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位门”事件最新进展 – 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回复及见面会安排

昨天天涯又把HUST学位门放到了头条,还把华中科技大学的新校门给摆到非常显眼的位置。这一下,所有仇视HUST的朋友们开心了。

以下是HUST一名普通同学在与李培根校长交谈之后所发的文章:

今天下午终于接到校长秘书办的电话,让我17:00到校长办公室,所以,我就过去了,我针对这次“学位门”事件提出了很多看法和想法,同时李校长针对这次”学位门”事件向我们表示深深的歉意,同时希望我们大家能够理解学校的苦衷,李校长谈到,从宏观角度上来讲,目前,中国经济不断的发展,那么中国教育必须得跟的上,所以国家给那些高考落榜的学生给一次能上大学的机会,接受高等教育,这对社会将来也是很有力的发展.(防盗链链接,针对百度、新浪等转帖不看贴的家伙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974

李校长说”目前国家的二级学院和分校都是依托国内比较有实力和办学条件比较成熟的大学来联合办学,来促进高等教育的发展.关于学校这次授予文华学士学位,是国家教育部以前下发的文件,以及前10%获得本科毕业证书,那时以前前校长樊明武签下的合同,到他正好上任,所以他也没得办法来改变,其间朱玉泉书记也来到办公室,发表了他的一些想法,也向同学们表示深深的歉意,学校在处理突发事件不够及时,这几天他们也在深刻反思。李校长强调,虽然他们学位是一样的,但是他们档案、毕业派遣证是不一样的,文华就是文华的,不可能是我们本部的?

最后李校长向我承诺三件事情

其一、学校从2005年与两所独立学院不存在任何学历上方面的问题,文华就是文华的,分校就是分校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书 。
其二、被封白云帐号106人今天全部解除封,希望同学们表示谅解。
其三、7月12日晚上7点在大学生活动中心513室和同学们针对这次事情面对面交流,希望同学们踊跃参加。

最后,朱书记和李校长握手告别,在回去的路上,感觉自己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最起码学校领导对这次事情很重视,也非常尊重同学们的意见和看法,希望同学们对这次事件给予谅解,学校领导会给大家一个比较满意的答复。

此外,7月12日晚19:30。在大学生活动中心513,有一次见面会。在武汉的,关注HUST的同学可以去看看。

行了,在我blog留言、冷嘲热讽的那几个来自西北**大学西***大学上海**大学、**大学的四个学校的同学们,你们说够了,说爽了,你们静下心想一下,你们的学校遇到类似的问题,有这样的处理方针么?(算了,把校名屏蔽了,省的麻烦)

同是大学生,Don’t be too naive 🙂

Advertisements

学位门 – 帮学校发一份文件和一份公告以辟谣

前言(awflasher.com):学校2006年底的文件在白云中已经被固定。看来2006年的讨论已经获取了重视,2005级以后的二级学院本科生将受到严格的限制。2005级本科生将于09年毕业,而08年,也许还会有类似的纷争(04级本科),不知道到时候又会闹成什么样子(去年是已经闹过的)

【关于二级学院毕业证的处理】

校教【2006】83号
华中科技大学关于从2005级本科生开始不再向武昌分校、文华学院毕业生颁发本科毕业证书的决定
为认真贯彻教育部有关独立学院学生管理和学历注册的规定,经学校研究,决定从2005级本科生开始,我校不再向武昌分校、文华学院的本科毕业生颁发华中科技大学本科毕业证书,2003级和2004级本科生仍按原签署的协议执行。

华中科技大学
二OO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关于学生被”暴打”的郑重声明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7年07月06日09:46:22 星期五)

Continue reading “学位门 – 帮学校发一份文件和一份公告以辟谣”

文凭门事件盘点 – 分析学校为什么不能给说法

首先列举一下最大的受害者:

  • 白云黄鹤BBS、白云站务组、版主(不含极个别可能有既得利益嫌疑的站长)
    白云黄鹤BBS并不是仅仅用来讨论文凭的。白云也不知有HS、GS这几个版面。且不论白云站务、版主的封杀IP、关闭版面有何意义,一旦对白云采取彻底动作,至少白云BBS以及每一个对它有感情的人都会感到难过伤心。
  • 优秀的华中科技大学校友、每一个热爱母校的校友
    在后台,我看到有一些IP,非常嚣张。其实我一查就知道你们是什么学校的。试想,如果把漫天盖地的”华中科技大学卖文凭”换成”XX大学卖文凭”,作为一个XX大学的学生,你作和感受?
  • 优秀的文化学院、武昌分校毕业生(5%那一部分,以及我认识的几个非常不错的朋友)
    我早就说过了,高考不靠谱。我相信确实有”发挥失常”。如果只有二级学院这样一种弥补的机制和渠道,那么我希望看到他们努力拼搏思念之后,能有一个和我们同样美好的结局。

然后列举一下这场事件之后的驱动因素:

Continue reading “文凭门事件盘点 – 分析学校为什么不能给说法”

“学位门”续2 – 《谁动了我们的学位》

新浪Blog头版、天涯头版、猫扑头版……白云只有白云,黄鹤只是黄鹤。由于外网可能被限制、屏蔽访问白云黄鹤,因此我转一些有必要让大家看到的文章出来。

发信人: alanruo (还是阿兰若), 信区: HUSTStudent
标 题: 学位门:谁动了我们的学位?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7年07月05日23:29:44 星期四)
沸沸扬扬了几天的华科门事件,今日依然在天涯置顶。围观者为华科打气者有之,佩服华科学生血性敢于自爆家丑者有之,不认可华科学生争名之小气行为者有之,当然,也不少谩骂之徒。
且不论华科是否够格进前十,排名年年变,个个标准不一样,只要有公司认同,有社会对我们的认同,我们也无须过于计较某些人的看法。其实真正的华科人并不在乎这个虚名。
但在我们心中,华科的牌子,绝不是一份虚名。她是前人打拼来的至高的荣誉,并不是区区蝇头小利就可以卖掉的。南方小清华,工程师的摇篮,这在南方几省得来的美名,在中部几区收获的尊敬,不是他人嬉笑怒骂就可以抹去。而这美名之于我们,是收获,更是责任,我们要用我们一生的兢兢业业来回报,汇聚我们所有人的梦想与力量,去让这美名得以长久。正因为此,今日,我们不惜断臂,以保全这美玉。
骂者由他骂去,此等骂法,我们不必还口。我们要的是破脓放毒血。而这脓血,不只在华科的心脏中暗潮汹涌。数尽名校,几不卖文凭鬻学位?

Continue reading ““学位门”续2 – 《谁动了我们的学位》”

学位门事件进展 – 白云黄鹤全体版主【告广大同学书】

发信人: zonewone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信区: HUSTStudent
标 题: 【告广大同学书】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7年07月05日18:01:49 星期四), 站内信件

【告广大同学书】

“学位门”事件已经进入到了第三天,这期间我们看到了广大同学的一颗拳拳爱校之心。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有言辞尖锐直指校方领导高层的、有痛心于整个教育产业化体制的。这些都让我们看到了大家的责任心,不光爱校,更爱国。目前的事态发展有些超出我们大家的控制范围了,几大公网论坛都充斥着”华中科技大学贩卖文凭”的帖子,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恶意攻击我校,有意扩大事态,已经对学校的稳定产生了不良影响。也许有网友说,这些都是版主封口、删帖造成的,那么现在就由我来代表广大白云版主说几句话:

1、版主都是些什么人?

版主说白了其实就是热心网友,也是普通网友中的一部分,我们比起一般的网友有个最大的不同就是参与了白云的管理,参与了维护版面,有权限维持白云的正常运行。当然,作为版主,由于自身限制,我们不能做到尽善尽美,肯定也有很多做的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谅解。出现此次事件之后,HS版和GS版的版主,处在风口浪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处理版面事务要照顾到广大网友的情绪,又要维护版面秩序,所以处处如履薄冰,时时如芒在背,希望广大网友能理解我们白云的版主,能够给予宽容和支持。

版主们要对版面粗口和号召游行的帖子进行删除,对id进行封禁,因为不这样做,大家很可能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再也登录不了白云,白云黄鹤站很脆弱,我们需要广大网友的理解和支持。我们版主地位尴尬,有不周之处,请诸位谅解。

2、此次事件中版主、站务做了什么?

Continue reading “学位门事件进展 – 白云黄鹤全体版主【告广大同学书】”

学位门、文凭门 – 谁是真正的“HUSTer”

昨天天涯头条,今天猫扑头条。卖掉的仅仅是文凭么?讽刺的仅仅是我的母校么?中国教育从一开始接触它的那一刻起,就蕴藏了太多的不公平。我们耳濡目染,看着那些富家子弟凭借金钱和权势凌驾于学业、科研之上,还能说什么?在那里哗众取宠、唯恐天下不乱的”反HUST人士”扪心自问:二级学院交易文凭的这个问题,在当下哪个大学不存在?

昨天天涯头版,今天mop头版。真是消息灵通啊。好了,白云的HUSTStudent又一次只读了,这是近几年来为数不多的几次只读。不过即便如此,GS版还是堆了近300人(最新消息:在中午左右不得不被只读,而且白云黄鹤已经屏蔽了外部IP登录权限)。有趣的是,Scidem的道歉信在内部版面和他自己的Blog也及时出来了。

不要过度责怪学校,大学之间的竞争迫不得已;
不要过度责怪媒体,炒作是他们的本能;
不要过度责怪同学,他们被高中垃圾教育耽误了3年全力备考考了600多分,也不容易;
不要过度责怪校长,校长只是校长,他无能为力;
不要过度责怪Scidem,谁不爱自己的母校,谁不希望自己的母校能更加强大;
不要过度责怪版主,版主更加无能为力。

当下,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漫骂,无理取闹,哗众取宠,唯恐天下不乱的这些”HUST”人,也不配成为一个真正的、问心无愧的HUST人。一个真正优秀的HUST人,爱的不应该是那一纸文凭!一个真正优秀的HUST人,爱的应该是老一辈HUST人奋斗的精神,爱的应该是喻家山下、梧桐雨中那令人魂牵梦绕的景色。

无论你是毕业于本校,还是毕业于文华学院武昌分校,只要真正拥有这种品质和精神,你都是当之无愧的HUST人!

华中科技大学“学位门”事件 – 卖掉的不只是文凭

最近,华中科技大学官方BBS,白云黄鹤的华中大学子(HUSTStudent)版由于曝光了华中科技大学文华学院”购买文凭”的消息,引发了连续火爆讨论。数个主题被强顶上BBS十大(高校BBS的十大:回帖由ID数量最多的帖子排序而得,同一ID回复只算一次)。HUSTStudent版持续在线500人,而且还在保持略微上涨的趋势。看来大部分HUSTer都在关注此事件。

而天涯更是在首页曝光了这件”丑闻”,实在让人觉得无奈、心痛。爱校学生们建立了”爱校护校统一战线”QQ群(36916907),纷纷表达对学校贱卖本科文凭的不满。

母校出了如此的”丑闻”,心中感到深深的痛楚。作为一个从小接受中国教育长大的普通大学毕业生,我不禁要问,我们千辛万苦、十年寒窗得到的文凭,到底是不是要拿来卖钱?

请母校负责人三思,今天卖掉的是文凭,明天卖掉的就是整个中国教育、中国高等教育在普通学生中的信誉了。

特此转来白云网友Freestary学弟的一篇文章:

学位门、学术腐败及其它(作者:FreeStary@BYHH
前些时候媒体讨论大学破产之事,吉林大学处于风口浪尖上,各大高校领导也因此很是紧张了一把,生怕这把火烧到自己的头上。但此事后来也不了了之,让那些期望我们社会主义大学破产的人失望了。其实如果大学仅仅是因为基础设施建设欠了外债,只要褒有大学的精神和骨气在,那还是不出大问题的。抗战期间西南联大是最没钱了,但是不妨碍她成为近百年来中国最一流的大学。关键的学校的家底还在就好了,但如今,这点东西已经都快没有了。尽管高校早就不是净土,学术混混横行,学术腐败横行,但好歹也是遮遮掩掩的,人们就当作这些知识分子吃饱没事干内斗罢了。但公然买卖文凭,则实在是病入膏肓、病入骨髓,烂到根子上了,已然扯下了这块遮羞布。
事情大概起因于都市报的一篇报道。这篇报道是以一种略带赞扬的口吻来报道这些独立学院学生获得学校本部学位的,其中华中科技大学文华学院2003级1300名毕业生中有超过700人能够拿到主校的文凭,这大大超过了主校区同学们的心里预期和承受能力。之后就是主校区BBS上十大之中罕见的前八个相关帖子,等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是沸沸扬扬的了。学生们对此的关注,自是有他们的道理。有出于对母校的热爱,有出于不公平之感,有痛斥学校贩卖文凭的。斑竹删帖忙个不停的,着实敬业。据不完全统计,到晚上11点左右,当天不幸夭折的ID达到106个之多。有的甚至是被版主封禁半年的IP。直至当晚12点左右几乎所有的帖子都被汇总,不能回复。这被不少同学称之为”学位门事件“。

撇开这种粗暴的对于言论自由的侵犯不说–事实上,自从高校BBS实施实名制并对外封闭的时候,高校BBS俨然已然成学校当局自家菜园子。而人们只不过是浸淫在这种假意的民主和自由的氛围中罢了。人们不过是因为浸淫在这种虚幻的民主和自由中罢了。我们需要明白的是一些事理。但现在需要的不是谩骂和诋毁,而是需要我们在这场争论中明白一些道理,尽量让它更有意义。
与很多同学的想法不同的是,我并不因此迁怒于文华学院和武昌分校这两校的学生,而那种相互攻击和谩骂更不是一个大学生所应有的涵养。我对于这两个分校的学生是没有不满情绪的,责任不在他们。假如他们能够选择的话,我想几乎绝大多数人会选择就读主校,但是他们没有这个机会,而评价的标准是统一高考这个号称最公平的选拔方式。我也有同学和好友在那两个学校读书。他们当中很多人在高中也是很努力的学习,在大学里面很多人也是努力的在为着自己的梦想在奋斗。而相比之下,主校区一些同学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其实不过是内心虚弱和粗鄙的表现。再说这种以高考成绩来将人区分为三六九等,跟过去以财富,阶级,出身来划分一个人的方式没有任何实质的区别。
关于能不能授予分校学生学位,这不是一个能力问题,而是学术尊严和原则问题。所有的那些举出身边同学的例子用以来赞成或者反对者,均不是对这个问题的有效回答。在逻辑上,这种以个案来推出整体属性是不能得到承认的。若以能力而定,我丝毫不怀疑这些独立学院一些同学达到主校要求的可能性。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我关注的是这件事情的背后隐藏的逻辑和心态。这是公然的学术腐败和赤裸裸的文凭买卖,是在法律和规定允许的前提下发生的,是在繁荣发展高等教育的名义作出的。他们腐蚀的是社会公众对大学和学术最后的一点点信任和期待。
在学校里面,有论者言,涉及到你们自身利益的时候你们就出来闹了,不满了,说话了。社会上那么多的学术腐败,买卖招生和贩卖文凭怎么就没看到你们关注啊。我想说的是,首先关注自身权利是一个民主社会公民负责任的一种表现。正因为每个人对自己的利益的关注才使得那些当权者不敢为所欲为,才使得那些出现在当权者口中,写在白纸黑字上的法律能缓慢地在我们身边实现。其次,关注自身利益是一个公民自身正常的心理反应,是当然享有的权力。正是人们对于自身财产的关注才使得社会能够迈向更加注重个性自由和人格独立的时代。想问的是,假若我们连自己的利益都不关注的话,你还能期望他去代表什么虚幻的人民和大众吗?这种代表你能接收吗?所以我们要勇敢的站出来为自己的利益呐喊。
事实上,今天我们为着这件事呐喊不仅仅只是为着自己的利益的。众所周知,在教育产业化的精神指引下,在繁荣社会主义高等教育的旗帜下,大学二级学院横空出世已有几年了。事实上,几年来,这个产权不清,责任不明的怪胎不仅存活下来,而且活得相当滋润。它们不仅拥有让人俾睨的经济实力,并且也早已拥有了颁发那些著名国立大学引以为傲的烫金文凭的资格。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整个教育界似乎都对这个怪胎视而不见,对这种赤裸裸的腐败和掠夺视而不见。不仅如此,倒是颂扬声一片,充斥在各大媒体的新闻版面,塞满着各位大人物油腻的口腔。而一些不合时宜的话语只能在高校的BBS和一些网站黯然流传。但人们也渐渐在愤怒中习以为常了,有机会的话更是一次都不会放过娴熟的运用潜规则的机会。然而,正是这种集体的冷漠和见怪不怪最终导致教育尊严的整体失落,使得我们教育资源中那些最宝贵的内核都被掠夺一空。这种触目惊心的腐败早应该促使我们发出自己声音了。
人们总喜欢将自己的生活比喻成一辆高速行使的列车,即使列车正奔赴无可救药的歧途,也没人敢于中途跳车。中途跳下去说不定立马就会粉身碎骨,即使有活的可能,但代价太大,并且永远失去了跟随列车前进的资格。相反,如果跟随这列车朝前走,纵然会跌入永劫不复的深渊,但是这种时间上多出来的生命和人数众多让人有一种虚幻的优越和安全感。没人敢跳车,最后大家一起在歧途的道理上凯歌前进。这正如自由的实现,”世人皆知奴役苦 三个和尚无自由”。沉默的之害由大家承担,而反抗的代价须得由自己承担。人们会认为自己是没得选择的。但是事实上,我们还有选择。已经有不少的人勇敢的拒绝了体制,拒绝了这辆给人虚幻速度和快感的列车。像国内一些著名教授所作的那样,拒绝招生,用不合作的态度来求得学术自由和生存空间。作为普通民众的我们,则需要对这种教育政策和可怕的腐败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批判。
清末民初的国学大师章太炎曾论及到社会的腐败有两种,一种是外在”土崩”,另一种是内在的”鱼烂”。这种从内脏烂起的”鱼烂”较之”土崩”是一种更可怕的腐烂,它使人们的内心道德天平彻底失衡。社会有两个部门为人们所关注并不得不与之打交道,一个是医疗,一个就是教育。如果说医疗服务是拯救我们肉体的话,教育事业则是培育我们灵魂的。时至今日,医疗迅速腐化以使得人们在家活活等死的惨剧发生。而另一种领域的腐败则更可怕,它们正一天天的侵蚀和腐化着这个民族的肌肤和灵魂。当想到下一代在如此腐败的教育和文化中茁壮成长时,我会感到不寒而栗。假如肉体和灵魂可以选择一项的话,我宁愿自己是残缺的肢体,但也要有一个让人向着真善美和心智自由的教育和文化,也要拥有一个骄傲而美丽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