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蕾斯的”性”调查 – The global SEX survery 2005

偶然看到杜蕾斯2005年的”性”调查数据,觉得挺有趣的。长夜漫漫,遥遥无期的Coding之余,翻译部分调查结果如下。

一、第一次接受性教育时间(年龄/岁)

  • 越南 – 16
  • 印度 – 15.6
  • 中国 – 15.1
  • 马来西亚 – 14.9
  • 澳大利亚/英国/美国 – 12.5
  • 德国 – 11.3

二、公众认为正规性教育应该开始实施的年龄调查

  • 印度 – 13.9
  • 越南 – 13.1
  • 智利 – 10.7

附:调查表明,”China is the only country in which some respondents stated that formal sex education was not necessary” – 中国大部分接受调查者表示正规性教育根本不需要。

三、初次性体验年龄(年龄/岁)

Continue reading “杜蕾斯的”性”调查 – The global SEX survery 2005″

百度日本被GFW了,性教育不能一步登天!

恩,性教育要有条不紊的进行,日本的某些项目实在是太有创意了,我们要一步一步来~

来源:

DoNews 2007年4月15日消息(记者 张栋伟)百度日本站(baidu.jp)近日被”机””富””大不留”屏蔽,大陆用户已经无法通过www.baidu.jp访问百度日本站。

百度日本站在3月20日正式上线测试,大陆用户访问量占到了绝大多数。由于国情法律不同,百度日本站可以搜索到大量不符合中国大陆法律的内容。国内十部委正在进行一场打击网络色情内容的专项活动,4月12日,全国依法打击网络淫秽色情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在京召开。百度日本站被屏蔽疑与此有关。

关于色情业合法化的一篇文章:

波兰姑娘在德国经历色情业合法化

  德国目前有大约有40万名妓女,其中一半左右是外国人。随着色情业合法化和欧盟东扩,越来越多的外国妓女逗留在德国。2月24日的德国《柏林邮政早报》报道了一个波兰妓女的经历,折射出德国色情业合法化带来的变化。

1999年的一天,19岁的爱娃跟着一个黑手党离开了家,她知道自己去柏林后将成为一名妓女。这样的事在波兰每年都发生上千起。到达柏林的当天黑手党就朝他索要5000马克,她交不出,晚上就被老板强奸了。头一两周感觉很不好,往后就习惯了。那时的生意比现在好得多,有时候一天能赚1000马克。她给家里寄钱,家里人后来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

一年后爱娃遭遇到了大搜捕,被遣返回波兰。她在家几乎没有停留就拿着姐姐的护照又混进了德国。如此两番。她没有合法身份,只好找皮条客做中间人,一小时100欧元,自己只能得30~35欧元;后来换了中间人,一小时只给她25欧元。那人还拿走了她的证件,把她关在房子里,强迫她做任何事情,包括拍色情电影,私人聚会时客人们可以随时强奸她,殴打她。”你去报警没用,我是德国人,他们相信我。”他们还威胁说要对她家乡的亲人做出不利的事。

她从2楼的阳台上跳下来逃脱,不久,她第三次被警方逮捕,23岁生日那天被关进了监狱,3个月以后第三次被送回家。她想办法弄了一个新护照,换了个名字,再次来到德国。这次她全都自己弄:贴广告,接电话,雇用司机,这样成本就增加了很多。从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新来的妓女则压低了行业的价格。

2002年德国政府颁布法规,色情业实现了合法化。妓女成了合法职业后,建立了行业工会来保护她们的权益,同时她们也定期给政府交税。2004 年5月,波兰加入欧盟以后,爱娃终于可以在德国合法生存了。 她在行会管理局花了26欧元,得到一个行业证件,名为”陪伴服务”。外国人管理局要求 5000欧元作为保证金,可以分期付款。

爱娃现在买了医疗保险,她的收入要交税。她自己开了一家妓院,所有的姐妹在那里都合法的工作,每20分钟35欧元,自己可以得到25欧元,谁要是不满意的话可以随时走人。现在向她伸手的就只有国家了,她和她的姐妹们每人每天要交纳30欧元的税。

但爱娃却老了,26岁的她开始憧憬婚姻和家庭了。她希望能回到家乡做一个售货员,尽管那里的收入要少很多,但是她心甘情愿。

Libido

在我疾病的三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人生问题。一方面自己思考,一方面和父亲探讨。记录一些摘要:

人本能精神分析(Humanity Mental Analytics)

人体意识三层面:
1、表意识
2、隐意识-潜意识
3、隐意识-下意识(Libido)

我认为,人类的一切精神活动均是由于Libido按照一定的维度线性叠加而得。而且,这些精神活动是不可逆的。
Libido就好像物质世界中的原子核分子,只不过它办演着精神世界中的相应角色。

我反思二十年来我的所作所为、喜怒哀愁,我深深地觉得,有些精神行为,是不可逆的。不可逆,不代表不可控。而真正的强者,应该是能控制和约束自己精神活动的。

我可以约束自己的肉体,什么时候,才可以约束自己的精神?

另一种姿态的鞠躬尽瘁

高烧之后,脑细胞似乎毁掉一半。至少,身体的“执行力”大幅度下降了。我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我不知道如果不是父亲碰巧在北京开会能过来送药给我,我会不会一睡不起。

上周末两天完成了一个JavaScript的基础库,综合了一些较复杂的DOM元素操作行为以及一些公司前段产品的封装,其实也不麻烦,只是我还不够熟练JS。周一下班的时候,我已经有“倒下”的预感了。为了让我能更加“华丽”地倒下,我顺手抓了那本厚厚的《JavaScript.The.Definitive.Guide》第四版。我希望在我不能上班的时候,还能抱着这本书看,而不是简单地躺着等死。我也不知道是害怕躺在空荡屋子里的那种感受,还是真的对事业这么执着,但愿我的爱人理解为前者,而我的同事理解为后者吧。

半年前,覃总和我的一系列对话,我一直记得很清楚。
“来我们公司吧,这里真的很不错”
“如果没有xxxxx的月薪,我是不会去这个公司的”
“为什么?”
“如果是另外一个行业的公司,我开xxxx的月薪也愿意”
“我更不明白了……”
因为我是这个行业的狂热分子,如果我去一家我热爱这个行业的公司,我一定要投入200%的精力,每一个项目我会亲自跟进到底,我不会让任何一个bug从我眼皮下面溜走。如果我不满意,我会加班,加班到我满意为止
“恩……”
“如果我去另外一家公司,我只会工作8个小时,然后回家。”

现在我算是深深理解师兄这句话了。为你生产完美的产品,就要与我全部能力匹配的待遇与空间。

事业如此,情亦如此。如果你真的爱我,我想说,亲爱的,我们卸下矜持,一起去裸奔,一起去死吧。

后记:
1、发烧的滋味可不想再来一次,太痛苦了,看看这里的“流感感言”吧:http://zt.blog.sohu.com/s2007/liugan/
2、这该死的北京,看看baidu的“北京”相关搜索结果 Continue reading “另一种姿态的鞠躬尽瘁”

Web中下贱的标准和规则

为了IE6而不停地hacks,日复一日,周复一周……从CSS/XHTML到JavaScript。
One for Standard, One for Microsoft。
到底谁才是Web标准?为什么正义和道德在利益面和权势前,竟然显得如此下贱?
让我们把IE系列从的电脑中干掉吧,遨游在标准的海洋中,自得其乐;从此和心爱的Standard,相濡以沫,哈哈!

PS: 以我的完美主义情结,不会轻易放弃IE6,所以以上纯属YY。今天为了IE6,至少多写了50行JS。
要和下贱的东西共同存在,而又要出淤泥而不染,这才是人生最高的追求~

德令哈一夜

2006年,突然觉得自己的精神与肉体都充满了罪恶。
肉体,肮脏,精神,迷茫。希望能在2007,找到归宿。
刀郎-德令哈一夜

看着窗外烟雨中依旧车水马龙,
始终无法清晰的记起昨夜谁入梦.
毕竟心里也不敢轻易去碰刚愈合的痛,
你再忍一忍,你再等一等.
是谁把我昨夜的泪水全装进酒杯,
是否能用这短短的一夜把痛化做无悔.
毕竟泪不是飘落在窗外无心的雨水,
却要被打碎,就会随风飞.
★————★
★————★
谁在窗外流泪,
流的我心碎.
雨打窗听来这样的伤悲,
刹那间拥抱你给我的美,
尽管准备了千万种面对,
谁曾想会这样心碎.
谁在窗外流泪,
流得我心碎.
情路上一朵雨打的玫瑰,
凋零在爱与恨的负累,
就让痛与悲哀与伤化做雨水,
随风飘飞.

雪山啊,闪银光.
雄鹰啊,展翅飞翔.
高原春光无限好,
叫我怎能不歌唱.

最喜欢的是这一段Remix , Remix 选自 才旦卓玛 翻身农奴把歌唱

2006,扯完最后的蛋

无限眷恋,哀而不伤
CtrlP, w, a…CtrlP, w, a…
反复。就如同每天午夜我都反复地,高速飞奔在荒凉的北五环,从海淀,到朝阳;就如同每天夜晚我会打开《刀郎III》反复地播放这几首歌曲,然后安静地写代码。

有人说我的文笔不如她好。我狂笑。我说我学工科的,还要养家糊口,我的文笔怎么可能跟一个感情阅历那么丰富的女人相比?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业余爱好而以。在我看来,Flash产品是我的首要输出,其次是各类Web产品。如果我的Flash或者Web产品除了问题,我会严厉的批评我自己和整个项目组。这几个破烂文字就如同狗屎一般,我才不在乎它有多臭呢。

人在世上,诚信第一,责任第二。装不装B、花不花心都无所谓。你不仁,我也不义;你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碗里的就不是你的了

今天早上又一次“鬼压床”。很艰难的爬起来竟然看到雪了。每一次看到雪,我都回隐隐地忧郁,这会不会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看到雪。我知道你看到雪就会想起他,那又如何呢。在我22岁的时候,你们合力用一个在社会上勾心斗角了几年的姿态玩弄了我,那又如何呢?只会给我加经验值早点升级~我不会再用热脸去贴冷屁股了。

《刀郎III》的《德令哈一夜》中那一段是二胡还是什么?总之非常喜欢。不停地听。

2006年继续自虐。各方面,精神和肉体。站好自虐的最后一班岗。让虚情假意都见鬼去吧!

我这个人确实不适合通宵

至少对我个人的情况而言,通宵干活的坏处

一、效率极低无比
常常看着代码昏上几分钟,发呆。然后甚至写得不知道是as还是js还是DOM-XHTML~
效率低下直接导致一些副作用
1、时间流的飞快
转眼7点了,一转眼又8点了,大楼里开始出现脚步声。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这样被黑夜吞噬,快得让人有点无法接受了。然后新的一天工作效率会继续降低,真不如在精力充沛的时候踏踏实实的干几个小时。
2、增加工作耦合度
白天的工作效率肯定会继续受影响,和同事之间的工作部署、项目交接,必然会有很大的问题。现在DOM代码几乎都不是我状态最好时的水平。

二、严重影响身体
OK,有时候感到很恐怖,发现自己是自虐狂。当时在白云黄鹤MG版就已经有人见识到我这个人可以多么自虐了。其实让我停止自虐有一个办法不过,这个办法估计很少有人可以帮我。现在已经有感冒的苗头了。更怕的是还要坚持工作十个小时。现在已经开始头晕眼花了。回忆起自己曾经的几个通宵记录,几乎都没有连续不闭眼的,这也算是第一次吧。公司来了一个人居然说有暖气,我都不知道可以开暖气。

但愿,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漫无目的的自虐,但愿……

不过说实话我还是认识一些挺能通宵折腾的人,还是挺羡慕的。比如原来的室友老于,连续30多个小时不睡觉……
可惜我不可能有那个本事了。以后如果再一时冲动,我就会想一想今天这几个小时怎么过来的。恩……一时冲动的习惯只能通过时时地告诫自己,这也许是唯一可能有效的解决方法。

从Careless Whisper 到 Last Christmas – 圣诞|快乐

不开心?听着Wham' Last Christmas,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平安夜,翻译两首我喜欢的歌词。都是Wham的…
Last Christmas – Wham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Once bitten and twice shy
I keep my distance
But you still catch my eye
Tell me baby
Do you recognize me?
Well It's been a year
It doesn't surprise me
(Happy Christmas)
I wrapped it up and sent it
With a note saying "I love you"
I meant it
Now I know what a fool I've been
But if you kissed me now
I know you'd fool me again
A crowded room
Friends with tired eyes
I'm hiding from you
And your soul of ice
My god I thought you were
Someone to rely on
Me?
I guess I was a shoulder to cry on
A face on a lover with a fire in his heart
A man under cover but you tore me apart
Now I've found a real love you'll never fool me again
Continue reading “从Careless Whisper 到 Last Christmas – 圣诞|快乐”

2006|早点谢幕吧

年底都在总结、盘点。我所在的互联网行业今年也是沸沸扬扬地有各种各样的新闻。从同须门到邮件门,从二月丫头到雅阁女。往年我曾热衷于这样的总结、盘点,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对统计学感兴趣的人,我初中开始就非常喜欢钻研微软的Excel。在对各种各样数据的分析中,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喜欢真实的世界。如果有一天我不喜欢这样生活,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统计学能让我突破障碍与陷阱。

但今天,距离2006年结束还有一周多的日子,我却巴不得它早点过去。如同老胡以及很多朋友发现,在我的blog,从十一月开始,出现“急躁”,疯了般的“急躁”。虽然近期稍微好了一点,但我仍然在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再去想一些事情。

回首望,从2002年开始,每年都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收获、不同的期待和不同的伤害,与我与他人。

2002,幸福。没有一个词比这个词更适合描述我的2002。顺利和喜欢的女孩开始彼此的初恋,然后顺利升学。家庭如旧,18年来我的家庭都那么平静与完美。没有出现过大的波折,家庭关系和睦得让我现在都对失去的家充满了眷恋与思念。至今我都认为,我的父母用他们的行为为我树立了爱与责任的榜样。

2003,绝望。忧伤、悲痛,最终沦为绝望。当你曾经所义无反顾去信赖的事物化为泡影。你此刻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纵然你再坚强,但在经历了那一系列的事情后,那一刻的感觉,除了怨念而无它。何况我是一个娇生惯养一路顺风走过19年的“当代大学生”。

好在,我在绝望中反思自己。反思自己19年来犯下的一个又一个错误,反思自己在2002年忽略的一个又一个细节。

2004,转机。随着2004年我第一次踏上南方的土地,我感到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似乎到达一个新的城市可以让人重获新生?总之,那一刻我觉得一月份的广州无比的温暖,记忆中,连空气都是芬芳的。我再白云山上张开双臂去拥抱那一刻的美好。这一年我也伤害了一些人,虽然我很理智的把这种伤 Continue reading “2006|早点谢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