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理性批判-我也可以很极地很阳光

非理性批判-我也可以很极地很阳光
原文 –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678

引用自 有奖征文题眼
注意:
1.一定要登录后发表才能参与评奖。匿名发表的作品无效,登录后再次发表匿名发表过的作品也同样无效,因为无从判断是不是抄袭。
2.本次征文不许使用“脏字”,个别文章的作者已经按捺不住了。“素质!素质!”…(我狂笑)

  虽然我仍然是一个和80后有代沟、非常保守年轻人,但我不得不承认,在Blog上大喊借钱,但也不至于为了2k跑去专门凑篇文章,所以我并非为了参赛而作此文。但此文之题眼确实挺让人心动,让人有写作的欲望。有些文眼,让人看完了就有写的欲望,然而青春年少时被该死的语文作文蹂躏、践踏过的我,直到二十岁才体验到写作的乐趣,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悲哀:我甚至不会为自己没有碰过女人而悲哀。记得当年我每周连载批判中国高中应试教育,所有的灵感最终硬是被语文老师老师活活扼杀,最终夭折了我的批判式写作激情。再加上之前我受到过的许多挫折,比如儿时的那些个语文老师实在是基本人品没有过关,总而言之我从小到大都对“语文”这门课程以及这么课程的大多数传授者失望之极:虽然今天我完全赞同“语文”是教育中最重要的课程。今天到清华打篮球时我就在感叹,如果当年我的语文能再高一点,我也许就能到这里了。 Continue reading “非理性批判-我也可以很极地很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