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从广州到北京

离开广州后就没更新了。傍晚的航班延时了几个钟头,我有幸第一次在云层之上一睹星空。夜空深邃的星光仍让我记忆犹新,大约在湖南省上空,繁星尤其清晰。

深夜,飞机降落于天河机场。我满脸幸福地回到“家里”。接下的几天,见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

在武汉呆了五天,远离Web,虽然琐事繁忙,仍觉得轻松。尤其是中途抽空爬了一次学校的喻家山,倍感亲切。要放松,就彻底放松。一段时间不上网未尝不令人觉得快乐。只见想见的人,之说想说的话,只办要办的事。

正月初十的列车离开武汉,雨后的汉口火车站显得更加拥挤与混乱。我竟然不知如何告别这座我已经令我失望的城市。次日,出了西客站我就拖着箱子直奔公司了,年初的工作显得有些琐碎,今年我下定决心要全面改革Web产品。之余我的目标,我想用《LOST》里男主角Jack的纹身来描述也许不算太奢侈:“鹰击长空”。

今天Beta突然提醒我blog很久没更新了,我也感觉更新频率大不如以前了。如Kevin所说,我发觉现在写blog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尤其是转到WordPress平台、加入BXNA之后,更是有一种压抑的责任感:不能像原来那样肆无忌惮的转文,也不能在文章中流露出太多的抱怨与浮躁。在FeedBurner最新统计上看到自己有近400个读者,更是觉得需要小心翼翼。虽然我在某些瞬间很想通过这里发泄些什么,但我必须学会更多地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

几天不干活,便生疏了。这几天没有具体的项目跟进,我主要研究了一下jQuery。虽然很早就在Realazy处听说了jQuery是个很不错的js框架,但最近才考虑采用成熟的框架来支援公司的正规Web产品。与jQuery相比,原来自己写的“框架”实在是太脆弱,太低效;再者jQuery的灵活性也让我能很方便地减少原先代码的改动量。

不过,最让我心动的,还是jQuery的“Find things, do stuff”。与其说是jQuery哲学,不如说是jQuery体现的一种姿态:“明确责任,各尽其用”。很多时候,我们总是认为事情被我们弄得复杂了,其实不然。大多数时候,我们根本就搞错了我们认知的对象。认知一个人也好,认知一个城市也罢,决不能含糊其辞。

最后,送广大WebDeveloper一个好东西:JavaScript Packer Online

活着抵达广州……

这次太不容易了。从北京到武汉没呆3天还得了感冒,就因为火车票的问题做上了一趟L字头的车。

该车无水,也不禁烟,列车员带头在车厢里“过瘾”,弄得本身就感冒了的我实在是快休克了。还好,当时看车票不贵,买了卧铺,要是坐票估计现在进医院了。

下火车后怎么转的地铁我都不清楚了,总之现在已经到了住处。要好好休息了。

其实,这一段时间有很多承诺没有兑现,还望大家海涵,我会努力把说过的话做到的,但请给我一点时间。

广州第二日

今天拜访了David。这哥们挺不错,一直用他的referer系统。要感谢他的bg,我们聊得挺投机,由于大家都挺忙,我们打算先用Flash做一个PageRank的小应用。我会推出几种skin,届时会发布。真希望能有大项目能合作!

此外Blog做了一些调整,牺牲广告点击率,提高Blog的本身效率。自体也改大了,看起来眼睛应该舒服一些了(我认为眼睛舒服比什么都重要

考研仍在进行,善始善终吧。

看到一“2005年中国互联网10大新闻”,很不错!

2005年中国互联网10大新闻

2005年,中国互联网度过了不平凡、充满激情的一年。

  2005年,《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颁布并实施,为依法管理互联网提供了法制基础,该《规定》也成为我国规范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的一个重要规章;2005年,是网络资本与前景二重唱绝配的一年;2005年,是互联网经过喧嚣与嘈杂之后,行业最为自律的一年;2005年,是中国网络媒体中的主力军–新闻网站从影响力迈向传播力的一年;2005年,也是互联网另类冲击波–博客的元年。

  2005年是互联网进入中国的第十个年头,也是中国互联网发展进入第二发展阶段的开端。十年来我国的互联网迅猛发展、成绩显著。在信息传播、电子商务、远程教育、电子娱乐等领域的拓展,都出人意料。互联网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并以此改造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和思维方式。

  即将过去的2005年,中国互联网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Continue reading “广州第二日”

广州行记 – I

广州的项目终于结束,这一次确实是累了,当然,除去一定的酬金外,我觉得其他方面的收获更大。关于项目方面,本想写下点什么,却有百般顾虑,恐言多必失。准备等自己冷静一下再谈具体的项目体会……

先闲扯些吧,就说上班下班吧!

若在国内读过高中,你肯定清楚那套铁桶般的作息制度;读过大学,则肯定也明白偷睡逃课的普及。的确,我们的这套教育模式很有意思,先把人束缚得跟木乃伊似的,然后突然一松,好,成棉花糖了。对于规律的生活作息,经过三年大学时间的洗礼,我恐怕是难以适应了,但是上班不同,上班不是简单的作项目,不去得请假,去,就得按时到,去了之后,就得呆到下班。说白了就是,不适应也得适应。幸好前半个暑假在武汉的公司已经习惯了。这次我工作的地点很有意思,在广州动物园北门旁边的一栋高楼里,而公汽那一站叫做“物园总站”。我记得当时还和朋友半开玩笑,说我在动物园上班,喂养小动物呢!

动物园固然是一个可爱的地方,无奈,它离我的住处太远了。从住处到公司,无论是绕走车流量较少的黄埔大道,还是直接经中山大道,最终都要经过“天河北路”。这条路由东至西,与天河路平行,在北方与之遥相呼应。行走于这条路上的人,大多是跟我年龄相仿的公子小姐们,不过,有些一看就是富家弟,而在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也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我每天都和他们一样,拎着皮包,接受这条“红灯街”的考验。别
想歪,这里的红灯指的是交通灯。在这条不足两千米的街道上,却有5个车站和12盏红绿灯!每次经过这里行车必然如同进入沼泽地一般。特别是下班回住处,人群拥挤中过了五六站正有点疲惫之时却在这条街上耗上了,腰酸背痛恨不得做到地板上。不过这街道也颇有情趣,至少我肯定自己不会把它给忘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各式各样的人,有贫困潦倒的乞者,也有打扮前卫的年轻人,更有许多像我一样奔波于公司和住处之间渴望出人头地的大毕业学生。(附:我还有一年,但似乎觉得心态跟大四差不多了)
Continue reading “广州行记 –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