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现在很流行的成人笑话:《村里有个白白和姑姑》

不许联想,原文地址(感谢ttplay留言告知)。

有时候,越是低俗越能反映事物的本质。这篇文章表面看起来是对“白白”这名乡村性工作者的讽刺,却暗示了村长这个狗娘养的才是最终的幕后操控者。我们为姑姑赶到惋惜,一个性工作者的客户流量自然要根据其实战能力来判决;同样,我们也为白白感到惋惜,财迷心窍的白白只是为了让自己生意更好,而本应该秉公执法的村长却因为自己的狗屁面子让那么多村民的性生活得不到满足、达不到高潮!

从前有个村,村里有个妓女,本村人,因为长得白,所以村民叫她白白。后来呢,村里冒出了一个外来的高级鸡,是北姑,村民叫她姑姑。姑姑姿色过人,不像白白那样肉糙,而且床技非常之好,服务非常之爽,所以大家都去上姑姑。白白床前冷落鞍马稀,郁闷,于是就琢磨怎么打败姑姑。

俗话说,擒人先擒王,射人先射精。白白决定找村长下手。她某天深夜找村长床上长谈,当然少不了先免费招待一下。村长抽事后烟的时候,白白说话了:村长呦,你不知道,那个姑姑经常在背后损你,老跟别的村民说你的坏话,你睡她的时候,什么都被她看光了,所以啊,其他村民一上她,就知道你有几枚痔疮,几块烂疤,还有狐臭早泄,你的形象全被毁了啊。

村长大怒,拍床而起。随即叫村丁过来,把姑姑的大门锁了,还上了封条。从此,村民们都上不了姑姑了,只好来上白白。那姑姑虽是尤物一个,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斡旋了好久,终于勉强再次开张,但从此牙关紧闭,不敢胡乱说话,村民们都叫她哑姑。经此一折腾,姑姑不复当年之勇,村民们上白白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习惯,很少再敲姑姑的门。那白白日渐滋润,更是丰腴,卓然已成本村红灯业之旗舰。

子在川上日(抱歉,打错,应为曰):有需要,白白一下。白白姐姐觉得这话不错,遂裱在阁楼上做了大幅广告。万千嫖客,无不景仰。有一日,那白白寻老流氓帮想几句新广告词,老流氓沉吟片刻,挥毫写下:天下精虫眷恋的地方。

比起那些长篇大论的搬理论,我们需要更多这样低俗的故事。因为能看懂你那些复杂逻辑的人,基本也已经能够了解更多实情,而那些需要了解更多实情的人,给他们看点荤段子,更有必要。你说呢?

Advertisements

28 thoughts on “一个现在很流行的成人笑话:《村里有个白白和姑姑》

    1. 这篇是9月18日发的。我在爱枣报搜白白 姑姑没有搜到啊?
      明天我正好要和他们的founder一起吃饭,顺便建议他们改google的搜索好了,wp自带的搜索不方便,模糊匹配不行。

  1. 只能鄙4你们这些所谓的技术人士,评论人士

    拿白白搜一些很长的中文词语或者语句就是比姑姑强!

    只能说各有所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