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男子因户口问题摔死幼儿 称受歧视不如早解脱

没想到就发生在昌平!寒……寒啊!当我们周围的北京深深人谴责这名男子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在北京的外地人,谴责之余,不禁感到深深的悲哀!!!
来源:北京晨报

仅仅因为孩子的户口上不了,“莽父”刘某一把将刚出生43天的亲生儿子摔死。亲眼目睹惨剧的妻子慌忙报案,将丈夫送进公安局。

刘某原是昌平区南口某厂工人。去年,刘某的妻子生下了一个男婴。孩子满月后,刘某给孩子上户口时却遭到拒绝,只因刘某没有住房证明。而刘某的户口已从老家迁出,孩子也无法在原籍落户。刘某为此非常烦恼。

据检察机关指控,今年元旦,刘某看着儿子,又开始为上户口的事情发愁。他在公安机关供述说:“如果孩子上不了户口,以后就是黑户,会受到歧视,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孩子早点解脱。”想到此,刘某突然从床上抓起出生仅43天的孩子,当着妻子的面重重地摔在水泥地上。回过神来的妻子把孩子抢过来送到医院。但经抢救无效,孩子死亡。

后经司法鉴定,刘某为限制行为能力人。事后警察根据刘某妻子的报案,把刘某抓获归案。昌平区法院将择日审理此案。(记者 李婧 通讯员 崔亮)

专家研讨“同命不同价”:改革户籍是治本之策

最近,随着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和北京中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方平以公民身份上书全国人大,关于取消“同命不同价”的呼声越来越强烈。4月15日,全国律协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和清华大学法学院宪法与公民权利中心举行“‘同命不同价’与农民的平等权——直面户籍制度下的歧视研讨会”,与会的宪法学者、经济学家和律师呼吁,从改革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入手,消除城乡二元结构,才能真正符合我国宪法规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引用自
新华网北京3月20日电(记者 韩洁)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刘鹤20日表示,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将是一个渐进的和过渡的过程,不能马上全部取消。

北京为什么是天堂?

北京为什么是天堂?

在这里,你可以接触到业界最有技术含量的人,也可以接触业界最能忽悠的大骗子。无论是从技术还是从市场推广方面,你都可以学习到很多知识。你会不断地觉得自己还不够好,你会发现总有比你更加优秀的人,总会有更加好的生活模式去追求。上班时随着华为的大军从西二旗城铁步行到上地七街,你会深深感受到华为这样一个值得我们骄傲的民族产业领头羊的企业文化。同样,加班到九、十点,同华为的人一同步履蹒跚走向城铁站,你会感到劳动力在这里是多么的不受尊重和下贱。这一切都将导致你不断地努力,甚至为之付出生命。所以每一个敢于来北京闯荡的人,都是一个极有事业心和工作热情的人。

北京是一个包容各种文化的城市,北京不仅只有高楼大厦、水泥森林,老胡同和古建筑能让你找到几千年的中国文化的繁衍。同样你可能在圆明园看着一纯种欧美老头牵一黑发小丫头,然后看着残垣断壁,深深体会到民族仍然不够强盛的悲哀。你在感叹颐和园的绝美幽静之余,不会忘记北洋水师的惨败。在这里见证了中华民族的衰败与昌盛;在这里见证了社会各个阶层的人生百态。

北京还有一个好处,像我这样单身的人在北京可以锻炼出极强的忍受孤独的能力。

北京是天堂,在这里“浮华世界不再是梦想”。华灯初上,这座古老的城市竟在灯红酒绿中显得如此性感。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和“她们”要如此歇斯底里,就如同我不明白初中政治课本上为什么牛奶多到需要“资本家”们把他们投入河中一样。

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和师弟一起,住在一间挤了40多人地下室里,人均居住面积估计5个平方左右吧。地下走道的空气质量且不提,洗澡是从9点开始排队到转钟。我和师弟从搬进去那天开始就发烧,直到后来撤出来。当然,这个比起我在东北旺看到被06年大雨冲的无家可归的民工比起来,不算太恶劣。即便如此,算上水电费,我们一个月仍然要出近500元的房租。那一刻,我觉得,北京是地狱。

北京假发票真多

郁闷,单位的加班餐我出了好多钱,换回的都是假发票!经济损失惨重,预计有100元整,这样下去坚持不到发工资啊!

唉!太可恶了。什么是到!

附:北京地区发票真假查询可以上税务局:http://211.157.219.11/fpcxjg.jsp

北京地区的朋友们谁有多余发票支援一点。入不敷出啊!

结论:这里不适合有洁癖以及完美主义者生活

我每天呼吸的首都空气

看了前面一篇日志,总有人问我北京到底怎么像“地狱”。呵呵,看来大家都不关心天堂,都关心地狱(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没法在天堂,而YY着我在地狱)

这样,介绍一下我24小时的空气情况吧

0:00 – 8:30 鸽子及饲料味道,房东是海淀养鸽协会的。在他眼里我们根本比不上鸽子重要,我们(我们和鸽子)一块住在阁楼上。我们的房间就一个1平方米不到的小窗口,而鸽子确住着大门大窗大阳台的房子。(稍后上传视频)

8:30 – 9:30 灰尘,绝对的灰尘,比武汉多N倍的灰尘,我不想夸大其词,但保守的告诉你,N大于2

9:30 – 21:30 烟。北方男人都抽烟,而且认为不抽烟就不是男人。这个,我没法去争论什么了。我只希望自己事业有成前不要挂了。

21:30 – 22:00 城铁人群的汗臭味。这是一天空气最好的30分钟。

22:00 – 0:00 鸽子味,见上。

这还只是空气,关于饮食、交通,我希望大家发挥想象(可以参考GoogleEarth这里的一些资源)。总之,八个字:苦其心志,劳其体肤。

北京?乐不思汉 – 心在汉?

北京。

说什么好呢,有人说这里是天堂,有人说这里是地狱。我的感觉是,身在地狱,心在天堂。

我写下很多抱怨的文字,全部删除了。总不能为08年的奥运会中国形象抹黑了。

总之,我知道,我并不属于这里,这里也不属于我。

但我不会离开,我不会以一个失败者的姿态离开。我在北京什么都不需要,唯独需要成功。

北漂开始……

北漂开始了……在北京混真的还是挺不容易的。房子特别难找,现在都没有找到。地下室都要几十块钱一夜。唉!
贫富差距、社会地位差距在这里真是一览无余。

现在仍然急着找房子ing~
上地附近的房子太郁闷了……网上6号发布出租消息的帖子,7号打过去电话,房东说有已经30多个人打电话了。。。。我的天哪……
上地东里西里50平方的、用了六年的房子居然可以开到1500/月……而且楼下还全部都是清一色的“求租”“急求租”……

估计只能往北看看回龙观,或者往西看看颐和园、圆明园了-_-

今天差点被骗,坐车到回龙观(北边郊区)再转车到健德门,某居民楼14楼某公司…先让我给钱,再带我看房。现在回想起来,漏洞确实太大了。当时居然是因为没有带够钱而逃过一劫……唉!善良的人们啊……可恶的黑中介

网上找房也非常困难……10个里面有11个都是代理、中介。连telnet下面的smth都充斥了中介和代理…

现在急寻人大、农大、上地周围交通便利的2居室住房

北京房子有多黑,看这里吧……http://www.newsmth.net/bbs0an.php?path=/groups/social.faq/HouseSeek
联系QQ 20266077

北京的公交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就要去北京了,又看到这样一文……其实我在北京已经领教过了,有素质的热心的售票员确实是有的,但是似乎也有一些很歧视我这种外地人的,有些话听着很不舒服。有在北京的朋友希望踊跃发言,我洗耳恭听了!

via 两全其美

302公交车上令人发指的一幕!

4月15号晚5:22我像往常一样周末从学校回家,坐上了南门的302公交车。
车行驶到团结湖站,一个女售票员开始验票,我掏出了自己的学生月票向她出示。
她就问:你这个是几月份的月票?
我说:三月份的啊。
她说:这个月票现在不能用了吧。
我说:这个月不是换IC卡么,新闻上说纸制月票不是可以用到4月15号么,今天是最后一天啊。
她说:那是地铁月票吧,车票只能用到10号。
我听了立刻表示,那我买票好了,于是我准备掏钱。
她说:你再花2块钱买票可不行了吧。。。我们这儿有规定,一天2块,15天30.
我就说:“这个月票的事我也不清楚,我今天坐了您的车,该多少钱我给您多少钱。罚30块钱我可不能接受。”本来我花这个月票也就20块钱,坐车的成本也只有2块,再说了,一个学生能有什么钱,无缘无故要我30!这个我哪能接受。
后来我说:车票只能用到10号我确实不知道,今天上午我还用来着,那个售票员也没说什么。车票我买还不行么。
她说:你一天就逃2块多,15天你得逃多少钱啊,罚你30算少的!
我心想:我办这个月票也就每周回家的时候用一次,或者偶尔出行用一两次。你凭什么说我是天天逃票啊?!说实在的话,我一个月总共坐车的钱还不及我本儿钱花得多呢,现在能用月票的车那么少。
我就说:我是学生,每周就回一次家,根本不是天天用。
她说:那我不管,我们这有规定,要不你交30,要不你就跟我到总站一趟。
后来我觉得她太不可理喻了,也就懒得理她了。车到六里屯站,我站在了前车门口准备下车。我对那个女售票员说:我到站了,车票该多少钱我给您,30块钱我不能接受。
她立刻横了起来:“那你就甭想下这车!”
我说:车到站了,你不能不让乘客下车!
当时前车门已经聚集了好些要下车的乘客了,她让乘客全部到中门下,不给开前门。(注意!车到站开门是公交公司的规定,她显然已经违反规定了!口口声声跟我说规定,自己却违反规定,并且还不是一次,而是接下去的好几站都没有开车门!!)

后来气氛已经很紧张,我觉得已经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上升到人格尊严的问题了!接下去令人发指的一幕发生了!:
我说:你不让我前门下,我就到中门下!
我向中门走去,那个售票员下来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用力之大已近乎扯!她把我扯住以后匆匆开了门让乘客下去,然后对司机大喊“关门儿!”我立刻觉得这根本不是公交车,而是一个牢笼!
后来我急了,我说:你放开我!要不我就打110了!
车后边卖票的一个五大三粗的女的过来了,粗声粗气地吓道:你打110,打999也没用!
这句话使我确信了这帮人是群没文化,讲不了理的人。
后来在我严厉要求下,她看我不再挣扎,把揪住我的胳膊的手放开了。我又走到中门说:“车到站了,你们不让乘客下车,还讲不讲理了!”我看哪里有乘客下车,我就走到哪个门。
后来那个后车卖票的五大三粗的短头发女的把我堵在中门,用非常粗的手攥住我胳膊,并且揪扯我,用墙似的身子堵住我,粗声粗气地说:“今儿还就不让你下这车了!你不是横么,我就跟你横到底!”她这个已经完全算得上是人身攻击了!我拼命挣扎,她就嚷起来:“你打着我脑袋了!带我上医院吧!”天啊!搁着谁会相信,一个瘦弱的独自回家的女生敢动那么五大三粗蛮横女的的手指头,还口口声声说我打她,谁会信啊??!!这已经完全是在进行敲诈了。
整个过程持续了10几分钟,车上当时还有十几个人,全都冷眼看着,一个弱小女生受两个身形魁梧女的人身攻击,没有一个人出来管一下。我当时喊起来:“这个社会怎么是这样的啊?难道都没有正义了么?看到一个小女生受欺负,都没有人来管一管么?!”我本能地抓住了一个男的,我说“大哥,您来评评理。”那两个粗暴的售票员说“你拉住他也没用!”我说“你们到站不让乘客下车!大哥你就说下车,她不让你下你就告他们!”她们看有一个男的站在我一边也软了下来,冲着我说:“谁不让他下车了?你凭什么拉着人家不让人家下车啊?”我说:“这是我朋友行了吧,他要下车,你们不让他下车!”她们就问:“您是她朋友吗?” 那位大哥真是好心人,让我觉得快淹死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一棵救命稻草。他说:“好好,我是她朋友行了吧,你们怎么处罚,补两块钱行了吧。”她们说“两块钱不行,得补30.” 那位大哥说“好好,我给她补30.”我当时一听就拦了下来,我说:“这钱不能给!她们这么对待乘客,说什么也不能给这钱!”那个短头发的胖女的说:“你想给还不行了呢,到我们队里跟我们头儿说去!”这时候车已经疾速驶进302辛庄总站了。那个胖女的对中年妇女说:你看着他们,我去找刘队去!
一会跟着胖女的来了一个50岁左右男的,自称队长。他问:怎么回事? 我开始说了一下情况。我说的时候两个女的一路吵吵,完全没等我说完就被她们截断了,而且嗓门之大完全盖住了我说的话。那个队长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交30块钱就让你走人。”后来他把我带到办公室让我“说明情况”。到了办公室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住,哭了起来。我说:这个我并不知情,而且我已经说了要买票了。 队长说:不行,你把这张月票露出来了,就是你的错误,按照规定你就得交这30块钱。 我哭着说:那你们售票员打人,你就不管了吗?! 那个短头发的胖女人立刻嚷了起来,“你说我打你了吗,我打你哪儿了?我告诉你你还打我了呢,你看我这扣子怎么掉的?!”我心想,天知道你怎么掉了一个扣子,就把它盖到我头上,这个我也会,把扣子揪折了,说你打的。我说:“你至少扭掐我了吧,至于扭掐算不算打,只有领导说了算了!”那个胖女人又开始吵吵,中间还穿插那个中年女人的吵嚷。那位好心大哥过来打圆场说:“算了算了,我给这30块钱了。”我按住钱,说“这钱说什么不能给!我上的是正规大学,学习的是道德正义,这完全没有正义!”队长就说:“小姑娘,你说正义,我跟说什么是正义,你亮了这张月票了,你违反规定了,你就得交30块钱,这就是正义。”后来又威胁道:“这钱你交不交,你说行还是不行,要是说不行你非得把简单的事变复杂了,我就叫警察,这两位售票员不能按时出车,所扣的钱都得算你头上!”那位大哥一听这话就把钱递了过去,那个队长看见出钱了是40,说:找他10块。我也没有拦着,我还能说什么,他们已经要动用武力了。但我已经气得不行,哭得几近晕过去。当40块钱给出去的那一刻,我觉得我的人格已经受到了最大限度地侮辱,更可耻的是我向这种不公平势力屈膝投降了。。。
走的时候我说:我会向李素丽热线投诉你们的!
此时,他们已经将我滞留在总站长达40分钟!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非常黑,家人已经非常担心。
后来那个好心大哥说听到队长叫刘傅明,但我至今还不知道那两名售票员是谁。我曾经问过,我说我有权利知道她们的名字,但是队长并没有敢告诉我,他在怕什么呢?如果没做错事为什么不敢说呢?

后来我向李素丽热线投诉,后来又向一分(公交总公司第一分公司)投诉,接电话的人说他们会严格调查这件事,如果事情属实,会严格处理当事人。
我又给京华时报打了电话,他们也把事情经过详细记录下来了,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报。
在这里我给大家一个电话,虽然像我类似的遭遇并不多,但碰上不可理喻无理可讲态度蛮横的司机售票员不用跟他们讲理,直接打电话投诉:64041170.这是一分的号码。我姐姐就是公交里的,她说只要投诉李素丽热线,公司对这个处分相当严厉的。

此外我还有几点置疑:
1.公交公司是否有权力长时间滞留乘客
2.售票人员是否有权力对乘客进行人身攻击
3.他们所说的罚款规定是否真的是透明的。因为我交30块钱后,他们并没有给我任何的收据或凭据!那个队长也说,在我之前有一个研究生用他人月票,规定应该罚150,后来那个人说了软话就罚了50了事。如果说金额可以随便改那还叫不叫规定?!而且他们罚款的资金流向又是去哪了呢?我也不得而知。。。

人在北京[流水账儿]

看到很多搜索《北京流水》这部小说的朋友进入这里,我想提示一下,这里是aw的个人blog。和《北京流水》这篇小说没有关系,您也许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搜索“北京流水”会搜到我这里呢,我估计可能是因为我的网站在Google中认定的PageRank比较高吧。废话不多说,您要是想搜索这部小说,请加上书名号,这样搜索《北京流水》。当然,不小心进来我这里,也算是有缘分,我也很高兴广交天下朋友。

第n天@后面有些图片。

今天和北京的朋友们一起吃了年饭,喝了些酒,头有点晕晕的,不过想想也没啥重要的事儿上来更新一下blog。这段时间挺累。可能是考研之后没休息好吧。昨天约了咱们高中班上的美女出来玩,很久不见了,呵呵。聊着觉得挺伤感的,今年6月就要大学毕业了。

在北京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吉他高手Huer(9年的吉他经验!),这哥们爆爱干煸豆角。yngwie.cn还是他在维护!真牛。(替她做个广告,可以带吉他课程,100元一节课)

今年的年三十又要在火车上度过了,不过已经习惯了。去年是武汉-广州;今年是北京-武汉。去的城市越多,也许越不容易伤感吧?总之我想彻底远离熟悉的地方和回忆,似乎这样会快乐一点。对此,我一向很自信,与其说是逃避,不如说是勇敢!

第三天

北京,首都,老实说我从来就没打算在这里发展。我从小就不喜欢北京,因为高考分数线的问题,我敢肯定就这分数线的问题上除了我以外绝大多数高中生都受过气。高三时,语文每周都要写周记,我可是每周都要对中国教育进行深刻的理性批判。后来把语文老师都感动了,还给我写了不少鼓励的评语。

年少时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要来北京发展。我曾经想就在武汉混一辈子,没想到四年以后,我一个人不远千里来到这座城市。当然,这并不表明我已经考虑留下,在广州也有许多我需要、并需要我的朋友和兄长。我发现很多外地人来了北京都喜欢憋着 Continue reading “人在北京[流水账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