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大精深的汉语言文学引发的笑话

本周工作任务非常艰巨。之前犯下了很多错误,例如忽视了流程、忽视了信息架构(Information Architecture)。好在我已经思考好了应对措施。

我们的CEO甚至给全公司发了一些笑话让大家放松一下。不过偷偷地说一句有些“tooold”了(偶不想打击老板的积极性啊~),今天倒是看到一些很可爱的,我标注一下细节,嘿嘿:

原文:http://tabc.blog.sohu.com/53973434.html
加粗:http://www.awflasher.com/blog/

大家有什么创意跟在后面吧,哈哈哈

小兔说:”我是兔娘养的!”
小猪说:”我是猪娘养的!”
小鸡说:”我是鸡娘养的!”
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0号陪练说:”外人叫我零陪,好听!”
1号陪练说:”外人叫我一陪,也好听!”
2号陪练说:”外人叫我二陪,也很好听!”
3号陪练说:”你们聊,我们先走了!”

猫对我说:”我是你奶奶的猫,好听!”
狗对我说:”我是你奶奶的狗,也好听!”
鱼对我说:”我是你奶奶的鱼,也很好听!”
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浪客说:”人们叫我浪人,好听!”
武士说:”人们叫我武人,也好听!”
高手说:”人们叫我高人,也很好听!”
客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张靓颖说:”崇拜我的歌迷都说:偶的偶像叫
何洁说:”崇拜我的歌迷都说:偶的偶像叫
周笔畅说”崇拜我的歌迷都说:偶的偶像叫
李宇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学老师说:这学期我教高数
理老师说:这学期我教大物
子老师说:这学期我教模电
会主义济老师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学的说:我是天大的。
学的说:我是上大的。
学的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李宗将军说:我这人,有仁
傅作将军说:我这人,有义
将军说:我这人,有权
霍去将军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能达的用户说:我们是人!
能的用户说:我们是人!
光的用户说:我们是人!
康的用户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老张家的门是柳做的,老张说:我家的门是木门
老李家的门是料做的,老李说:我家的门是塑门
老王家的门是头做的,老王说:我家的门是砖门
老刘家的门是做的,老刘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范学院的学生说:我是”师院“的
道学院的学生说:我是”铁院“的
业学院的学生说:我是”职院“的
术学院的学生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发现我也tooold了,有完整版如下:

Continue reading “博大精深的汉语言文学引发的笑话”

Advertisements

杜蕾斯的”性”调查 – The global SEX survery 2005

偶然看到杜蕾斯2005年的”性”调查数据,觉得挺有趣的。长夜漫漫,遥遥无期的Coding之余,翻译部分调查结果如下。

一、第一次接受性教育时间(年龄/岁)

  • 越南 – 16
  • 印度 – 15.6
  • 中国 – 15.1
  • 马来西亚 – 14.9
  • 澳大利亚/英国/美国 – 12.5
  • 德国 – 11.3

二、公众认为正规性教育应该开始实施的年龄调查

  • 印度 – 13.9
  • 越南 – 13.1
  • 智利 – 10.7

附:调查表明,”China is the only country in which some respondents stated that formal sex education was not necessary” – 中国大部分接受调查者表示正规性教育根本不需要。

三、初次性体验年龄(年龄/岁)

Continue reading “杜蕾斯的”性”调查 – The global SEX survery 2005″

百度日本被GFW了,性教育不能一步登天!

恩,性教育要有条不紊的进行,日本的某些项目实在是太有创意了,我们要一步一步来~

来源:

DoNews 2007年4月15日消息(记者 张栋伟)百度日本站(baidu.jp)近日被”机””富””大不留”屏蔽,大陆用户已经无法通过www.baidu.jp访问百度日本站。

百度日本站在3月20日正式上线测试,大陆用户访问量占到了绝大多数。由于国情法律不同,百度日本站可以搜索到大量不符合中国大陆法律的内容。国内十部委正在进行一场打击网络色情内容的专项活动,4月12日,全国依法打击网络淫秽色情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在京召开。百度日本站被屏蔽疑与此有关。

关于色情业合法化的一篇文章:

波兰姑娘在德国经历色情业合法化

  德国目前有大约有40万名妓女,其中一半左右是外国人。随着色情业合法化和欧盟东扩,越来越多的外国妓女逗留在德国。2月24日的德国《柏林邮政早报》报道了一个波兰妓女的经历,折射出德国色情业合法化带来的变化。

1999年的一天,19岁的爱娃跟着一个黑手党离开了家,她知道自己去柏林后将成为一名妓女。这样的事在波兰每年都发生上千起。到达柏林的当天黑手党就朝他索要5000马克,她交不出,晚上就被老板强奸了。头一两周感觉很不好,往后就习惯了。那时的生意比现在好得多,有时候一天能赚1000马克。她给家里寄钱,家里人后来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

一年后爱娃遭遇到了大搜捕,被遣返回波兰。她在家几乎没有停留就拿着姐姐的护照又混进了德国。如此两番。她没有合法身份,只好找皮条客做中间人,一小时100欧元,自己只能得30~35欧元;后来换了中间人,一小时只给她25欧元。那人还拿走了她的证件,把她关在房子里,强迫她做任何事情,包括拍色情电影,私人聚会时客人们可以随时强奸她,殴打她。”你去报警没用,我是德国人,他们相信我。”他们还威胁说要对她家乡的亲人做出不利的事。

她从2楼的阳台上跳下来逃脱,不久,她第三次被警方逮捕,23岁生日那天被关进了监狱,3个月以后第三次被送回家。她想办法弄了一个新护照,换了个名字,再次来到德国。这次她全都自己弄:贴广告,接电话,雇用司机,这样成本就增加了很多。从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新来的妓女则压低了行业的价格。

2002年德国政府颁布法规,色情业实现了合法化。妓女成了合法职业后,建立了行业工会来保护她们的权益,同时她们也定期给政府交税。2004 年5月,波兰加入欧盟以后,爱娃终于可以在德国合法生存了。 她在行会管理局花了26欧元,得到一个行业证件,名为”陪伴服务”。外国人管理局要求 5000欧元作为保证金,可以分期付款。

爱娃现在买了医疗保险,她的收入要交税。她自己开了一家妓院,所有的姐妹在那里都合法的工作,每20分钟35欧元,自己可以得到25欧元,谁要是不满意的话可以随时走人。现在向她伸手的就只有国家了,她和她的姐妹们每人每天要交纳30欧元的税。

但爱娃却老了,26岁的她开始憧憬婚姻和家庭了。她希望能回到家乡做一个售货员,尽管那里的收入要少很多,但是她心甘情愿。

Libido

在我疾病的三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人生问题。一方面自己思考,一方面和父亲探讨。记录一些摘要:

人本能精神分析(Humanity Mental Analytics)

人体意识三层面:
1、表意识
2、隐意识-潜意识
3、隐意识-下意识(Libido)

我认为,人类的一切精神活动均是由于Libido按照一定的维度线性叠加而得。而且,这些精神活动是不可逆的。
Libido就好像物质世界中的原子核分子,只不过它办演着精神世界中的相应角色。

我反思二十年来我的所作所为、喜怒哀愁,我深深地觉得,有些精神行为,是不可逆的。不可逆,不代表不可控。而真正的强者,应该是能控制和约束自己精神活动的。

我可以约束自己的肉体,什么时候,才可以约束自己的精神?

另一种姿态的鞠躬尽瘁

高烧之后,脑细胞似乎毁掉一半。至少,身体的“执行力”大幅度下降了。我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我不知道如果不是父亲碰巧在北京开会能过来送药给我,我会不会一睡不起。

上周末两天完成了一个JavaScript的基础库,综合了一些较复杂的DOM元素操作行为以及一些公司前段产品的封装,其实也不麻烦,只是我还不够熟练JS。周一下班的时候,我已经有“倒下”的预感了。为了让我能更加“华丽”地倒下,我顺手抓了那本厚厚的《JavaScript.The.Definitive.Guide》第四版。我希望在我不能上班的时候,还能抱着这本书看,而不是简单地躺着等死。我也不知道是害怕躺在空荡屋子里的那种感受,还是真的对事业这么执着,但愿我的爱人理解为前者,而我的同事理解为后者吧。

半年前,覃总和我的一系列对话,我一直记得很清楚。
“来我们公司吧,这里真的很不错”
“如果没有xxxxx的月薪,我是不会去这个公司的”
“为什么?”
“如果是另外一个行业的公司,我开xxxx的月薪也愿意”
“我更不明白了……”
因为我是这个行业的狂热分子,如果我去一家我热爱这个行业的公司,我一定要投入200%的精力,每一个项目我会亲自跟进到底,我不会让任何一个bug从我眼皮下面溜走。如果我不满意,我会加班,加班到我满意为止
“恩……”
“如果我去另外一家公司,我只会工作8个小时,然后回家。”

现在我算是深深理解师兄这句话了。为你生产完美的产品,就要与我全部能力匹配的待遇与空间。

事业如此,情亦如此。如果你真的爱我,我想说,亲爱的,我们卸下矜持,一起去裸奔,一起去死吧。

后记:
1、发烧的滋味可不想再来一次,太痛苦了,看看这里的“流感感言”吧:http://zt.blog.sohu.com/s2007/liugan/
2、这该死的北京,看看baidu的“北京”相关搜索结果 Continue reading “另一种姿态的鞠躬尽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