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北京城铁5号线沿线有房出租的朋友们请联系我

更新:房子已经找到,感谢对外经贸大学的“李老师”(应求不公布其姓名)。

由于现在上地的住房即将到期,我又因私人原因需要在城铁5号线附近寻找新住所,这几天一直忙于寻找房源。不过对5号线附近实在不了解,而且黑中介太多,特此求助于各位朋友。

要求:

  1. 5号线附近,距离“惠新西街北口”或者“惠新西街南口”这两站越近越好;
  2. 一居室、干净、朝南;有厨房、卫生间;
  3. 中介勿扰

请发邮件到这个邮箱:

北京小聚,Geeky Meets Pretty Party – Episode 1

先来一段略有矫情的简单介绍,不喜此风格请跳过。

Geeky meets Pretty Party是由几个80年代生人的“Web/IT Geek”在北京发起的线下(娱乐、休闲)聚会。昨天Episode 1在北航雕刻时光隆重召开并且顺利闭幕。与会者达到15人。除我之外,均为拥有solid background的俊男美女。大部分来自国内外各行业的著名企业,如Google、Baidu、IBM、伟达公关、中金投资等;也有在读的本科、硕士和博士生,来自:Washington University, 北京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山大学等……

这次聚会本是我约Cat Chen、You Xu的一次关于ifgogo这个非盈利组织未来发展讨论的聚会。后来可能是Cat Chen考虑到时间、精力等各方面因素,提议直接搞一个松散、娱乐化的线下“Party”,而且强调,要有美女。okay,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于是我们便达成协议,每个人(通过各种渠道)带N个mm参加本次party。最终这次Party的“co-founder”除我之外,有:百度的Cat Chen、华盛顿大学的You Xu博士、北航现任学生会主席Yc Yang、Google的Junyu。聚会命名由Yc Yang提议,为Geeky meets Pretty,目前为Season1 Episode1:)

欢迎在北京的朋友们积极策划后续的活动。

好,“solid backgournd”吹完了,简单说说这次聚会吧。

地点:雕刻时光
时间:2008年1月27日
人物:以上提到的人物和诸位MM(考虑到MM们的个人隐私,就不公布姓名了)
事件:就餐、自我介绍、FreeChat、KingKiller

我想说的是,其实这次“聚会”,我们这些“Geeky”值得检讨

用我带去的对外经贸大学05级的Jessie MM的话来说是“(你们)太收敛了、太不会玩了”;而Cat Chen则认为,我们这些“Geeky”大多都能演讲1、2个小时没问题,但是不能像原新东方的头号傻逼老愤青罗永浩那样:每隔他妈15分钟来他妈一段小笑话,或者荤段子。都是一群出来混了一两年的Geeky了,居然被一个大三的MM给鄙视,实在是令人感到惭愧!

另外值得检讨的是,虽然有失娱乐性,但另一方面来看,从交流层面,并没有深度的行业交流,甚至连两个行业的“PR”(PageRank和Public Relations)都说了半天才让对方行业的朋友基本搞明白咋回事。我想,这个可能也是我们本身的定位基于Entertainment而不是Learning所造成:Geeky们一方面调侃(Google)PR,而另一方面又(忽略、回避了定义细节,因此)没有深入地、细致地给Pretty们解释什么是PR。

不过,值得庆祝的是,这次南方人占了“上风”,我们到会者大多数来自南方或者中部地区。在北京这样一个风沙盖天、寒风刺骨的北方城市,无家可归的我,常常以身为一个南方人而感到无比的感慨~

最后的杀人游戏时我的感冒已经有点儿来劲了。所以注意力并不是很集中,把“法官”听成了“保安”;而You Xu的一哥们把“杀手”说成了“小偷”;而更离谱的是黄超MM居然自称“城管”……看来杀人游戏的本地化进程在它引入中国的那一天起就是失败的!

最后,照片……这个,先发两张MM照片吧(想要联系方式的请为本Party融资100万美元以上,哈哈):

 

Yang’s post

Cat Chen’s post

Xu’s post

关注奥运,的房租问题及预测(增一段视频)

关注奥运(的房租问题),请在抓虾、鲜果推荐本文,原文地址: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124

北京只有两种人:有房的,没房的。有趣的是,不管是“生了孩子都没房的IT民工”,还是“有两、三套房的成功人士”,都抱怨自己是“穷人”。当然,这似乎是国人的一个“通病”。

于是,2008年奥运会,这些“穷人”们都想着要好好发点财。我曾经试探性的问了问我那个看似木讷的湖北老乡房东,明年如果一次多付几个月能否优惠,结果对方不假思索地告诉我,“明年有奥运会呢”。我有一朋友更是宁把其手中的一套房空出半年,也坚决不租满一年:

(引用一篇媒体报道)面对千载难逢的租赁黄金期,有的业主甚至不惜违约、提前退租。有的房东甚至预计,明年的租金会上涨10倍。中介也纷纷“备战”,储备房源。多家中介公司直言,持这种想法的业主不在少数,至少占到了50%以上。目前来看,中小户型出租房源量已开始小幅下降8%左右。预计今后两三个月内,下降幅度会更大,可能会高达25%至30%左右。

据“预计”,奥运房租要涨十倍。这也就意味着,我明年要以同样的房租回到回龙观的小阁楼,或者西二旗的地下室。这样的奥运,实在是让我觉得颇为痛苦。在我的“奥运倒计时牌插件”中,eidiot曾说“珍爱生命,远离奥运。既见民不liao生,何忍歌舞升平。”。现在,“歌舞升平”还没到,虽然不至于惨到“民不liao生”,一想到这居住问题,还真有点那么个味道了。

我在想,经过2008年奥运的“大洗牌”,也许北京的两种人要从“有房的”和“没房的”变成“有钱的”和“没钱的”了。作为一个曾经写过《北京租房攻略》的北漂er,我简单的预测一下:

  • 明年奥运,将会有大批的外地人(暂时)离开北京,在电视机前为奥运健儿们加油;
  • 明年奥运,中介公司将增加一倍,黑中介公司将增加两倍,中介服务费用将增加2-3倍;
  • 明年奥运,西二旗和回龙观的房东们将接纳数以千计如我这样无法离开北京的“IT民工”;
  • 明年奥运,和我现在房东情况相似的人,将一人开一到两家“Web2.0”公司;
  • 明年奥运,将有一部分有极大房产资源的“大房东”成为VC合伙人。

欢迎大家补充(欢迎保持队形,注意该用拼音的地方,用拼音)。

附:阿企同学说要攒钱买房,我想,要不咱拉几个blogger合伙买它一套,有人有兴趣不?

PS:继续八卦一下,大家说李湘姐姐的“阳光房”能租多少钱一个月,请看视频:(顺便show一下我最新款的Vplayer,嘿嘿)

http://www.awflasher.com/vplayer/vplayer.swf

创业路上 – 你伴我闯荡

人总是容易记得那些不好的东西,然后对比现在,有一种“苦尽甘来的快感”。一年来,我所承受的压力、痛苦,经历的彷徨、悲伤,如同电影胶片一样,反复眼前。一年以来所发生的种种,我也曾面临崩溃和绝望。

引子:昨晚“研发基地”做了大扫除。我们终于拥有了一个单纯而tough的技术团队。很不容易。很不简单。

其实,这是一个痛苦的历程。改革,意味着痛苦。对此,任何传统的模式和架构,都会表现出极其强烈的抗拒力。仍记得Web2.0这一发展到某一程度的时候,凡是沾了“2.0”边的,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得而诛之。如同我刚开始提出SEO、UCD、XHTML+CSS等一些“奇怪的”理念一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似乎一件又一件地抢。从始至终,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正确的观点,非但很难说服别人,还会惹来一身“脏”。别人不愿意做div+css,我来。其实,我又何尝想把大把时间花在div+css的基础学习上?眼看着AS3AIR等我真正感兴趣的重要技术没有机会第一时间投入,实在是一种莫大的遗憾。然而,今天看到Keso的一篇《钱闹的》,我更加坚定了。

我曾试图证明,试图不惜一切代价。遗憾的是,多数情况下,都是无功而返的。偶尔,会陷入沉思。以我浅薄的阅历,陷入哲学家般的沉思,是可怕的;但以一种单纯而简单的目的出发,往往能坚定自己的想法,也能获取智者和领导者的信任。

很遗憾,由于一次病毒入侵导致系统重装,进而无法查找我刚到公司的时候撰写的无数的PPT和DOC文档。从刚到公司提出SEO、UTF-8,到后来成立“UI-UE组”,到现在初具规模的Web产品开发部门。我们的路还很长,我们的路还很艰苦。

纵有千难万苦,创业路上,有你伴我闯荡,何惧之有!

北京租房攻略

北京租房攻略,仅供参考:

  1. 寻找房源,可询问公司同事或者周边的小区居民,大多数居民还是很好的,交通方面也要注意看看是否距离城铁、地铁很近;
  2. 寻找中介,可以找那种规模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太大的中介肯定找不到便宜的中介费;太小的中介完全不靠谱;在上地、海淀这种楼盘复杂的位置,不找中介的话,很难联系到房源,毕竟中介靠这个吃饭,他们的信息还是很有价值的。
  3. 看房前,中介的”看房合同”仅有中介单方面保留,不构成法律效应,但仍然要注意填写,为了确保自己的利益,可以故意错填号码(大多数房产行业的运作充满了尔虞我诈,无论是房东还是住户,都是弱势群体。出于对自身的保护,我不得不这样劝说你,当然,前提是你自己是一个有诚信讲道德的人);
  4. 中介联系房东看房时,一定要看房产证,此外注意看房子的各项设施是否运行正常;
  5. 可以和中介的业务员还价,可以考虑给予一定的”回扣”,以便压低整体费用;关键看业务员是否靠谱了,可以多跟业务员谈谈私事,结交朋友为先。此招慎用。
  6. 一定要明确好房东是否也支付中介费,如果遇到两头吃的中介,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利益(否则房价会被抬升)!
  7. 中介往往会急于让你租房,毕竟不成交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不管房好还是房差(除非特别差的,因为他赚取不到多少中介费),他们都会让你立马租。这时候要慎重,不要盲目下决定,多看几个房源再说。
  8. 本文陆续补充,欢迎转载,请保留: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914

进入“新居”,开始月光族的生活了

在我劳累了N天在北京的房地产行业内摸爬滚打之后,我发现北京的房地产行业真是让我目瞪口呆。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总之IT行业尤其是互联网行业我们这些单纯的从业人员要想获得一个公平的物质收入,最好把自己工资后面加个”零”。

有需求,才会让你无法拒绝。我需要找一个安静、方便的地方度过每一个夜晚,这就需要”出血”了。否则,就去小阁楼和地下室吧。曾经连续N天在办公室忍受香烟的味道再疲劳地回到小阁楼地下室,途中还要忍受伟大奥运工程的尘土飞扬(说实话,奥运工程我看有点儿玄,恐怕大家都忙着算银子去了),这种日子我这辈子也不想再过了。回想起刚到北京的那一个月,我简直都是把止咳糖浆当水喝。

当然,说是没有用的,作为一个单纯善良的”80后”,活在当下,就准备被强奸吧。于是我沉默了。我把我的血汗钱献给北京的房地产事业,okay!抽光咱们的血,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就等着扯蛋吧。哈哈……

当我把北上一年来所有的积蓄都取出来的那一刻,突然怀念起儿时妈妈给我买的涂鸦本,怀念起我一手涂下的色彩缤纷。那些梦想,早已破碎。

PS:我是创业公司,我也算是创业团队,我就不”愤青”了。希望大学还没有毕业的80后的孩子们(仅针对有真本事和人品好者),在找工作的时候,不要把自己的工资开的太低,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拯救你们的。

北漂一年

早上收到了华中科技大学校报编辑部的邮件,我的《喻家山下,梧桐雨中》上了副刊,颇感欣慰。

晚上美化了一下Blog,和Gtalk上的朋友一一道别。准备离开时,我却不想走。公司的应届生都陆续返校答辩毕业了,这意味着我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战斗了。算起来,毕业、北漂已近一年了。

一年间,收获无数,错失无数。一年间,有些过往虽然不愿再想起,夜深人静时,仍然浮现眼前。从痛苦思念到麻木;从像哈姆雷特那样对生死、存在还是灭亡的徘徊不安,到无数个夜晚茫然地倒在床上昏迷地睡去……我不知道我明年会在哪,我也不知道后年会如何。北漂这个词真是个贴切的表述:“漂”如浮萍,无依无靠。听到一曲《乌兰巴托的爸爸》,不禁唏嘘:我已经四年不知“家”的滋味了。

2003年春节在武汉-广州的火车上度过,那是我第一次去广州。

2004年春节独自在学校度过,我花了几天研究LBlog并开始更新这个blog。还记得那年看《仙剑》看得泪流满面,跑到各大BBS与人争辩所谓“相濡以沫”和“相忘于江湖”。

2005年春节在北京到武汉的火车上,我记得大年初一的西客站仍然人山人海,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06年大年初一,从北京飞往广州。第一次飞行,感觉很好:穿梭于白云蓝天,华夏土地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

我有时候真的在想,我来北京的选择到底是否划算。一年以来,身体状况的改变,我心里非常清楚。除了理想,我找不出第二个答案。下班前,朋友看着学校寄给我的报纸,调侃我还是个“文学青年”。这些有过阅历的七十年代人总是把理想批得一文不值,让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在那一刻,理想两个字显得那么的狰狞。

理想之所以为理想,就是因为它偶尔也会动摇,我替父亲还了钱,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家;

理想之所以为理想,就是因为它不得不漫长,我的青春年少,看来不得不献给伟大首都奥运工程中的尘土飞扬。

据说在哈姆雷特的悬崖边,有一位天使曾对他的“To be or not to be”轻轻回应了“Suicide is painless”。也许,在这个寂静之夜,也有人如此回应我吧。

元宵,北京下雪了

昨晚在国贸附近的地下室过了一夜,颇有点当年混迹西二旗的感觉。相同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那种说不清的味道……我想,在北京没有住过地下室也许是一种遗憾吧。

雪从昨晚就开始下了,晚上感到地下室的时候外面已经堆满了厚厚的积雪。今天一早出来发现窗外已是分外妖娆。

在北京漂泊最大的乐趣就是你不知道下一个元宵你会在哪个地下室中度过;

在北京漂泊最大的痛苦就是你不知道你会在哪个地下室中度过下一个元宵。

无论乐趣,抑或痛苦,都是一种姿态。

一个人的第几年

晚上喝了点感冒药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午夜被穿心的爆竹声吵醒。其实我觉得那更像是在新闻里见过的恐怖爆炸。随之而来的,是小区中车辆的警报声,不同大小、不同频率、不同音色的警笛,此起彼伏。迷糊中我怀疑周围正是战火硝烟,不禁吓出一声冷汗,但这莫名的夜里,也偶尔伴随着长久的寂静,这让我有足够时间冷静地告诉自己,这里是北京。

从小没有在北方生活过,我不知道北方的习俗是否如此,只是觉得异常诧异。不过回过头想想,我生在武汉,长在武汉,却也对很多武汉的习俗不尽了解。现在除了一口略带北方口音的武汉话以外,我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是武汉人的方法了。

理了理春节放假的计划表:大年初一,CA1315,北京到广州;初五,广州到武汉;初十,回北京。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有一个安定的住所,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城市。我想,即便是那些以“拼命三郎”自诩的人,也有回家的一天,而这一天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春节将至,北京街头的人开始逐渐稀少了。城铁不再拥挤、街道不再嘈杂,灯下霓虹中也很难听见那些性感脚步声。突然觉得北京仿佛变了一座城市,那条曾经拥满“IT民工”、灰尘满天的上地东路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偶尔看着几对年轻的情侣们拖着沉重的大皮箱急匆匆地奔向西二旗城铁,更让我感到寂寞:因为有些风景,本来是可以属于我的。

回头想想,总有数不清的如果。那些如果也许能化为各式各样的幸福。但每次我都咬牙做出最残酷的决定,最终,每一种可能的幸福都夭折了。我清楚,每一次的决定,都是为了进一步的幸福。我离开武汉,离开广州,离开一个一个爱我的人,来到这个北方最繁华的都市,绝不能空手而归。

Server Down, OUT of the HATCH

Server Down .. 两天的时间,可能是访问量过大,终于把虚拟主机给撑垮了。

结果换到幻想曲提供的服务器,刚好了不到半天,这台server也出事了。昨天晚上幻想曲发现了故障并排出,但心里仍然有点儿担忧。
昨天又挂了……再次迁移,感谢微视网的安岗提供了一台网通的server(跑私服的-_-)

此外,我住的地下室,是原来北京市西二旗郊区的防空洞改装的,非常类似LOST中的Hatch(我住过之后终于知道为什么LOST的同志们要在外面搭帐篷而不住Hatch了︿),稍后会pub一些照片。由于地下的湿度极度不适应,我将近期内迁移到北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