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工程师安全意识不强被密探盯上,请同学们注意安全

由于我有大量本科同学好友在海外(中东、南美和非洲)地区从事工程师工作,因此转载一篇文章以分享。来自《青年参考》,原文地址

8月29日,两名在巴基斯坦工作的中国工程师失踪。9月2日,巴基斯坦境内的塔利班宣称绑架了两名失踪的中国工程师,并向巴政府提出释放人质的条件。那 么,塔利班为何要绑架中国工程师?各方又是如何营救的呢?

据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的官员介绍,8月29日,中兴通讯巴基斯坦公司的两名中国工程师 Zhanggua和Lung,乘车前往西北边境省的下迪尔地区检查基站,随后他们就与公司失去联系。同时失踪的还有随行的一名巴基斯坦司机卡里尔和保安伊姆拉努拉赫。有巴基斯坦当地媒体称,两名中国工程师分别是Zhanggua和Lung,巴基斯坦保安名叫伊姆拉努拉赫,司机名叫卡里尔。

被“塔利班”密探盯上

下迪尔地区高级警官费达-哈桑-萨阿说:“我们不知道中国工程师已在这一带工作了近一个月,他们也没主动告知我们,所以我们接到中国外交官和我们内政部的通报后,赶紧组建三个调查小组,展开大规模的调查行动,但直到9月1日晚,我们的线索仍然有限,不知道他们是迷路了,出车祸了,还是被犯罪分子或武装分子绑架。我们掌握的惟一线索是,他们8月29日晚完成了基站的维修工作, 在返回住处途中失踪。”不过,哈桑当时就感到不安,因为该基站正好在巴基斯坦塔利班控制的斯瓦特河谷与巴杰尔部族控制区之间,该地区最近几周一直是政府军与塔利班武装人员激战的战场。

穆斯利姆-汗是斯瓦特河谷塔利班领袖法兹卢拉赫的发言人。9月2日,身在斯瓦特河谷的穆斯利姆主动联系路透社、法新社、美国之音的记者,并说:“我们的人绑架了两名中国工程师,现在就在我们手上。他们的巴基斯坦司机和保安也在我们手上。不过,他们现在的情况还好。”对于人质的命运,穆斯利姆说:“我们的中央委员会将开会最终决定中国工程师的命运。”他没有透露开会的时间,也没透露进一步的情况。不过,他说,塔利班已开列了一份释放中国工程师的“条件清单 ”,随后会将此交给巴基斯坦政府。

穆斯利姆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绑架中国工程师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巴政府军最近不断进攻斯瓦特河谷,巴基斯坦塔利班决定报复;二是中国政府“迫使”巴基斯坦政府军在2007年7月向“红色清真寺”发起进攻,因为极端分子当时绑架了数名在当地工作的中国人。

GEO 电视台是巴基斯坦影响较大的私营电视台。该台的报道则说,这两名中国工程师到下迪尔地区不久,巴基斯坦塔利班在当地的密探就盯上他们。看到这两名中国工程师的安全防卫意识并不强,在展开维护工作时居然没有当地警察伴随,密探立即向上面汇报。塔利班开始研究中国工程师的工作与生活规律,最终于8月 29日晚得手。

当地“塔利班”很活跃

巴基斯坦内政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中国工程师在下迪尔工作但却没有足够的安保力量随行,真是“太危险了”,因为那里紧邻巴基斯坦塔利班的老巢——斯瓦特河谷。

描写唐代高僧玄奘西行的《大唐西域记》一书,曾这样描绘玄奘到过的斯瓦特河谷地区——“山谷相属,川泽连原”,“林树蓊郁,花果茂盛”。该地区在伊斯兰堡西北约160公里,优美的自然风光和历史悠久的佛教遗迹,曾吸引了无数游客前去参观。然而,如今那里成了巴基斯坦政府的反恐第一线。

盘踞在这里的正是此次绑架了中国工程师的“执行先知穆罕默德法典运动”的非法武装组织,并与“基地”和塔利班武装联系密切,频频发动恐怖袭击。非法武装组织头目法兹卢拉赫利用当地人的宗教热情,招募了5000多名支持者。

法兹卢拉赫在当地拥有“毛拉电台”,通过这个私人电台在该地区宣扬并强制民众执行塔利班式的法律,煽动武装暴力活动。去年10月,他们炸毁了当地一座开凿于公元7世纪的大佛。这与塔利班6年前炸毁两座巴米扬大佛的行径如出一辙。他们还对该地数以千计的居民进行奴役,并号召人们通过自杀式爆炸展开“圣战 ”。该派武装分子曾闯入一家市场,砸毁了数十家出售音像制品和化妆品的店铺。该派称将继续针对“非伊斯兰的”活动发动攻势——他们禁止歌唱和舞蹈,并把 CD、电视和电脑等能传播音像的物品视为罪恶之源。他们对妇女的装束和言行也有严格要求。此外,他们强烈反对政府和联合国共同发起的为当地儿童接种小儿麻痹症疫苗的活动,违令者会被砍头。当地居民都生活在惶恐不安之中。

在“执行先知穆罕默德法典运动”最强大的时候,这个非法武装组织共有1500至2000名顽固分子活跃在斯瓦特河谷地区,另有4000多名支持者和9000多名同情者,成为该地区的严重威胁。

2007年7月的“红色清真寺”事件后,武装分子更加猖獗。“执行先知穆罕默德法典运动”和西北部落地区的非法武装组织遥相呼应,不断发动恐怖袭击。其头目法兹卢拉赫带领武装分子一度强占了斯瓦特河谷地区的若干重要城镇。为此,巴政府决定展开清剿行动。

2007年11月,巴军方调集近2万名安全部队官兵,对法兹卢拉赫的武装组织展开了代号为“正义之路”的军事行动。两个多月里,安全部队的军事行动收效很大,收复了很多武装分子占领的村镇,使其势力范围逐渐缩小,以至于武装分子几无藏身之地,只能混在普通百姓家里。

今年以来,随着巴政府军打击力度加大,法兹卢拉赫和他的手下更无藏身之地。就在其发言人承认绑架中国工程师的当天,巴军方一名高级将领透露,当天巴空军的数架喷气式战机轰炸了斯瓦特河谷的加特-巴察尔地区,因为巴军接到情报称,法兹卢拉赫隐身其间。巴基斯坦军方发言人阿巴斯少将证实这次军事行动,但没有透露细节。他说:“我们炸死了10人,不知道他在不在那里。”

中巴两国全力营救

中国驻巴大使馆8月31日表示,使馆获知消息后,迅速与巴基斯坦相关部门取得联系,要求巴方全力协助搜救失踪人员。

中兴通讯针对两名工程师在巴基斯坦失踪发布声明,称目前搜救工作还在继续,一有进展将尽快发布消息。声明称,公司在中国驻巴使馆的统一指挥下,正协同分包商合作伙伴以及社会各方,在巴政府的支持下积极寻找失踪人员下落。知情人士透露,中兴通讯相关高管已于9月1日启程赶赴巴基斯坦处理相关事宜。

9月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举行例行记者会,要求巴政府尽全力营救中国工程师。

巴基斯坦各方迅速展开行动。下迪尔地区两大部族——苏坦克尔和帕杨柯尔的长老们约定,9月4日召开当地部族会议,商讨营救中国工程师的大计。两大部族长老均表示,绑架行径“令人震惊”,他们会与巴执法机构配合,挨家挨户搜查中国工程师的下落,而且绑架者要“受到处罚”。由于塔利班和“基地”都得依靠当地部族的支持,因此对部族长老的话,塔利班与“基地”都不能不好好想想。

巴基斯坦军方还在9月2日宣布停止当地的地面军事行动,原因是“让躲避战火的当地百姓回家”。对此,外界解读为巴军方是在为营救中国工程师“创造好的气氛”。巴基斯坦总理吉拉尼9月2日在会见中国驻巴大使罗照辉时说,巴政府正全力解救被绑架的两名中国工程师。吉拉尼说,绑架者的目的是损害巴基斯坦形象,破坏巴中关系,巴政府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他已指示有关部门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解救人质,并全面加强对在巴中资机构和人员的安全保护。罗照辉大使感谢巴方为解救中国工程师所做的努力,他强调中方对此高度重视,要求巴方全力解救,并确保安全。

营救工作很复杂

当然,营救两名中国工程师的行动会很复杂,毕竟巴政府军正在当地清剿塔利班与“基地”组织——9月2日,巴总理内政顾问拉赫曼-马利克透露:“巴军最近一次几乎捉到了’基地’二号人物扎瓦赫里。我们接到情报称,扎瓦赫里和他的妻子出现在穆罕默德部族区内,于是立即发动袭击,甚至将其锁定在某处,但最终还是让他给逃了。目前,’基地’组织有五六十个头目在巴基斯坦,但他们的行踪极其隐蔽。”

巴基斯坦塔利班发言人穆斯利姆-汗表示,人质目前身体良好。

《青年参考》消息

华为和中兴的确走出了亚洲,冲向了世界,希望华为人和中兴人能在拓展自己海外职业生涯的同时,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

白云前站长,华为公司员工白血病英年早逝!

今天登录白云黄鹤,看到一个让人悲恸的消息。

袁磊,华为,白血病。白云黄鹤前站长、白云黄鹤唯一一个非HUST籍站长(本科湖北大学、硕士华中师范大学)袁磊由于白血病,在深圳去世,年仅30岁!

华为啊华为。

今年1月份,袁磊还登录过一次白云黄鹤,不知那时,我是否和这位素未蒙面的师兄在白云黄鹤间擦身而过呢。

默哀……

八华为五挂 – 李一男师兄去向不明

中兴等疯狂挖角港湾员工 李一男去向不明
转载自: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马晓芳

根据华为收购港湾的计划安排,整合工作将于7月中旬完成,如今,这一整合已经进入了尾声。上周,港湾员工收到了公司不用再继续上班的通知,现在只有不多的员工仍在等待进一步通知。

  本报记者马晓芳发自广州

  根据华为收购港湾的计划安排,整合工作将于7月中旬完成,如今,这一整合已经进入了尾声。上周,港湾员工收到了公司不用再继续上班的通知,现在只有不多的员工仍在等待进一步通知。

  研发大多“平移”至华为

  港湾总裁李一男曾在内部邮件中表示,愿意到华为工作的,华为将会继续提供工作机会。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大部分港湾研发员工都选择了去华为工作,并被分配到华为北京研究所,这部分员工“工资平移”,即在华为可以获得同等待遇的工资,不过从港湾获得的“N+1”补偿(月基本工资×N年工龄+1万元)要分期付清;选择不去华为的员工则可以一次性获得“N+1”的补偿。去华为的港湾研发员工已经开始接受培训。一位港湾员工表示,这是港湾员工向公司极力争取的结果。

  不过在港湾1000多名员工中,还有相当部分的市场人员并没有解决,有员工表示,这部分员工还在等待华为的进一步通知。

  而港湾总裁李一男的去向仍然是个未知数。港湾新闻发言人李琳表示,李一男目前仍然休假,港湾不是上市公司,没必要对外公布所有信息,包括李一男可能的去向。大部分员工表示已经不见他露面,也不清楚他的去向。

  对手奋力挖角

  由于港湾在业界仍然具有相当强的技术研发能力,不少通信公司都开始利用这个机会“抢夺”港湾研发人员,比如中兴通讯、烽火通信、华为3Com等公司都在港湾展开了招聘。
Continue reading “八华为五挂 – 李一男师兄去向不明”

八华为三卦 – 老任 PK 小李~

转载自 – 武汉白云黄鹤站 – feosun

一、任正非 – 李一男

以下为任正非讲话记录:

  我代表华为与你们是第二次握手了,首先这次我是受董事长委托而来的,是真诚欢迎你们回来的,如果我们都是真诚地对待这次握手,未来是能合作起来做大一点的事情的。不要看眼前,不要背负太多沉重的过去,要看未来、看发展。在历史的长河中有点矛盾、有点分歧,是可以理解的,分分合合也是历史的规律,如果把这个规律变成沉重的包袱,是不能做成大事的。患难夫妻也会有生生死死、恩恩怨怨,岂能白头呢?只要大家是真诚的,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从现在开始,前半年可能舆论界对你们会有不利的地方,但半年后,一定是十分正面地评价你们的行动。所以你们不要担忧华为的员工如何看这个问题,在你们回来工作时,也会有一些不舒服的地方。将来如何对待你们,主要还是高层要对此有正确的看法,中基层是可以说服的。

  你们开始创业时,只要不伤害华为,我们是支持和理解的。当然你们在风险投资的推动下,所做的事对华为造成了伤害,我们只好作出反应,而且矛头也不是对准你们的。2001至02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濒于崩溃的边缘。你们走的时候,华为是十分虚弱的,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包括内部许多人,仿效你们推动公司的分裂,偷盗技术及商业秘密。当然真正始作俑者是西方的基金,这些基金在美国的IT泡沫破灭中惨败后,转向中国,以挖空华为,窃取华为积累的无形财富,来摆脱他们的困境。华为那时弥漫着一片歪风邪气,都高喊资本的早期是肮脏的的口号,成群结队地在风险投机的推动下,合手偷走公司的技术机密与商业机密,像很光荣的一样,真是风起云涌,使华为摇摇欲坠。竞争对手也利用你们来制约华为,我们面对了基金、竞争对手更大的压力。头两年我们通过加强信息安全、交付件管理才逐步使研发稳定下来;加强市场体系的干部教育与管理,使市场崩溃之风停住了。开了干部大会,稳定了整个组织 Continue reading “八华为三卦 – 老任 PK 小李~”

八华为二卦 – 收购港湾?一男招安?

论文进展顺利~抽空再八个卦……嗯……

最新消息 from 新浪 – 华为可能收购对手港湾网络

本报讯 昨日下午,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华为将从华平手中购买港湾网络的股权,从而成为港湾的第一大股东。此前,有传闻说港湾网络将要卖给西门子。不过,最新的进展表明,昔日的两家竞争对手华为和港湾网络将最终走到一起。 

  2000年底,时任华为副总裁,被业内广泛认为是任正非接班人的李一男,出人意料地北上北京,另起炉灶创办港湾网络。以仿照华为模式建立起来的港湾,最终因资金不够、短期内无法上市以及主要投资方华平的退出等等原因,将于近期卖给华为。据接近谈判的内部人士透露,港湾的所有内部运营和商业合同都已经停止,内部正在准备接受华为的整编。李一男本人到底去向何方,目前还存在一定的变数。但是,华为的收购已经成定局。

==

先看最有趣的一个互动环节:
投票:您认为华为收购港湾之后,李一男会选择怎么走?
网易的投票情况:
总票数 487票,投票项:
1、不服输,咽不下这口气,离开港湾再次创业 27.0% 133票
2、吸取创业教训,努力工作,最终成为任正非的接班人 59.0% 290票
3、意冷心灰,拿着港湾换来的钱,远离商战,专心搞科研 13.0% 64票
看来搞科研是下下策啊!……哈哈

再看评论,也挺恶搞

引用自 网易网友评论
一个老不要脸 搞定 一个小不要脸。–任正非赠言:“成功的秘诀就是不要脸”。

说实话,华工电信的学生,没有人不以李一男为骄傲,也没有人敢这么说他。我对于李的创业还是很支持的,因为李是在为华为立下汗马功劳之后且任正非并没有进行约束 Continue reading “八华为二卦 – 收购港湾?一男招安?”

八华为一卦 – 整理关于过劳死与华为加班的一些理性看法

其实我还有一万五的论文要写,但我仍然忍不住把这篇日志发上来。最近华为似乎成为了大众焦点,特别是华为和我的本专业的“密切联系”,让我不得不也对这件事情有所关注。

关于华为,有一本书很经典:那就是大三时我就看完了的汤圣平的《走出华为》,刚才切到百度搜了一下“走出华为”,发现大众关注的确实在我预料之中:

引用自 百度检索结果相关性排序
走出华为 下载
走出华为 作者
走出华为 汤圣平
华为真相 走出华为
走出华为 李玉琢
华为 胡新宇
华为公司
华为 累死
华为 加班

这里不想对《走出华为》多做评价,当然,这是一本好书,尤其是在非技术方面给人以很大的帮助,我想说的是关于上面引用结果中加粗标注的一件事情。

不妨从昨日的白云十大说起。昨日我以上白云,就发现十大上有一则惊人的标题-《一位逝去的华为青年:天堂里不再有加班》

引用自 全文引用
 华为新闻发言人傅军表示,虽然过度劳累与胡新宇死亡不构成直接的因果关系,但确实也有相关性,公司高层已经高度重视对此事的处理,公司也重申了加班政策,晚上十点以后加班要经过批准,不准在公司打地铺过夜。

  2006年5月28日晚,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25岁的胡新宇因病毒性脑炎被诊断死亡。多天的抢救仍无法挽回胡新宇的年轻生命,他的全身多个器官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不断衰竭,直至最后一刻。

  毕业于四川大学1997级无线电系二班的胡新宇,2002年考上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继续攻读硕士,2005年毕业以后直接到深圳华为公司从事研发工作。在4月底住进医院以前,他从事一个封闭研发的工作,经常在公司加班加点,打地铺过夜。

  "公司十分痛心。"华为新闻发言人傅军表示,虽然过度劳累与胡新宇死亡不构成直接的因果关系,但确实也有相关性,公司高层已经高度重视对此事的处理,公司也重申了加班政策,晚上十点以后加班要经过批准,不准在公司打地铺过夜。

Continue reading “八华为一卦 – 整理关于过劳死与华为加班的一些理性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