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子的功劳就是消灭傻子,至少让他们不再那么傻

这个标题有点像我儿时就听到人们谈论的一个话题:“是因为有马路清洁工人们才乱扔垃圾么?”我们从小被应试教育洗脑搬地教导,不能思考如此阴暗的问题,但事实上,如果每一个人都不扔垃圾了,马路清洁工就会面临重新找工作的麻烦。

同样地,网络骗子很少在Web Geek(你可以理解为“深谙网络技术和行业规则的高手”)出没的社区出现,因此,长期呼吸干净空气的Web Geek们,虽然都自以为很聪明,但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欺诈还会如此猖獗,更无法理解骗子存在的价值。

我们总是在责怪Spam欺诈网站,却不曾想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中招。我从来不会同情在类似艳照门和Kappa女事件中被病毒危害的普通网民。因为无论你如何强调“人肉防御”的重要性,他们也不会在意。只有真的发现数据被破坏、帐户被破解、网络银行里的资金都莫名其妙蒸发掉的时候,他们才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会升级到IE7甚至尝试切换到Firefox、Chrome等非IE浏览器;才会更多地订阅原创类的媒体和博客而不是随便点贴吧里的广告链接;才会愿意掏钱支付其他人用辛勤劳动创造出来的原版服务;才会真正重视“人肉防御”。

互联网欺诈和垃圾网站是一个奇妙的生态链,如果他们都死光了,行业就无法发展,无论是技术,还是观念。所以,虽然我们这些老老实实的原创创业者很痛恨他们,但乐观地看,他们其实正在为我们培养忠实用户呢:)

切勿复制人生

Lun第二次回中国教会我Ctrl+C、Ctrl+V(复制-粘贴)的时候,我应该是13岁左右。恩,应该没有记错,那是微软的《Age of Empires》(帝国时代)盗版首次发行的时候:安装游戏要输入注册码,我愚笨的用Notepad记到纸上,而Lun很娴熟地利用Ctrl+C、Ctrl+V组合将readme.txt中的注册码粘贴了过去:那是我第一次领教Ctrl+C、Ctrl+V的“功力”。总之,当时的我,看得目瞪口呆。

弹指一挥,十年转瞬即逝,“复制-粘贴”的把戏已近人尽皆知。而我却错误地把这个“强大的功能”滥用到了我的人生之中:三年的初中生活、三年的高中生活和初期的大学生活,一直没有突破缰绳。我在别人为设计好的人生蓝图上,不断地复制着那些片段:要么,在复制着别人的生活;要么,在复制着自己的生活。

SEO(搜索引擎优化)行业有一个大忌叫“重复内容”(Duplicate Content)。我自认是一个“业余SEO高手”,在内容架构上,从不会犯这种“大忌”,可现在看来,我的生活,却充满了Duplicate Content:我虽竭力控制自己不要悔恨往日得失,但也常常感到黯然失落与遗憾。这,甚至不是简单的“时空萎缩感”所能形容的了。

人生如梦,Randy Pausch说要引领自己的一生,而我们很多人,却是在复制自己的一生。过早的落幕并不可怕,但一段贫瘠的开场,却足够令人遗憾。我突然想起那一年,Lun还推荐了我一本《The Outsiders》,豆瓣一位网友如此作评:“真滑稽,在我最渴望的时候,书也没有,碟也没有,现在什么都有了,我却只能继续回忆,为了怕损害那种至深的美好感觉。”

虽然有Lun的热情推荐,但那一年,我只记住了“Ctrl+C、Ctrl+V”,而这本《The Outsiders》,我直到今天也没有看。

停止与人争辩的5个理由 – 彪不彪悍都不用解释

转载请保留: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154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这是一句多么通俗体贴的告示:我们作为一个个正义的智者,活在这样一个充满社会化欺诈全人类IQ缩水的世界里,有效率地活下去是如此的重要。

除非,你是一个fulltime-salesman,否则,千万不要浪费时间去和那些忠实的QQ或者IE用户争执,为什么你使用Gtalk聊天、用Firefox看网页;也不要去跟那些陌生人解释为什么你现在需要更高的收入,为什么你要学习英语。

简单总结以下五个原因:

  1. 习惯难以改变
    如果一个人习惯了低效率的生活,那么高效率的生活对他而言是更加低效率的。改变一个人的习惯只有这个人自己的主观意志才可以做到。
  2. 不断地主观干预造成抵触情绪
    善良的你也许还在不断地替Mozilla和它的Firefox洗脱罪名,但这反而会得到对方的反感。最后往往只能以双方被对方的口水淹没而不欢而散。
  3. 无法抗衡的背后的‘看不见的手’
    这只手,其实和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那只手并不相同。之所以说它“看不见”,是因为你不能看见,即便看见了,你也要装作没看见。否则,后果严重。(请善良的人仔细品味)
  4. 来自同质化竞争的妖魔化负反馈
    Firefox被那些饱受垃圾推广网站骚扰的不知情网民定位为“流氓软件”,你向这些人去反复地解释,反而要替那些垃圾推广网站背黑锅。
    今天我一位高中同学在他的Blog呼吁大家不要使用Firefox,原因是中了一种木马,让你的计算机不断地弹出安装Firefox安装页面。
  5. 巨额沟通成本却毫无回报
    由以上4点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你要浪费大量的时间在一件无法得到收益的事情上。一个善良的人一定要足够聪明,并且懂得“monetize”,翻译成中文是“收益”或者“赚钱”。其实我不太想用中文来解释,因为这些词汇都统统被妖魔化了。

我那时空萎缩的2007

2007年,除去在D-Log系统中丢失的数据之外,这个Blog的数据已然积累满了整整三年,36个月。无论未来如何,历史将永远真实地存在着。(本文链接多为备注,请选择性点击,我不希望浪费您的时间)

回忆是敏感而迟钝的。脑海中大量的“duplicate content”(重复内容)开始合并、重组,最终一起蒸发掉。2007年,大多数生活是被动和机械的。蓦然回首,一些索然无味的重复过往瞬间变得虚无缥缈;忽然之间,只记得那么几个令我感慨的瞬间:

  • 那是二月,广州回武汉的飞机晚点,疲惫的我,11点多降落在这个熟悉的城市,武汉比广州要冷许多,尤其是机场的夜晚。但那个夜晚对我而言却很温暖。因为,我知道我会见到一个人;
  • 那是五月,趁北京的炎热还未降临,我们寻着春天的余味游园。我知道,我很久没有如此的放松甚至放纵了。只此一天,却若十年;
  • 那是七月,经过努力,终于组建了一个完整的技术团队。我们在上地佳园进行了两个月的封闭开发。且不论成败,鼎盛时期,这里住了11个人,洋溢着久违的单纯和热情。

2007,我还看了不少电影,写了一些影评

我看了宫崎骏的《天空之城》、《龙猫》、《幽灵公主》、《千与千寻》和《魔女宅急便》;看了唯美的《不能说的秘密》和烂片《合约情人》;2007年还看了《基督山伯爵》、《肖申克的救赎》和《蝴蝶效应》,我开始逐渐意识到,陷入“过去VS未来”的漩涡中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我看了《每当变幻时》和《云水谣》。竟然开始对这种时间跨度大的情感片感到有所触动。其实我很清楚,当我看到2001级本科生于2005年离开学校的那一刻起,我就很清楚,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无论何种“状态”和“身份”,都将一去不返。只不过,一些西要在彻底失去的时候,才开始意识到它曾经存在过。

2007,我结识了不少朋友。

我对北京生存环境极度不适应,但在行业圈子方面,北京的确是天堂。2007参加了WordCamp中文网志年会,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大多是前端开发者Blogger圈,以及Web2.0圈子里的创业者们。当然,如王兴Facebook的理解,社会关系一定要用心维护,当然,我是不会用“群发短信”这种维护方式的。

2007,我启动ifgogo.com,开始了彻底的英文写作,并且,我一定会坚持下去。我深爱母语中文,同时,我也坚信英文将是一种好的工具,非英语母语的人可以利用这门语言的优势为自己服务。

然而,除了这些之外,剩下的300多天却不知去哪了。Cat Chen认为,网络使用时间积累可能导致时空感扰乱。的确,这不是选择性失忆,而是时空感衰减:长期坐在屏幕前,人的空间感会变得迟钝,回忆的片段变得模糊而稀薄,以至于让你记不起什么事情。

06年的我,其实是幸福的,然而,在06年的结尾,我却盼着它早日滚蛋
07年的我,经历了痛苦彻悟,在07的最后一天,我不禁期望时间停滞。

想起爱因斯坦的一句话“that what makes it difficult for some people to comprehend is its simplicity”,其实就是:复杂源于简单。而我则进一步认为,有时候我们追求的复杂,甚至是对简单的逃避:因为简单意味着执行和责任。

2008年,我并不想用一两天给一年设定什么具体计划。因为,对于一个有理想并追求自由的人来说,唯一所需要的,是每一天的执行,仅此而已。

2007年,除去在D-Log系统中丢失的数据之外,这个Blog的数据已然积累满了整整三年,36个月。无论未来如何,历史将永远真实地存在着。

1984-2007, something to miss, someone to miss.

冷静、独立思考能力

其实我想用“冷静、独立的做爱能力”来作为标题,因为我觉得我们很多人现在连生理上都没“打通经脉”,精神、思考能力上能有何种突破?(某种意义上,不得不承认,我们连行使一个生物本体功能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只是上一篇《把头埋在沙子里做爱的我们》被很多朋友说笑为“标题党”,让我有些惭愧:就如同大多数人只是想看范冰冰的性爱视频,却不想看范冰冰的电影视频一样。我这个被应试教育摧残已久的工科毕业生的文字无法取悦大家。

言归正传,作此文,主要是有感于国内两大BSP(博客服务提供商)近期的一些动作:

  1. 按摩乳那里得知,新浪搞了一个“新浪每周沙发之王”
    先不评这个“沙发之王”的可行性与盈利模式,我们不妨看看新浪博客最大的竞争对手在干什么:
    网易(163.com)
    丁磊正在如火如荼地推有道搜索,号称要超过百度。我看了一下,虽然还很“幼齿”,但架子还是搭得挺大的;
    搜狐(sohu.com)
    搜狐在酝酿SOW,一种基于Netvibes UWA的Widget引擎,我很惊诧一个门户能放下“姿态”来参照一个Web2.0新锐所建立的标准;

    百度空间(hi.baidu.com)

    百度空间虽然有诸多令我(个人)不满的地方,但是确实有很多好处:速度非常快、简约、容易上手。
    回过头看看新浪那个用户体验还亟待改善的“blog3.0”又有什么新动作呢?新浪推了一个“每周沙发之王”。这样,名人博客们恐怕在攀比各自访问量、点击率之余,又要好好培养一批各自的“沙发党”了。只怕到时候新浪博客只有两种人:“像郭敬明那样的名人们”和“职业化沙发党”。

  2. Nings那里得知,腾讯搞了一个“QQ空间自定义域名解析”
    得知这个消息,我一开始很诧异:腾讯什么时候开始玩这种只有yo2、72pines才“屑于”的高端游戏了?难道这个“重义气,讲情谊”(网上流传的对马化腾的评价)的企业真的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感了?然而,很快我发现腾讯的“自定义域名”不过是继续“模仿”新浪。而且,也有大搞“名人Blog”之趋势。如果他们不把精力花在完善QQ空间的服务上,我是绝对不会去任何一个QQ空间浪费时间的。(除非是生活中的好友,我也会极力劝阻他们使用这种浪费青春的服务)
    作为中国最有可能干掉(我不是QQ的fans,只是觉得竞争用户受益)“百度”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在Web2.0上的无力,实在让人替他们着急啊。至于Google BlogSearch收录QQZone的事儿,在我看来,就算不是迫于“G.cn”本地化政策的无奈,也是缘于Google和Tencent的暧昧关系。对此,郝兄如是说:“强烈谴责Google blogSearch收录qqzone,那东西根本不是blog,至少我的Firefox从来看不了”

在我们这个泱泱华夏Blog圈,永远只有“名人”,没有“草根”。忧民的罗永浩老湿和王小峰老湿早就分别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不惜伤害自己fans的利益,来唤起大家的“独立思考能力”,这种精神,实在值得学习。

在构建一个世界上最宏伟的局域网的同时,没有人会带你离开肖申克。所有的救赎,决定于你自己。

PS:2008年美国大选,民主党(Joe Biden)和共和党(Fred Thompson)分别有一名候选人用WordPress撰写Blog,恩。其中Fred Thompson非常“2.0”:专门开了一WordPress MU(多用户版),把自己的支持者都拉进来写Blog,而且Blog下面甚至有Facebook、MySpace、Twitter、Digg和Flickr的个人链接。

把头埋在沙子里做爱的我们

如果你问“我们”大多数人怎么做爱,这个标题就是答案。即便是在Web如此一个开放的领域,我们也如此闭塞

今天陆续得知三条消息,让我非常震惊。震惊于我们的无知闭塞

  1. (MT)MovableType宣布开源
    MT终于开源,而WordPress已经建立起来的一些优势,无论是品牌(WordPress.org)、BSP市场(WordPress.com)、用户口碑和社会化活动(WordCamp),MT能否迎头赶上呢?会否有一天,在北京能有几百人一起参加“MTCamp”呢?让我们看看这场好戏吧。
  2. Facebook的F8平台架构开放社会化图谱
    Facebook表示,将把自己最核心、最具备价值的“the social graph”(社会化图谱)开放出来给开发者和用户。Facebook发明了一个名词“FBML”(FaceBook Markup Language),而这个FBML则可以让开发者深入地切入用户以及用户的社会关系,以便给用户提供最体贴的服务。这里,我们意识到,FB的做法不仅仅是取悦开发者,更是取悦所有的SNS平台。不知此刻Flixster、MySpace的站长心中是如何的心情。
  3. Netvibes启动Ginger计划(UWA+SNS=?)
    搜狐近期要有一些动作(Widget方面),令我感慨的是,他们选择了Netvibes的UWA引擎作为搜狐Widget的底层API,并且提供了一些简单的用户权限接口。为什么Netvibes亚洲区的负责人Lu先生这次回国找的是搜狐而不是新浪?我想,我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给出了答案(另)。

沉默了许久,我还是想客观地评价一下咱们国内从市场上唯一可与FaceBook媲美的SNS产品校内

就当陈一舟为他的校内“不以己悲”(来自校内网陈一舟的日志)的时候,Facebook已经悄然地“后天下之乐而乐”了。再加上校内从产品设计上对海内的拿来主义(新鲜事、生日、MSN好友邀请等)、从运营策略上对海内的封杀,让校内这样一个国内我最看好的SNS顿时少了些许光芒。近期正值“校内两周年”,借助千橡的资源,北京地铁里放满了校内的广告,管理团队也是“载歌载舞”。似乎胜利在望了。唯一庆幸的是,现任主管许朝军师兄保持着冷静:“我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但愿他们能真正地走下去,而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情况

这绝不是责怪陈一舟和他的千橡,也不想讽刺校内团队在两周年到来之际所表现出来的张扬。作为一名Web创业者(虽然公司的大方向是新媒体和3G移动平台,但目前我负责的是整合互联网资源),我个人是颇为羡慕的。之所以有了上面那段文字,缘于一位留言者在我关于“大学生跳楼事件日志”后的评论。其中引用了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余虹先生的一篇《有一种爱我们还很陌生》。后来在白云黄鹤的哲学系版了解到,余先生已经驾鹤西去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凄凉。

余虹先生的这篇文章,主要是针对“VT的遇难事件”后公众对自杀凶手的默哀而产生的分析。这“第三种爱”,虽然大学时《圣经故事》里就学过,但余老师的诠释,仍然令人超然、心动:

第三种反应是既为受害者悲伤也为凶手悲伤,它的信念是一切生命都有同样的价值,或者说生命的价值高于一般的善恶敌我区分的价值。我们熟悉第一、第二种,而惊讶陌生于第三种。那第三种感受与反应中就有我们不熟悉的爱。于是我想问:我们熟悉的爱是什么?它与我们不熟悉的爱有什么不同?我们熟悉的爱乃有分别的世俗之爱,不熟悉的爱乃无分别的神圣之爱。

显然,让我们惊讶的爱是另一种爱。这种爱超越了所有世俗之爱的偏爱与选择,它不以亲疏敌我,义与不义、善恶是非的区分为前提和条件,它爱人如己,爱义人也爱不义的人,爱善人也爱恶人,“33”这个数字就是这种爱的见证。

如今,Flickr的照片看不到,中文维基的词条查不出,FeedBurner那令我们心欢的订阅数据也早已消散。埋着头在沙子里做爱的我们,还能体会到快感么?

PS:今天是南京大屠杀70周年,南京市如往年,响起了防空警报。在南京念完大学的vsky远在广州为远征项目组出力,没有能够听到防空警报,发表日志表示“历史不容忘记”。诚然,历史不容忘记,但我们更需要行动。

万物皆空,因果不空

“If you lead your life the right way, the Karma(佛:因果)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 the dreams will come to you.” – Randy Pausch

“若你正确地引领一生,上天必会眷顾着你,梦想终能成真。” – aw译

aw’s blog已多时未更新了,xiaoxiao得意地和我开玩笑:“你这次真是病的不轻啊,blog终于不更新了”。的确,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自从开始接受“根管治疗”后,各种“疑难杂症”都“接踵而至”,难道牙齿真的可以率先进行“健康预警”?

我原本还打算详细地分享一下近期“改善生活、寻医问药”的体会,不想友人讽刺我“正从某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想想还是算了,似乎大多数人都活得比我健康、规律,这方面,我毫无发言权。

另一方面,忽然想到曾听过的一句话:“万物皆空,因果不空”。现在想来,只有亲身体会后方能感触。而除此之外,我无法更加仔细地解释这句话,至少从感官上、或者用文字,我无能为力。早在2005年我就有了对健康应该重视的“意识”,那又如何呢,照样熬夜,照样自虐。

开头引用了以“生命里的最后一次演讲”而近日闻名的Randy Pausch教授的话。在生命的终点到来之前,反复告诉人们“Lead your life”,就是这个(Karma)道理。“Karma”这个朴素的佛教词语,其伟大和正义决定了,你无法替别人还债,别人也无法替你还债。

Okay,不扯哲学和佛学了,目前我主要在:

  1. 彻底改变生活恶习
    五年养成的诸多坏习惯不是一两天就能改完的。感谢身边的朋友们,我已经体会到改变的乐趣了。
  2. 改善工作效率和执行力
    创业公司的激情和创意会很快燃尽,唯有执行力才能引领将我们继续前行。作为创业团队的成员,我为这个月的效率低下,真的感到难过。
  3. 治疗,令人窒息的长线治疗
    回首11月,几乎每周都有那么一两天在诊所或者医院。前后六轮根管治疗还没完、补了11颗不同程度的龋齿,痛感就不形容了;连夜虚汗、失眠,不得不每天起早贪黑吃令人作呕的中药。我果然有“药罐子”潜力,吃了几天居然连开水都不用伴就能下咽了。
    总之,我不免对自己23岁就如此不争气的身体有一些失望。Anyway,有病治病。我也没法有其他选择。

目前手头的一些事情和非盈利项目,例如这个Blog的更新、TESBTCIfGoGo,如我所承诺的那样,都会在身体恢复后逐渐运转起来。(只要我还活着,这些项目,我都会肩负起更新和维护的责任)

最后,再次感谢许多线上线下的朋友们。站在2007的尾巴上,我又一次深刻体会到: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互联网也绝不是单纯Second Life!

“80后”生存观 – 真金白银在哪里(买房问题)

这个问题,很复杂,而且很敏感。我也只是以一个“对房地产一窍不通”(但却对这个行业规则、潜规则充满好奇)的角色来抛出话题。欢迎“80后”出生的同龄人们参与讨论,更欢迎房地产和经济学专家也来参与讨论: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057

也许是身在北京的缘故,我一直感觉:房于人,既不是“按需分配”,也非“按劳分配”。这背后的“游戏(潜)规则”,既简单,又复杂。

今年六月,由于项目紧张,几个同事和我搬到上地附近一处不错的小区进行“封闭开发”。据我观察,这里一人占三五套房子的“专业房东”相当多;我的左邻右舍,许多都是空房。当然,这比我原来住过的回龙观、天通苑要好很多了:那边几乎整栋整栋的空楼没人居住,但那些住房都已经被卖出很久了(大多是父母买给子女)。

就在三公里北的西二旗城铁旁,有一个“智学院”地下室(我刚到北京曾经住过),大把的“80后”们拥挤着人均5平米不到的小隔间。其实我很理解这些“80后”,他们大多来自农村:这是最容易被“信息不对称”剥削(请不要认为任何雇佣关系都是剥削)的一个群体。相信他们来到这里,加入“北漂族”的行列,一定有自己的梦想。其实也到听很多这样的说法:“买不起房别来北京、上海混”。抛开那些借此大搞“地域歧视”的一撮人,这提法确实有一定道理:13亿人要是人人都挤到北京来,估计大家一起玩完。

然而,目前我国“发达城市”数量实在有限,对于“满怀理想,渴望通过努力获得成就的年轻人”来说,寻找一个大城市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在大城市,“信息不对称”毕竟少一点,从某种意义来说,弱势群体更有理由来大城市生活,以获知更多“游戏规则”(也包括“潜规则”)。阻碍一个人获取信息的渠道,实在是太可悲。况且,我坚信即便13亿人吃饱了撑得都冲进了大城市,没有能力、没有诚信的绝大多数也会自觉离开。就像老罗曾说,“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允许在自己的国土上自由流动呢?”我不敢保证“允许自由流动”之后不会有任何麻烦,但至少以此衍生的“地域歧视”,甚至进一步上升为“人格歧视”,让我感到非常心痛。

我个人一直坚信,不管北京的房价多贵,如果真想来北京闯,千万不要受外界因素影响。不要放弃自己的权益,请大胆的离开你的家乡。

与此同时,我也很理解房产投机者(任何时代都有投机者,请不要带有感情色彩理解这个词语)的行为。我想,这些“专业房东”:大多是不得以如此。如果给我100万闲钱,在这种大环境下,我也会去投机买空房“占位”。因为,如果我不买,我的财富就会“死去”。就像百度如果不发展SNS产品市场、腾讯不从IM客户端进军Web,他们就要死掉一样。而那些给子女买房的行为更加可以理解:70年代出生适逢改革开放机遇的一批人,一方面饱尝了童年贫困的痛苦,另一方面则在生意场上如鱼得水(10-20年前做什么生意不发财)。因此于情于理,他们都会为自己的子女品名地谋取资源和生存空间。

话说回来:我们到底是否需要房子?房价是否只是泡沫呢?

投机者多了,房价肯定会“虚”。但目前的形式,恐怕不这么简单。很早的时候,我曾认为房价不会继续涨,甚至会在一年内有所“崩盘”。现在看起来,这些离我们的期望都太遥远。这里有十三亿人。而为数不多的城市里更是集结了大多数的人口。就算有“泡沫”,也是那种很难破的泡沫。道理很简单:人们需要房子。

其实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进一步分析“我们是否需要房子”:80年代的大学生刚毕业时,心理的需求虽低于整体社会水平,但由于环境的影响,我敢肯定他们绝对比70年代的毕业生更关注“是否能买到房”;另一方面,独生子女越来越多,个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差异化继续增加,他们的确需要一个非常独立的空间(家、房子)。我自己也有感触:当住过西二旗地下室之后,偶尔也会羡慕那些有自己家的人。毕竟,受千年传统文化的影响,大多中国人骨子里喜欢在一个地方待到老死为止。

说了这么多,用一段话概括一下我总结出的当前房价问题的“(潜)规则”:

“既得利益者”(中性词)疯狂地利用自己的各种优势资源(金钱、信息渠道、计划政策)将大量土地、房屋资源控制起来。然后,通过“局部垄断”,使得房价的供需关系严重失调。甚至,还会通过各种渠道夸大供需关系的严重性来激发“宁可卖血也要买房”的狂潮。与此同时,家庭倾力介入,使得80后的两极分化更加严重:“80后”一代人在住房上的差距体现的淋漓尽致:要么本科没毕业就把房子买好;要么干个三、五年也觉得“买房”这事儿遥遥无期。

因此,“房价问题”,很长一段时间内,注定是“80后”的一座大山。在最后,我想对所有奋斗者的同龄人们说:

  1. 提高生活效率,做到自信自谦,并铭记清华的一句老口号“祖国健康工作50年”;
  2. 改变观念,终生租房(关于租房的一些细节,可参考《北京租房攻略》)也比当个“房奴”跳楼好,千万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同时说服你的伴侣、家人改变观念;(CatChen补充:如果你像西方人那样,今天在北京发展,明天在武汉上班,那买房子有什么意义呢;Aw接:如果大多数人能这样想,那我们经济肯定能大有提高;问题是,中国人大多数不愿意折腾)
  3. 如果你买房子纯粹是为了“投资”,那么可以忽视第二条
  4. 不管是自己住还是投资,去做超过自己承受能力的买卖,很可能会害人害己
  5. 尽量不要因“房价高”而抱怨“待遇低”,我认为这样会让职业状态进一步的偏离正轨;
  6. 不要因家庭出生的不平等而产生积怨和消极世界观,一来,“家族继承观念”完全符合情理,尤其是在中国,这已经是文化的一部分;更何况,差距的存在其实能让你比他人更加强大
  7. 善于感恩的人,永远是强大的:真正强大的人,会为父母买房,而不会在步入社会后,还向父母索取(不管父母是否担负得起)。

“80后”生存观 – 真金白银在哪里(序)

对了,我要澄清一点,“80后”只是个指代。指代当下“有思想却不善总结,表达”、“内心善良却言行怪异”、“渴望上进却处事浮躁”的年轻人。大家可以随便“对号入座”,相信明白人也清楚我在说谁。

这么一代人,除去那些“公子哥儿”,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忙碌着,现实着,甚至透支着。

随着人类进入新的和平发展时期,全球经济飞速增长,各个行业之间的竞争都日益激烈。这本是个效率为王的时代,许多人却在“忙忙碌碌”中,变得越来越低效、迷茫。而且,也没有人愿意停下来思考,因为他们不敢:读书时有不计其数的课业、前途渺茫的就业环境;毕业后又有紧张的工作氛围、巨大的工作压力以及改革开放以来职场上无处不在的尔虞我诈和潜(钱)规则。

Continue reading ““80后”生存观 – 真金白银在哪里(序)”

博客与网络游戏一样可能造成人格分裂

【更新】你可以在你的blog也嵌入 这个标志:

<a title="博客可能造成消极影响"
href="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048"
><img
src="http://aw.awflasher.com/b/dangerblog.gif"
/></a>

接着WordCamp那几个问题,说说“人格分裂”。转载请保留: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048

我本科学工,关于这个话题,只能凭自己的感觉来谈。因父亲大学时学习哲学,“人格分裂”这个词很早在哲学书里看过。我小时候,他常常讲一些哲学概念给我听,其中就包括“人格分裂”。

我认为:长期Blogging,是有“人格分裂”可能的;或许,用“网络游戏”来类比,会更容易说清:

我接触电脑很早,且有所建树(例如12岁通过二级Basic),但最终沉溺于游戏中的刀光剑影、侠骨柔情。尤其是角色扮演类(RPG)游戏常令人产生幻想。而网络游戏,更是将RPG的本质发挥到极致。这种沉迷,我认为就可理解为“人格分裂”。

人永远无法脱离现实世界,当现实生活中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网络往往是条捷径。一旦再三依赖网络,那么就可能形成恶性循环。当然,我并不否认,通过网络满足精神欲望是一件神奇、美好的事情,但确实有人因此而迷失现实中的自我。

很庆幸高中之前国内没有什么网络游戏。那时,我每每沉迷一款游戏,如《大航海时代》、《仙剑奇侠传》,只要疲倦厌烦了,“自拔”并不难。

高三,以“传奇”为代表的网络游戏粉墨登场。那时,我已经知道“网络虚拟人格”只能满足人的极有限的精神需求了。然而,许多没有接触过电脑、网络的孩子,往往容易迅速被“网络游戏”毒害。我身边一些的同学和朋友,都是如此。他们沉迷、不可自拔,开始不学习,不上课,有一个同学连高考也不去参加。即便远离了恶毒的教育模式,但这样对身体的摧残也是巨大的:没有规律的生活,几十个小时泡在网吧。“骨瘦如柴、两鬓斑白”,我是见过的。

我认为,博客产生人格分裂的可能性不必网络游戏小。因为博客可以理解为“理性的网络角色扮演游戏”。因为Blogger本身也是一种虚拟身份的寄托,我们通过Blogging,来与外界发生交互,取得联络。当然,一部分人,也获得收益,无论是成就感,金钱,或者名望。我们在游戏中披荆斩棘、所向无敌,为他人所尊重、爱慕;在博客中,何尝不是如此?新浪名人博客计划、博客排行榜,校内网的校内之星、每日之星,这些概念说起来是积极的(positive)、健康的,但与网络游戏相比,确实有几分相似。

可以纯粹用Blog来满足现实生活的需求么?其实也有先例:木子美作为中文blogger的先驱之一,后来全职在博客网工作,她能靠这个养活自己,而且比大多数人活的滋润。

然而,可怜的孩子们,不是每个女人发点性爱日记就能成为木子美的。博客若成为你生活的全部,是可能潜在造成“人格分裂”的:这不是危言耸听!尤其当访问量达到一定高度、订阅数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往往容易在网络上获得比现实生活中更多的精神满足。这时候往往更加偏重于在网络上的一举一动,而现实生活必然会遭受影响。

所以,亲爱的Blogger们,在合适的时候,背上行囊,去旅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