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碰碰车大学珍贵视频资料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Y1NDEyNDI4/v.swf

注意2分钟左右的那位同学

Advertisements

白云黄鹤BBS站长门事件最新进展,官方公告

刚刚发的公告,更多消息可查看HUSTStudent的帖子:

发信人: HUSTStudent (一直向北), 信区: HUSTStudent
标  题: 【公告】校宣传部与站务组工作交流会情况通报(转载)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9年10月23日17:49:18 星期五), 站内信件

【 以下文字转载自 sysop 讨论区 】
【 原文由 SYSOP 所发表 】

    今天10:00~14:30,宣传部李部长、网络管理办公室主任王老师、网络管理办公室成员shuc与站务组成员(含能通知到场的在汉区务)、程序站长quickmouse进行了深入沟通与协调。会上quickmouse代表站务组作了题为“白云黄鹤BBS情况汇报”的讲解,从BBS的简介、白云黄鹤的简要历史、BBS的定位特点及管理方式、白云黄鹤的管理状况和给学校的建言等几个方面进行了全面阐述。双方就前一阶段由于沟通不畅造成管理动荡交换了意见,并在今后如何管理BBS、发挥BBS作用等方面进行了探讨,并达成如下共识:

    1、双方一致认为站务组与网络管理办公室之间需要加强沟通联系,在宣传部长、网络管理办公室、程序维护站长、事务站长之间应当保持多个相互联系的渠道;

    2、取消10月21日发出的网络管理办公室进行站务组成员招聘活动;明确今后站务组站长的选拔工作以现行的、经过实践检验并为广大网友接受的方式为准,站长选拔后报网络管理办公室批准;同时建议尽快增选站长,加强站务组的工作力量;

    3、站务组提出应当在现行站规总则和站务管理条例当中明确校派管理员的最低权限设置,标准以能满足紧急事件的响应处理需要为宜,并希望对校派管理员在BBS上的下限职务不作硬性要求,宣传部同意站务组修改总则与管理条例后,报网络管理办公室批准;

    4、考虑到BBS的稳定运转,双方一致同意先将近日因事辞职的版主、区务全部恢复原职,如仍坚持辞职的需要再次申请;

    5、希望各位版主按此次事件前的标准管理版面,尽量减小对版面的影响,恢复秩序。

    6、后续各项工作事宜,考虑到各方工作推进的时间需要,将在近期逐步解决;网络管理办公室将在尊重网络管理客观规律的基础上,慎重作出各项安排。

白云黄鹤站务组
2009年10月23日

    系统维护: aatu  honeywell  yushu
    程序维护: quickmouse   tdy    mutecat
    站务总管: cwr          帐号管理:jhr        版主管理:Juventini
    版面管理:Juventini    常务管理:xingxin    区务管理:momomo
    见习站务:GCSer
※ 来源:·武汉白云黄鹤站 bbs.whnet.edu.cn·[FROM: 127.0.0.1]

※ 转载:·武汉白云黄鹤站 bbs.whnet.edu.cn·[FROM: bbs.whnet.edu.cn]

华中科技大学白云黄鹤耻辱站长门事件

本文由白云黄鹤前任站长wzhch首发水木HUST版,网址:http://www.newsmth.net/bbsdoc.php?board=HUST

更新纠正,首发是在白云的BYHHhistory版。

发信人: wzhch (把我的亲爱的还给我!!!!!), 信区: BYHHhistory
标  题: 伪善下的牺牲品——教育网内的白云黄鹤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9年10月22日00:12:46 星期四), 站内信件

由于牵扯到太多认识的人,转文不多作评论,唯一可以说的评论是,wzhch是一个非常靠谱的人。

发信人: JimmyWong (橙子|最近心情好多了), 信区: HUST
标  题: 伪善下的牺牲品——教育网内的白云黄鹤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Oct 22 00:14:59 2009), 站内

2009年10月21日对于我来说,平和而又暴力,虽然这一天也往常一样上班下班,却在我另一个家——虚拟社会中出现了最为暴力的一幕。2009年10月21日18:00起,我再也登陆不进华中科技大学(昔日我还引以为豪的学校)的教育网内论坛白云黄鹤了。

话起萧墙,这一切的一切只能归“功”于伟大的校长李培根、宣传部长李智和BBS管理老师陈强,当然也许还涉及到很多其它人,但是这三位承前启后的核心人物,一位都跑不掉。

华工的白云黄鹤自2003年全国的BBS震荡后一直维持着现有的状态,站务组尽可能为学校师生提供更为畅通的沟通渠道,站务指导委员会在非上纲上线的情况下放手让站务组管理BBS,而学校指派的总站长float则与站务组一同努力,管理好BBS。也许在这个过程中,ID与ID之间、站务与水手之间、站务与版主之间,确实或多或少存在着些许的矛盾与冲突,但是整体是平衡的,也平衡且和谐的走过了五个春秋。可是这个和谐且平衡的局面却被宣传部新任管理BBS的陈强给破坏了。

李智部长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从2006年初开始接手白云的,主要是之前的老李部长退去管理学院当书记然后委退了。虽然现在的李智与那时的李智没有什么区别,对BBS和网络虚拟社会的管理一窍不通,但是当时还有经验丰富且愿意承担责任的float,所以大家相安无事。2008年陈强即cwr通过自己的“后台背景关系”被委任至宣传部接替float的工作,一开始就伪善的请我们全体站务和区务吃了一顿饭,想要好好的沟通一下,也许确实那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原来这顿饭却是一顿鸿门宴。

作为一名历任站务,我们在任的时候总希望cwr、李智甚至李培根都不要再把BBS当成一个简单的电子公告板,而希望他们能够把BBS当成与学生沟通的平台;我们同时和所有的历任一样,都希望cwr、李智甚至李培根对待白云的态度不要像对待自己的官帽一样,然则,一切的希望从一开始就是失望,无论是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想过要把白云黄鹤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护,而只是成为他们保住饭碗,争取下一个高位的绊脚石而已。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学位门事件(关于学位门事件的延伸阅读),这个事件闹到了天涯,闹到了教育部,最后终于“伟大”的李校长坐不住了,除了在网络上让党宣用假惺惺的言论忽悠大家外,还在线下搞了一次校长与学生面对面,这个活动搞得好啊,搞得那叫个声泪俱下,让好多低年级的小弟弟小妹妹们那真是越发的把李培根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去崇敬。可是活动的本质本身就充满着问题,没有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活动中充满着是李校长的悲天悯人和空话套话。更为“可嘉”的是,活动后的24小时,党宣接到的上级指令是将白云黄鹤上所有讨论李校长这次与学生面对面的所有贴子全部删除。无奈,为了挽回校长的面子,当时站务组还是把所有的贴子都删掉了,为了能够让这个事件平稳的过渡,也为了给学校与白云之间留点缓冲的空间,为此站务组得罪了不好网友,也因此在大家眼里成为了众矢之的。

当历史慢慢将学位门事件的回忆冲淡时,光谷门事件再次触发了李校长的神经。陈强认为该事件并不是很重要,也没有像学位门事件那样搞得全天下人民都知道,所以就没有上报该贴子。(旁注:这并不代表着他好,陈强主要是不习惯周末上站管理,他只知道管理白云黄鹤的时间是平时的周一到周五)李培根后来知道这件事后,可能是觉得这仍然是对他宝座的一个隐患吧,异常生气的批评了宣传部一顿,直截了当的结果就是宣传部的李智部长顶着巨大的压力骂了陈强一顿。于是陈强就急了,对于陈强来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饭碗,他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小小的破BBS而丢了自己的饭碗或者说丢了自己慢慢进入学校行政的机会。

同时由于他平时的操作完全不符合一个合规的站长,同时甚至不符合一个基本的版主,所以站务组也一直没有通过他的权限。但是这个时候,对于一个没有权限的站务指导,那是非常可怕的,于是陈强先后跑去网络中心杨勇老师处磨矶、宣传部李部长处进谗言,最后终于在2009年3月份弄到了一位系统管理站长的密码,并且修改了程序主站的密码,按他的构想,他希望通过非正常方式取得白云黄鹤的最高权限(程序主站的密码权限自2003年以来只有程序站务和系统站务可以知道,连平时的事务型站务都不能够知晓的),同时全面撤换现任与校外站务,达到他能够控制的局面,构建属于党宣部的白云皇朝。可是cwr的修改权限无意中却被我这个常年不上站的历任站务偶尔瞧到了,并将该信息询问了常务管理站长xingxin,xingxin答复他也不知道。后来我们只有和程序站长鼠站沟通,希望他出面了解到底白云黄鹤发生了什么事情,站务组马上卸去cwr的所有违规添加权限。后来在鼠站、舒站和王芯老师的协调下,陈强终于勉为其难的接受了错误,但并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反而用自己是负责BBS的老师,需要应急使用等理由搪塞过去了。最终站务组为了白云的稳定,再次妥协,要求cwr下不为例。但是陈强对BBS的态度却早就埋下了深深的隐患,在一次与站务组非正式的对话中,我们知道原来他也管过一个校内的小小的网站,当时也是没有人听话,他就全撤了,后来就没有人反抗他了。于是,他的意思就是,对于白云,他也可以这样。把站长纳入三助体系,他也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继续他的侵犯他人隐私之道。

可是人的欲望不会因为一次挫折而消失,陈强对他的官本位思想仍然强烈,也许这也是和他本科学的是政治学与行政学密不可分吧。就在前天,他再次利用管理BBS总负责老师的职务之遍,美其名曰召开了站务组成员开会,最后就去了现任HS的版主shayang。就是这样在没有任何一个正式站务参与的会上,他一个人讨论通过并决定要取得最高权限密码,并修改程序主站密码。shayang可以说是当着腿子就同意了。并再次向李智要来了“尚方宝剑”,遇历任杀历任,碰现任斩现任,哪个不听话,直接先封了上站和发言再说。并在站务组没有任何知晓的情况下,发出通知要求公开招聘BBS站长,这闹出了白云13年历史上第一次公开招聘站长的笑话,同时一个人修改了站务总则与站点总则,将他的个人淫威发挥到了极致。

对此,鼠站(quickmouse,上文有提)发布了站内公告:

“【通告】关于暂时无法进行程序维护的通告
由于不知名原因,本站主机密码和图片服务器密码均已被校宣传部授权人员更改。
作为程序维护站长,我们暂无法从事任何程序维护相关事宜。

类似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今年3月,cwr便在未告知站务组的情况下变更了
密码。在站务组进行了交涉后,cwr表示对维护工作的程序缺乏了解,并告知了新密码。
由此,我们相信,此次事件的再次发生并不是沟通不畅或某种误会,而是故意为之。

鉴于目前的状况,我们将仅对本站发生的紧急事件通过网络中心的渠道进行响应,
对所有涉及的日常维护不作回应,直至有明确、合理和可接受的解释为止。

【另】今晚在站务组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SYSOP帐号在sysop版面以校网络管理办公室
的名义发出了招聘站长的通告。鉴于此情况,现任站务组已无法确保在接下来一段时间
的正常工作。请各位网友备份自己帐号的有用信息,包括邮件等。同时,对于个人隐私
信息的保密,站务组也很难再作出承诺,谢谢。”

陈强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公然删除SYSOP的贴子,同时威胁现任站务要注意。虽然这次是陈强说拿到了尚方宝剑,但是这次的事件直接与白云黄鹤这么多年达到的平衡局面完全不符,既然白云黄鹤回到了六年前由党宣部任命人员直接修改相关程序主站密码,不能保护网友徇私,那么这个论坛也就没有存在与待的必要了,也许对于我们这些分布在各地的校友来说,华中科技大学在李培根校长的带领下,随着白云黄鹤也不会再留于我的脑海之中了。

陈*其人:2000级公共管理学院政治学与行政学本科生,学习期间就以内郁阴柔著称,毕业后留校工作,2008年通过后台背景关系被委任党宣部(华中科技大学南三楼504)负责BBS的指导工作,所以大家俗称“陈老师”,电话6238****,Email:cq****@mail.hust.edu.cn。申请动机写的是“对白云进一步加深理解、工作进一步展开”,对现行站务管理体制与方法的看法和建议是“经实践经验比较有效可行”。(反正说的和做的不一样是他的常态)。

2008年9月14日,在大家觉得应该让cwr赶紧锻炼的区间内,由于他的身份太特殊,先前也没有大版管理经验,所以只能让cwr申请二区见习区务,2008年9月23日破例任命他为二区见习区务。

2008年10月27日,在陈强的威逼下,站务组发布“经站务管理委员会讨论决定,站务组通过,任命cwr为本站站务指导。上任后,站务指导直接行使网络管理办公室对站务组的日常工作指导以及专属事件的责任承担。希望上任后,为本站坚持正确舆论导向、让本站成为网友挚爱精神家园而努力工作”。可惜,他只看到了前半句,完全忽视后半句。按他现场的话说,他不适合当版主和站务,只适合当站务指导,这话说的真是太搞笑了。有点儿像“我不适合当太子和宰相,我只适合当皇帝”的味道。

2008年12月22日,陈强在谋取到站务指导后,进一步向当时的站务总管阿幼伸手,要求阿幼任命他为站务总管,直接拥有全站权限。在这次的升任中,陈强明明知道自己是违规,但还是想方设法的匡骗站务组。在阿幼提出升迁太快,同时上次转正就已经是考虑要让陈强向学校交待的异议下,陈强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理由:“现在也不好交代”、“我要当站务总管”、“上次违规是上次,这次是这次,你不说怎么就算违规了?”、“你为什么总是要卡我这边呢?”、“不是有站务组吗?难道我上了后我一个人说了算?”。事实上,自陈强上任后,很多事情都是陈强一个人说了算。封网友的上站权限再也不按照站规来,而是直接一句话扰乱版务,同时通过非正常程序手段调取网友个人隐私资料直接给网友打电话说他的言论不适合这类的云云,同时利用自己党宣部老师的权利压迫大家。搞得怨声载道。时任泡菜版的老王律师因为在HS上维权说了一个法律见解,就被陈强封了上站权,后经站务组的调解,方才解决了相关事宜。真可谓一手遮天。

2009年初,站务组为了恢复热门话题历尽艰辛,基本把能用的筹码都用了,无奈同意陈强担任站务总管也是为了恢复昔日的十大。陈强去再一次厚颜无耻的撕破了先前伪善的面孔,说王乘校长放话,要恢复十大必须得到王校长的手谕。2009年3月初,陈强再次提出虽然为站务总管,但是权限一直没有跟上来,对站务组提出了质问,同时提出站务组就是对着他干的,就是不愿意改他的权限,并电话指示相关站务修改他的权限,矛盾进一步激化。于是出现了2009年陈强利用职务之便从党宣部及网络中心处拿来全站程序密码,并修改自己的权限。他的伪善不仅是在这方面,更是在平时开会里,动不动就说李校长的坏话,说李校长两面派,说话不算话,最后还是把屎盆子扣在他的头上等等。本次事件虽然得到了缓解,陈强也发短信表示愿意尽释前嫌,但是人人心中都已经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阴影。

这里还记着当时他的一些观点与谈话:

“cwr先对自己以前的工作态度和管理模式进行了解释,承认把joshuaG、xingxin当作他的对立面来看待,他说他现在认识到这是不对的,但同时也说这是因为站务组先不信任他,“卡”他,不执行他的命令和看法而造成的,并拿chentaohm,xingxin说事,说站内直接回绝cwr的要求让cwr觉得站务组是和他对着干,而且和他站内交流时让他感觉生硬不尊重和配合他,并举了chentaohm说“这样做肯定不行的”警告他和xingxin拒绝帮他查网友资料等事例佐证。

站务组重新介绍了我们站务组历来的工作方法,站务归站务,朋友归朋友,大家线上身份平等,不会因为谁的特殊身份而特殊对待。而且他们是为了让cwr更快的熟悉和开展工作,并且向他说明chentaohm,xingxin向来在站务组内部按照党宣和指导老师的要求开展工作,做的事情也是站务组集体讨论决定的。并且他们都是按照站规在做事情,不能随便查询网友资料是站规中规定的。

cwr接着对主站和ftp的密码事情做了解释,他的意思是他想让我们知道,除了通过我们,他还有其他的方法了解白云权限并控制白云。

我们强调我们是一个整体,不是对立的。

cwr询问什么时候可以上站长,并提出希望见习时间能够从给sysop发信申请时算起。  我们说要等时机成熟,我们希望公示后没有反对的声音,哪怕是一个反对的声音。我告诉他站务公示后历来都没有被反对,上次ff被反对后我们只能做出道歉并不让其见习,我们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也在等待适合的时机。同时告诉他如果他公示后有人反对,站务组会很难做,而且反对的意见如果被他的主管看到会不利于他今后工作的开展。

他继续问什么时候算时机成熟。

我们强调要多和站务区务版主交流,不只是线上的更要在线下,而且要用平等互相尊重的心态进行交流,将心比心,以理服人,而不是靠权限和权利压人。并代表站务组邀请他参加版主烧烤和白云篮球足球赛。

他说他的工作压力大并被领导批评。

站务组始终是和党宣及指导老师在一条线上,始终按照党宣和指导老师的要求做事情,从来没有想过和指导老师对着干,希望他能够支持我们信任我们。

我们问了他在任白云的时间,他说他不知道,不过近期不会有所变动,他希望能在白云上做点业绩做出“彩”,我顺着他的话提了一下希望他能够多为白云在学校争取资源和支持,他对此没有否定,他说我们要把工作做的更好他才好去找领导争取。我向他提了版主烧烤和篮球足球赛,他表示支持。我强调我们都是义务的,党宣和指导老师对我们的信任历来是对我们工作最大的支持。

同时我们向他提出希望他以后能够多参加我们的线下活动,并多在线下和站务组版主交流,注意交流的方法,他说他今后会注意这个。

他提出非常时刻宵禁的事情,我说要提前通知我们,如果我们都觉得这是必须和必要的,我们会及时妥善的处理。

另外,我告诉他我们管理站务和程序站务是一个整体,暗示他不要试图拉拢或者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并向他强调了程序站务在白云不可替代的举足轻重的地位。”

不过狼就是狼,狼的野性是谁也磨灭不掉的。陈强最后还是伸出了那支罪恶之手,也许他并不知道,BBS和一个网站是不一样的,BBS需要的是人的互动,没有了这群网友,BBS就好比没有了灵魂,而网站没有了人,他还是有音乐有视频有文章,他的对外效果是一样的。也许正是BBS这个最核心最本质的东西没有得到上述三位“伟大”的领导的认同,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角逐。也许这是铁打的营盘的一个必然,但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个必然还在我依然FQ之年产生了,我也没有想到我的历任生活会被这样的一次事件所打乱,也许对我来说,失去联系与灵魂的白云黄鹤,连屎都不如。

历任站长 wzhch
2009年10月22日晨于海西

另:cc98站长门

武汉白云黄鹤紧急通知

更新:2009年10月21日晚上9时44分,白云黄鹤挂掉,Web和Term同时无法访问。

发信人: quickmouse (碰猫死翘翘★一起吃苦的幸福),
信区: sysop 标 题: 【通告】关于暂时无法进行程序维护的通告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2009年10月20日23:14:31 星期二), 站内信件

各位网友:

由于不知名原因,本站主机密码和图片服务器密码均已被校宣传部授权人员更改。作为程序维护站长,我们暂无法从事任何程序维护相关事宜。

类似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今年3月,cwr便在未告知站务组的情况下变更了密码。在站务组进行了交涉后,cwr表示对维护工作的程序缺乏了解,并告知了新密码。由此,我们相信,此次事件的再次发生并不是沟通不畅或某种误会,而是故意为之。

鉴于目前的状况,我们将仅对本站发生的紧急事件通过网络中心的渠道进行响应,对所有涉及的日常维护不作回应,直至有明确、合理和可接受的解释为止。

谢谢。

【另】今晚在站务组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SYSOP帐号在sysop版面以校网络管理办公室的名义发出了招聘站长的通告。鉴于此情况,现任站务组已无法确保在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正常工作。请各位网友备份自己帐号的有用信息,包括邮件等。同时,对于个人隐私信息的保密,站务组也很难再作出承诺,谢谢。

不知道会不会出现newbyhh的局面,其实水木清华当年也被逼从清华出走,大家可以参考一下这个词条

陈茂科,清华大学网络中心教师。清华大学信息网络工程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IPv6大规模路由管理系统;大规模覆盖网络的模型和理论分析;分布式应用服务的体系结构.

2005年4月14日凌晨,在学校授意下,暴力抢夺水木清华 BBS 服务器硬盘,造成水木清华站从清华出走,另开设水木社区站 (newsmth.net) 的事实。

同年因此功绩,当选清华大学优秀共产党员。

华中科技大学所有域名被Google加入过滤网址,教务处难逃其责

为了让这件事情处理得更加“得体”一点,和谐一点,我提醒一下:本文中的结论只是我的主观猜测,大家请根据自己的智力判断,不要被我的愤怒所影响你们的判断,谢谢。欢迎批评,留言开放。

近期,华中科技大学旗下所有网址(*.hust.edu.cn),包括几乎所有二级域名(如电子信息工程系主页ei.hust.edu.cn),都被Google判为“有害网站”。我相信这一信息并不是上次Google误判所造成的:为什么只有华中科技大学的网站出事儿了?

我严重怀疑这与华中科技大学教务处网站之前私下出售连接位置有关。我觉得这绝对不是什么“黑客入侵”那么简单 – 教务处方面在接到举报之后居然几周都没有把链接拿下来,实在是可疑!教务处里面某几个无赖除了收重修费或者毕业时喜欢整点潜规则之外,连官方页面都敢卖,真过分!

附:华中科技大学教务处PR值为8,目前页面已经被整改。连接买卖简单地说就是,通过收买高PR页面链接来赚取更多的搜索引擎“信任”,之后在搜索排名中获得更好排名,看过前几天《新闻联播》的朋友们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知道,现在网民搜色情词是多么猖獗,这其中的欺诈利益非常高。延伸阅读:关于欺诈的文章

附2:虽然学校里面搞行政的人都有一大堆臭毛病,我也不会随便怀疑人干这种事。但这次hust.edu.cn域名作废让我们学校在外丢尽了脸,实在令人愤怒!回头想想这事儿,还的确是很蹊跷:

  1. 教务处网页上有连接的事情在六月初就曝光了,一开始是作为隐藏文本放在页面最下面,全选时可以看到。当时华中大在线的人已经联系到了教务处的网站负责人,而我6号也在白云教务处官方版面发了帖子(当时我虽然也怀疑,但毕竟没有证据,我并没有发帖说任何和“出售链接”有关的事情),对方表示已经知道问题了,但一直没有修改。
  2. 过了几天(至少是三天,请看这篇帖子),变成了典型的Cloak作弊方式:黑色交易都已经被揭穿了,还无耻地继续出售连接 – 这种事情,也只有老罗语录中那种“教务处”的啥老娘们儿才干得出来了:)
  3. 现在Google加入过滤列表之后,为什么瞬间就把链接都删除了?难道这黑客还有这种为所欲为神通广大的本事,就像是钻进领导们的心肺里的虫子一样呢!

附3:Google SafeBrowsing铁证如山:

学校应该对教务处进行严厉整改了,教务处负责人也请不要无耻地把责任直接推卸给学生!还得好好加强PR工作,否则华中科技大学这个牌子就等着慢慢地烂掉吧!

更新:2009年6月24日,域名已经被Google从过滤列表中移除,讽刺的是,收到一封来自Twitter的邮件,告知之前含有hust.edu.cn的一推属于“有害信息”,被强制删除。看来Google这个过滤列表的影响力是极为巨大的,这也为打击互联网欺诈提供了很好的帮助。

“华中科大”同学该做做PR工作了

学位门招生门到强制办理信用卡事件,如果不是西电后来因为信用卡录音门事件撞到枪口上,我想华中科技大学在公众之前的尴尬局面可能会更不好收场。这几天随便看了几条新闻,我发现华中科技大学的PR水平似乎又下降了。

华中科技大学有没有PR部门我不知道,但经历过我国大学教育的同学们都应该清楚,不管什么985还是211,中国这些个大学仍然是以捞大钱为主,学术捞小钱为辅。而且即便如此,学校还是十分缺钱。吉林大学前段时间负债被曝光绝非个例,其实每一所高校都负债累累(至于真的是为洗脑教育事业负债还是为小部分人吃喝玩乐买单而负债,我懒得去争辩)。总之,一方面要折腾出几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科研’项目去忽悠纳税人的钱,另一方面,招生的营收压力也不小(说句题外话:今年就业的压力终于增大了,往年都是只管进不愁出,今年可没那么多冤大头替这些批量生产的“劣质精英”买单了)。然而,招生靠什么?除了卖牌子,还是卖牌子,您别笑也别怨,这是大白话 – 这还算好的,没牌子的小学校招生只能靠请黑社会去抢呢!

然而,华中科技大学自2007年以来,在各类“大学排行榜”中兵败如山倒。校领导们据说是为此一度十分紧张,其实我觉得早就该紧张了,“启明学院”这种项目早上、早曝光、早折腾该多好,非得忙着去拆电影场那个老古董暴殄天物;各大门户登的《华中科大规定未缴学费不许论文答辩》这种指鹿为马的文章居然都能见光,实在是让我怀疑校领导们是不是准备把“华中科技大学”这个本来就在千禧年并校风波中折腾出来的怪胎品牌给彻底毁掉了。

当然,我不否认通过卖历届校友们心血打造出的牌子去建二级学院忽悠钱,是全国许多大学都在干的事儿,但华中科技大学实在是干得太投入了,我也曾听闻其在武汉和广东某些二级学院工作,那就是赤裸裸的诈骗嘛。

总之,从‘华中工学院’到‘华中理工大学’,再到现在的‘华中科技大学’,本来就只有短短57年的历程,好不容易竖起来的品牌‘华工’如今尽失,再不赶紧成立一个PR部门商议对策,看你还上哪去找好生源去。

闲话周末(5/29)-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是一年毕业时

转眼我就毕业三年了,当年05级的学生在我毕业时还是刚入学的大一新生,现在竟然也开始装订论文、准备答辩了。又想起了我大学四年的一些(挫)事儿:

  1. 大一刚入学,在操场上和几个陌生人一块打球,打了半天觉得应该问句话,又不知怎么问,就问“同学你是大几的啊?”,结果被反问,“你是大一的吧?”,我接问“你怎么知道?”,那人说,“大一的最喜欢问这个问题了”……囧
  2. 大一分班后,班里的男生都在讨论男女比例的问题 – 我们工科院系的男女比例失衡之严重令人发指,然而当我一个机械系的哥们告诉我他们的情况时,我终于平衡了:机械某专业只有两个班:020A班和020B班,两个半只有一个“女生”,属于“公用女生”。我顿时想起了高中化学模型里面的那个“共用电子”。
  3. 军训过半,要选择阅兵方阵时,有传言说只要“乱来”就可以被分到一个“垃圾排”去,这样就可以逃过“阅兵方阵”的魔鬼训练(凡是入选方阵的都要加班训练),于是在选拔时有相当一部分忍不住的同学开始故意“同手同脚”。最后这些人都被分到了那个“垃圾派”,这个排训练时场面甚是壮观,围观者笑趴了一片。
  4. 大一时有一门课叫《军事理论》,因为从来不点名,我就一节课都没上。上过课的同学们都说这门课的老师很奇怪,不知是男性还是女性(囧!),我就准备等考试的时候再亲自去看看老师究竟是何种神圣。结果那门课居然是交一篇论文作为考试形式 – 这门《军事理论》成了我四年来唯一不知道老师性别的科目……
  5. 大学头一年我一直属于那种很没有集体意识的人,当时有一段时间我因变故在家没有去上课,呆了大概两个月,直到一个周五决定返校上课。那是一节体育课,老师两手一分,说五班在左边,六班在右边,当时我居然都不记得自己是几班的了。
  6. 大二时盛传东*楼机房(似乎是东三食堂附近的)有“好片儿”看。有一天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和几个哥们一起过去,结果刚到那个机房门口发现某老师抓住了两、三个比我们还猥琐的猥琐男猛训,似乎是说“在实验室看低俗、不健康影视节目”……囧
  7. 大二时迷恋VOS,整日沉迷,终于挂了数电和模电。我记得考数电前一天我还在水木清华上和MusicGame众网友灌水,现在一搜还能找到一大把当年的贴。不过最让我感慨的是这一贴,当时为了挑战自己最优成绩可谓不分昼夜地自虐……
  8. 大三分寝室,母校新闻、中文、英语等院系一向是男女比例最令人羡慕的院系。我最早得到消息,据说这几个院系的同学要搬到我们楼上,当即就告诉周围哥们说这下终于可以看到美女了,结果立马就被打击:“新闻学院和中文学院就算搬过来也是它们的男生过来啊” – 囧啊
  9. 大三时01级毕业。实话说,我们的师兄师姐比我们要能折腾得多,每天晚上“鬼哭狼嚎”,甚至有数名男生跑到女生宿舍楼下“裸奔”(穿一裤头)。不过说实在的,那段时间还真感到一些小伤感。哦,有日志为证,那时候我竟然已经开始写了大半年博客了。
  10. 大四应该算是我觉得最开心也最充实的一年。跟着Dian团队做广东省科技厅的一个虚拟现实项目,在主校区东一楼和南一楼安静地写代码,查资料。参加了校优秀毕业论文评选……
  11. 毕业前夕也发生了让一件我很郁闷的小事情,我设计的毕业衫参加班级投票时遭到一个班的集体反对,并且在BBS上就相关问题产生了极大的争执。虽然最终获胜者是我,但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一两个我四年都没怎么说过话的人会那么激动地反对我的设计。当时郁闷得天天去爬喻家山。但这件事情让我最终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在竞争的过程中,心态不可乱,坚持到最后必然取胜!
  12. 最让我骄傲的是,我的毕业论文全部都是自己独立完成,毕业答辩也是走的学校最严格的流程。而且还获得了校优三等奖,算是对我三年以来不上课的一种赎罪吧!
  13. 2006年6月26日,我在学校的最后一天。翌日凌晨,去爬了喻家山。现在看到这张照片,感慨万千。

注:本文不输出RSS,不搞笑、不批判也不反动,纯属无病呻吟流水账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