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lexa排名到Feed订阅数 – cheat show?

Alexa排名上次洗牌,针对中国网站的降权很严重,以至于牵连到我这个人blog。可惜Alexa高估了许多像我这样的“老实人”:我们既没有那个钱,也没有那个本事。而作弊的在分析完Alexa的算法后,仍然从容不迫地恢复着名次。

Feedsky搞了一个中文网志年会赞助活动,依据Feedsky订阅数增量来圈定赞助范围。于是,这些种子的变化开始变得越来越神奇了。有人能在短短几天内获得几千个新读者,实在是“了不起”。于是,我发现信心百倍的我,要让Lemoned失望了。

其实,有考试,就有作弊:我曾经担任2006年武汉市成人高考考试助理监考官,我深知这一点;再者,有统计数据,就有作弊:我认识Feedsky的吕欣欣,我也深知这一点。

“作弊”这个词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太普通了。在这样一个一切以分数、排名论英雄的教育模式下,“作弊”发展成一个可以牟利的行业,根本不足为奇。接受这种教育长大的孩子们,已经和“作弊”天然地融为一体。对他们而言,“作弊”是“生存的必经之”、“一种合理的生存技能”。当我发现很多连英文单词有几个字母都不知道的人居然过了六级过且以此找到了各自的“好工作”时,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作为一个“在应试教育中被摧残了近十年”的人,我深知:有一部分“作弊者”根本就不是因为考不好而作弊。相反,他们有着比我这样不作弊者更好的智商和创意。我“备战”高考那阵,数理化那些课,简单的选择题几乎都全对,后面的“大题”、“压轴题”几乎都要错不少,但当时有一帮“作弊高手”往往拿到考题后会很快做完难题,然后“不屑一顾”地从我们这些老实人这里高搞定所谓毫无挑战的“简单题目”,然后一窝蜂地交卷去happy,这些人现在也许就在从事我热爱的互联网行业。于是,就有了开头的话。

“杜绝作弊”的希望要是寄托在“进一步扼杀、惩罚”上的话,我觉得不会有任何效果;最果断的方法“取消一切排名”,显然不符合这个商业社会的根本利益;而建立所谓的“诚信体系”,如果上一代没忽悠咱,也得等到下一代。

因此,如果你是一个明白人,请用娱乐化的眼光来看待一切作弊现象吧。让我们在这个愚乐净土中尽情娱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