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与粉丝

博客更新的速度逐渐赶不上北京春天的步伐,难道是我老了?这么一想,那我岂不是要用百度的老年搜索了 – 想想看多可怕,我还不能老!

“枪手与粉丝”,是我近期思考较多的一组话题。我在Twitter上有了超过2000个follower、校内主页被看(其实是“干”)了十几万次、RSS订阅也超过了5万,我突然开始变得谨慎起来 – 我说的每一句话,发表的每一次更新,GTalk同步的每一条状态信息,都可能被视作“枪手行为”(截止目前,我已经被兼任56.com的枪手百度的枪手Google的枪手校内的枪手淘宝的枪手优酷的枪手)。

Blogging五年了,我早就不在乎这些口水之争,但我确实不希望连累无辜。例如我在Google Music挑歌发布的时候写了一些个人对谷歌的看法,就被部分读者视为“枪手作品” – 我并不为自己平白无故成了什么枪手而郁闷,更多地,我为这样让人们觉得我所喜爱的谷歌公司“爱找枪手”而感到不安。在这样一个没有“人肉防御”观念的时代,“枪手”在人们眼中无处不在。看看那些争论得激烈的帖子,似乎全是双方的枪手在激战。

其实上,我认为“枪手”根本不可怕,就如同雇佣军永远打不过我们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一样。其实我2005年就见识过什么叫枪手,那时是一堆免费P2P网络电视为了争夺用户而找了不少职业型的发帖者到处发spam消息,但他们基本不会花时间去和你辩论,他们和人肉Spammer一样,拉完屎就走人,他们也并不在意我这篇文章批判到他们 – 都是生意人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比枪手更可怕的,是“粉丝” – 注意,我打了引号。我这里说的“粉丝”,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愚昧盲从情绪发泄所纠结而成的主观个体。我早就领教过一些艺人“粉丝”的厉害,如果说枪手手中的枪只是用来朝空中射击以“吸引注意”,那么“粉丝们”则会挥起武器,怒视着任何一个反对者和异议者,并且,随时有可能发动攻击。

“粉丝”们的愤怒有时候会给我带来额外的乐趣,有时候则会让我哭笑不得,而还有时候,则会让我感到毛骨悚然。其实在一个缺乏信仰的年代,崇拜偶像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鄙夷的事情,但现在许多“粉丝”们的根本连自己的偶像是怎么一回事都没搞清楚,我那天居然在韩寒的博客后面看到几个署名“庚饭”的“粉丝”说“韩庚的文章写的真好”,彻底无语了。

最后,我也想给盲目的“粉丝”们泼泼冷水。几年前,一位在叉叉卫视工作的老朋友问我是否有兴趣合作基于明星的SNS网站,并告诉我说盈利绝对没有问题。我很茫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一个对互联网运营一点都不懂的人为何会对盈利如此自信,结果她告诉我,“我们有艺人资源,而那些粉丝们的钱最容易了”。当时我很震惊,我刹那之间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做快乐男声项目的时候他们居然敢用几十台服务器去host一个Alexa排名不入5k的网站,而对用户体验这种东西则毫不在意。

珍爱生命,远离“粉丝”。

圣诞节的意义

Christmas,是对耶稣基督诞辰的祝福和庆祝。耶稣,又称为基督,是”基督教”的创始人和中心人物。每年12月25日的圣诞节是基督徒纪念耶稣降生的节日。我们至今仍然沿用的公历,是古代罗马人为了纪念耶稣降生,按祂岀生前后而划定的。耶稣降生前称为公元前(B.C.);耶稣降生后称为公元后(A.D.)

耶稣的降生,对世人来说,是最重要的”好消息”,因为是神自己选择来到人间,做世人的替罪羊来拯救世人,使在世上的人因相信耶稣而得永生上天堂。(好消息:神的国降临人间)。

(via耶稣学会)

举世闻名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在十八至十九世纪,曾率领百万雄师,横扫亚、欧、非三大洲,建立了帝国。可是,最终只身放逐在南大西洋圣赫勒拿岛上。临死之前说:“我曾率领过百万雄师,而今连一兵一卒都没有了!我曾横扫三大洲、建立雄霸天下的大帝国,而今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我远比不上拿撒勒的耶稣基督。他没有一兵一卒,也没有占领过一寸土地,可是,他的国却建立在人心里,他已经赢得了千千万万的心灵,使他们心甘情愿为他牺牲、为他服务,并且把他的福音传遍天下……”

我突然想到,大概是在一年前讨论ActionScript3的文件上传机制认识的Stephen Oliver,一位只有15岁澳洲小男孩。

Oliver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交流技术之余,经常向我宣传基督教的好。

我并非一个轻易信仰某教的人,但也为他的执著所打动。想想看我15岁的时候,每天例行上课、作业、考试,没有什么丰富、肃穆的精神神活。唯一的乐趣只是偶尔沉迷在《大航海时代2》这种256色的DOS游戏之中,幻想一场奇妙的世界旅行。

和Oliver谈到一些关于i18n(internationalization,国际化)的看法,我给他介绍了“Chinese in English”的ifgogo.com,并表示对i18n非常感兴趣。但我认为距离大众太遥远。我对Oliver说,这世界上许多人,连吃饭穿衣都成问题。Oliver坚持说上帝会来拯救我们,而在我看来,上帝就是我们自己

Oliver有一句话,我印象深刻。当我对“上帝牺牲自己以挽救人类”而表示欣慰和期待的时候,他说:“Notice it was a gift. A gift is not yours unless you take it”

Anyway, Merry Christmas 2007!

Update: 1914年,德国人和交战中的英法士兵在战壕中,也不忘了庆祝圣诞,双方打出了“YOU NO FIGHT, WE NO FIGHT”,和平在硝烟中挣扎的那一刻,多么令人感动。原文《Urban Legends Reference Pages: World War I Christmas Truce》通读了,有时间的建议看看(English

寻找近期一系列“新闻事件”于道德之外的起因根源

前段时间,幸福收藏夹抛出了一个“原创VS抄袭”的话题,邀请我来写一篇文章。其实,对于这个话题,我想很多Blogger都是有话可说的。转载请保留出处: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103

近日,新闻不断。从WordPress.com.cn的“复活”,到Google对出售连接者降低PageRank的惩罚;从Feedsky介入CBC赞助引发的Feed作弊,到校内网彻底禁止HTML/DOM,再到SEO从业者的疯狂。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包括之前的“基于校内网和hexun博客的GoogleAdsense欺诈”、“疯狂的人肉Spam”,给人一种如此的感觉:似乎总有那么一些人,在考验着大家的智商,挑战者大家的耐心。

有人愤然回击,也有人默不做声。即便有些人的言行实在让我觉得遗憾(比如wp.com.cn的这位“卓先生”在众多Blogger中的评论,实在是让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也我不想去诅咒谁的母亲。

其实,很多问题的讨论,如同“海市蜃楼”一般,我们往往顺着目标前行,却始终达不到终点。

我们是否能以“一种脱离主观的理性姿态”来讨论这些话题,分析这些事情发生的必然条件?至于最终是否能找到解决方案,我想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种讨论姿态,也是我喜欢《魔鬼经济学》的重要缘由。

相比Steven Levitt式的开放式思维姿态,中国的教育家们却一贯认为“不好的就不要去知道”才是真理。真是让人觉得遗憾不已。

与经济学家Levitt一样伟大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也给我了很大的启示:结合他的心理学理论,发现上文提到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如此看待:这个行业(互联网)中的个别人,他们的“本我”战胜了“超我”,而使得“自我”体现出不负责任的一面。例如对他人版权的不尊重,以及对个人荣誉的不合理索取,等等。这些是每一个人“本我”的那个阀门下的东西,人人都一样,我们每一个写这篇话题的blogger,其实也一样。只不过,我们很自豪,因为我们有着“超我”的信仰,这让我们能团结在一起,正视欲望,互相激励。

那么,除去“道德”与“责任”的缺乏,我认为造成抄袭泛滥的原因更多在于:

  1. 低投入,高回报的利益驱使
    曾有一个做SEO的朋友戏称:你写一篇文章要花这么多时间,花这么多精力,而他一个垃圾站一天就几十万的IP,实在是觉得我很“可惜”。显然,他无法体会我的成就感。当然,于我,亦然。
  2. 先天思维模式因人而异
    有的人由于有着更好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可以平衡这种本能,而有的人不能。这些人天生如此,用生物学家的话来说,就是DNA如此,无法改变;
  3. 后天教育中不正当的暗示
    我们从小到大所接受的教育(中国教育),一直贯彻着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理念”。对于“侵权”这种行为最大的特性,我想就是“事不关己”了。
  4. 惩罚机制的缺乏与“破窗效应”的作用
    “如果有人打坏了一个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的维修,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暗示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玻璃。”。看看现在的情况:外界体制对于“作弊”、“侵权”毫无惩罚,对于无法平衡“本我”与“超我”的人来说,少了一种制约途径。
  5. (社会心理学)“责任分散效应”的作用
    对于抄袭如此普遍的今天,除了原文作者本人,根本没有人会在意文章的出处。发表文章的时候,只需要加上一个“zz”表示“转载”,就足以获得对抄袭之罪的“救赎”,而且,抄袭这们会这么想:一篇文章往往有千万个“zz”版本呢。

总而言之,要想杜绝这种侵权的行为。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也绝非三天两头可以做到。唯一可以帮助我们的是:时间和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