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日

2009年我更新博客的频率、文章长度都大幅下降。不但如此,和WordPress有关的两个项目(TES主题、WordPress Digg Comments)也没有怎么维护。

2009年春夏秋,我体会了在这个环境里创业的神奇,那时停滞博客更新确实是时间所限,但公司运转顺利、团队逐渐完善之后,我发现就算有时间,能写的东西越来越没有意义了 – 尤其是在我经历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操蛋事儿之后。

写博客最初是一种本能的放松或者发泄,之后,看的人多了,就有一些“分享”的愿望,再之后,看的人更多了,即使不算是专业、权威,至少也是一个小型媒体了 – 每天几千人看着呢。这时,作为一个博主,会开始想要发言,想要输出价值观了。

然而,仔细一想,在国内写互联网行业博客,不仅没有任何经济效益,内容上也太没追求。不是抱怨制度问题,就是翻译国外一些烂透的技术文档或新鲜事物:抱怨制度问题都几年了,有那么些微改善么?有那么一丝进步么?没有。没有意义。这不是说我很消极,而是说这样折腾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不及“飞蛾扑火”那么惨烈悲壮,但绝对是“对牛弹琴” – 浪费时间;再说翻译,现在想来,也没啥意思。嚼过的内容再嚼一次,就是去它原本的味道了。一样东西,创造出来之后,就不关创意和想象力什么事儿了,翻译只是很机械的把同样的逻辑和思路用新的语言表述出来,换汤不换药。

这几年,也写了大量的原创教程、心得体会、行业分析,现在回头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看得懂的人没多少,也懒得看,看不懂的基本看了也还是不明白。另外,写博客影响了大众么?输出了价值观么?如果说我一个人的Analytics报告没啥权威性,看了Google Trends和百度指数,再看看RSS阅读器的萎靡,看看诸位努力着的独立博客的Alexa排名,我觉得玩独立博客的,关注独立博客的,无非是互联网行业里面我们这群独立bloggers自己。真的,撑死了,就那么大个圈子。中国十三亿人民,有这个基因的,就咱这么些人,其他的人他们真玩不起来,交流来交流去都是那么几张老脸。

2010年,很多著名独立博客都陆续“搬迁”海外并深表郁闷,我的博客也不例外,不过,我还真没啥想批判的。如上所说,批判来批判去,也就我们这帮老家伙哈哈一笑。

2010年,会有很多比写博客更好玩的事儿。

国外职业博客与国内“职业博客”的比较

这几天一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Mark Penn的一篇《美国新职业“专职博客”》赢得不少关注。这篇文章的原文在这里。我稀里糊涂博客五年,对这个话题也颇感兴趣,想借Mark的这篇文章结合自己的想法简单对比一下国内外的“职业博客”。

大背景

Mark原文中说到“posting their opinions”是很重要的,这意味着Mark对写博客的定义是“发表自己的观点”,而不是随意地更新一个博客网站或者和小圈子内的嬉戏玩闹,甚至那些喜欢复制粘贴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以作备份用的博客方式也不包含在内。

另一方面,Mark还找到了如下数据:

美国有2000万人写博客,其中170万获得了收入,而45万人的主要收入来自于博客。

虽然Mark引用的三个信息源被另一名专栏博客Scott Rosenberg相继质疑,但我相信至少Michael Arrington和他几十人的TechCrunch团队成员肯定首当其冲是的这类博客赢家。且Mark在文末也予以了回应和注释。

相比之下,国内能够找到的数据则寥寥无几。CNNIC的报告我总觉得慎得慌,iResearch的报告很专业,但我并没有找到太新的版本,剩下的都是垃圾SEO网站乱编的报告,一看目录就知道是扯淡的,还出几千元的高价讹人。(其实Mark也在他文章的末尾表示,类似的报告少之又少,十分遗憾)

那么,国内的博客数量和分布到底如何呢?

分布上,我觉得不看报告也知道,绝大多数人都在新浪博客、QQ空间以及各大门户网站写博客 – 恕我直言,这些博客没有太强的独立性可言,几乎都受制于人,自己无法自由地发表观点或者出售广告。较为开放的BSP方面自门户纷纷进入市场之后也是相继倒下。Blogbus和Yo2.cn这样敬业、专业并且独立的BSP为数不多了,虽然独立性强、增值空间大,却仍如阳春白雪一般,更别提我们这些独立博客了。

而国内的博客数量虽然各类“报告”都说得挺大(千万级),但大多数博客并没有把博客看作一种公开发布个人观点的渠道,取而代之地,更多人认为博客是自己和小圈子维系日常联系的“个人花园” – 这不是想当然,近几个月我接触了不少QQ空间和新浪博客用户:)

只有作者,没有读者

另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是,在上文给出“美国有2000万人写博客”的报告中,另有一项数据是说,美国的博客读者有5700万人,这占美国上网用户(14700万人,即1亿4700万人)中的相当一个比例(接近40%)。而我相信,我国上网人数虽然已经达到全球首位,但阅读博客者一定比例甚微 – 国内RSS阅读器以及周边一切RSS产品的惨状就是最好的证据。

抛开博客的社会化特征不谈,仅说起媒体化特征,我认为,博客作者数有多少并不值得骄傲,早在3年前,浙江日报就说一年后(2007年)会达到一亿。这个数字远远高于美国目前的数字,然而,博客真的受到广泛关注了么?是的,很多人都忙着写,但真正用博客来分享信息、进行深度沟通的人很少很少。在大多数人心中,博客是一种非常“非主流”的信息发布渠道,大多数国人眼中,只有CCTV和光明日报的新闻才是可信的。别看我周围的Twitter用户都对CCTV嗤之以鼻,回一趟老家武汉,家里亲戚(包括同龄人),都对博客表示“不权威、不可信”;同时,一些二流的主流媒体也是想方设法地给博客打上“业余”“不负责”的标签。

总之,普通人并没有对博客抱有太大信任。像新浪博客那样把最优秀的博客文章汇编聚集到一个页面已经很不错了。而最近出现的一本《博客周刊》据说卖的并不火。

商业环境匮乏

国内互联网偏重娱乐而不是信息交流,广告也是以挂羊头卖狗肉、广撒网多捞鱼的欺诈类为主。很久之前我就对比过国内外博客广告收入差距,当时调查结果是20倍,现在我觉得也好不到哪去。

由于整个商业环境的差距,付费文章的差价也特别大,国内博客单篇文章的最高价是Feedsky给出的200元人民币,而在Mark同学的报告中,一个美国博客单篇文章的最低收入也有75美元,折合人民币500多元。

而国外的形式则是风景一片大好:Mark同学还说,从某种意义上看,(刚刚被GFW干掉的)专业博客Huffington Post的价值已经超出了华盛顿时报。根据Mark的统计,折成人民币后,美国职业博客的年收入在30万-60万之间,有一部分还能达到100万以上!

我不是职业博客,但2008改做自由职业后,也在博客运维上投入很大精力,我的博客 www.awflasher.com/blog 一年收入是3000多人民币,实在是微乎其微!为此,我毅然撤掉了大量赚不到钱的广告位。

对传统媒体的冲击

根据Mark的文章,在美国,由于博客的兴起,职业记者的人数正不断降低,有些地区的记者人数较之前几年下降了79%!据我个人所知,国外不少博客都是记者出身,这(转行)应该是一个主要原因。

然而在国内,我认为这还远不可能。

究其本质,博客只是一个发布工具、技术平台,关键还是计划政策、法律制度以及对媒体的治理方式和开放程度。在博客积极性和参与度都已经很一般的前提下、在一些地方上无赖的二流传统媒体制造“博客不负责”之舆论的前提下,再对博客进行类似以传统媒体管制那样的约束,国内的博客实在是谈不上什么“媒体化”。

我的博客曾被过滤数次,也被要求过删除文章数次,均没有任何理由 – 连沟通的机会都没有。

Mark列举了一个在英国发生的故事,说道有一名政府官员企图利用博客作者污蔑保守党对手,随后之间事情被揭穿而没有爆发。这说明博客的影响力甚至被用于政治活动上 – 你觉得这在国内可能发生么?

问题

国内外职业博客也面临诸多问题。例如在美国,许多雇主为了避免传统媒体为员工支付高额的保险和福利,都将博客雇为临时工。博客作者们则不以为然,他们认为自己是在“快乐地工作”,然而,每天十几个小时对着电脑屏幕,所带来的健康隐患是巨大的!

而且博客,包括Twitter,都容易上瘾。

前景

来自美国的Mark似乎对自己的国家充满了热爱,他冷静地呼吁:“我们应该思考,这么多的人投入职业博客大军 – 成为世界的博客焦点是否能帮助美国在全球经济竞争中持久领先”。

其实,Mark提到的美国博客目前存在的许多问题,也是博客这一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没有长期就业保障、没有稳定的商业模式、没有统一的职业规范、没有职业道德的约束、没有正规的入职训练,等等。

最后,我个人觉得,博客的前景还是更多地在乎于那些阅读博客的人,博客是一个互动的分享互动型媒体,而不是单向的媒体。读者应抽空对自己关注的文章进行思考,甚至批判(人肉防御),这样博客才会进步。整个博客产业,或者说这种“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平等、民主、自由的新媒体平台”才会逐渐击败那些老旧愚昧的信息发布渠道,给人们带来更多切实利益。

写博客是很危险的运动 – TechCrunch创始人表示曾遭死亡威胁

我昨天简单翻译了一篇博文,来自著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这位Michael先生在国外Web 2.0圈内争议颇多:TechCrunch虽然号称关注来自全球的Web2.0创意,但对欧洲和亚洲地区的互联网氛围不太尊重,甚至在博客中常有主观讽刺、臆测。欧洲的许多创业者则为此十分不悦。终于,他们几天前在慕尼黑发生了摩擦。事后,Michael Arrington写下了这篇《我们需要一些改变》。

原文地址,译文如下:

昨天,在慕尼黑,我从DLD会场离开时,有一个陌生人走到我面前,“准备充足地”给了我一个耳光。当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快速地跑开,消失在人群之中,只留下一个黑影。周围的人们稍有惊讶地盯着我,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他们的交谈。

通常,在许多会议上,会有许多创业者来介绍他们的项目和创意。由于睡眠的缺乏和持续工作,我的态度和热情也不尽相同;有时我则会给一张名片他们,让他们改天再联系我。

昨天,我正在克服流感、时差和睡眠不足所带来的麻烦。而此前,我则不顾压力持续三天与创业者探讨他们的产品。这次活动之后,我回到旅馆,必须马上准备接下来在达沃斯的活动。因此,这次当我眼角余光看见这个人的时候,我立即转身,避免眼神交流。有时候这样做可以避免麻烦,但这次,它却让我遭受了这样的遭遇。

曾经,在各式各样的会议上,我也遭遇过一些推推搡搡难看的场面,但“扇耳光”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是一个分界点。

TechCrunch是一个成功的创业项目,而且,我为同事和自己这数年的创作感到非常骄傲。我们竭尽全力地支持那些创业项目,为他们创建交流社区,尤其让那些因客观原因很难受到公众注意的项目有更多曝光机会崭露头角。我其实非常乐于参加各种行业聚会并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很乐于与创业者和投资方们交流、探讨甚至辩论。

然而,我不得不承认我工作的乐趣到此为止了:

久而久之,那些并没有得到更多曝光机会的创业项目和于我们竞争的媒体、博客开始无端指责我们。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打算正面回应这些指责和诬陷;我总是认为,只要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就能说明一切问题、化解谣言。然而,随着我们的成长,伴随而来的流言蜚语和恶意攻击也逐渐增加。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稍集中精力,就能在Twitter、博客等各种网站上找到大量针对我们、我个人或者我的员工们的负面评论。其中少数批评的确说明了我们的不足之处,然而大多数评论则是恶语相向,有些言论素质之低,超过我的想象。

幸运地是,对于口头和文字上的攻击,我的忍耐能力也伴随着我们的成长而加强。对于大多数攻击性言论,我逐渐可以坦然面对,我之后甚至还能在那些“所谓的朋友”拿我的负面新闻开玩笑时不动声色。

我相信这彻底改变了我:我开始无法轻易信任他人。在TechCrunch之前,我认为大多数人都是好人,除非有负面的证据,我不会轻易怀疑谁;今天,对我来说,这一切却截然相反。而如我所说,我在“扇耳光”这件事情上划了一道分界线。因为我觉得这距离更严重的暴力犯罪并不远了。

这里我想告诉大家一件罕有人之的事情:去年暑假,一个失控的家伙以死威胁我和我的家庭。他甚至都不是私下秘密行动 – 他直接拨打我们的办公室电话,给我发电子邮件甚至在他自己的博客上公开威胁我们。当然,我们很快也查明了对方的身份。经过刑侦专家的分析,我们发现这些威胁十分严重:此人曾经有过刑事犯罪记录,并且持有枪械。三个州的警察都参与了保护我们的工作,而我们甚至雇佣了一个专业保镖团队来保护我、我的家庭以及我的员工。

每天2000美元的保护费让我们无法继续支付下去;警察的确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在对方采取行动之前,我们无权去逮捕他。我们可以封锁对方在某一区域的活动,但这反而会暴露我们行踪。几乎有一周,我们躲了起来。对外宣称住在父母家,TechCrunch的办公室则空无一人。警察例行检查的时候,差点逮捕了一位回去取物件的同事。

看见自己的父母为自己的性命担忧而又不清楚他们的儿子究竟得罪了谁,我逐渐变得不再敢去相信别人。

在博客里,我只写与科技、创业项目和新闻有关的内容。这本因与“死亡威胁”和“扇耳光”毫无关联,也不会遭来如此多的责骂和诬陷。问题是,除了被一个该死的疯子威胁人身安全和被一个我们没有报导的欧洲创业者扇耳光之外,我热爱我所做的一切。

我决定,放松一下自己,重新思考一下我的生活应该如何安排。本周我会继续写一些关于Davos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接下来的整个二月份,我不会再写什么东西,我将远离我的iPhone和笔记本电脑,坐在某一处海边的沙滩上,决策我的未来。

我希望那些竞争对手能明白,巨大的竞争压力并不意味着他们有权去诬陷他人或者威胁他人的人身安全。我乐于与任何人竞争,但反感那些卑鄙低劣的手段;我更希望他们明白,各种各样的言论攻击可能让那些自行其是的罪犯进一步认为“暴力可以解决问题”。

我们关注科技领域和创业项目,这些事情非常非常重要。但我们自身和家人的生命更重要!

TechCrunch是为数不多地通过“认真刻苦撰写博客”发展起来的有盈利能力的商业新媒体。然而,像Michael Arrington同学这样写博客,实在是太累,这位老兄的确应该休息一下了!

关于“松岛枫的博客”

韩寒老师说松岛枫老师开博客了。我觉得有那么一些不靠谱:

  • 博客得到松岛枫老师本人授权了么?
  • 博客的照片都是链接自日本服务器,为什么不做本地镜像?
  • 为什么没有提供松岛枫老师的作品下载?
  • 为什么没有任何一句关于“这个中文博客”的声明?

韩寒老师的许多文章我非常钟爱,然而这篇却有misleading之嫌。

Blogger们的时间与金钱

有一师兄,曾在冰岩做过我的lead,研究生毕业后加盟了百度,从事百度主题推广相关的工作。

五月,这位师兄所在的teamlead说了一句话:“blog写得好的人一般具备两个特征:1有钱,2有时间。”害得我这位可怜的师兄从5月到现在就发了三篇日志。

很惭愧,按照这个标准,我完全是一“腰缠万贯、游手好闲”之流:即便在我被诸多疾病所折磨的11月,我还是“勇敢地、强大地”更新了16篇日志。

国内这么多Blogger,不算网上神交的,就算在WordCamp北京见到的、在中文网志年会见到的,也有上百来人了。遗憾的是,我发现并不是每个blogger都很有钱、很有时间。

我相信那只是句玩笑话,师兄的不更新也肯定有私人理由。但我可以肯定一点:既没钱也没时间的人,肯定不是blogger。就白了就是:写Blog需要钱,也需要时间(投入)

进一步分析写Blog的目的,无非三种:个人情感输出与外界联系反馈个人信息资源输出与外界信息资源反馈眼球经济,拓展个人品牌

  • 个人情感输出与外界联系反馈
    这是大多数Blogger写博客的主要目的,每个人都有情绪,需要发泄。因人而异,不同的人,不同的经历。例如失恋了,写一篇博客绝对比绝食一周要好;有共同志趣的人通过Blog来交流,在优秀的SNS产品问世之前,也是最好的渠道之一。
  • 个人信息资源输出与外界信息资源反馈
    这是许多“写得认真”的Blogger的目的,分享自己的心得,为人类、社会、行业发展做贡献。只要你用心发觉,现在这样有责任心的Blogger挺多的。同时,评论和trackback能让你动态、全面的了解更多自己无法触及的“盲点”。
  • 眼球经济,拓展个人品牌
    这条最简单,多看看新浪博客每天炒来炒去的,就知道这条啥意思了。

为Blog而投入的时间和金钱,只要能与这三者达到“收支平衡”,就算当Twitter一天写10篇,或者当“年志”十个月写一篇,也没什么。

博客与网络游戏一样可能造成人格分裂

【更新】你可以在你的blog也嵌入 这个标志:

<a title="博客可能造成消极影响"
href="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048"
><img
src="http://aw.awflasher.com/b/dangerblog.gif"
/></a>

接着WordCamp那几个问题,说说“人格分裂”。转载请保留: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048

我本科学工,关于这个话题,只能凭自己的感觉来谈。因父亲大学时学习哲学,“人格分裂”这个词很早在哲学书里看过。我小时候,他常常讲一些哲学概念给我听,其中就包括“人格分裂”。

我认为:长期Blogging,是有“人格分裂”可能的;或许,用“网络游戏”来类比,会更容易说清:

我接触电脑很早,且有所建树(例如12岁通过二级Basic),但最终沉溺于游戏中的刀光剑影、侠骨柔情。尤其是角色扮演类(RPG)游戏常令人产生幻想。而网络游戏,更是将RPG的本质发挥到极致。这种沉迷,我认为就可理解为“人格分裂”。

人永远无法脱离现实世界,当现实生活中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网络往往是条捷径。一旦再三依赖网络,那么就可能形成恶性循环。当然,我并不否认,通过网络满足精神欲望是一件神奇、美好的事情,但确实有人因此而迷失现实中的自我。

很庆幸高中之前国内没有什么网络游戏。那时,我每每沉迷一款游戏,如《大航海时代》、《仙剑奇侠传》,只要疲倦厌烦了,“自拔”并不难。

高三,以“传奇”为代表的网络游戏粉墨登场。那时,我已经知道“网络虚拟人格”只能满足人的极有限的精神需求了。然而,许多没有接触过电脑、网络的孩子,往往容易迅速被“网络游戏”毒害。我身边一些的同学和朋友,都是如此。他们沉迷、不可自拔,开始不学习,不上课,有一个同学连高考也不去参加。即便远离了恶毒的教育模式,但这样对身体的摧残也是巨大的:没有规律的生活,几十个小时泡在网吧。“骨瘦如柴、两鬓斑白”,我是见过的。

我认为,博客产生人格分裂的可能性不必网络游戏小。因为博客可以理解为“理性的网络角色扮演游戏”。因为Blogger本身也是一种虚拟身份的寄托,我们通过Blogging,来与外界发生交互,取得联络。当然,一部分人,也获得收益,无论是成就感,金钱,或者名望。我们在游戏中披荆斩棘、所向无敌,为他人所尊重、爱慕;在博客中,何尝不是如此?新浪名人博客计划、博客排行榜,校内网的校内之星、每日之星,这些概念说起来是积极的(positive)、健康的,但与网络游戏相比,确实有几分相似。

可以纯粹用Blog来满足现实生活的需求么?其实也有先例:木子美作为中文blogger的先驱之一,后来全职在博客网工作,她能靠这个养活自己,而且比大多数人活的滋润。

然而,可怜的孩子们,不是每个女人发点性爱日记就能成为木子美的。博客若成为你生活的全部,是可能潜在造成“人格分裂”的:这不是危言耸听!尤其当访问量达到一定高度、订阅数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往往容易在网络上获得比现实生活中更多的精神满足。这时候往往更加偏重于在网络上的一举一动,而现实生活必然会遭受影响。

所以,亲爱的Blogger们,在合适的时候,背上行囊,去旅行吧:)

私人博客的存在意义

序:9月1日的WordCamp还是非常成功的。不过,有三个问题我觉得仍没说清。

先说“私人博客”的意义,我觉得这完全取决于blogger本人。我在后面演讲中,也提到自己有“私人博客”。但这个blog仅仅对我自己,或者关系非常亲密的人才有意义。

Blogger开通“私人博客”的目的,无非以下几中:为了宣泄生存压力,为了抒发不便公众察觉的情感,甚至也可以是给自己竖立奋斗目标,等等。每个blogger都有不同的经历,也就促成了他们对blogging的不同需求。

然而,对于读者(订阅者、访问者)来说,则会产生“选择性阅读”的影响。

说的复杂一点,我们可以为每个Blog定义一个“私人程度比”的概念,暂且叫它WPPWeblog Privacy Percentage)吧。而读者(订阅者、访问者),则潜移默化地根据这个值进行“选择性阅读、订阅与筛选”。例如,我偶尔也会在“aw’s blog(www.awflasher.com/blog)”中发一些与生活有关的日志。如果在某一个时间区间内发表的此类日志占全部的10%,那么我的blog在该时间区间内的WPP值就是10;同样地,我的另一个私人博客,几乎全部是我的内心世界的宣泄与精神生活,那么我的WPP可能就是95或者更高。

WordCamp那天下午一位网友告诉我“我退订了您的RSS,现改用Web偶尔看看”。其实,这位朋友是觉得我的WPP稍高了。我对此是非常支持的:毕竟,大多数读者还是喜欢WPP低的Blog。当然,我觉得我的WPP在最近还是很低的:)

你这半年的WPP有多少呢:)

GetClicky新增API大赛!告诉我谁何时何地看了我的啥文章?

【更新】GetClicky出API了,第三方开发者又要high了,磨刀霍霍啊~ 详细情况见这里

此外,这次更新,GetClicy对Dashboard(概要面板)做了大幅调整,结合了jQuery,在体验上有非常大的进步,再次推荐!以下的截图,就是我校内网个人页面的统计概要,可以看到,7月17日和7月23日(今天),访问量不小,我想可能跟我的“校内涂鸦DIY系列”()有关吧。

GetClicky

转载本文请保留原文地址: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885

Good,我这想对于每一个没有自己blog程序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GetClicky为我们带来了这样精彩的应用:只需要贴一个图片,就能知道哪些IP访问了你的哪些页面。(当然,它也有缺陷,后面会提及)Okay,简单地说,诸如“你想知道你写给某mm的某一篇抒情散文这个mm有没有看”、“你想知道你为男朋友写的情诗他是否按时读了”,或者你就想知道大概有哪些人来过你的页面。都可以具体到IP地址

我还记得很早的时候就有yculblog的用户问过我怎么查看访问ip。我当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做,不过今天我有了答案:GetClicky

注册地址是:http://getclicky.com/6431

不过在您注册之前,我希望您简单听一下我的流水帐式介绍:

  1. GetClicky提供js和图像两种嵌入。大多数BSP(blog提供商,比如sinablog、sohublog、博客网、hexun、51、blogcn、xiaonei等等许多提供blog服务的网站)都不提供嵌入js代码(为了增加安全性考虑)。许多优秀的数据统计网站都是建立在js代码的基础上运作的,比如51yes、Google Analytics。因此如果您的BSP不给你开放js权限,比如校内网,你用GetClicky是最好的选择。当然,如果您有js支援,您也可以可以把51、Google Analytics的都体验一下了。
  2. 注册时,有一个红色警告:
    Does your web site get more than 50,000 page views per day? Please contact us before signing up!
    不用担心这个警告,它的意思时说如果您每天有50000的访问量,则需要慎用(人家服务器受不了)。我觉得大多数blog不会有这种访问量吧。如果您有的话,那你可以联系联系我,我专门给你提供程序了:)
  3. 需要填写如下内容:
    Username(用户名)
    Password(密码)
    Confirm Password(确认密码)
    Real Name(真实姓名,呵呵,随你了)
    Email(请填写真实邮箱)
  4. 注册完成后,你可以通过这个URL进入你的统计主页面(管理界面):
    http://getclicky.com/user/
  5. 你有几个blog,就增加几个site(add site)。比如你可能在sina开了blog,同时也在xiaonei写自己的东西。那么你可以增加两个site。
  6. 增加每一个的site需要填写的内容:
    Time zone (GMT) – 时区:在国内的,选择+8:00就可以了
    Daylight Savings
    http:// – 这个填写BSP的首URL就可以了(不要把后面的路经带进去了),例如(blog.sina.com.cn,或者someone.blog.sohu.com,或者www.xiaonei.com)
    Mirrors – 镜像,99.9%你没有这玩意,留空吧
    feeds.feedburner.com/ – 你的blog提供RSS么?用FeedBurner可以“烧录”一个,如果您都没有听说过RSS。不管他就可以了(如果你好奇,在下面留言,感兴趣多的话,我考虑写一篇通俗的文章义务为大家介绍一下^_^)
    Allow public access – 如果您不想公开您的IP访问来源,您大可以不管它(我想许多人可能不愿意,呵呵)
  7. 添加代码:这是最关键的环节。刚才我说过了,GetClicky提供了js和img(图片方式)嵌入。而现在看我这篇文章的朋友们,八成需要通过图片嵌入(GetClicky会告诉你:No JavaScript allowed?)。如果您会在自己的网站里贴图的话,那么我想不用我多说了。http://static.getclicky.com/xxxx.gif这个就是图片的地址。原理就是,当用户访问你的页面时候,只要这个用户打开了这张图片,他的请求就会被GetClicky的服务器获得。用户的信息,比如IP、浏览器、操作系统,访问时间,也就记录下来了。
  8. 进入管理界面,也就是( http://getclicky.com/user/),选择你的网站,进入“Stat”之。
  9. 慢慢看吧,看看人家访问了你的什么页面,什么时候来的,IP是什么,用的什么浏览器、什么操作系统^_^

我还是说一下需要再次提醒的问题以及可能有的缺陷:

  1. 由于不是js嵌入,那么很多信息可能不如js嵌入获取的好……具体情况对比我还没有仔细看,不好下结论
  2. 由于getclicky的服务器在国外,这意味着国内某些用户,尤其是教育网用户,速度可能不太理想,但我自己用北京网通方正宽带试过了,速度还行。
  3. 确保你嵌入的那张图片被用户看到了。对于xiaonei网,如果你想统计某一篇日志的具体访问细节,我个人建议最好在这篇日志中也嵌入图片。这确实挺麻烦的,针对重要的日志(比如情书啥的)用吧,呵呵:)

Okay,注册地址是:http://getclicky.com/6431 – 快试试看吧:)

关于这个注册地址的“推广协议”,我这里声明一下:通过这个地址注册,如果你升级到Pro用户,那么我可以获得一笔收入,为此,很多人以为我会有所收益。不过目前260多个人通过这个地址注册了,没有一个升级到Pro用户,我相信今后也不会有这种可能。原因很简单,你认为我们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劳苦人民会奢侈到花钱买统计服务么?~

我只是好奇有多少人通过我这里注册成为GetClicky会员,如果你不爽这个,大可以通过getclicky主页直接注册。

【另外推荐】给你的博客/校内空间/网站也加上奥运倒计时牌 – 关注奥运,奥运倒计时插件!

联系”知名博客”的几点技巧

这里,我姑且把访问量比较高、各类排名比较靠前的一些博客,称为”知名博客”:它并非一个噱头。当然,这里的讨论范围仅限于推广手段正当的博客。也就是至少得满足一些基本的诚信问题:原创为主、自己花时间优化博客体验,统计数字不弄虚作假等。转载请保留:《联系”知名博客”的几种技巧》-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978

然而,在国内博客圈子里,这些”知名博客”往往面临被”神化”和被”妖魔化”两种尴尬。而且,这尴尬,是潜移默化容易”传染”的:一、神化:对访问量高、排名靠前的博客顶礼膜拜。”沙发党”这个词的出现就是对”神话知名博客”最好的证明。也许有一天,你逛到徐静蕾或者韩寒的博客,发现她/他刚发了一篇日志还没有一篇回复,你会情不自禁地冲过去”沙发”一下吗?无论你认为这是低俗或者无聊,但说实话,如果真碰上徐静蕾的博客,我一定会。二、妖魔化:在联系博主遇到挫折的时候,由一些类似”自卑”的心理而产生厌恶情绪。甚至会达到抵触、憎恶等情绪。然后在留言中恶意中伤博主及他人。

这两种现象,今天暂时不去评价。但这两种现象带来最麻烦的结果是:Blogger之间的联系,变得异常麻烦。一方面,读者希望以最方面的渠道联系到自己喜爱的博主;另一方面,访问量稍高的博主又饱受”崇拜者”和”捣乱者”的干扰。

更有趣的是,我们往往同时会扮演两种角色。今天我就来分享一下自己(awflasher)的几点心得:

Continue reading “联系”知名博客”的几点技巧”

两个与色情业媲美的博客:罗永浩、王小峰

看看那几个门户,不禁深深感慨:中国互联网除了色情还有啥?当互联网上满满地充斥着激发人们”肉体欲望”、”性本能欲望”的内容时。你是忽略了”精神欲望”的满足;让”精神需求”达到高潮?

我的(http://www.awflasher.com/blog/)答案:看罗永浩王小峰的blog吧。

罗永浩,”老罗语录”的作者。绝对是近期互联网博客传奇中的一个典范。作为在这个多年以来一直以sex话题、内容为驱动的行业内迅速蹿红、披荆斩棘的博客之一。老罗绝对是经典中的经典。老罗无疑是给了那帮整天折腾”人体艺术”、”处男处女”赚流量的同学们一声响响的耳光。老罗自己的网站和后来建立的牛博网,在没有做任何互联网推广的情况下,在流量、人气、眼球,乃至Alexa排名方面,都非常出色:俨然是一个多年互联网经验的老手在创业嘛。我是从大二开始听”老罗的段子”的。当时有些朋友极力推荐,说是比~片还好看。在我听了几段之后,发现果然如此。于是许多同学都把~片都删除,腾出空间来收藏老罗的MP3……我常常在想,如果老罗在每一段录音后面插播一则”更多牛逼内容,请他妈放下屠刀立即登录www刀luoyonghao刀net”,现在恐怕都去NasDaq上市了。

说回到另一个”彪悍的blogger”,”按摩乳”的大名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听过,当时当时这家伙的域名太难记注,也就没怎么关注。”王晓峰”还是”王小峰”还是”王晓蜂”还是”王小疯”?我一直都没搞清楚,我唯一比较清楚的是,我在我的Firefox下输入”wangxiaofeng”然后按一下Shift+Enter之后,就能进入这家伙的博客了。王晓峰的文字,表面上看非常不正经,又臭又长。但仔细品尝,发现这种文字非常善于满足人的各种精神欲望。加上王小峰同学配上了经典的”辛普森配图“,为自己的每一篇日志又增添了另一种色彩。有时候,图形、文字配合极其默契,可谓遥相呼应,取长补短,反复地激发读者的精神”快感”,让读者一次次”高潮”,实在是功力浑厚啊!

老罗和老王,很有意思。都是名字做域名;都是.net的域名;都是三四十岁的老男人却能让这帮小男人的”精神需求”频频达到”高潮”。我不禁在想,某种意义上来说,传统教育毁了一代人,而他们,拯救了一代人!

看来中国互联网的发展,的确是需要更多老罗、王小峰这样的人。当中国互联网越来越成为一个”满足人民肉体需求的大杂烩”(N大门户首当其冲~)时,他们作为个人博客,却满足了这么多网友的精神欲望,鼓掌!

不过,我认为这俩博客虽然有趣,但非常不适合青少年和只接受过中国腐败教育的同学阅读。

PS:也有反对的声音,甚至包括老罗的老朋友方舟子同学。我一直认为,方舟子是一个单纯的人,当一个单纯的人遇上一个彪悍的人,于是就有了下面这篇文章,引用方舟子对老罗的一番评价:

以下是方舟子同学的原话,请不要以为是我说的,回帖请看帖。。。。。谢谢

本来不想再提起这个人,但觉得还是应该认真思考一下,为什么一个满嘴脏话、怪话的人能成为中国网络的正面明星,而不是小丑或最多是个丑星?

  我看这个问题很不简单。

  老罗有什么轰动事件吗?没有。主要就是网上流传的他的讲课录音片段,但讲的都是与课程内容无关的东西。

  那么老罗有什么观点立论吗?基本没有独到的东西,主要是牢骚和辱骂,对社会的牢骚,对他人的辱骂。

  那么老罗的独特之处是什么呢:

  1. 以敢说脏话为荣,并以此为自己的符号。这个不用多说,没有人会反对这是老罗的第一特征。可是这算什么呢?用他自己的话形容,不过是”装X”而已。他本人却对此津津乐道,只能说是个不折不扣的拿无聊当有趣的”傻X”。

  2. 以敢骂社会为荣,自视为异己分子。他质问方舟子为什么要骂那些他以为的民主人士,并认为方舟子没有为中国的”民主”呐喊是一个原则性的错误。可是他的过激言论似乎仅仅出现在他的课堂录音中,而那个录音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的录的。之后他自己似乎颇担心了一阵。

  除此之外我未能发现他更多的”闪光点”。所以我的结论是,老罗之所以成为明星是一个误会:

  原因一、他的讲课录音成就了他的名声,而这个录音对老罗来说是一个却是阴差阳错,因为老罗绝不像方舟子那样把所有的观点都明确地写成文章,并承担责任。应该说老罗很幸运地打了个擦边球,并投机成功,一炮打响。而这个投机也是被迫的,可以说是老罗无端地捡了个大便宜。

  这让我想起一个笑话。一个富翁为女儿招婿,最先游过鳄鱼水池的人将被选中。一个年轻人迅速地跳下水池并飞快地游了过去,因而得此幸运—-但他却是被别人推下水的。

  原因二、老罗有一张比较能”白活”的嘴皮子。这在普通人中好歹算是一个强项。但在广大新语丝读者中,我看最多算个中等,只是大多数读者一般不乱说。问题就在这里:老罗知道一些民主科学的零零碎碎,又碰巧敢于乱说,外加一副表面上玩世不恭的”装X”像,显得很不和谐,因而产生一种特殊的戏剧效果,使得他比较与众不同。

  问题在于,他的这出戏剧,确实有一大批热心观众。原因很简单,似乎不满嘴脏话,说出来的德赛话题便缺乏杀伤力—-对一些同样满嘴脏话的人来说。

  因此老罗的形象因为德赛先生的在场而显得依然正面。到此基本上解释了我最上面的问题。

  但结合”原因一”来看,这个正面形象的形成颇有投机偶然的因素。我们有必要问一问,在场的德赛先生是这个老罗形象的因还是果?即老罗是打算一直与德赛先生为伍,还是只是用他们做个道具?

  在我看来,老罗也许有一直为伍的打算;只因俗务繁多,实在顾不上他们了—-关键时候,去他妈的,爱谁谁吧。

  没有坚实的德赛知识、精神和理念,想一直打他们的旗号还是很困难的;甚至往往会觉得他们成了自己的绊脚石,需要一脚踢开!我以为这就是方舟子之所以离开牛博网的问题实质。

  至此,关于”老罗现象”的研究可以告一段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