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自杀是思想教育不够?扯淡!(后增一段视频)

此文30分钟一气呵成,信手拈来,不吐不快。

今天通过kingler兄的Gtalk签名得知一则噩耗,南京大学优秀的毕业生,香港科技大学的在读博士生葛炜炜同学,不久前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不是南大校友,也不认识葛炜炜同学,但这则新闻还是引起了我的重视。顺着炜炜同学生前好友为他搭建的纪念网站,我对此事有了一些了解。刚才把手头的几个流程图忙完,忽然想起自己在南大小百合还有个帐号,于是用Telnet访问了炜炜同学的Blog“一蓑烟雨任平生”,看到了他最后的一篇《看不见的春天》。这篇文章距今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距离炜炜的去世,也有一年左右了。这一年里,看不见春天的炜炜同学经历了什么样的压力,我不得而知。已经有数百名同学前往哀悼,我也留言写上了自己的问候:

我相信你在那边一定会幸福的。好好休息休息:)友人说过,其实生命不过是一次冗长的假期。

炜炜生前的一位校友留言说:

一起上课的所谓的基础学院一班有120多个同学吧,不到十年,已经有两位告别了我们,是所谓的天堂的美丽的诱惑,还是现实的残酷的拒绝,他们竟舍弃我们而去?

回头看看这几年大学生跳楼的记录,“专家”纷纷表示,是心理素质教育没有到位。

想想奥运的天价房租80后的你死我活,对根本问题无动于衷,而纷纷要去解决“心理素质教育”,不觉得是一种“捉襟见肘”么?不禁想到一则寓言故事:

一位战士从战场回来,臂膀上带一处箭伤,箭头连带一部分箭杆还在身上。他遇到医生后,医生用剪刀将能看得到的箭杆剪去,然后告诉战士已经处理好了。战士疑惑:箭头还在胳膊内,怎么说好了呢?医生告诉他:那是内科医生的事情,我是个外科医生,里面的事情我不负责。

附,大学生近期自杀事件全记录:

更新:根据饭否上张媛妮同学的最新消息,似乎今天(2007年12月9日),陕西科技大学又有一名研究生自杀了
2007年5月13日清华大学一女生跳楼
2007年5月14日中国农业大学一男生跳楼
2007年5月16日中国人民大学一女博士坠楼身亡
2007年5月17日武大女生跳楼

2006年2月至3月,一周内华南农业大学发生四起跳楼事件。
2006年05月16日上午9点30分,北京理工大学机械与车辆工程学院的大二学生小武从校内招待所五楼跳下,当场身亡。
2006年5月16日上午,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的一名女博士生从宿舍跳楼身亡。
2006年6月19日北京交大男生白旭跳楼 砸死行人欧阳正国.
2006年6月25日晚上9点左右,中央财经大学法律系一大二女生从主楼北侧跳下,当场死亡。
2006年6月28日上午8点40分左右,北师大管理学院的博士生导师文力从该校主楼西侧跳楼身亡。
2006年10月12日下午1点左右,北京化工大学材料学院一名男研究生从学校6号楼9层坠下身亡。
2006年10月12日下午2点左右,一名服装学院女学生从朝阳区和平街15区2号楼跳下,当场身亡。
2006年10月22日下午1点左右,一名女子从北京师范大学科技楼北楼坠下身亡。
2006年10月31日清华大学研究生找不到工作在福建跳楼身亡
2006年11月1日下午3点半左右,一男生从北京理工大学中心教学楼上跳下,当场死亡。

2005年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市有19名大学生跳楼身亡。
2005年2月12日中午12时20分左右,20岁的小彭喊着一句“死亡也是很快乐的事”,纵身跳下中国农业大学西校区的科研楼。
2005年2月18日中国传媒大学一女研究生在家中跳楼身亡。
2005年4月22日下午4时,北大理科2号楼,一名北大中文系本科女生从9楼坠亡。
2005年5月3日,紫竹院南路某小区内一名哈尔滨商业大学的女学生从五楼跳下,当场死亡。
2005年5月7日晚9时10分左右,北大理科2号楼,该校02级数学系一名博士生从9楼跳楼身亡。
2005年5月13日,北大医学部大三学生张金金在成都双流机场跳天桥自杀。
2005年6月4日上午,北京师范大学一名韩国留学生自该校公寓楼7层跳下身亡。
2005年6月4日下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社会学系一名大二女生从学生公寓4层跳楼身亡。
2005年6月21日22时40分左右,北京理工大学机电工程学院三年级学生张乃健从学校中心教学楼13层的厕所窗户跳楼自杀。
2005年7月25日晚8时,北大33号宿舍楼,一名北大心理学系02级本科男生从5楼宿舍的阳台跳楼身亡。
2005年8月26日早上5时许,中国地质大学一大三女生从知春路锦秋花园小区23楼坠亡。
2005年9月14日 北航一博士跳楼身亡……
2005年9月19日,北京交大机电学院一男研究生,从宿舍楼7层窗口跳楼身亡

2004年4月16日,北京师范大学一名研究生跳楼自杀。
2004年5月18日,中国政法大学男生半夜跳楼自杀。
2004年7月1日,北京中医药大学医学管理系一研二女生坠楼身亡。
2004年7月15日,北京大学医学部一名大二女生从宿舍楼九层跳楼身亡。
2004年8月30日,北京师范大学地理楼前一女研究生坠楼身亡。
2004年9月15日,北京理工大学经管学院一新生在教学楼跳楼自杀。
2004年9月22日,北京大学女博士从13楼坠下身亡。
2004年11月7日,北京林业大学18岁女大学生先割腕后跳楼自杀身亡。
2004年11月11日,北京师范大学一毕业生不堪就业压力自杀。
2004年12月19日,中国矿业大学 一名21岁的女子在科技楼坠楼身亡。

不要指望心理医生,也不要指望专家的什么思想教育。修身养性,提高工作效率,这世间因果轮回,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PS:看看这段视频(来自抓虾),注意最后的话“Appreciate what you have(珍惜你拥有的)”:

http://www.awflasher.com/vplayer/vplayer.swf

最后我想引用一句话:信仰之美,瑰奇多璨,你此为上帝之子,毋须畏惧此生或来世所要发生的一切,也毋须畏惧身死当如何降临,因为你知道在你超越身死的门槛走进永生之后你将身居何处。

丢人的中国教育还是丢人的大学生?

引用自 南大师妹hare的聊天纪录
杀人事件关系到偶学校,还是申明一下吧
1.两个人是强军的,部队派过来的
2.所以由军方处理
3.情杀是一个流传比较广的版本,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据说killer已有家室,36岁.
作者:百合之殇 提交日期:2006-5-24 16:15:00  
  晚饭时候
  我们去吃饭
  关于起哪里有了点小争论
  因为在南大及南大附近生活了这么多年,全部都吃遍了,有点腻
  
  最后听了他的,去了“秋师傅鱼馆”
  点了个酸菜鱼和鱼香肉丝
  因为偶爱吃酸菜,他爱吃鱼香
  送了碟泡菜
  老板娘还过来打招呼说点的12的鱼烧错了,做成了15的
  不过结帐的时候还是会收12
  
  吃了2口(真的只有2口)之后(18:10左右)
  听见靠里的桌子响了一声(电视机下面)
  他回头看(偶面对他坐所以正看见)
  
  只见最里面一桌
  一男生坐着,一男生站着面对他,手里一把好长的尖刀
  站着的说“我求求你放过我兄弟”
  坐着的说“我不认识你兄弟”
  然后站着的手里那把刀就上去了
  
  偶们完全懵了
  看见后面一桌有人站起来往外逃
  才反应过来也出来了
  
  立马老板和我们都掏出电话110……
  
  后面的不想回忆了
  
  总之大概20分钟以后110,120才陆续到
  中间过了5,6分钟一人浑身鲜血走出来
  往平仓巷方向去了
  
  后来偶们经过很久才走
  买了点吃的去了LP实验室
  过了会从百合BBS上看见
  那人进了西南楼
  19:26左右说已经抓住了
  
  回去的时候看见救护车上面的担架是空的……
  
  
  大家珍惜目前的生活吧
  珍惜身边的人们吧

Continue reading “丢人的中国教育还是丢人的大学生?”

这该死的烟 个人发泄

[问题已经妥善解决,对于对方的理解,我非常感动]

= 以下内容过期 =
我彻底挂了。我现在脑袋嗓子的状况到了20年来最低谷,我忍了3天还是决定把这篇文章发出来。各位看官要么就别看,要看最好看清楚我的态度和观点,别断章取义。

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身体素质从小就很差很差,烟味更是一点都受不了,好在家里只有奶奶抽烟,而且从来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抽(据说是早年被教会学校的修女带的)。不过,绝不只我一个人面临这种麻烦,班里的老王、老曾受不了寝室的人抽烟、通宵,都早早搬了寝室.

相比老王,我幸运多了,我们寝室四个人关系一直很好,大学三年年以来几乎没有任何争执.可偏偏大四一来,一哥们儿不知咋的,把高中的烟瘾又捡回来了.哎,也不知这哥们怎么回事,整天在寝室打游戏,边打边抽,说又不好多说,有时候也答应我不会再抽,10分钟不到,立马又点一根起来……(我这个人就是心肠太软)…但是这一次我真的是不行了.昨天两个会,我都要演讲发言,这段时间还要写多媒体技术教学大纲,还要带新人…真tnnd快崩溃了。

前几天武汉风雨大作,就已经有点嗓子疼(当晚幸亏有风,把寝室的烟味抹去了),结果前天回班里本来准备好好的聚一聚,毕竟快毕业了,大家四年在一起很不容易。为了回到班里我把很重要的会议也推辞了。这哥们又开始抽了。我忍无可忍,把床铺挪到隔壁一张空铺。

好家伙,我刚趟上“新房”的床,突然发现这个寝室也没有幸免,嗓子已经不行了,可是又太累,没办法,讲究睡了一夜,第二天7点就起来了,跑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正常空气。

最后是发泄部分,附上我给另外一个室友的信,考虑到保护当事人,我进行了删改.不过今天一天我都萎靡不振,刚刚准备发此文,好好讨论一下如何跟周围抽烟的朋友交流的问题,结果也发现实在没精神写什么理性的东西.遂转了篇北京的公交问题敷衍以下诸位。这里,给大家致歉,我的语序混乱给您的阅读造成了不便。
Continue reading “这该死的烟 个人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