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博客读者参与,你希望在aw’s blog看到什么样的文章?

Blogging已经有四年了多了,Blog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从最初的个人日志,到后来分享Flash开发的经验,再到后来评论实事、关注互联网、SNS等等,有许多人开始关注这个博客,也有许多人离开。我依稀记得05年看blog的读者和现在的读者完全变了一班人马:)

今天在Analytics后台看到近日流量涨的挺快(不过Alexa却暴跌,难道金融危机影响了我的Alexa曲线……算了,无视了!),我也接触了各种行业不同兴趣的朋友。突然想邀请喜欢这个blog并经常来看的朋友们反馈反馈想法。比如已经订阅了我Blog的您,是会期待我对当前发生的实事予以评价,还是反感我这么做。

当然,有两点我要提一下:

  1. 我肯定会选择自己感兴趣并有把握的话题,绝不会像有关部门那样为了写给某些人看而写。所以我不能保证您提出的方向我就会关注。例如期望我歌功颂德地评论中国教育那是不可能的;
  2. 这个blog的目的要重申一下:我希望通过这个blog结交愿意尊重他人意识形态相同的人,共同讨论对事物的看法。树敌太多、冲突太多我也没精力折腾,因此没有成为个人门户的野心:)

一篇消极日志 – Carpe diem

这是一篇消极的随笔,在北京奋斗的间隙,难免会有各种奇思怪想。记录下来,倒也无妨。我和所有80年代的独生子女一样,在腐败的教育体制勒索下长大,近十年的时间花光了父母的血汗钱。

几天前,接触了一种新的生活姿态,“及时行乐”。我觉得名字很美,就换成了签名档。后来偶然打开QQ,有人告诉我这其实叫做“Carpe diem”,也有一说是“Seize the day”。今天看了LOST S3 Episode12,Charlie对Claire说“Seize the day”,我突然反应过来。在WikiPedia上看到一个更贴切的解释:“Eat, drink and be merry, for tomorrow we die”。确实,当我们知道明天就要死去,难道还会坐在这里无动于衷么?至于Eat、Drink,确实未免有点俗套了,不如说是“Seize the day, for tomorrow we die”。

其实并非明天我们真的会死去,而是今天的幸福太容易转瞬即逝。也无怪乎中国古代就有“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诗句。如果连今天都不认真过,明天又在哪里?

一个人的第几年

晚上喝了点感冒药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午夜被穿心的爆竹声吵醒。其实我觉得那更像是在新闻里见过的恐怖爆炸。随之而来的,是小区中车辆的警报声,不同大小、不同频率、不同音色的警笛,此起彼伏。迷糊中我怀疑周围正是战火硝烟,不禁吓出一声冷汗,但这莫名的夜里,也偶尔伴随着长久的寂静,这让我有足够时间冷静地告诉自己,这里是北京。

从小没有在北方生活过,我不知道北方的习俗是否如此,只是觉得异常诧异。不过回过头想想,我生在武汉,长在武汉,却也对很多武汉的习俗不尽了解。现在除了一口略带北方口音的武汉话以外,我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是武汉人的方法了。

理了理春节放假的计划表:大年初一,CA1315,北京到广州;初五,广州到武汉;初十,回北京。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有一个安定的住所,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城市。我想,即便是那些以“拼命三郎”自诩的人,也有回家的一天,而这一天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春节将至,北京街头的人开始逐渐稀少了。城铁不再拥挤、街道不再嘈杂,灯下霓虹中也很难听见那些性感脚步声。突然觉得北京仿佛变了一座城市,那条曾经拥满“IT民工”、灰尘满天的上地东路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偶尔看着几对年轻的情侣们拖着沉重的大皮箱急匆匆地奔向西二旗城铁,更让我感到寂寞:因为有些风景,本来是可以属于我的。

回头想想,总有数不清的如果。那些如果也许能化为各式各样的幸福。但每次我都咬牙做出最残酷的决定,最终,每一种可能的幸福都夭折了。我清楚,每一次的决定,都是为了进一步的幸福。我离开武汉,离开广州,离开一个一个爱我的人,来到这个北方最繁华的都市,绝不能空手而归。

非理性批判-我也可以很极地很阳光

非理性批判-我也可以很极地很阳光
原文 – 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678

引用自 有奖征文题眼
注意:
1.一定要登录后发表才能参与评奖。匿名发表的作品无效,登录后再次发表匿名发表过的作品也同样无效,因为无从判断是不是抄袭。
2.本次征文不许使用“脏字”,个别文章的作者已经按捺不住了。“素质!素质!”…(我狂笑)

  虽然我仍然是一个和80后有代沟、非常保守年轻人,但我不得不承认,在Blog上大喊借钱,但也不至于为了2k跑去专门凑篇文章,所以我并非为了参赛而作此文。但此文之题眼确实挺让人心动,让人有写作的欲望。有些文眼,让人看完了就有写的欲望,然而青春年少时被该死的语文作文蹂躏、践踏过的我,直到二十岁才体验到写作的乐趣,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悲哀:我甚至不会为自己没有碰过女人而悲哀。记得当年我每周连载批判中国高中应试教育,所有的灵感最终硬是被语文老师老师活活扼杀,最终夭折了我的批判式写作激情。再加上之前我受到过的许多挫折,比如儿时的那些个语文老师实在是基本人品没有过关,总而言之我从小到大都对“语文”这门课程以及这么课程的大多数传授者失望之极:虽然今天我完全赞同“语文”是教育中最重要的课程。今天到清华打篮球时我就在感叹,如果当年我的语文能再高一点,我也许就能到这里了。 Continue reading “非理性批判-我也可以很极地很阳光”

请无情的批判我(aw)!

引用自 dreammer
优点很多很多,技术很强很强。
缺点肯定不少,只是这里无法看到。(优点很多的人缺点往往也很多)

向你提个建议,说话的时候请别用教训的语气。虽然你说“活着而以”,而且回复留言的时候很客气的样子,可是我依然感觉得到你骨子里的傲气(不是傲骨),你内心深处肯定不是你所说的活着而已之类的,自视甚高的人往往会越发的说低调的话来想要变本加厉的哗众取宠,吸引别人的目光,展现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但是又多么的有修养不招摇。

一路走好

我的回复:

非常感谢你的建议。

如果可以,我还是麻烦你能引用我“教训”别人的文章或者段落:因为我的确喜欢用这种口吻发言,虽然它只代表一种语气,但我知道这种语气伤害了不少人,这也是我最近在修正的地方之一,而且,就近期来说,似乎没有很严肃的教训过什么人,除了极个别引起公愤的以外,比如在白云看到的某某学生会主席强奸民意一事。

当然,你说了一句“一路走好”……我觉得你回头再来留言可能性不大吧:(其实缺点很多我一点都不否认,倒是优点一点都不多,技术也不强。我说活着而已,也并没有刻意扮作低调的意思(面试的时候,老总也认为这样很“颓废”……但我觉得也没必要把我的blog标题上升到那个高度吧:)
我还是引用我简历后的那句评语,如果你觉得我技术很强,只能说明现在大学生整体技术太差太差了,一群侏儒里面出了我这个矮子而已。

都是20岁左右的人,多一点傲气、锐气我想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觉得我还没有想要通过这个标题来“取宠”,至于“活着而已”算不算哗众,只有“众”知了。

我也希望这样批评我的朋友会越来越多,多到最后,我自然会发现这个标题的不妥,那时候也自然会换一个标题。但是目前来看,似乎还没有这么严重。不过也许是广大朋友给我面子不打击我?如果你也觉得“活着而已”比较“哗众”,请迅速告知,谢谢!

我不要自我批评(那都是行政部门的形式主义),我只要批评,无情的批评我吧,我全部记录在我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