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型H1N1流感的两份PPT在线阅读

今天一位朋友通过邮件发给我两份PPT文档,是一些关于H1N1,即之前俗称“猪流感”的传染性病毒的知识,十分全面、具体。我利用Authorstream转换成了在线阅读格式,希望能让更多需要的人看到、也让更多在流感可能爆发地区的人关注到。多说无益,详见PPT文档。(建议点击右下角的全屏按钮阅读)

如果觉得速度慢,这里有获取PPT的其他两种途径:

    1. Google Docs:
    2. 点击右下角全屏按钮左边的那个按钮,找到“URL”一项,复制粘贴那个地址在浏览器中打开,新打开的页面中会有一个明显的橙色“Download”的按钮,点击即可。

第一份PPT讲述了甲型H1N1流感的基础知识、背景等。来源署名为“ID TA Medical Team/ CD&MA”,我不太清楚这是一个什么组织,但PPT制作的十分精细,我搜查了相关的知识点,还是很可靠的。

http://www.authorstream.com/player/player.swf?p=187934_633778451400238750

第二份讲稿更加全面、具体,由协和医院的工作人员翻译,应该是很权威的。朋友提醒我要注意这份讲义的第62页:边境检查没有任何更多的意义,只是安慰国民心理罢了,如果自觉发烧应尽快向医院反馈。朋友告诉我说山东有一名患者之前已经发烧了还去做火车而未去医院检查,我觉得也不能过多责怪他,在危难当头,每个人尽到自己的责任才可以渡过难关。

《甲型H1N1流行性感冒爆发 全球大流行迫在眉睫》

http://www.authorstream.com/player/player.swf?p=187935_633778452003051250

原文出处:

本即时讲稿由Uniformed Services university of the Health助理教授Rashid A. Chotani, MD, MPH, DTM于4月26日完成,电话:240-367-5370,电子邮件:chotani@gmail.com

翻译:

中国翻译更新团队成员(北京协和医学院)
翻译:杨莹韵、范思远、吕倩雯、黄婧、江怡、赵自然、陆夏、张冰清、孙蒙清
校对:杨莹韵、黄婧、吕倩雯、张冰清
终审和内容调整更新:黄建始
2009年5月3日16时

Advertisements

写博客是很危险的运动 – TechCrunch创始人表示曾遭死亡威胁

我昨天简单翻译了一篇博文,来自著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这位Michael先生在国外Web 2.0圈内争议颇多:TechCrunch虽然号称关注来自全球的Web2.0创意,但对欧洲和亚洲地区的互联网氛围不太尊重,甚至在博客中常有主观讽刺、臆测。欧洲的许多创业者则为此十分不悦。终于,他们几天前在慕尼黑发生了摩擦。事后,Michael Arrington写下了这篇《我们需要一些改变》。

原文地址,译文如下:

昨天,在慕尼黑,我从DLD会场离开时,有一个陌生人走到我面前,“准备充足地”给了我一个耳光。当我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快速地跑开,消失在人群之中,只留下一个黑影。周围的人们稍有惊讶地盯着我,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他们的交谈。

通常,在许多会议上,会有许多创业者来介绍他们的项目和创意。由于睡眠的缺乏和持续工作,我的态度和热情也不尽相同;有时我则会给一张名片他们,让他们改天再联系我。

昨天,我正在克服流感、时差和睡眠不足所带来的麻烦。而此前,我则不顾压力持续三天与创业者探讨他们的产品。这次活动之后,我回到旅馆,必须马上准备接下来在达沃斯的活动。因此,这次当我眼角余光看见这个人的时候,我立即转身,避免眼神交流。有时候这样做可以避免麻烦,但这次,它却让我遭受了这样的遭遇。

曾经,在各式各样的会议上,我也遭遇过一些推推搡搡难看的场面,但“扇耳光”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是一个分界点。

TechCrunch是一个成功的创业项目,而且,我为同事和自己这数年的创作感到非常骄傲。我们竭尽全力地支持那些创业项目,为他们创建交流社区,尤其让那些因客观原因很难受到公众注意的项目有更多曝光机会崭露头角。我其实非常乐于参加各种行业聚会并发表自己的观点;也很乐于与创业者和投资方们交流、探讨甚至辩论。

然而,我不得不承认我工作的乐趣到此为止了:

久而久之,那些并没有得到更多曝光机会的创业项目和于我们竞争的媒体、博客开始无端指责我们。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打算正面回应这些指责和诬陷;我总是认为,只要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就能说明一切问题、化解谣言。然而,随着我们的成长,伴随而来的流言蜚语和恶意攻击也逐渐增加。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稍集中精力,就能在Twitter、博客等各种网站上找到大量针对我们、我个人或者我的员工们的负面评论。其中少数批评的确说明了我们的不足之处,然而大多数评论则是恶语相向,有些言论素质之低,超过我的想象。

幸运地是,对于口头和文字上的攻击,我的忍耐能力也伴随着我们的成长而加强。对于大多数攻击性言论,我逐渐可以坦然面对,我之后甚至还能在那些“所谓的朋友”拿我的负面新闻开玩笑时不动声色。

我相信这彻底改变了我:我开始无法轻易信任他人。在TechCrunch之前,我认为大多数人都是好人,除非有负面的证据,我不会轻易怀疑谁;今天,对我来说,这一切却截然相反。而如我所说,我在“扇耳光”这件事情上划了一道分界线。因为我觉得这距离更严重的暴力犯罪并不远了。

这里我想告诉大家一件罕有人之的事情:去年暑假,一个失控的家伙以死威胁我和我的家庭。他甚至都不是私下秘密行动 – 他直接拨打我们的办公室电话,给我发电子邮件甚至在他自己的博客上公开威胁我们。当然,我们很快也查明了对方的身份。经过刑侦专家的分析,我们发现这些威胁十分严重:此人曾经有过刑事犯罪记录,并且持有枪械。三个州的警察都参与了保护我们的工作,而我们甚至雇佣了一个专业保镖团队来保护我、我的家庭以及我的员工。

每天2000美元的保护费让我们无法继续支付下去;警察的确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在对方采取行动之前,我们无权去逮捕他。我们可以封锁对方在某一区域的活动,但这反而会暴露我们行踪。几乎有一周,我们躲了起来。对外宣称住在父母家,TechCrunch的办公室则空无一人。警察例行检查的时候,差点逮捕了一位回去取物件的同事。

看见自己的父母为自己的性命担忧而又不清楚他们的儿子究竟得罪了谁,我逐渐变得不再敢去相信别人。

在博客里,我只写与科技、创业项目和新闻有关的内容。这本因与“死亡威胁”和“扇耳光”毫无关联,也不会遭来如此多的责骂和诬陷。问题是,除了被一个该死的疯子威胁人身安全和被一个我们没有报导的欧洲创业者扇耳光之外,我热爱我所做的一切。

我决定,放松一下自己,重新思考一下我的生活应该如何安排。本周我会继续写一些关于Davos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接下来的整个二月份,我不会再写什么东西,我将远离我的iPhone和笔记本电脑,坐在某一处海边的沙滩上,决策我的未来。

我希望那些竞争对手能明白,巨大的竞争压力并不意味着他们有权去诬陷他人或者威胁他人的人身安全。我乐于与任何人竞争,但反感那些卑鄙低劣的手段;我更希望他们明白,各种各样的言论攻击可能让那些自行其是的罪犯进一步认为“暴力可以解决问题”。

我们关注科技领域和创业项目,这些事情非常非常重要。但我们自身和家人的生命更重要!

TechCrunch是为数不多地通过“认真刻苦撰写博客”发展起来的有盈利能力的商业新媒体。然而,像Michael Arrington同学这样写博客,实在是太累,这位老兄的确应该休息一下了!

治疗网瘾造成的颈椎病(我的山寨版)

此图纯属搞笑,结果居然被很多论坛盗用、恶意篡改并挂满垃圾广告,有些大媒体还恬不知耻地说什么是“专家意见”,祸害不知情的网友!千万不要以为这个就真的能治疗颈椎病啊=。=

本页地址:http://www.awflasher.com/blog/archives/1603

感谢传说中的神人。(如果你知道原作者地址,请留言告知)

感谢阿企

感谢飞猪

中央电视台曝光百度竞价排名欺诈 – 求人不如“人肉防御”

17日更新:据说,百度已经开始内部开会讨论应对“央视曝光门”的问题了。而我今天也更新了一篇文章《人肉防御:请不要被我所误导!》其中的一个重要概念“不依赖于媒体和搜索引擎权威性防御”。我认为,与其等着百度被曝光,不如主动提高防范意识和防御水平。毕竟,现在的互联网欺诈无处不在、层出不穷,只要每一个人都提高意识,才能将这些邪恶势力扫除干净。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看看。另外,今年我曾写过两篇关于百度的文章,有兴趣的同学也可以看看:《为百度说几句,也说百度几句,为什么他们会如此愤怒》、《2008,百度的日子不好过

16日原文: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好友告诉我:百度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他的理由有三:

  1. 11月14号在北京昆仑饭店举行的《搜索。未来》的聚会,除了百度,其它所有的搜索引擎提供商都与会参加了讨论,特别强调了搜索引擎结果的公正性,很明显在不点名的批评百度竞价排名
  2. 今天中午央视新闻30分报道百度的负面新闻。。。
  3. 好像百度高层这几天在紧急召开会议。。。

所以说,问题很严重,具体到什么程度,等着看吧

与此同时,今天又看到了中央电视台曝光百度竞价排名中欺诈广告的几条新闻视频。

先来Youtube的一段视频:

其实,我觉得指望百度的革新企业的盈利体系还是太难,毕竟那么多工程师要养着,贴吧、知道又都是免费提供服务,与其消极等待,不如主动防御。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使用百度知道搜索(但要留意发帖人的账号,如果某一个人不停地回答同一类问题,八成是广告了),或者Google搜索。

关于医疗方面,我曾经经历过一次“根管治疗”并在blog与其他患者分享经验(已经有300多人次留言),Google和百度很快都收录了,但百度则不断地卖出大量的宣传广告最终将我这个页面淹没。个人认为,那些‘专家’广告完全比不上我那篇文章的信息有价值。

同时,我也呼吁大家不要把矛头指向百度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我觉得,这是决策层的失误、更是营销部门对产品和研发员工的常年强势与凌驾所导致的恶果。不管百度是哪国公司,如果它就这样死掉,还是挺可惜的。

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二流传统媒体也别沾沾自喜了。传统媒体也不比互联网媒体好到哪去。看看现在的电视销售(丰胸的、增高的、脑白金的等),比百度上面做推广的垃圾网站一点都不差呢。(我和百度没有任何关系,我对百度毫无兴趣

普通的用户们,别再相信什么媒体什么广告了,学会人肉防御吧!

PS:悄悄说一句,今年CCTV接二连三地曝光分众和百度,实在是和往年不一样啊:)

PS2:百度的这条消息在百度上也已经开始扩散了,看看相关关键词吧:百度竞价排名曝光百度竞价排名遭质疑百度竞价排名欺诈……

飞机很安全,为什么还有人怕坐飞机呢?

update:因为MH370事件而搜到本博客的朋友们可以看一下这篇《马来西亚航空MH370失踪事件》里面的三个经典视频。都是非常重大的民航事件,原因分别是被战斗机击落、飞行员操作不当坠落和恐怖分子劫持。

最近,人大新闻学院一名女生不幸因车祸离世,在校内引起广泛关注;我看过她的校内日志,她有着非强崇高的媒体责任感和道德感,出了这种事情,实在令人难过。

在此之前,我所知道的车祸案例也不少了,母校HUST南三门和附中门口也频繁出现车祸,也有不幸的同学提前离开人世;我自己的奶奶也是因车祸而离开人世。

今天,正好看到一张来自科学松鼠会的图,突然引发了我的思考:

这是来自联合国的数据,肯定是权威客观的,显然,坐飞机出事的几率最小,为什么那么多人还怕坐飞机呢?我个人分析,觉得主要在以下三点:

  1. 飞机不可控
    有的时候人总是对自己高度自信,认为如果自己能操控某一件事情,那么就肯定“安全”。当然,这种想当然的安全感也让人容易麻痹大意:可以看看,这个死亡数据上最严重的三者都是自己操控的:摩托车、步行、自行车。
  2. 人是水路两栖动物,不适应天空
    之前家里条件一般,坐飞机很奢侈;毕业自己挣钱后,我也坐过好几次飞机了。我记得第一次飞行当飞机起飞之后,突然颠簸了一下,那时还真是有点害怕。
  3. 飞机一旦出事,则基本是必死;汽车出事故,除非非常恶劣,否则不至于“必死无疑”。
    这一条主要是善于理性思考的人所害怕的。我不作评价。

作为行人,我们要遵守交通规则,珍爱生命;作为相关部门,一定要改进目前的城市规划,举个小例子,北京上地那个环岛设计的真的不是一般的烂。

Update:这篇文章写于2008年,现在的北京上地环岛已经被拆除了。

利用Google和web时光机,三步带领我们寻找2001年的三鹿和三聚氰胺

首先,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要感谢我们伟大的党和国家对奶制品行业进行的严肃整顿,以及逐渐增强的对“食品安全”方面的重视。本文主要目的是介绍一种技术手段给大家,让大家找到更多“真相”,欢迎转载分享。

【一】首先,进入Google十周年的一个特别页面,针对2001年的互联网内容进行搜索:

网址:http://www.google.com/search2001.html(抱歉,之前我少打了一个.html – 感谢好友dupola提醒)

【二】输入“三聚氰胺+奶粉”进行搜索:

网址:http://www.google.com/search2001/search?q=三聚氰胺+奶粉&hl=en&sa=N&btnG=Search

【三】利用“Web Archive”(Web时光机)进行“昨日重现”:

网址:http://web.archive.org/web/20011006064746/www.xt.sjz.net.cn/zhaoshang.htm

【四】总结:

我们应该有冷静、独立思考的能力。在我们100%消除自己“愚昧”这一道德缺陷(Keso曾引用这个理论,可惜这个网站似乎不支持Firefox)之前,不要奢求这个世界上再也看不到那些类似“脑白金”的广告;更不要因为我截图告诉你2001年三鹿就和三聚氰胺搭上边就把那些做过代言广告的明星们骂的狗屎不如(明星何尝不是受害者呢)。

信任Google,因为连美国政府都不可以强奸Google的用户

我们总是可以笑话无能的美国政府:700个billion的救市方案投票率为民主党140-95;共和党65-133(最后一秒钟民主党还有1票从支持变为反对)。这种势均力敌的投票结果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肯定是很难发生的。(视频在最后)

同时,Google这次股票继06年之后,又一次跌破400美元(搜狐IT)。但我却看到一条两年前我不曾关心的新闻:《Google拒向美政府提供任何用户使用搜索引擎记录》(人民网),其中如是说道:

Google顾忌用户隐私及商业机密

Google19日发表的声明中称,该公司与司法部就此事进行了长时间交涉,但没能达成一致。因此,Google决定抵制政府这一要求,拒绝按传票要求行事

Google代理律师拉马尼称:“如果同意政府要求,那将意味着Google愿意暴露网民的信息,这种情况Google不能接受。”他还称,满足政府的要求同时可能会泄露Google最核心的商业秘密,尤其担忧这些信息被竞争对手利用,从中推断出Google索引规模,以及处理搜索引擎电脑的具体数量,“这些资料对竞争对手或者企图破坏Google业务的人非常有价值。”

卷入这场“隐私风波”的除Google外,还包括微软MSN、雅虎(Yahoo!)和美国在线(AOL)。雅虎承认向美司法部提供资料,MSN表示会与全球执法官员密切合作。美国司法部则证实,上述三公司已遵照政府要求提供相关资料。

衷心希望这一次Google能够再度难关。

附,视频:

http://services.brightcove.com/services/viewer/federated_f8/627045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