段Remix , Remix 选自 才旦卓玛 翻身农奴把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